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虎落平阳

第一百三十五章 虎落平阳

    整个延绥镇,与内地省份相比,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但该有的文武衙门一样不少,细细算下来,大概有五种体系。

    前文提到的卫所和总兵镇就是两种。榆林城有榆林卫,并在下属各堡驻有千户所,从上到下形成了一整套治理地方庶务的机构,后勤、屯田、户口、军匠等都由卫所负责。

    至于镇守总兵的任务就是实战和营兵管理。营兵来源主要有两种,一是从本地军户抽选出的主兵,二是从外地调拨来的轮班客兵,统一由镇守总兵负责指挥作战和平时操练。

    总兵之下有副总兵、参将、游击、守备,分布在整个延绥镇的三十六营堡中,各领其兵,各负其责。

    巡抚就是第三种,负责本镇所有事务的全面调度和参与军机决策,实现以文驭武的目的。

    在嘉靖朝之前,边镇巡抚虽然还没有彻底变成总兵官的上级,但从地位上已经渐渐压过总兵官了。至于设在延绥镇的布政分司或者后来的兵备道,都是只接受巡抚节制的。

    除了上述三种较广为人知的衙署外,第四种就是镇守太监了。边镇都驻有从大内委派来的镇守太监,作为天子耳目行监军之实。

    延绥镇不只榆林城有镇守太监,下属三十六营堡都驻有镇守少监或者镇守监丞,形成严密的监视体系。

    最后还有第五种,那就是巡按御史。这是从朝廷派出的监察官,以钦差身份完全**开展工作。不受本地任何衙门约束。

    巡按御史主要责任就是一个“察”字,纠察军纪、劾察军功、监察地方。

    这五种机构最大的特点就是。五个方面全都具有直接向朝廷和天子奏事的权力,互相制衡之下保证了边镇不会有哪方面能彻底一家独大。

    所以说。延绥镇或者榆林城看似是小小的边镇,但衙署体系之严密和完整不亚于内地省城,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当然这种互相制约的特色不奇怪,也是国朝从上到下机构设置的普遍特征,导致任何体制内的人几乎都不可能会造反成功。

    不过多头管理的毛病也很多,有时候互相牵制和扯皮也是免不了的。比如方应物这次被当做皮球踢来踢去就是一例

    牛马二校尉和方应物万般苦恼,并排蹲在位于城中央的钟鼓楼树荫底下,茫然看着街上人群。

    卫所、总兵署、巡抚察院都不接收方应物。而太监衙门和巡按御史又是比较特殊的监视机构,人员都从京中派遣,不会随便在本地收人。这可怎么办?

    牛头马面二人虽然号称锦衣卫,但都是最低级的跑腿校尉,比一般大头兵强不了多少,到了榆林这陌生地方,自然更是没分量。别人不收方应物,他们就毫无办法了。

    不但方应物发愁,连这两个校尉也很犯愁。他们同样耗费不起。勘合已经交到榆林卫了,若不能将方应物安置完毕,就无法再从卫所重新领出勘合。

    没有勘合作为凭证,就意味着差事不算完成。同时更意味着不能在驿站或者相关衙署白吃白住。若要自掏腰包,出门在外消费高,他们又哪里花销得起?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叫道:“方相公,有劳久候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解送军需到榆林的山西人孙敬,旁边是他的女儿。方应物先前与他约定了。办完事后在钟鼓楼这里汇合,然后找地方请客答谢。

    方应物看这孙敬神态轻松,问道:“你都办完了?”孙敬笑着答道:“东西都已点计入库,这趟差事算是顺利完结了!”

    但孙小娘子对方应物的言行举止比较上心,比父亲更先看出几分端倪。一路过来无论处境如何艰险,在她眼里,方相公大多数时候都是镇静从容、智谋出众,怎么到了榆林,他反而愁眉不展了?

    孙小娘子很关切的询问道:“方相公为何愁眉不展?你那边状况不好么?”

    方应物长叹一声,“龙游小溪、虎落平阳,眼下找不到容身之处了!”

    孙敬满脸惊讶,连忙开口询问。方应物虽然不想把丢脸事情展示给别人,但现在瞒无可瞒,还有什么不能讲的?

    孙敬听说了方应物的遭遇后,略一思索,“我这里倒是有个去处,只怕委屈了方相公。”

    方应物苦笑几声,“在下如今这处境,还能挑三拣四么?”

    “我有个同乡,在广有库为库大使,方才听他说,如今缺个能写会算的人手,不如叫他收留了方相公?”

    牛马二校尉恍然大悟,原来这孙敬有同乡当库大使,难怪他去缴纳军需物资如此顺利,没有遇到刁难克扣。

    不过牛校尉还有疑问,“卫所、总兵署都明摆着不接收方秀才,这仓库是属于谁家的?又如何敢做主?”

    孙敬解释道:“牛校尉有所不知,城中设有陕西布政分司,管着几个仓、库,与卫所、兵镇不是一处衙门。”

    原来自从延绥镇设立后,理论上就脱离了陕西省,成了互不统属的并列同级单位。但延绥镇与陕西省之间毕竟是很紧密的特殊关系,两地之间可谓之千丝万缕,很难理清楚。

    所以陕西布政使司就在延绥镇设立了布政分司,专门负责协调两地事务。这布政分司一方面是陕西布政使司的派出分支机构,另一方面同时接受延绥镇巡抚的节制。

    当然,此布政分司在榆林城主要作用就是督促内地供应粮草和军需,同时管着几个仓库,日常工作便是接收各地解送到的物资。

    方应物叹口气,真去军需仓库落脚?自己是庶吉士的儿子,是浙江廪膳生员,怎么就混成这样了呢。

    他之前可是期待着当镇守总兵署的书记,或者是巡抚的文书,再不济也是卫所里的文员,最后却成了仓库小吏一般的角色,这心理落差有点大。

    但方应物目前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跟着孙敬向城北走去。路上又是苦笑连连,之前他做梦也想不到,居然要接受一个普通百姓的援手才能落脚。

    广有库是布政分司下属几个重点仓库之一,库大使也姓孙,单名林,与孙敬差不多岁数。

    广有库最近病死了一个小吏,所以孙大使确实也需要有人补充,但在榆林城里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

    听到孙敬介绍方应物,孙大使懒洋洋的瞥了方应物几眼,轻蔑的问道:“你是被朝廷发配来的读书人?但我们这里不需要好吃懒做的读书人,不过你学过算术么?”

    方应物面无表情的答道:“学过,这也是在下所擅长的。”

    孙大使拍案道:“哦?这世道,肯研究数算之术的读书人可不多见了。那本官要考校你一番,如果真是精通数算,那倒可以留下来。”

    方应物很没脾气的说:“悉听尊便,请大人出题。”

    孙大使抠了抠耳朵眼,便漫不经心的出了题,“有两斤盐,要分给三家人,请问每家能分多少两,还余多少两?”

    这种小学生水平的应用题实在没难度,方应物不假思索,飞快的答道:“当然是每家六两,还余二两!”

    孙大使仿佛被震住了,愣了足足片刻功夫,这才挥手道:“走罢走罢!恕难留人了!”

    让他走人?方应物突然醒悟到,古代斤两是十六进制的,一斤是十六两,两斤分成三份,应该是每份十两并余下二两!

    而他刚才急于答题,下意识的按一斤为十两计算了

    孙大使仿佛找到了兴奋点,站起来高声教训道:“孔圣人怎么说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你不知道答案,却偏偏还迅速编一个回答,这足以说明你心性虚浮!连二斤三分都算不准,又不学无术!”

    自从方应物穿越以来,除了江南巡抚王恕,谁这样教训过他?榆林城广有库的不入流大使孙林便有幸是第二个了。

    庶吉士之子、浙江淳安县廪生方应物忍住悲愤心情,对着可能是鄙俗小吏出身的孙大使,耐心重新答题道:“刚才在下是情急出错,答案应当是每份十两并余下二两。”

    孙大使很惊讶,“原来你还能算准?莫非刚才故意戏弄本官么!”

    孙敬连忙上前说了几句好话,又将方应物所送的碎银子塞进孙大使手里,孙大使这才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留下罢。”

    牛校尉大喜,正要把卫所移文递给孙大使,但却被马校尉偷偷拦住。牛校尉随即也醒悟了,若让孙大使看清楚公文,弄明白方应物的来头,只怕又要不敢收留了

    不过马校尉可能是多虑了,以孙大使的见识水准,估计是领悟不到那些政治内涵的,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马校尉上前一步,对孙大使道:“烦请孙大人移步往分司衙署,讨一份盖印回函,证明方应物已经留在贵处,我等二人也好回去交差。”

    孙大使答应道:“这是应有之意,此处乃军需重地,本官自然不敢擅自留用来历不明之人。”

    有熟人同乡亲戚居中介绍,孙大使也没在意公文不公文的。真的假不了,难道这年头还会有人冒充被发配服役的么?

    此后孙大使和两校尉便去了位于附近的布政分司管事厅,办理有关手续。大抵就是出具一封公文,盖上布政分司的印,能证明收到“方应物”一名就足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