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还是你比较擅长应付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还是你比较擅长应付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汪芷半真半假的第二次招揽,方应物笑了笑,“在下如今在巡抚都察院充作书办,厂公的好意只能心领了。”

    汪芷没有多说什么,心里或许是后悔。在常州的时候,与方应物已经谈论的很深了,距离招揽几乎一步之遥,可惜最后还是自己先势利翻脸了,否则现如今就绝不是这样。

    她知道彭指挥使不可能通敌卖国,疑点终归是疑点而已。但阳谋的特点就是如此,明明知道真相也不得不照做。

    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若还去拉拢满身疑点的彭指挥,那就是态度不端正,就是对里通外国这个罪名不在乎,传到天子耳朵里不是好事。

    而且传来传去,或许就传成她纵容彭指挥了。所以她必须做出暂时划清界限的样子给别人看。

    目送汪太监的队伍进了榆林城,方应物松口气,今天算是达到了目的,阻止了汪芷与彭指挥的勾结。

    站在城门口他想了很多,如果汪芷没有彭指挥配合,在榆林城的影响力终将大大削弱。杨巡抚若能斩头露角,说不定还真能更进一步。

    近些年三边特别是延绥镇是热点地区,出的高官也多,王越在这里打了胜仗,升为左都御史,余子俊在这里功勋卓著,升为兵部尚书。如果杨巡抚也能因功绩升到朝中高位,那就是自己的扎实人脉。

    “方相公?方相公?”旁边有人轻轻呼唤。方应物扭头看去,原来是孙敬孙老爹,孙小娘子捏着衣角站在父亲后面。

    孙敬对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安,询问道:“你看今日之事”方应物安抚道:“无需多虑,你们先住到巡抚行辕中,不会再有人打扰你们。”

    方应物便与孙敬父女一同朝城中走去,在路上,方应物循循善诱道:“你们往年因为有孙大使的关系,以解送军需入库为生,但如今孙大使渐渐淡出仓库,所以你们这个营生不是长久之计了,今次被刁难就是实证。尤其孙小娘子,女儿家家的总不能天天随着你餐风露宿的奔波”

    孙小娘子在后面竖起了耳朵,但她父亲孙敬沉默半晌,只听着方应物说,没有答话。

    到了钟鼓楼,孙敬父女去取行李,方应物先回了巡抚都察院。崔师爷在门口等候他多时了,见到方应物就道:“一切顺利!”

    原来在方应物与汪芷、彭指挥使在城外扯皮的时候,杨巡抚在城中也没闲着,派出巡抚标营官军去了公馆,接管了公馆守卫差事,正所谓内外双管齐下。

    毕竟出现了使者逃出公馆刺杀要员的大事,原公馆守卫嫌疑很大,必须全部撤换,卫所衙署对此也无话可讲。

    “那在下这便去公馆面见使者,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应物当机立断道。

    他始终没明白,为什么那个达贼要逃出公馆刺杀他,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这个突破口,只能从这些北虏使者身上打开了。

    方应物之前不是不想查清楚,但公馆归卫所衙署看守,死活不放他进去。今天将守卫权拿到手了,不迅速去问个明白,这心里就不痛快。

    崔师爷明白方应物的心思,笑道:“方才我已经去过公馆了,与那使者头领孛忽罗谈了谈,其中也问到了你被刺杀的事情。”

    “他怎么说的?”方应物连忙问道。

    “孛忽罗一开始说并不知道原因,我说此事很严重,如果查不清就要归罪于全部使者。后来又问他,那逃出去的人近况可曾有什么特异之处。

    如此那孛忽罗才说,那刺杀你的人叫妥思答里,他有个弟弟,但在八月份沿秃尾河潜入边墙内侦探时,毙命身亡”

    方应物恍然大悟,原来线索在这里!

    八月份他从京师去榆林,在高家堡遇到了几个达贼,被孙小娘子射杀一人,后被牛马二校尉割了首级请功。而高家堡就筑在秃尾河岸边,当时被射杀的达贼必然就是妥思答里的弟弟了。

    这事在榆林卫所有记录,稍加打听就会牵扯到他身上,毕竟牛马二校尉是与他方应物同行的。现在看来,就是妥思答里打听到了他身上,所以才会逃出来刺杀他,当然叫寻仇更恰当一些。

    只可惜,孙小娘子真是这对兄弟的命里克星,弟弟死在孙小娘子手里,哥哥出来寻仇,结果也死在了孙小娘子手里。

    方应物叹道:“公馆里,甚至榆林卫所里,还真有泄露消息的内奸,不然妥思答里为什么如此准确的找到了在下?”

    如果说他之前都是泼脏水搅浑水,让汪芷不敢过于靠近彭指挥,却没想到歪打歪着,卫所里还真是有向北虏出卖情报的人。

    崔师爷扯了扯方应物,“别在这里发愣了,一同去见东翁商议。”

    杨巡抚此时神态轻松,如果汪直与彭指挥勾结不起来的话,他面临的压力就小多了。就算汪直想做点什么,没有爪牙如何能办得成?

    崔师爷和方应物见过礼后,由崔师爷先禀报情况:“我去那公馆与孛忽罗会面,此人态度十分温顺,全无嚣张之态。据此看来,方老弟所言不错,那北虏酋首满都鲁如今处境确实不佳。”

    杨巡抚大喜问道:“彼辈可接受朝廷册封么?”

    “我试探了口风,彼辈似无抗拒之意,不过还要等东翁亲自出面召见。我以为,若没有人掣肘,这次方老弟提出的方略大有希望。”

    杨巡抚决断道:“那尽快召见北虏使者,然后让北虏使者回复满都鲁,等待满都鲁消息。”

    三人正商议时,忽然有文书呈了进来,是从巡边太监汪直那里送来的。杨巡抚拆开看过,示意给崔、方二人道:“汪太监和彭指挥要壮士断腕了。”

    崔师爷接过文书,与方应物一起看去,大意为:榆林卫镇抚司薛镇抚、榆林卫卫仓赵大使、榆林卫公馆刘管事玩忽职守,巡边太监汪直请巡抚严加查处。

    反应好快!方应物和崔师爷齐齐暗叫一声。一口气将几个涉及到的官吏推出来,而且任由巡抚这边处置,这确实是壮士断腕。

    若杨巡抚去查处了,那就等于是扫清了障碍,汪太监和彭指挥勾结起来再无芥蒂。若是不查,那更说不过去,就成了巡抚都察院包庇这几个人。

    对汪直和彭指挥而言,这又是苦肉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说不定还是彭指挥为了自救主动提出的,而汪直顺水推舟了。

    方应物叹道,看来两个人都是明白人。汪芷知道自己需要彭指挥支持,彭指挥需要汪太监撑腰,为此他们二人也真是敢不惜代价了。

    杨巡抚和崔师爷都没说话,只看着方应物,等到方应物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杨巡抚很推心置腹的说:“这种事情,还是你比较擅长应付”

    方应物为这种“知遇”苦笑几声,“既然彼辈想壮士断腕,那就让他断不成,趁机开展榆林整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