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四十章 霸气的来头

第一百四十章 霸气的来头

    被方应物这一拍,孙大使真像受了顶头上司奖励,不禁耳红心热,骨头都轻了几两,迷迷糊糊的连方应物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

    等他猛然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才是上司,这方应物只是靠着他收留才有口饭吃的被发配人员!怎么不知不觉之间乾坤颠倒了?

    但是孙大使又一想,方应物有那么出彩的父亲,自身又有如此出色的学历,必然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背景和人际网,自己只是没品级的不入流边境仓库大使,又哪里能居于他上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可是再一细想,孙大使还是整夜睡不安稳了。

    方应物是牵涉到最高层神仙打架被贬下来的,名为服役实际上就像是“钦犯”,连卫所和总兵署都不想接收,而自己却表现的与方应物guānxi密切,不知多少人都看在眼里的,不会把自己这小芝麻绿豆连累到罢?

    次日,方应物委托睡眠不足的孙大使前去布政分司,领了差遣公文出来,命他前往南边米脂县督催粮草。然后方应物就很时不我待、急急忙忙上路了。

    这条路不算陌生,方应物来榆林的时候就从这里绕道的,现在只不过反着方向重走一遍。

    两天后方应物抵达米脂县,进了县衙找到户房小吏。首先了解一下今年秋收估计产量,又绕着县城转了一圈,实地查看了麦田状况。

    当然,方应物是南方人,叫他看稻田还能看出几分端倪。但是看麦豆就是睁眼瞎了,更别说估算产量这种很有技术含量的活。

    不过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该走的形式还是要走的,至于数据。就参照县衙给出的数字再参照往年平均数,总能捏造出一个不会偏差太多的数字交待。

    方应物在米脂县晃了两天,将公务都办完了。当夜,户房艾姓书吏按照规矩,置办了两荤两素两壶酒,来到方应物下榻的银川驿这算是送行酒席的意思了。

    酒过三巡后,艾书吏委婉的问起话,“方小哥儿在米脂还有什么其他公务么?”这话外之意,当然就是问方应物什么时候走人。

    方应物装作没听懂。反而问道:“听说延绥镇新巡抚从南边过来,前几天就进了延安府,不知什么时候到贵县?”

    在县衙做小吏的都是闻弦歌而知雅意,艾书吏一听方应物问起巡抚行踪,就晓得方应物打着什么心思了。

    这货难道想自不量力的去巴结巡抚?艾书吏心里想着,嘴上答道:“听说打前站的今日进了县衙,按规矩算起来,巡抚本尊约莫两日后到。”

    方应物低头沉思起来,自己要改善目前的处境。抱上巡抚大腿是势在必得。

    艾书吏又提醒道:“延绥巡抚过境时,银川驿要全部清空,供奉巡抚使用。所以方小哥儿你也不能住在此处了。”

    “哦,那在下就于附近另择地方居住。”方应物不以为意道。同时暗暗庆幸出差之前,从孙大使手里借了二两银子的巨款,足够自己花销两天的。

    艾书吏真有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感觉。巡抚乃堂堂封疆大吏。的确是人人都想巴结,但也要看自己身份。一个库房书办连他这在编吏员都不如。也想上前巴结巡抚,有这个资格么?难道就凭长相英俊?这不是自不量力又是什么?

    不过艾书吏为人圆滑。心里鄙视过但不会在嘴上说出来。想至此,他摇摇头便起身告辞,这方应物想留下就随他好了。

    方应物又在米脂县闲呆了两天,果然这日上午,巡抚车队抵达了米脂县,并住进银川驿。当日午后,驿站大门外便围聚了数十人,都是来求见的。

    方应物也在其中,他环视四周,不是青衿读书人就是遍体绫罗的商家,只是不知道巡抚老大人能见几个,亦或是一个都不见。

    不多时,却见放出了告牌,宣布开始收帖子见人,这时大门外等候的人群齐齐松了一口气。怕就怕巡抚老大人以舟车劳顿为理由拒不见客,那他们肯定是白来了。

    但众人又紧张起来,晚上县衙要设宴款待接风,而明早就要启程前往榆林,也就是说,巡抚老大人在本地会客时间只有今天下午。

    短短一下午时间,外面这几十人是不能全见的,只能挑几个代表,那就不知道谁是幸运儿了

    忽然,从大门闪出一员老卒,高喊着:“请诸位列队参见!一个一个呈上名帖。”

    方应物瞧去,这老卒他认识,正是前番在银川驿时遇到的那个疑似闯王祖宗的李老驿卒。

    别人听到要排队,登时人仰马翻,一片混乱,从驿站大门口一直排到了箱子外。方应物不急不慌,施施然走到李老驿卒身前,拱拱手问候道:“李老人家,多日不见了!”

    李老汉笑了笑,“原来是方相公。”

    方应物见搭上了话,赶紧呈上提前备好的名帖,后面认真排队的人看见这一幕,沸腾起来,争相指责叫骂。但为了自己的前途,方应物充耳不闻,圣人没教诲过不能插队罢,且事急从权。

    忠厚的李老汉为难的看了看方应物,又看了看人群,不知如何是好。

    方应物连忙小声道:“在下与巡抚老大人有旧,guānxi不是他们可比的!”李老汉半信半疑,就拿着方应物的名帖进去了。

    方应物不知道这新巡抚是什么政治立场,所以没暴露出自己背景,只写着“浙江省淳安县县学廪膳生员”字样,在西北地区,这秀才招牌也足够响亮了。

    没过多久,李老汉又从大门里出来,没有再与方应物说话,只喊道:“下一个!”

    如果里面看到名帖要见人,肯定就把人请进去了。可是喊了下一个,那就说明不见当前这位,也就是方应物。

    “慢着!”方应物急忙又喊住李老驿卒,又掏出一张名帖,递给李老驿卒,“方才那张写的太简单,可能叫巡抚老大人没看mingbái,烦请老人家再送一趟名帖。”

    后面已经有人破口大骂起来,责问之声不绝于耳,充满了整个巷子,但方应物站在门廊下,继续充耳不闻。他也是急眼了,这时候哪还顾得上礼义廉耻,反正旁边有巡抚标营官军把守,不怕被群殴。

    李老汉看了看手里的帖子,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虽然他不识字,但也知道是比刚才那个帖子详细。

    忽然又听方应物道:“你也晓得,在下是从京城被发配而来的忠义之人,老人家不肯伸出援手扶危济困么?”

    听到这里,李老汉挺起腰板,“小的虽然不识字,但也知道忠义为本!这番拼着被责骂,便再替你送一趟名帖!”

    说完后李老汉又钻进了大门里,方应物再次满怀期待的等候着。后面排队人群见前头这个小少年又插队得逞,一时间千夫所指,骂声再次上了一个台阶。

    却说在驿站前厅,延绥镇巡抚的西席崔振飞崔师爷居中而坐,他在这里的目的就是把关。经过他判断并准许的人,才能放到里面去见东家。否则阿猫阿狗都能去面见巡抚,那成何体统?

    在崔师爷旁边的,都是县里几个熟悉本县情况的吏员。他们在这里的原因,一是陪着崔师爷闲聊消磨时间。

    二是帮着崔师爷在一群求见的人中作出判断。bijing本地人更了解本地人,那些人更值得巡抚接见,他们比崔师爷更懂。

    很快,第一个名帖传了进来,崔师爷展眼看去,却见是浙江省淳安县秀才。他心里便纳闷了,浙江的秀才怎么会不远万里出现在西北边县?

    崔师爷不动声色的将名帖递给旁边吏员传看,其中有一人就是前两天接待方应物的县衙艾书吏。

    艾书吏比崔师爷还纳闷,那方应物不是被充军榆林的书办么,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浙江省的秀才?难道是想招摇撞骗么?

    不过艾书吏又想了想没吭声,且静观其变罢。其他人纷纷对崔师爷道:“本地从未听说过有浙江省来的方秀才。”

    崔师爷便做出了判断,对左右道:“想必此人是临时路过,趁机来钻营的罢,那就不见了,叫下一个!”

    崔师爷的想法倒也不错,他东家放牌子接见本地人,主要目的是为了收取本地人心,一个浙江的秀才跑过来凑什么热闹?见了毫无用处!

    不多时,又有名帖送了进来。崔师爷还没仔细看,先惊了一惊,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名帖,几乎密密麻麻写满了纸面。

    开头还是“浙江省淳安县县学廪膳生员方应物”,让崔师爷很是皱了皱眉头,感觉此人如此死皮赖脸,枉为读书人。

    但再往下看去,崔师爷看一句,吸一口凉气,等看完时,不知道已经吸了几口气。

    只见得下面写道:“晚生于成化十四年七月奉旨军前效力。父讳清之,成化十四年翰林院庶吉士;业师商素庵公,成化十三年以少保大学士致仕;继外祖王石渠公,巡抚江南苏松十府。”

    崔师爷拿着名帖发了片刻呆,没有传递给左右看,脑子忍不住琢磨起来。

    旁边艾书吏站的近,偷眼瞧了瞧,立刻瞠目结舌的简直不敢相信。那个狗屁不算的充军书办,居然有这等豪放霸气的来头?那上面每一个名字,都是他仰望也仰望不到的存在,别是方小哥儿自吹自擂,撒下弥天大谎罢?(未完待续。)

    ps:补昨天,今天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