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态度决定一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态度决定一切

    方应物和孙大使两人,一个是秀才,一个是不入流小官吏,若放在腹里州县,断断不会如此随便就被押走讯问的,只走程序也得走上十天半月。

    但这里是边镇,是一切可以从权的军管区,很多事情不能按常规论,所以两人就苦逼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本该是无职无权的衙内彭二公子一句话,两人便被几个军士押到镇抚司,放在内地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太简单粗暴了,太没有美感了,方应物走一路感叹一路。

    从孙大使支支吾吾的话里,他已经猜出来了,八成是这彭二公子想从仓库捞一把,所以要踢开孙大使这块绊脚石。可是吃相太难看,也就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才如此不讲究。

    却说军士夹持着方应物和孙大使到了镇抚司大堂,正好有镇抚官在堂上断事。那镇抚官喝问道,“堂下何人?”

    方应物左边军士上前一步,禀报道:“薛大人在上,广有库书吏任某举报库大使贪赃,如今库大使及相关人员已经押到。”

    薛镇抚闻言便明白怎么回事了,彭二公子之前打过招呼的,又喝问道:“报上名来!”

    孙大使面有畏惧之色,报出了自己名字。方应物也禀报道:“在下方应物,自京中发送延绥镇效力,已在广有库服役一月。”

    薛镇抚闻言微微皱眉,孙大使被提过来问话。这是意料之中,可是顺带捎上了方应物倒是出乎预料了。他只听说有个书办一同获罪,但却没想到这个书办是方应物。

    镇抚司管刑名之事,从外地发配过来的人都有备案。对方应物这么特殊的人,薛镇抚怎么可能没印象,他也是知道方应物秀才身份的几个人之一。但估计彭二公子不知道,所以把方应物一起办了。

    薛镇抚想了想,特殊归特殊,又不能当特权,这里是榆林卫不是内地。翰林院庶吉士也离得很远。

    县官不如现管,相比之下,还是能够动用军法的顶头上司指挥使更可怕一些。

    再说武官和文人又不是一个圈子的,方应物还是“钦犯”身份,都混到仓库书办的地步了,还有什么面子可言,这面子不卖就不卖了。

    打定了主意,薛镇抚也就没在意方应物身份了,拍案道:“人证在此。你二人知罪么!”

    方应物自从进了镇抚司大堂,他的主要目的就达到了。优哉游哉的看起戏,好像事不关己似的。听到镇抚官问话,他没有回答,转头去看孙大使。

    却听孙大使苦着脸道:“薛大人!让下官考量片刻!”

    他想认罪?方应物隐隐想到了这点,这确实也是一种妥协办法。

    如今不是因为贪赃杀到人头滚滚的洪武年间,律法上对贪赃处置已经轻松了许多。一般情况下,官员犯了贪赃但没有枉法情节的,处置就是罢官和罚赃。

    孙大使肯痛快认罪,就相当于认输并让出去官职。把这件事痛痛快快了断,人家就是嫌他挡路而已。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后患了。

    如果孙大使还坚持不认罪,那面对势力远超他的榆林卫指挥使公子,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灾祸。

    毕竟在榆林城这边镇地方,拳头大就是真理,说到底。孙大使这个官职太不入流,总不被人当官员看,保护层不足。

    所以说,蒙受不白之冤、痛快认罪与努力寻求真相、还自己清白比较起来。前者在很多时候反而是更合适的选择。

    想到这里,方应物也没心思看戏了,上前一步,学着孙大使的腔调叫道:“薛大人9请让在下仔细考量考量!”

    以薛镇抚的眼力,同样看得出孙大使的挣扎,对此他倒是乐见其成的,静静等待就是。那方应物刚才虽然心不在焉,不过他既然要考虑,那也可以等。

    不过薛镇抚随后又听到方应物叫道:“等后日再给大人结果!”

    啪!薛镇抚怒而拍案,方应物这是故意耍弄他么?哪有考虑两天的道理!

    “左右何在!将这姓方的拉下去关进牢里!”薛镇抚大喝道。

    这人真是又黑心又不专业方应物顾不得许多,连忙叫道:“慢着!在下还有件差事要去做!”

    薛镇抚为方应物的无知冷笑几声,“你将本官视为三岁小儿么?你就老实在牢中住上几日,无论什么公差也不用你做了!”

    方应物叹口气,无奈道:“在下前日在米脂县办公时,侥幸入了新抚台之眼,便被收为西席幕僚。今日返回榆林本为打前站之意,尚未来得及将牌票送至巡抚察院。

    如今抚台约莫已到榆林百里之外,若薛大人不放在下离开,如何叫在下完成迎接抚台上任的差事?照薛大人意思,在下是不用做了?”

    薛镇抚的冷笑面容戛然而止。巡抚?方应物自称成为了巡抚幕席?这是真的假的?

    方应物从怀中掏出一封公文,放在薛镇抚面前公案上,然后拱拱手道:“既然薛大人不让在下办差,那就请薛大人看着处理吧。”

    薛镇抚向眼皮底下这封公文看去,上面都是什么内容他看不清,但目光不由自主的游移到了末尾——落款是右副都御使巡抚延绥等处兼赞理军务杨,而且盖着血红色的钦差关防。

    这就不会错了,方应物有十个胆量也不敢如此公然伪造,那说明他自称巡抚幕僚也是真的?不然抚台老大人为什么会让方应物打前站。

    确认了事实之后,薛镇抚冷汗刷的流了下来,湿透了青色官袍。

    巡抚可是延绥镇地面上的最高官员。虽然不是卫所这样的土皇帝,但也是代表朝廷来镇守的钦差身份。

    巡抚是独官,巡抚察院里并没有佐贰官,所以巡抚自家请来的幕僚就相当于左膀右臂,肯定都是视为亲信的。

    捉一个发配来服役的秀才和捉一个上司巡抚的亲信幕僚,那可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事情。前者是律法问题,后者是政治问题,很容易上升为对巡抚的挑衅!

    难怪这方应物从一开始就十分淡定,原来是如此有恃无恐,彭二公子这次真是要害死人了!

    与方应物一起充当案犯并排而立的孙大使也震惊了。方应物去米脂县的大约目的他也是知道的。不过始终觉得方应物的想法很不靠谱,有点异想天开。

    那巡抚是什么身份,差方应物这一份巴结么?但孙大使万万没料到,方应物转了一圈回来,就成了巡抚幕僚身份。

    孙大使突然也明白了“”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无怪乎刚才方应物面对彭二公子时,口口声声要上镇抚司,这其实就是挖坑。

    只要不上公堂,一切都可以私了。或者遮掩住。可一旦上了公堂,捉拿巡抚幕僚的事实就算做成了。谁也抹不掉。

    大堂里一片寂静,方应物笑呵呵对身旁军士道:“没有听到镇抚大人方才的吩咐么?还不速速领在下前往牢中,在这里发呆作甚?”

    那军士看了看薛镇抚,便退后几步装聋作哑。

    薛镇抚终于从惊讶中醒悟过来了,这事超出了他所能处理的范围。彭二公子惹出的事情,就让彭指挥做决定罢!

    想至此处,薛镇抚对旁边书手低声吩咐几句,叫这书手速速去禀报卫指挥使。然后便仿佛入定老僧,闭目不语。

    方应物见状。也停止了动作,静静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又见那书手快步赶了回来,对薛镇抚耳语几句。

    薛镇抚从公座上立了起来,走下台阶,到了方应物身前,很严肃的抱拳行礼道:“本官先受指挥使委托。向方先生赔礼。”

    薛镇抚一边赔礼,一边观察方应物的态度。却见他一言不发,受了自己这一礼。

    随后薛镇抚又继续试探道:“今日之事都是误会,眼下方先生可以离去了。”

    方应物一动不动。却开了口道:“你我心知肚明,想必指挥使大人也很明白,今日之事绝不是误会,而是蓄意构陷。你们就不能查明真相,给在下一个交待么?”

    薛镇抚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不言不语的任由方应物讽刺。他刚才的言行举止,都是奉了指挥使命令试探方应物底线。

    若不用指挥使大人自降身份,也能轻易消弭事态,那自然皆大欢喜。薛镇抚当面被讽刺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方应物笑了几声,又道:“真相不明,那么在下就不想走了,就在这镇抚司里住上几天,薛大人以为如何?”

    薛镇抚额头出现了几滴汗水。他很清楚,当前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巡抚幕僚被抓进镇抚司”这件事。

    只要方应物不肯离去,这个状况就等于一直持续着。只要这个状态一直持续,那就像一把剑悬在头顶。

    看着薛镇抚毫无办法的模样,方应物话头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一转,“在下也是说笑,这就要离去,故而薛大人不必忧虑!”

    方应物说到做到,对孙大使使了个眼色,又从公案上蓉了牌票,转身就向外走去。

    方应物和孙大使走了,但充当人证指控二人贪赃的任书吏等几人却面色苍白,不知所措。事情转折到了如此地步,他们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两边都没法做人了。

    出了卫所衙署,孙大使劫后余生,十分兴奋,对着方应物唠叨道:“既然找到了抚台做靠山,他们又如此傲慢,怎能如此轻易就退让离开了?一点补偿也没有得到。”

    方应物不屑道:“谁退让了?我是担心那彭指挥使亲自出现,所以要迅速走人,不给他这个机会。”

    “你这是何意?”孙大使莫名其妙,但他刚问出口,突然就明白了。

    方应物是巡抚幕僚,却被抓到镇抚司构陷,相当于打了巡抚的脸面。那彭指挥不亲自出面赔礼道歉,这态度显然很有点不端正和傲慢无礼。

    所以方应物才说,因为担心彭指挥亲自出现所以要趁早走人,不给彭指挥经过试探后端正态度的机会,就把他的态度定格为“傲慢骄狂”,直到巡抚知道此事。

    态度决定一切,就算是小事情,但碰到这种态度,那也要上纲上线的。

    “你够狠。”孙大使由衷的伸出拇指赞扬道,索要赔偿都是小儿科,方应物这种做法才是官场功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