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先斩后奏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先斩后奏

    广有库今晚算是大获全胜,夺到了彩头,也就是一只羊和两瓮酒。库大使孙林对别人不太放心,对方应物这小年轻更不放心,便亲自牵着羊回去,生怕有所闪失。

    月明星稀,清冷的光芒洒在街上,不用点灯笼也能看清道路。方应物和另外一名小吏,一人抱着一小瓮酒,慢慢的跟随在孙大使和一只羊后面。

    这孙大使虽然路上没说话,但心里却不停的琢磨着。

    又过了两日,孙林将方应物叫到他的公房中,然后请方应物坐下,和蔼可亲的问道:“方小哥儿来了一个月,本官也没仔细与你闲聊过,不知你是哪里人?”

    方应物不明白孙大使要干什么,如实答道:“在下浙江严州府人。”

    孙大使惊讶道:“浙江人?本地这里从军士到大员,一般都是来自近邻山陕、河南、直隶等北方各省,南人极为罕见,方小哥儿你只怕连个老乡都找不到。不过我记得你是从厩发配过来的?”

    “这个,在下虽然是南方人,但当时在厩谋生。”方应物含糊道。

    孙林哦了一声,“难怪,浙江那地方,我也是有所耳闻的。文风鼎盛,读书人求功名不易,争夺十分惨烈,许多佼佼者也难以出头。想来方小哥儿也是迫于无奈,才去了厩谋生罢。”

    方应物皱了皱眉头,孙大使这话前半段不错,他还真就是出自科举死亡之组。但后半段就令人啼笑皆非了。

    敢情孙大使将他当成科举考试不顺利,又迫于生活压力外出谋生的读书人了。在南方是有很多这样的人,比如后世著名的“绍兴师爷”,难怪孙大使产生这般误会。

    但方应物此时还不想消除这种误会,一个月前刚到榆林时,经历了险些无处容身的遭遇,他知道了随便亮出真实身份不见得是好事。他这个身份,有些人是比较忌惮的。

    榆林卫、总兵署都是有资格直接与朝廷对话的第一等衙门,所以消息灵通。而布政分司在榆林只能算二等衙门,没有直接与朝廷打交道的资格。仓库更是微末之流,消息相对闭塞,所以才不知道他方应物是什么来头。

    当初他也是瞒天过海,利用孙大使的疏忽大意隐瞒了来历,这才能留下来,否则还不一定会怎样。所以,还是继续瞒着罢,一切等时机出现了再说。

    孙大使话头一转,又道:“我看方小哥儿也不是为非作歹的人。想必你触犯了京中权贵,所以才会被发配边疆?”

    皇帝也算是最大的权贵?方应物随口附和着说:“倒也可以如此认为。”不过方应物还是不明白。孙大使到底想谈什么。

    孙林抚须道:“方小哥儿看来在家乡生活不易、功名无望,去了厩又被发配到这边塞之地,可谓是处处碰壁,你想过自己的前途么?”

    自己的前途?方应物当然想过,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前途与孙林这个芝麻绿豆般的仓库大使绝对没有半文钱关系

    孙大使见方应物不说话,以为他遭遇打击后十分灰心,便敦敦开导说:“不过你还年轻,又有才华。不必就此消沉丧气!要振作起来,还怕没有机遇么!”

    方应物心里十分古怪,他虽然这段时间容身于仓库之中,但他并不丧气失落啊,只是觉得无聊,所以对什么都无所谓而已!

    “现如今,就有一个好机遇!”孙大使高声道。顺便挥臂做出手势,增加自己的气势。

    方应物知道到了关键地方,开口询问:“愿闻其详。”

    孙大使笑眯眯的说:“你才华横溢,到本库时间虽短。但贡献卓越,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本官都看在眼里的。

    如今本库副大使前几个月病逝,而副大使这个职位空着没有合适人选,你也知道,本地人才是十分稀缺的,故而本官意欲用你来当副大使。”

    方应物猛然听到这邪,不禁愣住了,孙大使绕了半天圈子,就是想忽悠他来当广有库副大使?

    他方应物也有过万一科举不顺利,便走杂途去当**品杂官的心理准备,但可从来没想过去当什么仓库副大使。

    布政分司下属这几个仓库的等级都不高,仓库大使都是不入流官员。这个“不入流”并非贬义词,流也是品级的意思,不入流就可以解释为不入品级。

    众所周知,大明官员分为九品十八级,但最低的从九品之下还有一种没品级的官员,被称为不入流。与此相对应的,凡是进入了九品范围内的官职就被成为入流。

    不入流官员虽然没品级,但也具备了官员身份,基本上都由老资格吏员升级而来。事实上,很多人也将不入流视为吏员与官员的中间过渡状态。

    但在榆林城,连仓库大使都只是不入流,副大使更可想而知,也就相当于高级吏员头目。以方应物的功名和身份,怎么会把这个看在眼里?

    方应物即便科举不顺利,考不中举人无法更进一步,那也可以用贡生身份或者凭借父荫进国子监。以监生身份肄业后选个**品官,也远比仓库副大使这种体面的多。

    所以孙大使的好意,方应物只能敬谢不敏了。

    但在孙大使眼里,方应物之所以发愣,显然是乍闻喜讯后不知所措。他大手一挥,鼓励道:“好好做事,我看好你!”

    方应物打个激灵,醒过神来,连忙推辞道:“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在下初来乍到,委实不合适。”

    孙大使只当方应物是故作谦虚姿态,读书人都是这毛病。他霸气十足道:“不必逊让,我说你行,你就行!对了,你也不必谢我,我也是要选拔人才协助自己的!”

    方应物有点急了,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在下这心里,真不想当副大使!”

    孙大使终于觉察到方应物可能并不是谦虚,沉着脸问道:“莫非在你心里,瞧不起这副大使位置?虽然这只是一个吏目。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当上的!”

    “在下心里绝无瞧不起意思,只是在下仍想去试一试科举之路!”

    孙大使仿佛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年轻人,你还心有不甘么?你都混到被发配边疆的地步了,还抱着痴心妄想不放?

    年轻人有梦想可以,但还是要脚踏实地!就算你想考秀才,在这榆林又哪里有学校让你考?

    你若能安下心来,在广有库当本官的左膀右臂,起码可以求一个衣食无忧的稳妥日子。总比今天不知明天的生活好。这其中的道理,你想不明白么?”

    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方应物的心情。那就是“蛋疼”。孙大使就让他老老实实的打杂混日子不行么?他该怎么说,才能把孙大使的想法纠正过来?

    想来想去最后只能说:“大人明察,在下志向确实不在此!”

    “那你有什么志向?”孙大使问道。

    方应物抬起头,目光幽深,口中铿锵有力的答道:“在下虽然被发配边塞,但也发誓要做圣贤之事,行圣贤之道,如此方才不负平生志!”

    “噗!”孙大使忍不住将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这回轮到他蛋疼了。忍不住开口骂道:“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迂腐到如此地步?亦或是故意戏弄本官?”

    方应物站起来行礼道:“子曰虽千万人吾往矣。无论大人你如何想,但这确实就是在下的心思!并愿为此大道身体力行之!”

    孙林突然觉得从屋门透进来的光线很晃眼,又仿佛感受到了丝丝浩然之气。喟然叹道:“听说古人有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想今日在你身上看到了同样的气节,这就是读书人的骨气么?”

    方应物看到快要说服孙大使了,又趁热打铁的再次行礼,“只望大人成全!”

    孙林十分感动。然后道:“可是本官向上司举荐你了,已经行文上报布政分司。”

    什么?已经进入正式公文流程了?方应物大惊失色,这可不是好玩的!万一任命真生效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以国朝体制。不仅仅是官员,就是一个正式吏员也要层层上报最终经过吏部备案,任命才能生效。这样称之为经制吏,用二十一世纪俗称就是在编人员。

    所以这吏员虽然社会地位不高,胥吏之流在政治上也是被鄙视的,但能算是铁饭碗。编制是受控制的,一般外人很难进来,成为吏员是普通百姓所不敢奢望的美事。

    衙门里大部分所谓吏员,其实都只是衙门聘用的书办而已,要么就是方应物这种由于各种原因来帮忙干活的。

    对普通人而言,当上经制吏员好东西,是用虚而不实的社会地位换来了实惠,但方应物需要这个编制和实惠么?

    他是堂堂的廪膳生员,他是庶吉士的儿子,是士、农、工、商中的第一等级!一旦身份转换成了吏员,政治地位急剧下降且不说,首先就失去继续科举的资格了!

    所以方应物终于有些怒了,近乎质问的叫道:“大人你怎能这样先斩后奏!”

    孙大使很无辜的说:“我以为你自知前途无望,心情消沉。一旦听到这个机遇,定会欣然受之,故而先将你报了上去。

    实在是我小看了你的气节和志向啊,没想到你并非是凡夫俗子,心思和普通人不同。”

    方应物简直要吐血三升,自己怎么会遇到如此奇葩的大使?孙大使为何不是妒贤嫉能之人?自己宁愿被他打压,也不想被他提拔抬举!

    这样下去不行,要赶紧将公文追回来方应物寻思道。却又听到孙大使笑呵呵说:“既然事已至此,那便将错就错罢。上天注定的,不见得是坏事。”

    这孙大使还不死心么?方应物顾不得许多,决定正式摊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