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女通吃?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女通吃?

    方应物一通话说完,原本因为要重新启程而显得有些嘈杂的队伍忽然安静下来,只有彭指挥使愤怒的吼声回荡在人群中。

    不够聪明的人尚还莫名其妙,不明白方应物为什么这时候突然跳出来指责彭指挥使。但聪明人则已经猜到了很多,这里面的门道很简单。

    现在汪太监似乎要拉拢彭指挥为自己所用,而彭指挥似乎也打算识趣的投靠上去。两人已经在众人面前公开表示了,汪直准备入住卫所衙署就是一种姿态。

    但如果彭指挥使真像方应物所说的那样,有充当内奸里通外国的行为,哪怕可能是个虚构嫌疑,那么汪太监还敢不管不顾的公然招揽彭指挥么?

    真若有这种情况,只怕就是权势熏天的汪太监也要退避三舍,不敢牵扯沾惹。

    其实最关键之处在于,在刚才有那么一段时间,过江强龙与地头蛇的联合近乎已经形成,如今还能继续么?不经意间格局又是一变,这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啊。

    破口大骂的彭指挥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他算是明白了,方应物为什么去查案的时候,嚣张跋扈到极点,简直就是蓄意滋事。那不是没有理由的,就是要故意刺激他做出最强烈反应!

    如果当时他这堂堂的指挥使不反击,那么脸面就丢尽了,这是不能承受的。但是只要他把方应物赶走,那就坐实了榆林卫指挥使故意阻碍巡抚派人查案!

    若区区一个失踪事件,当然没那么严重,彭指挥当然敢和方应物正面对抗,为了自己脸面阻止方应物查案也就阻止了,没什么严重后果。

    可问题是,当时彭指挥并不知道方应物被人刺杀的事件,也不知道失踪的那个使者就是刺杀方应物的人。

    要知道,人口失踪案和奸细刺杀案是两种性质的事情,特别是刺杀刚刚献策的有功之人方应物那么把方应物从卫所衙署里赶走。岂不就成了阻止方应物追查刺杀案?

    却说方应物爆完料之后,便闭口不言,众人震惊过后纷纷将目光投向彭指挥,不知道彭指挥下意识的大骂过后,将会怎么辩驳。

    如果说彭指挥放弃世袭武职的荣华富贵。投靠北虏那是不可能的。众人不大会相信这种谎言。

    但要说彭指挥为了搞死方应物,偷偷指使一个达贼去暗杀,那并不是没有可能性。毕竟彭指挥和方应物之间的仇怨满城皆知,彭指挥若一时鬼迷心窍。完全做得出勾结外贼刺杀之事。

    尚未进城就遇到这等谜团,这让汪芷很苦恼,感到事态超出了预定计划。她把视线偏向彭指挥,等待彭指挥使冷静下来后的回答。

    彭指挥当然是问心无愧,但他把方应物赶出卫所。阻碍方应物查案也是事实。想来想去决定以静制动,他就不信方应物能凭空捏造出证据。

    如此彭指挥便对汪直答道:“本官并不知方应物被刺杀之事,至于驱赶方应物,又别有隐情,还望厂公明察。”

    汪芷又看向方应物道:“说话不可空口无凭。”

    方应物便道:“在下确实曾经遭遇过刺杀,所幸被两个路过父女相救,一箭让那凶手毙命。此外还有几个行人都可以作证。

    从凶手身边物品来看,确实是达贼身份,但敲此时北虏使者失踪了一人。由此可以推断凶手就是失踪的人。除此之外,本城哪有其他达贼!

    前几日在下追查此事,在卫所衙署被彭指挥使赶了出来,这也是卫所内外无数人亲眼目睹的!去公馆询问北虏使者,却又见卫所军士紧紧把守。不许我等入内,同样也是有人证的!

    如果彭指挥心里没鬼,怎么会蓄意阻挠查案?他害怕的是什么?只怕他也没想到,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居然也能逃出生天罢!”

    听到这里。彭指挥使大彻大悟,方应物去卫所衙署查案时故意隐瞒了真相。只说查问北虏使者失踪事件,并没有提到过方应物自己被刺杀的事情。

    自己稍微摆出强硬,方应物就迅速撤退,这更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造出他阻止追查刺杀案件的既成事实!至少传出来后,在别人眼里就是这样。

    所以此时方应物就可以大肆宣扬,他彭指挥阻碍追查凶手,行径十分可疑,具有内奸嫌疑。一言蔽之,他又被方应物举重若轻的耍弄了!

    众人摇摇头,方应物和彭指挥各执一词,这水是越来越浑了。虽然方应物没有直接证据,但间接证据罗列出来,也足够彭指挥使喝一壶了。

    而且方应物确实不能用最直接的证据将彭指挥使彻底打入深渊,但彭指挥使也同样无法很轻易的就能洗脱嫌疑,自证清白。

    汪芷知道,无论自己专横跋扈也好,结党营私也好,甚至是自己最不齿的贪污受贿也好,在天子眼中都不是太大的问题,完全可以容忍。

    但是通敌卖国这样的霉头,那是万万不能沾边的,在这方面天子绝对不会有丝毫容忍。只要引起天子疑心,那说是万劫不复也不为过,不会有任何道理可讲,天子也不会讲道理的。

    她决定还是谨慎行事为好,便吩咐继续赶路,另外派遣亲信轻骑急速先行赶到榆林城,将方应物所说的证据都带到城门处,等她到了城门再做出决断。

    一路无话,大队人马加起来有一二百人,浩浩荡荡的抵达榆林城城门口时,所谓的人证物证都在城门口处等候多时了。

    最主要的人证自然就是孙敬父女和当时几个行人,最重要的物证就是那名凶手的尸体和身边物品、以及马匹。

    那先行到达的亲信对汪芷禀报道:“已经让公馆里其余北虏使者前来看过尸体,确实是失踪数日的达子。”

    围观众人哗然,先前大家还想着是不是有方应物伪造证据的可能,但这个鉴定一出来,就说明方应物绝不是无的放矢了。

    无论如何,公馆都是卫所衙署派人负责把守,逃出一人并刺杀方应物,彭指挥至少失职罪名难逃,里应外合的故意指使也真不是没可能。

    方应物连连冷笑:“难怪彭大人严防死守。不准巡抚行辕的人去面见北虏使者,原来就是防着我等对证。你防的了一时,防的了一世么?蠢不可及!”

    彭指挥使气的要吐血,这都是汪太监传书要求的,为的就是挡住杨巡抚与北虏使者面谈。将功劳留给汪太监自己。却被方应物顺手一击。让他背了黑锅,但他又不敢公开把责任推到汪太监身上去。

    这边又提上人证来,孙氏父女跪在汪芷车下,将当日情形转述过一遍。与方应物所言基本相同。而且又强调,他们父女入城后在仓库那里受到了刁难,隐隐约约也是彭家那边指使的。

    众人目光落在孙小娘子身上,都有几分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娘子也能张弓射箭救出方应物?

    汪芷也不禁大为好奇。令人拿来弓箭,指着远处榆树对孙小娘子道:“你敢当面演示么?若能中了榆树,那就是所言不虚。”

    孙小娘子起身答道:“奴家用着别人的弓不熟惯,须得先射两次试试手。”

    “这有何不可?给你三支箭!”汪芷下令道。

    孙小娘子绷着脸,仔细瞄了瞄,开弓射出第一箭,果然没中,差之毫厘的擦着树皮过去。

    随即她又射出第二箭,不偏不倚正中树干。而第三箭几乎和第二箭射中了相同地方,显然也是有意为之。

    “好!”众人齐声喝彩,虽然人群里不乏弓马娴熟的武官,但孙小娘子这一手箭法仍不多见。

    一件又一件被证实,彭指挥使脸色发白。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大骂方应物了。眼下他已经实实在在的惹上了嫌疑。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虽然缺乏直接证据,但正常人都会脑补出“彭指挥使勾结外贼,私放达子刺杀方应物,事后又利用权势阻止方应物追查。还对孙家父女大肆报复”的情节。

    众人各有心思时,却见汪芷将镇守太监张遐叫到车下。吩咐道:“我暂时入驻你那里,速速去准备!”

    张遐无奈的看了一眼彭指挥,低头离去。

    但别人无不心知肚明,汪太监放弃了入驻卫所衙署的计划,这绝对是个风向标!至少说明汪太监对彭指挥起了戒心!

    往更深一层想,方应物这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方应物的最大身份可是巡抚亲信,若过江强龙汪太监与地头蛇彭指挥不能勾结起来,最大的受益者当然就是巡抚了

    这方应物拆散了汪彭组合,又让汪公公无话可说,手段当真是厉害,不能不服。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被巡抚信重,果非常人也。

    车马再次启动进城之前,汪芷突然把孙小娘子招到身边,笑眯眯的问道:“我看你在外漂泊不容易,到我身边服侍如何?”

    众人心里感觉十分古怪,难道汪公公喜好女色?太监找女人,怎么看也是古怪的,看得见吃不着,也不怕眼馋死!

    孙小娘子惴惴不安的不知如何是好,偷偷向方应物看去求救。

    方应物站在不远处,心里忍不住骂了几句,孙小娘子一直是他想收在身边保命的,汪芷捣什么乱?

    不过细想之下,汪芷打算招揽孙小娘子也是可以理解的。汪芷怎么也说也是女扮假太监,仇家又很多,让男人或者太监贴身服侍保护总有不便利,找个孙小娘子这样的正合适。

    但似乎也是个机会方应物心头转了转,立刻排众而出,对汪芷道:“厂公有所不知,在下已经捷足先登,请了孙小娘子在身边做使女,所以不能去厂公身边效劳了。”

    若没有这个机会,方应物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招揽孙小娘子,难道他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去说“你来我身边罢”?从这个角度,还得感谢汪公公呐。

    汪芷注目方应物良久,开口道:“那好办,我也请你来当西席,连孙家小娘子一起带过来。”

    众人愕然,难道汪公公荤素不忌、男女通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补昨天,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