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君臣父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君臣父子

    听到与父亲有关,方应物猜测,父亲的事情大概要出最后结果了。而在这边,关于姚先生的事情,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不必一定守在这里等结局。

    于是方应物连忙告辞了于掌柜,离开忠义书坊,在胡同口雇了轿子,急急向会馆而去。到了会馆,便看到有一名锦衣卫校尉在前厅等候,黄掌柜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陪着说话。

    这校尉似乎认得方应物,见方应物进了厅堂,就转身对方应物道:“你是方秀才?”

    “正是在下。”方应物见礼道。

    “明日皇上遣人至诏狱向你父子话,所以要召你过去。”

    一切都清清楚楚了,又问什么话?方应物有点捉摸不透,这相当于平白多了一道程序。

    刘大学士审问过后,关于父亲的奏疏已经进呈上去,这事也必须要到了要出结果的时候。

    有“自作孽不可活”几句“忏悔”,究竟放不放人,是官复原职还是贬谪外地,天子任凭心意批几个字就行了,怎的又派人来问话?

    但圣心莫测,随便怎么揣度,也只能接受。方应物对校尉说;“明日清早,在下便去候着。”

    一夜话,到了次日,方应物一大早便去了锦衣卫衙署,就在大门门廊下等候。

    没过多久,却见父亲也被从牢中提了出来,依旧是破损的官袍,忧郁的气质,以及那英俊到不像话的脸面线条。

    父亲可是“重犯”,身边被锦衣卫官校围得紧紧,生怕他跑掉。方应物也没机会凑到父亲跟前去,只能用眼神表示拜见了。

    大门门廊下静悄悄的人说话,不知过了多久。远远看到有一顶四抬大轿出现在胡同口。同时还有若干小内监前后左右的服侍着,一路小跑簇拥着轿子到了锦衣卫衙署大门外才停下。

    有小内监掀开帘子,有小内监对着轿子门伸出胳膊去充当扶手。此时从轿中出来一位身材瘦高的人,只见得他身穿大红过监蟒袍煞是威风,下巴光洁,帽檐下露出的鬓角呈现花白,脸型较长但不突兀。

    方应物抬头看了几眼,心里猜测起这位大太监的身份。从着蟒袍派头和代替天子问话的资格看,此人不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覃昌。

    前文也介绍过。天子直接向外传话问话时,一般都是怀恩或者覃昌出面。

    这是天使,必须要大礼参拜。锦衣卫指挥使袁彬率众行礼过后,这大太监很有亲和度的挥挥手道:“诸君拜过陛下就可以了,起来回话。”

    袁指挥起身后。招呼了一声,“覃太监请入内。”

    原来是覃昌,听到覃太监几个字,方应物心里就确定了。

    覃昌摆摆手道:“贵衙署我就不进去了,免得冲撞了袁指挥的威仪,就在这里问。”

    方清之和方应物父子二人便一起被推到前方,覃昌扫视过两人。神色渐渐肃穆起来,不苟言笑道:“老奴代圣主问尔等几句话。”

    正式点出了天子,方清之和方应物听到这话,又只好跪下等候。

    覃昌声气中正平和的问道:“方清之。你亲口说说,你对自己被幽禁诏狱之事如何看待?”

    听到天使直接问起父亲的心情,方应物有点发慌。这种诛心的问题最不好回答了,稍有不测就会被误解。特别对父亲这种正直人。

    何况这等于是天子直接问话,所有回答也将直接传到天子耳朵里。连个转圜和文饰的余地也没有。

    又想起父亲上次那死活不肯写悔过书的伟光正态度,方应物心急如焚。他忍不住扭头去看父亲,只见他老人家剑眉紧锁,正在沉思,但神色却依旧坚毅

    坚毅个屁!这时候还不服软,绝对找死!方应物已经忍受不了煎熬,出声道:“父子连心,学生有话说!”他打算替父亲将这场问话糊弄过去。

    覃昌瞥了一眼,呵斥道:“还没有问到你,再敢擅自开口就掌嘴侍候!”

    方清之却转过身子,庄重的朝着皇宫方向三叩九拜,这吸引了众人目光。

    而后方清之才对覃昌太监道:“夫父母之于子,教而弗率,怒而笞之,所以行其爱子之心也。皇上可比群臣之父母,臣陷牢狱,亦似父母怒笞之爱也。”

    覃昌点点头,追问道:“你心中作何想?”

    方清之加坚定的答道:“君之于臣,犹父母之于子也。人子有过,为之父母者,未尝不而刑教之。其刑教之时,凄然不忍于心也。

    既刑教之后,然不哀于爱也,慈父不弃有过之子,仁君亦不弃有过之臣,臣下敢有何他想哉!”

    别人还好,但方应物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旁边此人是自己父亲。真没看出来啊,父亲居然有如此卓越的马屁天赋!绝对是天赋异禀!

    将皇上比作父母,将自己下牢狱比作被父母惩戒这、这、这,反正他方应物是万万说不出这种肉麻话的!

    方应物本来最担心的是

    ,父亲头脑一发热,继续自诩忠良,切责天子滥捕大臣是昏庸道,最后他老人不但不认错,反而还要天子去改过。

    若是那样就彻底玩完了,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但方应物却没想到父亲这样答话,而且神情如此庄重,态度如此诚恳,言辞如此衷心。任是谁看,也觉得他是发自内心的。

    这不完全是马屁啊,方应物突然醒悟到——论语云,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纲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

    方应物自从穿越以来,自认模仿古人言行很像,从未被别人看出过什么差错,但今天终于认识到,他也就是套了个古人的皮而已。

    他心里一边批判,这真是腐朽落后的封建王朝君父观念。是绝对不人权、自由、平等的!

    一边又想道,在当前这个状态下,父亲将皇上比为父母,把君臣冲突比喻为父母打儿子,那真没有好的回答了。能不能感动皇上不好说,但任是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一时之间,脑海中两种念头激烈的交汇,方应物感到自己有点精神分裂症状了。

    强行按下自己的哲思,方应物感慨万分。不愧是平常小问题多多。但一到关键场面就能闪光的父亲大人。

    虽然他老人家生活一塌糊涂,但到了考秀才、考举人、考进士、馆选时,从来不含糊。

    而自己这儿子还不至于被坑到死,每每欲仙欲死的时候,都能喘上几口气。长叹一声活着真好。

    覃昌问完方清之,又把脸朝向方应物:“你三番五次上书,要提代父坐牢,替父顶罪,这是你自己所想么?”

    父亲都没泄气,会说话的方应物当然不会捅出篓子,朗声答道:“父业子当承。父报国以忠,子继之以孝。父亲遭不适,为人子者感同身受,自当恨不能以身相代!”

    覃昌闻言叹息道:“不愧忠臣孝子。”到此问话便结束了。覃昌不再说什么,径自上了轿子,回宫奏报去。

    方清之继续被押回诏狱坐牢,指挥使袁彬对着方应物拱拱手道:“恭喜方秀才。令尊只怕要出狱了。”

    方应物连忙还礼,“多谢袁大人吉言。”

    离开锦衣卫衙署。方应物还是有点后怕,他找了间路边茶铺,坐下静静心。这应该是最后一关了罢,甚是凶险,不过可算熬过去了,下面就等着诏书了。

    当夜却有姚先生来到浙江会馆,向方应物表示最高的谢意。不但要请方应物出去吃酒,还带了五十两纹银作为谢礼,但都被方应物严词拒绝了。

    现如今他满心思都在决定父子命运的诏书上,没心情想别的,所以将姚先生劝了回去。

    姚谦只能再次长叹道:“急公好义,不收谢礼,方公子真乃古仁人也!”

    又过了一天,有锦衣卫官校飞奔到会馆,对方应物道:“诏书到了!你速速去本卫衙署,和令尊一起接旨!”

    方应物立刻起身雇了轿子,加了价钱,一路小跑着来到皇城南方的锦衣卫衙署。

    诏书直接从宫中发到锦衣卫,由袁指挥宣读。方清之又从牢狱中被提了出来,方应物也再次和父亲一同跪拜。

    袁指挥咳嗽一声,开始宣读。开头可以忽略,前半段骈文也可以忽略,方应物知道,重头戏在后面几句。

    片刻后,终于听到了“继续为庶常吉士学习”一句!一刹那间,狂喜充满了方应物的心胸,这简直是最好的结果了!

    本来他都做好了父亲被发配地方的命运,但却还能继续当宰相候选,这如何不喜人?

    看来父亲前日的一番衷心表白,真的打动了天子的心!不愧是只有关键时刻才能不掉链子的父亲!

    今后父亲充当参天大树,而自己可以一边读书学习一边在背后出谋划策!父子联手,打出一片好前程指日可待!

    几个呼吸之间,方应物就已经为父亲规划好了未来。三年后进翰林,五年后入东宫教习,十年后当侍郎,十五年后当尚书,二十年后入阁

    按下方应物浮想联翩不提,诏书仍然未完,袁指挥继续宣读道:“方清之本有诽谤君父、诋毁大臣之嫌,本该发边镇苦役,虽加恩宽免,但仍罪责难逃。

    今有其子方应物愿以身相替,朕不免成全孝子之心,以方应物代父顶罪,罚至延绥边镇服役,期满而归。”

    方应物很大不敬的猛然抬头,头脑一片空白,望着圣旨呆住了。

    延绥镇,又称榆林镇,九边重镇之一(此时还没有九边。位于后世老革命根据地延安府之北也,是当前蒙古鞑靼人与中原王朝拉锯的最前线。

    父亲保住了,但却让他这大孝子代替父亲去黄土高坡服役顶罪?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有点刺激

    方应物又自我怀疑起来,自己猛烈宣传方家忠臣孝子是不是有点鼓吹的过火了?

    ps:从今天开始补,目前还差上月加本月共十一章,来几张月票加油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