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七十章 为什么救我?

第一百七十章 为什么救我?

    汪芷是一种很僵直的状态,不过这种僵直更多的是心理因素,而方应物仰面倒下后,却有背后多了个垫子的感觉,虽然未必舒适,但也不是很难受。

    此刻方应物力压汪芷,面朝上躺着,仰头看去,除了蓝天白云就是好几张愕然的脸众目睽睽之下,自诩体面人的方大秀才忽然感到十分不自在,连忙撑起来要起身。但是手忙脚乱的,似乎在汪芷身体上蹭了几下。

    不过这种柔软的感觉也有可能是错觉方应物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这不是错觉的话会怎样,连忙自我催眠的当成错觉了?”“?。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片刻便是人仰马翻,眼瞅着就差满地打滚了,直到这时周围众人才纷纷回过神。原来是两个愣头青冒出来袭击汪太监!

    “大胆贼徒!”汪芷身边护卫急眼了,纷纷怒吼着冲了上去群殴两名刺客,另有几个围住了汪芷。

    这些护卫还是一次遇到敢对汪芷出手的人,但这第一次却叫他们丢了大脸。第一次都防不住,那谁还敢相信他们?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汪厂公怪癖太多,不肯让别人靠近护卫,当然容易出漏洞,可是他们这些护卫没有资格讲理由!

    乱子终究是要平静下来,汪芷的护卫出手后没有再给两个学生刺客任何机会,当场捉拿了听候发落。

    前文提到过,因为榆林城和延绥镇的特殊情况,进社学充当未来卫学预备生员的学生里。很多都是高级武官子弟。

    而在这临时校场,已经结束了阅武。带兵的武官纷纷也朝着点将台这边过来。他们可不是杨巡抚和汪芷这种外来户,当场就将两名刺客的身份认了出来。

    有人道:“这莫不是罗游击家的么?”又有人指点道:“这好像是程千总的儿子。”顿时众人皆感到。事情好像变得复杂起来了

    方应物暗暗感叹,那些社学学生虽然都向着读书人转职,可他们毕竟是武官后人,从小在边境长大,血液中这种比内地读书人更加勇猛的因子一时半会还是去不掉的。眼前这两位居然有血性袭击汪芷,实在是让人咂舌。

    这个时候,也只有杨巡抚适合出面了,他站出来对罗、程二生喝问道:“本院问你二人话!你们也是读过书的,胆敢袭击钦差中贵。究竟是何道理?”

    那姓罗的学生被按在地上,仍强行昂着头,倔强的陈述道:“老师方先生造福一方,教我等读书明理,引我等登堂入室,如今却被汪太监无礼驱逐,在下这弟子深感耻辱!别无他法,唯有如此以报!”

    群情哗然,没想到居然只是为了方应物不忿。所以才袭击汪直。方应物虽然早有此猜测,但得到确认后,依旧很震撼,一时间瞠目结舌。

    他这被二十一世纪环境熏陶出的人。对这几乎有些不可理解,心里变百味杂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表达出来。

    说实话。方应物虽然在榆林开创了教育事业先河,成功的初步培养出几十个候补士子。但不是那么单纯,还是功利心更多一点。他更看重的是能刷出士林名望。同时用教育大权作为巩固杨巡抚权势的工具。

    所以方应物本意对社学并不很上心,只是当做自己的道具而已。对学生也只是照本宣科的尽到义务,没投入太多感情。

    而且在方应物眼里,榆林本地这些士子目前也就只能在本地充门面,其他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他们的水平,别说中进士,几十年内都未必有中举的,所以将来对自己不会有太大助力,也很难再有什么交集了。

    但万万没想到,这两名学生居然如此纯朴和热血,为了他方应物小小的一点“屈辱”就胆敢不顾身家性命的前来报复汪芷,虽然其中可能有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类观念的洗脑。

    方应物越想越是为自己的世故而惭愧,暗暗叹了几口气,他何德何能啊!如果这时候再担心过于得罪汪芷而躲在后面,那他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怎么也要尽力相救才是,这种人会越来越少了,能救一个是一个。

    方应物拿定主意,冲上去对两个学生训斥道:“糊涂!你们两人读书杜到哪里去了?是非对错,自有朝廷处断,吾辈但能遵循朝廷法度而已!难道你们想以暴抗命,以武乱法么,这绝不可取!若都像尔等这般乱为,天下还有什么规矩!”

    那姓罗的学生仍无悔意。“我尝闻,圣人也有诛少正卯的时候,老师又何必故作严。”

    方应物气也打不出一处,“圣人其时为摄相也,你们两个是什么身份,也敢效仿!”

    这时候,汪芷早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拒绝了所有人扶持,硬是自己独自站立。她面无表情,令人看不出喜怒,更猜不出她心中到底想些什么。

    方应物将两个学生严厉训斥一顿,然后对汪芷道:“此二人年少无知,真是读书读傻了,望厂公宽容大量,不要与此二人计较,且饶他们一命!”

    这种求情的话,别人都不能说也不敢说,在场人中也只有方应物可以说了。无论如何,在刚才一瞬间方应物挺身而出,为汪芷挡住了凶徒袭击,这就是有恩了。汪芷再不讲理,也要考虑到这点。

    汪芷从恍惚中回过神,淡淡的瞥了方应物一眼,指了指不远处河边,“你我去那里说话。”

    方应物有点惴惴不安,莫非汪芷要追究刚才自己蹭了几下的罪过?但也有可能是要提条件,又不想在大庭广众下搞的人人都知道。

    来到河边,周围十丈内无人,汪芷神色冷漠的问道:“我有个问题。你方才为何会挺身而出,在前面掩护了我?从往常来看。我并不值得你来相救罢。”

    方应物很是意外,他还以为汪芷会乘机勒索。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却没想到汪芷上来就跑题歪楼了,纠缠起自己救她的理由,这图的什么?

    方应物忍不住暗暗嘀咕,出了事后,她很诡异的沉默,难道就是想这个问题?她这脑子怎么长的?

    是的,汪芷刚才一直在想,在千钧一发不容思索的一瞬间。方应物为什么要救他?这完全就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方应物为什么会下意识地救她?

    女人在这方面总是很敏感,对上面这个问题产生的迷思,反而盖过了两个凶徒为何袭击她这件事情的本身。

    或者说被袭击并不值得过于大惊小怪,她汪芷为陛下办事不知树了多少仇敌,有人偷袭她是正常现象。

    如果说方应物是迂腐的书生,不想见人命,那倒也可以解释,但问题是方应物这个人与迂腐没有半文钱关系。在汪芷眼中。方应物要算迂腐,那天底下就没有不迂腐的人了

    或者说,若方应物是自己亲朋好友或者忠心的属下之类角色,那不假思索的去救自己也情有可原。很说得过去。

    但方应物肯定不是,甚至反而算是屡屡跳出来与她作对的人,所以就更加难以理解了。

    从刚才一直想到现在。汪芷否定了一个又一个猜测,隐隐约约有了点其它答案。但是又觉得太不可思议。既然看到方应物主动找上来,那就要问问正确答案。

    这可不好回答方应物无奈。其实原因主要就是两点。首先,大明虽然政争不断,很jilie的时候比比皆是,但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本朝从来不是暗杀政治,没有朝廷重臣突遭袭击喋血街头这种情况。

    对这点方应物很欣赏,作为一个爹和半只脚踏入政坛的人,他很珍惜这个能保障生命安全的惯例,不想出现任何破坏这种原则的人,所以才会阻止别人对汪芷动手。

    更何况,真要比起这种手段,手握西厂的汪芷反而是优势巨大。将事情转进到暗杀这种手段上,是非常不明智的。

    其次,认出了两个人都是自己学生后,方应物立刻想到,事后有可能牵连到自己。为了躲开嫌疑,他必须要上前去,用实际行动洗掉自己的莫须有嫌疑。

    事实证明也收到了效果,否则汪太监眼下琢磨的就不是为什么方应物会救她,而是这事是不是方应物指使了

    但如今问题在于,他方应物面对汪芷的询问,该如何回答?那两个真实答案是无法说出口的。人生在世总会有许多真话不能说的场合,甚至可能比真话能说的场合还多。

    但以方应物的急智,片刻之间也想不出能交代过去的答案,神色便有些不安。

    汪芷又瞪大了眼仔细观看方应物的不安定神态,越发觉得那个答案似乎有道理。她便追问道:“是不是难以启齿?”

    “算是罢。”方应物满心都在构思中,听到问话便漫不经心的答道。

    汪芷面色变得极其古怪,又夹杂着几丝若隐若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怀疑,“你心里真存了对我的情意?所以才有奋不顾身相救的举动?”

    晴天一声霹雳,方应物猛然抬头,脸面扭曲的像是见了鬼一样,这这这人也太自恋了罢!这误会可天差地别的大发了!汪芷不会恼羞成怒发狠心,连自己一起干掉罢!

    方应物的神态看在汪芷眼里,就是突然被揭破内心隐秘底细后的正常反应,读书人就是这么虚伪。

    这边厢方应物突然想到,当务之急要救那两个学生他便长叹一声,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道:“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大概危难时刻显真心罢。”(未完待续……ps:今天总算写出两章,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