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礼节问题

第一百四十四章 礼节问题

    听到孙大使这句,方应物笑道:“这算什么,我已经很宽厚了。还有更狠的,只是没有必要而已。”

    “还能怎么?”孙大使不耻下问道。

    方应物戏言道:“榆林城就这么大,打听彭二公子去向应该不难。我们现在就故意去找彭二公子,你猜猜他见到我们后,会怎么对待我们?”

    “当然是狠狠地羞辱或者再次处置我们!”孙大使望向前方,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前方彭二公子昂首阔步迎面而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孙大使忍不住自言自语。

    方应物也愣了愣,最近他的嘴巴仿佛太灵光了点。大概是这位公子哥办完别的事情回卫所衙署,恰好在卫所外面巷口撞上了。

    难道这就是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彭公子看清楚对面来人,疑惑片刻便大怒道:“薛大人怎的将你们两个放走了?”

    方应物轻哼一声,倨傲道:“你算什么东西,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么!”

    彭二公子那里受得了这种激将,吩咐左右道:“拿下送进去!我倒要亲自看看薛大人如何断案!”

    当即便有两个如狼似虎的军士上前拿人。方应物和孙大使对视一眼,并不反抗,老老实实的再次被押进了镇抚司。

    却说在大堂上,薛镇抚正在回想刚才的事情,考虑如何减少对自己的影响。忽然听到堂外一阵骚动,他抬眼看去,见彭二公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又将方应物押了回来

    “薛叔叔!你怎么一回事,如此轻易便放走了两个案犯?”彭二公子立定在堂上叫道。

    彭二公子一声高叫,便让薛镇抚头大如斗,心里发苦。好不容易才息事宁人送走了方应物,怎么又被彭二公子抓了回来?

    他明白这位彭二公子可能不知内情,连忙迎上前去,在彭二公子耳边低声说起情况。

    趁这功夫,方应物拱拱手,高声道:“好个榆林卫,连续两次捉拿在下,但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在下告辞了!”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随后方应物拉着孙大使,迅速走人。还是那句话,不能给彭指挥使亲自出面的机会!

    在内衙彭指挥使听到禀报,说那方应物很痛快的走人了。便对左右哂笑道:“读书人胆小懦弱怕事,想必那方秀才不外乎如此。”

    再次出了卫所衙署,孙大使颇有感触的对方应物道:“今日之事,我要多谢你了。若不是你相救,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方应物摆手道:“不必谢,事情已经牵连到我身上,就是没有你,我也要自救。”

    孙大使长叹一声,“虽然今日无事,但榆林城里已经不好呆下去,我该辞官回山西去了。至于广有库,谁爱接手谁接手去!”

    方应物劝道:“此乃老成之言,不过孙大人不必着急,说不定有什么转机出现。”

    出了巷口,方应物便和孙林分道扬镳。孙大使回了仓库去,而方应物前往巡抚都察院。

    巡抚都察院里虽然暂时没有主人,但还是有若干留守杂役和值守书吏。方应物以巡抚幕僚身份,拿着巡抚红谕和牌票来到这里,整个察院立刻鸡飞狗跳起来。

    打扫庭院门户,整理滞留公文,通知全城各衙门迎接事宜,筹备车辆轿子和吹打班子前前后后只有一天两夜准备时间,各项事情乱哄哄的十分繁忙。

    但方应物作为巡抚代表,还是目前唯一的一个,只是坐镇巡抚都察院里,喝茶水听汇报作指示,过了一把领导瘾头——具体事情自然有其他人跑腿办理。

    又过了一日,按照行程杨巡抚将于今日到达榆林,全城官员和军民代表数百人出城十里迎接。不过方应物不用出城迎接,他只需在巡抚都察院门口等待东家上任。

    天色已经是正午,方应物坐在门房里,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迷迷糊糊中听到高亢的喇叭声,旁边杂役叫醒了他,“来了来了!”

    方应物起身抹了抹脸,步出门房,率领一干杂役恭恭敬敬站在大门外等待。

    浩浩荡荡的队伍涌进了巡抚都察院门前的巷子,杨巡抚座驾已经由旅程上的马车换成了八抬大轿,真正的八抬大轿。

    轿子停在大门外,杨巡抚下了轿子,方应物连忙上前行礼见过。

    此后就是一系列新官上任仪式,自有本地庙祝和阴阳师这种专业人员出面引导主持。

    方应物抓紧时间与另一个巡抚幕僚,也就是崔师爷闲谈起来。很心照不宣的,互相交流一下各自所见所得。

    两人同为杨巡抚左膀右臂,各自负责各自的事情,要多交流交流才能很全面的掌握总体情况。

    方应物想起了什么问道:“方才文武官员郊迎,在下不曾亲眼看到。不知彭指挥使等人可曾对抚台跪见?”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崔师爷摇摇头,叹口气道:“卫所指挥同知以下都跪见了,但卫所指挥同知以上,包括指挥使、副总兵都没有跪见。至于总兵官,并不在城中,听说去巡边了。”

    方应物也摇了摇头,杨巡抚初来乍到,威势还没有建立起来,任重而道远。

    大明如今渐渐变得文贵武贱,武官品级与文官品级比起来根本不值钱。虽然还没到嘉靖之后部院大臣敢杀总兵的夸张程度,但已经开始进入这个趋势了。

    现如今还在转换期,没有详细规则表明文武相见礼仪应当如何,很大程度上还是看自发心态。

    像边镇副都御史巡抚和指挥使两者之间,名义上同品级,实际上是上下级关系的,跪见也好,不跪见也好,似乎都说得过去。但细细品味其中反映出来的东西,很意味深长。

    三品武官彭指挥使在首次见到三品副都御史巡抚杨巡抚时,不肯以大礼参见,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果然如同你所说的,是骄兵悍将呐。”崔师爷也感受到了压力。

    方应物轻笑道:“都是纸老虎而已,抚台想建功立业,不能对此辈退让,在下愿作前驱试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