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怎么能叫无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怎么能叫无耻?

    边镇地区各方面条件都比内地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但还是几个比内地强的方面,比如驿传系统。无论公文传递速度还是驿站密度,都完爆内地,当然这也是因为边镇的特殊情况造成的。

    所以杨巡抚上任后向朝廷奏请建榆林卫卫学,很短时间内就得到了朝廷的批准,同时朝廷授权给杨巡抚全权办理一应事宜,无须再奏。

    这个最新消息传开后,从榆林城到整个延绥镇,议论热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如果说在前些日子十几万军民还是幻想,那么现在就不仅仅是幻想了,必须要开始八仙过海各找门路了。

    不过具体负责筹建卫学的主持人变成了卫所指挥使彭大人,方应物已经正式不管这方面事情了,因而万众瞩目的香饽饽变成了彭大人。

    仿佛刹那间,方大秀才门前冷落车马稀,再不复前些日子车如流水马如龙,每天都有请帖收的盛况。

    如今方应物早就搬出了广有库那破房子,住进了巡抚都察院的外院一处院落里,杨巡抚还特意安排了两名杂役,一个负责起居一个负责跑腿。

    本来方应物觉得糙汉子负责起居太别扭,想换成粗使丫鬟,相貌就不苛求了。但榆林城里男女比例令人心碎,连这点小小的愿望也得不到满足。

    这天午后,方应物无聊的在寓所翻看前一段时间送来的请帖。对这些邀请他一个也没答复过,今天不知怎么又想起来了。

    大概是因为啊交出去了主持筹建学校差事。一时又没有新的差事,忽然闲了下来太无聊的缘故。

    方应物随意抽出一张。上面名讳是“榆林卫副千户、总兵麾下营千总洛横百拜”。这是一员总兵镇属下营兵武官,他的名衔也是有讲究的。

    营千总是洛横洛大人的实际职务,前面的榆林卫副千户是虚衔,表示的是品级待遇,并寄禄在榆林卫,并不代表他属于榆林卫管辖。

    营兵系统的武官官职都是这样的,比如总兵官许大人挂衔正二品陕西行都司都督佥事,前几天参加筹建学校会议的副总兵岳嵩则是正三品陕西行都司都指挥佥事。

    不只是武官。大明很多官衔都是这样,就好像杨巡抚的“右副都御使、巡抚延绥等处”一样,见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方应物看完这张请帖后,提笔写了回帖,递给身边充当长随的杂役,并吩咐道:“去答复洛千总,就说我今晚明晚都有空。”

    “遵命。”长随接了回帖。转身出去。

    榆林城就是这么大,方应物没看几页书,便见长随从军营回来,回复道:“洛千总说这几日要操练士卒,没有时间,以后再补上。”

    方应物没有生气。只是为自己的测试结果笑了笑,叹口气道:“果不其然,人心若此。”

    那长随则很有点主忧臣辱的做派,恨恨道:“这些不开眼的,迟早要后悔!”

    方应物吩咐道。“你去散布一些流言不过也不能叫流言,散布一些消息去!将我的身世来历明明白白告诉大家。另外发几句我让你发的议论。”

    忽然有行辕大门的门子来禀报,有个仓库的王大人来求见。这不是别人,正是广有库的大使孙林。

    孙大使虽然因为方应物意外抱上了巡抚大腿而逃过一劫,但彭指挥依旧当着指挥使,彭二公子依旧活蹦乱跳,这对他形成了莫大压力。

    虽然暂时彭二公子消停了,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出来?他孙林只是个小小库大使,哪里又能长时间顶得住。所以孙大人心里苦闷得很,今天便来找方应物喝酒了。

    “我算打听出来了,那彭二公子好像答应了他妻族的一个亲戚,要谋取库大使位置捞些油水,所以我就倒了霉。有这么一个人在背后盯着,现如今我真是无心恋栈,萌生去意了。”

    方应物笑道:“去意不去意的再谈,你当了这么些年仓库大使,想必也攒下了几两银子罢,借给我一些。”

    孙大使很奇怪,“你要借银子作甚?”

    方应物答道:“我要办社学!”

    &nb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sp;孙大使仍是不明所以,方应物信心十足道:“过几日你就知道了,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两倍还给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彭指挥使近日可谓是春风得意,自从当上了卫所指挥使以来,从没有像最近这几天这么得意。

    他收到的请帖,比方应物当初都多,毕竟他久在边镇,各方面关系远比方应物多,别人也更容易通过各种渠道来邀请他。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越想越得意。这次巧妙借用张太监的势,再加上自己的实力,硬生生将主持筹建卫学的差事从方应物手里夺了过来,不但报了接风宴上被方应物羞辱的仇,而且也给自己开拓了一条新的大道。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进了卫学就是榆林有史以来的第一批秀才,谁不想当秀才?虽然最高决定权在杨巡抚手里,但他作为主持者,总能在几十个名额里影响到一二十个罢。

    这些都是大人情,非常宝贵的大人情,既可以将来兑换为人脉,也可以立刻兑换为海量的银子。

    其次,这下至少可以解决自己次子的未来前程了。彭指挥有两个儿子,长子将来要继承武职,但次子一直没什么出息和前途,不然也不会堕落到去打仓库主意捞油水的地步。

    但现在,彭指挥就可以将次子想办法安排进卫学,混一个秀才功名,以后再花钱入国子监买一个监生功名。这样一来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彭指挥了却一桩压在心头多年的烦心事,身子都轻了几两。

    方应物要自掏腰包办社学的消息也传进了彭指挥的耳朵里。但彭指挥很嗤之以鼻。社学那种东西,不就是私塾么。方应物想来也是气急之下为了过把瘾,或者是穷疯了赚几个束脩钱。

    喜事临门,彭指挥使决定大大的庆祝一下,不如此不足以宣泄,便定于九月二十八日在卫学选址处办一场开工典礼。

    老爷动动嘴,小人跑断腿,登时彭家仆役四出奔忙,榆林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除去杨巡抚和张太监这种高不可攀的,全都接到了彭指挥的邀请。

    却说转眼间到了九月二十八日,只见得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委实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彭指挥使作为主人,他带着两个儿子早早就来到榆林城东北角选址处,等候嘉宾光临。

    可是很奇怪。从旭日东升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彭指挥使所邀请的二三十名嘉宾只来了一小半,在场的大部分人还都是榆林卫卫所武官。

    彭指挥非常不明白,他作为榆林卫指挥使,在榆林城自认也是很有面子的大人物了,所邀请的嘉宾怎么会大半都没到?就是到场的人里。也很有几个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好像完全心不在焉。

    他走到那几个窃窃私语的嘉宾身边,问道:“尔等议论何事?”

    那几人对视一眼,其中有个彭大人娘家亲戚,仗着这层关系大胆道:“我们议论方应物创办社学的事情。听说也是今日招收社学生。”

    彭大人哂笑道:“这有什么可议论的?”不过他觉察到什么,疑惑的问道:“莫非今日不到的人。都去了社学那里?”

    “应该是如此。”

    彭指挥怒道:“彼辈不到儒学这里,却去社学那里,这是何道理?莫非官学还不如山野村夫的私塾么!”

    又是那亲戚诧异道:“彭老爷你不知道?昨日巡抚都察院那里有消息传了出来。”

    确实没人在彭指挥面前说到过什么,彭指挥使的脾气不太好,下属们有坏消息也不敢轻易触他的霉头。

    彭指挥不由得问道:“这两日本官事务繁忙,有什么消息?”

    有人便告知道:“方应物向抚台提议,为国选拔人才要非考莫入。所以抚台大人决定,打算在明年仿照腹里省份,直接举行院试,院试中被录取的,才可取得秀才生员资格,进入榆林卫学读书。”

    “什么?”彭指挥吃了一惊,隐隐约约产生不好的预感。

    果然又听到自家亲戚说:“而方应物被抚台委任为署理提调官,负责院试一应考务筹备9有传言,道是让方应物负责阅卷,不过这条很不可信!”

    混账!彭指挥使几乎怒发冲冠,险些将牙齿都咬碎了。他心里不住的大骂,读书人果然都是奸猾之辈!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杨巡抚和方应物明着将筹办学校的事务交给了他,转身就多设置了一道考试程序,将录取生员的权力牢牢把握在手里,气煞人也!

    与招生大权相比,他主持筹建学校简直成了一个笑话!完全管不到生员名额的差事对别人有什么用处?只不过相当于高级工头而已!

    更让彭指挥气愤的是,别人进了社学,不但要掏束脩,还会成了方应物的学生,如此下来方应物算是名利双收!

    至少在院试之前,这方氏社学名头肯定比什么官学名头响亮!今天就是个最好的证明,大部分嘉宾都跑到方应物社学那边去了。

    根本不必怀疑别人要入社学学习的诚意。方应物作为负责考务还有可能直接参加录确节的人,出面办社学就类似开后门,凡是有志于被录取的人,谁不想进社学学习?

    彭指挥敢说,以方应物的无耻秉性,在社学里透露考题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如果彭指挥多上五百年的见识就会知道,各种有门路的人开考前培训班实在不稀奇,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怎么能叫无耻?方大秀才只不过是有样学样而已。

    别的不敢说,方应物上辈子从幼儿园考到硕士,这辈子从生童考到秀才,论考试和应试教育经验,他足以秒杀十个彭指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ps:下一章明天早晨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