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历史真奇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历史真奇妙

    方应物一边抱怨贼子受伤的战马不懂事,一边和众人翻身跳下大车,蹲在车后面防备河对岸的达贼。

    牛校尉手持钢刀敲着车轮,“这回可是狭路相逢了,但愿还有命去领功!”

    方应物望了望对面,又瞥见孙小娘子已经抽出了弓箭,便挪过去问道:“如何?你能射中么?”

    孙小娘子眯着眼比划了几下,摇摇头道:“贼子离得太远,箭的力道不够。”

    她回答完后,忽然现贼子虽然离得远,但方秀才却离他太近了甚至能清清楚楚感受到他的气息,举手投足就能互相摩擦到,说句话儿好像就在耳边说一样。

    孙小娘子虽然因为生计原因,从来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大小姐,但也从没有这般和年轻男子亲近过。

    她心里猛烈跳了几下,不由自主的向旁边动了动,想要离方秀才远一点点。

    然而她又现,方秀才无意间踩住了她的裙角可恶!可恼!

    看到孙小娘子不停扭动,方应物很担忧,赶紧把脑袋伸过去,很关心、很体贴的提醒道:“孙家姐儿藏好身子别乱动,小心露出破绽让对面看到。”

    提醒完孙小娘子,方应物又转头安慰其余人说:“情形还不算坏,我们不必过于忧虑!”

    牛马二校尉面无表情的干瞪眼,并没有因为方应物的话而松口气——今天的教训已经够深刻了。

    方应物暗暗指了指对岸,“达贼本来善于骑射,但他们却不肯进入射程内,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们也心有忌惮,据在下想,或许是忌惮孙家大姐儿身手好。或许是忌惮人马损失,不想再有伤害。”

    众人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他们这边没有孙小娘子这种神射手,那几个达贼就不会顾忌什么了。

    达贼们要么包抄着扑上来,绕着圈子一通乱箭;要么就是不理不睬,直接从他们几个人眼前飞驰而过。

    可现在这几个达贼却是勒住马停在河对岸远处,显然是有所畏惧了。

    方应物继续分析道:“论远程攻击,当然是达贼们更强。但问题在于。我们躲在车后面的,防御更强,而达贼们是连人带马直接暴露在我们眼前的。

    见识了孙家大姐儿射术,达贼们必然投鼠忌器了。他们也明白,真要互相对射起来。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们必定将会死伤惨重。

    我猜测,在他们看来,战场上悍不畏死是正常的,但跟我们几个中原“百姓”纠缠到死伤惨重,很不值得,所以逡巡不前。”

    说到这里。方应物已经冷静、犀利、详细、透彻的将敌方态势分析完毕,此后便闭口不言。

    牛马二校尉继续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说话,孙小娘子一双秀目闪烁着崇拜读书人的光芒。也不好意思说话。

    最后孙敬先忍不住问道:“那依方相公之见,我们该如何是好?”

    已经不被信任的方应物等这句等得好辛苦,连忙抛出了自己的主意:“眼下这几个达贼已经是孤军深入了,还出了伤亡之事。他们最想的是过河回归高家堡本阵去。大概没有与我们继续搏命的打算。

    而我们也是想过河,继续前往榆林。既然都不想搏命,那又何必在这里顶牛?

    依我看,我们不从这座桥过去了,继续在这边沿着河向下游走,从别的地方渡河去。

    而我们离开后,那几个达贼过了河也就回高家堡去了,没有必要冒着死伤危险与我们厮杀。”

    孙敬时常在山陕往来,对道路比较熟悉,疑惑道:“并非处处都是道路桥梁,我看通往南边腹里的道路就这么一条,连通道路的桥梁也许就这么一座,往下游走未必能过河。”

    方应物承认孙敬说的有道理,这年头交通不像后世那么达,几十里河面只有一座桥并不稀奇。

    但他仍胸有成竹的说:“不妨,若下游不能过河,我们再折返回来。那时候达贼大约早已走远了,我们还能在此过河。

    所以归根结底,他们已经是孤军深入了,不可能继续退让,还是我们主动退避三舍,让他们先走的好。俗语云,穷寇莫逼,小心狗急跳墙。”

    牛校尉猛然一拍车沿,“方秀才所言有理,我们照做!”

    但旁边的马校尉苦笑几声,“今日方秀才次次都有理,但哪次说中了?难道不信邪,这次还照做?”

    方应物轻哼一声,“那我还有个主意。那几个达贼距离稍远,并不靠近桥面,如此我们全部集于一侧,以马匹和车辆为掩护,慢慢的过桥去。

    等过了桥就迅沿河往下游走,远离此处。这就等于赌他们也想放我们走人,不会冲上前来厮杀如何?”

    牛马二校尉一头冷汗,让他们迎着达贼向前过河,很考验人品和胆量。

    方应物嘿嘿笑道:“要么在这边沿河往下游走,要么就过河去。左右就这两种法子。二选一,我不做主,你们选一个好了!”

    马校尉与牛校尉对视一眼,无奈道:“还是从这边走得好。”

    定了主意,一干人便以车马为掩护,弯着腰牵马缓缓前行。一边警惕对岸达贼,一边向下游方向而去。

    这次方应物的推测没有落空,那些达贼果然只在河对岸兜圈子,并没有追杀之意。

    直到看不见达贼人影了,众人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驾马的驾马,上车的上车,继续全向下游去。

    这次运气委实不错,走了十几里路后,又现了一座木桥,方应物等人便从这里过了河。

    只是如此一来,距离榆林和边墙更远了,等于是绕了一个更大的圈子。但与生命安全相比。多绕一两百里路,实在不算什么了。

    西北人烟比内地稀少得多,而方应物和孙敬都不敢在城堡之外的地方过夜。于是当晚没有在野外露宿,两辆车都连夜赶路,偶尔休息打盹片刻而已。

    在路上,方应物又找孙小娘子搭起话来,不住的称赞孙小娘子是世间罕见的红粉英雄。

    孙小娘子被方应物夸得脸皮受不住,无奈道:“一点都不稀罕,刚才你不也见了个别家女子骑马射箭?”

    方应物十分奇怪。“什么时候见到的?”

    “几个达贼里,胯下马匹被奴家射伤的那个,其实就是女子。她头盔都掉了,你还没现么?”

    方应物讶异道:“果真如此?我还真没有注意到。”

    “不骗你,我看的清清楚楚。肯定是女人。”

    方应物想了想,一来当时他震惊于孙小娘子神射功夫,只顾得看孙小娘子了;

    二来那几个达贼都是全身皮甲,露出的脸部皮肤都比较粗糙,远远看去,若非细心分辨外加眼神好,谁能看得出男女?

    这女达贼肯定不是平常人。难怪她的马受伤疯后,另外几个达贼紧紧去追赶,对另一个落马达贼不管不顾。

    不过她这行径也真够奇怪的,好好的女人家当什么侦骑。现如今北虏还不至于缺男人到如此地步罢

    方应物突然闪过一丝念头,根据他的历史知识,当前在河套附近盘踞的几个北虏部落里,有一个是名义上的蒙古大汗满都鲁。

    这次来高家堡寇边的达贼。没准就是满都鲁大汗。满都鲁此人在史上不算出名,但他的一个夫人却很有名。史书上称为满都海。

    这位满都海夫人能征善战、能骑善射,屡屡亲临战阵。最有意思的是一年后满都鲁去世,她却嫁给了自己的侄孙子难道刚才遇到的就是她?

    方应物有点后悔,若真如此,刚才就该想办法搏一把,不管杀了她还是俘虏她,都是不可多得巨大功劳!

    不过现在想起这些,没什么用了,历史很奇妙,自己却错过了改变历史的机会。

    一口气行了将近两百里路,到了次日傍晚,方应物沿着道路望见前面人烟稠密,并建有堡垒,又看了看地图,他大喜道:“进入米脂县了,今晚可以安睡矣!”

    孙敬去找路旁行人打听了几句,回来道:“前面乃是米脂县银川驿,想必附近店家多,去投宿便是。”

    牛校尉很大气的说:“不必另找店家,我们押得是钦犯,去驿站住就是。只是想要吃好的,就需自己掏银子了。”

    住进驿站,当然比住野店安全系数高,孙敬拱了拱手,“小的要随两位军爷沾光了。”

    以牛、马二校尉押送方应物这种差事,是不能享受传乘驰驿的,也不能享受驿站供奉。

    但好歹是天子亲自下诏配的人物,在沿路驿站安排一两间屋子住宿,并管两顿稀饭还是没问题的。

    闲话不提,却说进了驿站后亮出凭证,自有一名老驿卒带着方应物一行向内院走去。

    孙敬很老江湖的与驿卒拉家常,“老人家原来姓李,不知道是那一支”

    方应物从刚才起就觉得米脂县银川驿很耳熟,这时候忽然想起什么,高声问那驿卒道:“老人家可是本县李家站人?”

    老驿卒转头瞪大了眼,不能置信道:“确是如此,小先生莫非能掐会算?”

    牛马二校尉齐齐侧目,这两天方秀才铁口直断上瘾了吗?这次又开始算别人的来历,好像还真让他算中了

    方应物心情极其奇特,如果历史正常展下去,一百五十年后,米脂县银川驿有个李鸿基或者李自成的小伙儿被裁撤下岗了,然后

    李自成的祖籍就是米脂县李家站,这位老驿卒姓李,也是李家站人,莫非是李自成的祖宗?

    想至此,方应物不由得心里暗叹一句:“历史真奇妙”。

    可惜别人是无法体会到方秀才先知心境的,只能看到方秀才盯着老驿卒半晌不动,似乎还目露凶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