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抽风

第一百七十一章 抽风

    源自北方沙漠的春风夹杂着若干土粒,沿着榆溪河缓缓吹来,站在河边的方应物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一动不动,任由春风拂面,扰乱了额头上几绺发丝。而旁边的汪芷也呆滞的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盯着方应物。

    有如平静的海面下汹涌波涛,此时方大秀才虽然姿势处于定格状态,但他的脑子却没闲着,正在急剧的运转之中

    这汪芷一时脑抽风,自恋的产生了诡异的错觉,为了救人可以半遮半掩的暧昧一下??。但其实破绽还是很多,还需要仔细构想言辞将破绽都补上,不然说不定下一刻汪芷就醒悟过来了。

    方应物想了很多,他不断的回忆各种情感名言,什么遇见你是命运的安排,什么叉叉不需要理由,叉叉是盲目的同时考虑着怎么将这些名言恰当的抛出来去迷惑对方。

    看似很没良心,但是为了救人,也只好如此了,再说也算是报复曾经被汪芷羞辱的一箭之仇!所以良心先放一边,他要当一回偷心小郎君!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谁也没有开口。方应物没有由头答话,便只好一直保持仰望星空的姿势,于是脖子略微发酸。他心里不禁腹诽道,莫非这是“比谁先开口”的游戏么?还是说男人要主动一些?

    最终方应物先忍不住了,低下了高昂的头颅,转向旁边对汪芷道:“其实我”话说半句便收了回去,因为他惊异的发现身边却空无一人。

    方应物再抬眼望去,汪芷不知何时已经扔下了自己走到数丈之外。稳稳当当的朝着临时校场点将台而去,大红锦袍上的金线蟒纹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却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壳和笔直的背影。

    方应物满肚子名言又从嗓子口塞回了肚子里。这才开了个头,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哪有这般谈感情的!

    关键是他还没有替两个学生求情。汪芷不会回去就把那两人“咔嚓”了罢?方应物连忙追上去,但到了点将台下人多口杂,当然再也无法说什么。

    正筹谋无计时,方应物却听到汪芷淡淡的对护卫吩咐道:“放了此二人。”

    “就此放掉?”那护卫头目愣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汪芷只得又重复一遍:“放了!”

    别说汪芷的护卫,在这里等待结果的杨巡抚和众武官无不是以为自己误听了,直到汪芷重复说“放了”之后,才确定没有听错。

    众人都知道,这两名莽撞的年轻人虽然出自游击将军和千总家庭。在榆林城里也算一号人物,但是放在汪直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汪直愤怒起来,此刻取他们的小命轻而易举,就连杨巡抚在这时候也无法拦着汪太监出手。可是突然之间,汪太监令人吃惊的放人了,连个“死罪已免活罪难逃”的场面话都没有,实在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众人纷纷疑惑不解,这是对他行凶的凶手,汪太监真就如此原谅了?汪太监难道不是年少气盛、手段狠辣么?这一两年在朝堂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汪太监突然改吃素的了?

    真放人了!方应物在汪芷后面暗暗松了口气。他总算是把两个鲁莽的学生救下了,而且比预想的更好。

    他虽然不懂汪芷的思考回路究竟是怎么样的,但看来刚才自己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玩暧昧还是有效的,后面乱七八糟的想法纯粹是自己想得太多。

    周边围观的众人惊讶过后。不由得又看向方应物,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无以复加,刚才什么情况他们都看在眼里的。

    当时汪直和方应物走到远处河边后。隐隐约约仿佛才说几句话,方应物便昂首挺胸傲然而立。气势逼得汪直低眉顺眼一言不发。而又过了片刻,那汪直就回来放人了如果诸君读过网文。一定会纷纷惊呼,这就是主角才具备的王霸之气啊!

    与头脑简单的武官不同,知根知底的杨巡抚是不相信方应物有什么王霸之气的。就算有王霸之气这种东西存在,那也是声威赫赫的汪太监具备王霸之气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所以这其中关窍必然就在方应物说的话上只是不知道方应物又是怎么临机应变将凶残的大灰狼变成小绵羊了,这不可思议的有点近乎妖术了。

    却说杨巡抚按捺不住好奇心,事后百般追问,只可惜方应物抵死不说,榆溪河边这一幕成了杨巡抚终生未解之谜。

    春季大阅武之后,朝廷的诏书就到了,天子应监军太监所请赦免浙江生员方应物回乡。杨巡抚虽然舍不得将方应物放走,但此时也只能默默地送上五十两银子作为程仪。

    方大秀才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办,那就是将孙小娘子收了。一直从去年勾引到了今年,总不能功亏一篑罢,这样专长出众、可以兼职保镖、而且相貌娇美的女子还能去哪里找?

    前几天孙小娘子主动表示要负责,方应物立刻就去找了孙老爹,不过孙老爹虽然倾向于同意了,可还没有下最后决心。

    不是孙老爹对方应物有什么意见,方应物的身份才学家世足够了,只会拳脚弓箭女儿的去做妾不委屈,女儿自己也愿意。但是将自己唯一女儿送他人为妾室,而且关键还要背井离乡远赴千万里之外,任是谁也得犹豫几分。

    方应物不想用强,这日便打发了孙小娘子和孙林一起去劝孙老爹。但一天也没得到回话。

    到了次日,方应物看了看黄历,后天是宜远行之日,所以不能再等了!他便准备亲自出马去下最后通牒,刚出了屋门,却见孙林慌慌张张的跑进了院子,叫嚷道:“方相公!大事不好了!”

    方应物都是要走的人了,榆林城天塌下来也不关他事,便不耐烦的说:“什么大事不大事的,如今能有什么大事!我请你去劝孙老爹,究竟如何了?你们孙家到底想拖到什么时候?今天是最后一日,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

    孙林气喘吁吁,看样子不像作假,真的是急跑了一段路。他一时间累的说不出话,扶着院中榆树,连续喘了几大口气,才又道:“我那族兄和侄女都被捉走了!”

    什么?孙敬父女都被抓走?方应物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孙林面前喝问道:“谁敢如此?”

    孙林哭丧着脸答道:“似乎是镇守太监府的人,我是拦不住的。”

    镇守太监府?方应物愕然,脑中不由得闪过汪芷的身影。自从那天莫名其妙的事情过去后,一直平静无事,还以为事情就要这样过去了,却不想她此时突然跳了出来,这举动也太诡异了罢!

    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太监抢女人有个屁用,纯粹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她就不能不抽风么!一时气不过,方应物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道:“汪芷这个混账!”

    孙林自动过滤了不敬言辞,小心地问道:“你看这你要去哪里?”方应物疾步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答道:“去找她!”

    巡抚都察院与镇守太监府相距不算远,方应物走的又快,不过半刻钟功夫就到了镇守太监府街巷。

    远远就看到镇守太监府大门洞开,从门中冲出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剽悍骑士以及数辆大马车,并打出了钦差旗牌方应物闭着眼都能认出,这是奉旨巡边太监汪芷的座驾仪从。

    方应物不禁闪过一丝疑惑,汪芷摆出这大架势要干什么?正好看到巷口有几个军士驱逐过往行人,免得挡了汪太监仪从去路,方应物便上前去问道:“这大队人马出动,是要去哪里?”

    那军士看方应物是读书人打扮,知道不是普通人,便如实答道:“听说汪公突然决定,要离开榆林,前往大同镇巡视。”

    方应物再次吃了一惊,汪芷这又是抽的哪门子风?她的举动就不能稍微符合一下常人逻辑么?随即又想到,汪芷可是捉了孙小娘子父女的,难道还要裹挟去大同镇?

    就在这一会儿,大队人马已经出了巷口,朝着东边威宁门而去。方应物有点急眼了,冲过去,避开两对开路骁骑,面朝当中的马车大叫一声:“汪公公请留步!”

    但队伍并未停下,马匹反而小跑加速起来。方应物又追上几步,再次大叫:“汪太监停住!”

    马蹄声阵阵,疾驰而过,只留给了方应物一脸灰尘,方应物怒发冲冠,怒不可遏,当街指着汪芷的座驾马车大骂道:“汪贼还不停住!我与你势不两立!”

    这附近官衙多,往来武官、吏员、军士之类行人极多。但此刻行人齐齐石化,惊愕的目睹方应物,站在道旁一动不动,时光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这方应物一介书生,估计只有缚鸡之力,单人无马追着御马监太监、提督西厂、巡边太监汪直的车队破口大骂,这勇气实在惊天动地,比前几天敢于持刀袭击汪直的两人不遑多让

    更可怕的是汪太监居然毫无反应,反倒更像落荒而逃,似乎是心有畏惧躲着方大秀才的样子,这实在是榆林自从建城以来的最不可思议事件。

    联想起前几天榆溪河边的一幕,想象力丰富的人已经暗暗嘀咕道,莫非亚圣没有忽悠人,读圣贤书真能修炼出百邪辟易的浩然正气?(未完待续……)

    PS:不是我偷懒,几种路数想来想去,改了好几次。今天还有,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