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日后有缘再见!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日后有缘再见!

    大队车马绝尘而去,方应物追了两个街口,也只能望而兴叹。他站在城门口久久无语,正应了一句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让方应物吃了一脸土的队伍当中,最宽大的马车里虽然坐了两个人,又摆设了不少零零碎碎的杂物吃食,但一丝也不拥挤。

    其中一个身穿金线蟒纹大红袍,分明好似个齿白唇红、肤如脂玉的少年,斜靠在身边的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随着马车节奏晃动;

    另一个少女明眸锆齿,布衣荆钗却难掩美色,略显拘谨的跪坐在下首。但她身子却很稳当,几乎不受车厢晃动影响,纹丝不动。

    车外传来几声叫喊。

    少女问道:“方相公好像再叫你,不下去见见吗?”

    “不用!”

    车外又隐隐约约传来几句骂声。

    少女再次问道:“方相公似乎在骂你,你忍得住吗?”

    “不必理他!”

    少女又想转身掀开窗帘,却被蟒袍少年喝止了。“不许露面!”

    孙小娘子满脸委屈,目光频频向外看去,很依依不舍。

    汪芷见状叹口气,轻喝道:“我昨夜与你说的清清楚楚,你怎的还如此没有出息!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到了他身边,有什么地位可言?

    你知道那姓方的将来正房将是何等样人么?据我所知,有一位朝中宰相已经看中了他,就算这桩将来不成,那他的正房至少也是豪族人家!他可不是省油的灯。亲事上断然不会委屈了自己,小门小户根本不会入他的眼!

    正房是这样。而相比之下你自己呢?你有什么?无非有几分姿色,时间长了也就腻歪了。至于拳脚弓箭功夫,在他那个文人圈子有什么大用?

    你现在给他当了妾,只怕也就比婢女高一点而已,平白浪费掉自己的本事。此外你还要随着他背井离乡远赴浙江,到那时孤苦伶仃的连个依靠也没有,更没有地位了。这些你都想过没有?”

    孙小娘子从未想到过世界如此复杂,只觉得日子应该简单快乐才是正理,而与方相公在一起就很无忧无虑的快乐。这个假太监年纪比她还小,怎么会懂得这么多?

    “所以我给你指出了明路。你跟着我就是,不用想别的了!我巡视边镇,身边缺人,而你武艺娴熟,正好随着我,有机会就上阵捞点军功,然后我替你向皇爷讨个封赏”

    孙小娘子半信半疑的问道:“女子也能被封赏吗?”

    汪芷不耐烦道:“到时再说,实在不行就父凭女贵,将你的封赏都落到你父亲头上。如此你出身就抬高了!

    那时你见了姓方的更有底气,就算嫁给他当妾也是高人一等的,绝不至像现在这样毫无底气、任由拿捏、逆来顺受。莫非这样不好么?”

    孙小娘子还是很忧虑,“可是方相公是南方人。他今后若不到北方来,或者科举不顺,一直窝在老家。那岂不就是天各一方、缘分断绝了?”

    汪芷忍不住嗤的一声,“你看姓方的那样子。像是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么?我敢断言,最晚两年他还要北上。

    须知明年乡试后年会试。他若科举顺利必然赶赴京师;若是科举不顺,他只怕也闲呆不住,肯定来京城投奔他父亲。大同距离京师那么近,你还担心没机会找他?”

    孙小娘子见汪芷长篇大论的说着,忽然一丝疑惑冒上心头,“可是,你说了这许多道理,与下车见方相公有何关系?”

    “这”汪芷用力挥了挥手,“不想见就是不想见,没什么道理!”

    孙小娘子凭借直觉,总感到汪芷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见。心里忍不住偷偷笑了几声,只怕这汪芷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所以干脆就故意躲着不见。

    却说榆林城里,方应物一边念叨“不可理喻,不可理喻”,一边垂头丧气的向巡抚都察院走去。

    回了自家院子,入眼便看到孙林和孙敬孙老爹正立在院中榆树下眠说话方应物呆了呆,汪芷将孙小娘子带走了,却把孙老爹放了回来?

    孙林眼尖,瞅见方应物回来,连忙拍了孙敬一巴掌,指责他道:“此事说起来都怪你!若非你优柔寡断的一直把事情拖到今天,怎会生这种意外?”

    孙老爹愁眉苦脸的十分自责,“都怪我糊涂啊,硬生生将一桩喜事拖坏了!”

    方应物淡淡的扫了扫孙林孙敬二人几眼,懒得揭穿这把戏,“说说罢,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孙敬只好如实答道:“昨日,我等三人正在闲谈,忽然闯进十几个官校,随即不由分说绑了我和女儿就走。当时事起突然,对方又人多势众,实在是反抗不过”

    “然后呢?”

    “然后就到了一座府邸,听人说是镇守太监府。我们父女被带到一处小厅外,听说汪太监要见我们。随即我那女儿就被领进了屋内,单独与汪太监会面。出来时,她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药,就答应着肯跟随汪太监走了。”

    方应物皱眉仔细盘问道:“你是说,他们单独会面,没有外人?”

    听到方应物盘问,孙敬心头猛然一沉,看起来方相公对这方面挺敏感的虽然汪太监果断没有那方面能力,可是女儿被独自召见,又不知道屋中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还跟着汪太监走了。按照读书人说法,这算不算失节?方相公会不会在意?

    “是的”孙敬小心翼翼的回答,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说:“我那女儿留了话,她说再等两三年时间,自然会与方相公你相见。”

    又是一个三年么?方应物没去管孙敬的小心思,连连苦笑,看来是汪芷向孙小娘子泄露了自家底细,不然怎会得到孙小娘子的信任?也不知道汪芷是怎么说动了孙小娘子的。

    不过汪芷打的真是好算盘!她志在边功,这几年估计要厮混于边镇,兵凶战危的地方安全问题很重要,左右当然需要近身侍卫。

    但对汪芷而言,贴身男侍卫不方便,而孙小娘子却再合适不过了。从她刚到榆林的第一天就流露过招揽意思,不过被自己挡了回去,现在可算如愿以偿。

    而且大概还有一层负气因素,刚在榆溪河边互相暧昧了一下,结果回过头来自己就张罗着去纳妾,估计让汪芷感到自己实在有点不知好歹。

    以汪芷的脾气,她肯不肯放过自己是一回事,但自己转眼就去纳妾却是足以令她发怒的,不借机报复一下就奇怪了。

    一切都是命啊,方应物满肚子猜测一个字也不能向别人说。他对孙林和孙敬摆了摆手道:“此事绝对不许外传!明天我也要离开了,日后有缘再见!”(未完待续……)

    ps:榆林篇结束了,方主角的第一次边镇之旅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