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求种(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求种(求月票!)

    被万通暴风骤雨般数落的三个人里,最无辜的人是公事公办的尚铭,最气恼的人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袁指挥,最哭笑不得的就是方应物了。

    在方应物眼里,万通万大人姐姐是最受宠的皇贵妃,其本人又是从三品锦衣卫指挥同知,目前无论如何也比方家混得好。

    但万通却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自己是“满门清贵”所以“瞧不起他”,这清是够清的,贵字从何说起?

    他方家不过是今年才出了个进士和秀才,刚刚摆脱贫下中农身份,曾几何时也能被人眼红为“满门清贵”了?

    一方面,与自己父亲身为庶吉士有关系;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自己想方设法的拼命鼓吹宣传父亲和自己忠孝传家,因而收到了效果?

    不过方应物也算是切身感受到了,一个翰林院庶吉士在朝廷文武心目中是什么地位。士林华选不是吹的,连万通都有几分隐隐自卑。

    却说万通对着三人肆意泄一通,转身走了。袁指挥和尚公公瞪着他的背影,无言以对。

    万通叫嚣半天,两个大人物都不话,低调半天的方应物更不会出头。他很清醒,这是别人之间的战争,他越活跃越当炮灰,低调本分些才是保身之道。

    既然如此,也不能白白替袁彬当炮灰,方应物便转头对袁大人苦笑几声,“袁大人,今日在下听从了你的劝告,澄明了事态真相,但好像却招惹了万指挥,倒叫在下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我照你的吩咐去做了,却惹上了不该惹的,所以你老人家欠我的人情了。这个世界上,金钱容易还,看不见摸不着的人情最难还。

    袁彬冷哼一声,“没看出你有什么不好的,那万通现在正自鸣得意,舒畅的很。只怕回头便把你忘了,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这样子,已经是你最好的结果了。”

    方应物细细一想,说的是有几分道理。

    不错,如果因为自己中途变卦的原因,让万通倒了霉,他心里大概会很不爽,肯定要深深记恨自己。下面就不知道会遭遇什么了,这对自己而言不是好事。

    但现在,万通把他们几个都耍了,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连带自己反应都在算计之内。

    在算计成功后心里快意之下,人就会大度的多。所以那万通只怕对自己也就没有多大的怨恨了,只将自己当个不明形势的可怜虫。

    方应物想来想去,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也不坏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句古话还是颇有几分道理的。

    既不得罪这边,又尽可能不被那边深深记恨,确实如同袁彬所言,已经是所能求到的最好结果了。

    方应物心里暗暗叹道,这袁指挥不愧是人老成精,年纪大了却不糊涂,几句话就把自己求人情的企图堵了回来,好像成了他不欠自己人情,自己反而欠他似的。

    此人被万通摆了一道,看来也是太过于轻视万通的原因,否则绝不至于此。

    方应物和袁指挥打机锋时,尚铭尚公公没有说话,一直目送万通出去。最后收回目光,长叹口气对袁指挥说:“今晚在宅中设下便宴,还请袁大人赏光。”

    袁彬略一思索,点头道:“厂公有邀,敢不从命。”

    一个是锦衣卫指挥使,一个是东厂提督,两大传统势力巨头面对新贵万通的挑战,要聚会共商对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方应物自忖与他们相比,不过还是个小蚂蚁,只怕连同仇敌忾的资格都没有。今天能适逢其会,也是被几只大手拨动的原因,而不是自己本身有什么优势。

    所以他主动拱拱手行礼道:“在下告辞了。”但尚铭却抬手道:“慢!方秀才一起去。”

    方应物很是吃惊,这尚铭居然也邀请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要知道,司礼监加内阁这种体系成形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地位约对等于辅,司礼监秉笔太监地位约对等于其他阁臣大学士。

    尚铭身份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地位上是与刘棉花这样大学士相当的。

    他方应物对尚铭而言,实在没有什么用处,连混的圈子都不是一个圈子,请自己过去除了浪费粮食还能干嘛?再说这尚铭敛财的名声很响亮,还是敬而远之罢。

    尚铭见方应物不答话,嘿然一笑道:“怎么?方秀才瞧不起那万通,也瞧不起咱家?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

    尚公公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方应物还能拒绝么?也只能答应道:“在下敢不从命。”他心里猜测道,莫非还是因为父亲的庶吉士面子?

    国朝那些当红的大太监,都在宫外购置有宅院。更夸张的是,有的甚至娶妻养子。尚铭的宅子就在东安门外不远的地方,与东厂衙署确实来去方便。

    气派!豪华!这就是方应物对这里的最大印象,不愧是以搜刮富翁著称的东厂提督尚公公!

    在一处面积不大却很高敞的厅堂中,十分奢华的堆满了冰盆,方应物一进去就感到凉气扑面,真是盛夏季节最难得的享受。

    摆了三处席位,尚铭作为主人居中,袁指挥次席,方应物位置就落到了最下。

    尚铭挥了挥手,招呼仆役上酒上菜。不过酒菜还没到时,却先进来了几个女人,莺莺燕燕花枝招展的拥了进来。

    这些女人穿的都极少,轻薄透亮,几乎能看透里面的亵衣,近乎半裸。这叫热血少年方应物眼花缭乱,当然厅中三人也只有方应物能热血沸腾了。

    正好一席两个,香风环绕,左右喂酒,左拥右抱也是可以的。尚铭哈哈一笑,“在府中养了些庸俗脂粉,见笑见笑。”

    真是**到需要批判的生活啊,方应物不禁感慨万分,尚公公这太监当着外人不忌讳女人吗?

    席间谈话闲聊,方应物很惊讶的现,相比较之下,他居然与尚铭更能谈得来,与袁指挥反而话不多。惊讶过后,他想起了内书房的故事。

    大内有个内书房,用翰林作教习,专供小太监读书。从内书房出来的优秀太监才在宫中出人头地,宫中那些有名的大太监才学几乎不比外朝文臣差,不然凭什么和读书读成精的文官斗法?

    特别是司礼监,一般必须要内书房出身的,就像内阁必须要翰林出身一样。尚铭挂着司礼监秉笔太监的职位,莫非他也是在内书房读过书的精英太监?

    方应物隐隐有所悟,若是如此,尚铭能与自己这样文人谈书论典,倒也不奇怪了。袁指挥是锦衣卫武官世家,文才上真不如尚铭这种大太监,与自己共同语言反而更少。

    酒过三巡,袁指挥起身致歉,去外面更衣了,厅中便留下了尚铭与方应物单独说话。

    此时尚铭忽然指着方应物身边的女子,问道:“芙蓉如面柳如眉,方秀才以为美人如何?如果觉得还可,让你尝尝也无妨。”

    这是什么意思?方应物莫名其妙,难道也要学万通那样,用美色拉拢自己?这招也太庸俗老套了

    “厂公说笑了,美人虽好,在下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尚铭放下手中象牙筷子,叹道:“我年过四旬,膝下无子,但此身已残,只能另想别法了。想来想去,过继一个现成的,哪有自己养一个更贴心?”

    方应物疑惑道:“厂公之意莫非是想收养幼儿么?”

    尚铭意味深长的笑道:“我府中姬妾数十,为何就不能生出一个?”

    方应物先为姬妾数十这个数字震撼了一下,想起“暴殄天物”这个词其后方应物还想问一句:姬妾数十有何用处,你厂公怎么去生?

    尚铭仿佛知道方应物心中所想,“方秀才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其实很简单,借种生子就可以!”

    借种!?方应物目瞪口呆,这尚公公理念倒是很先进。找外面男人在自家女人肚子里种下种子,然后等着生出来就算自己儿女?

    尚铭霸气十足道:“我府中如此多美人,环肥燕瘦应有尽有。无论请谁来布种,不怕找不到合心的美人!但是我想找个合意的不容易。”

    方应物心里泛起一抹阴影,尚公公今天请自己这卑微的小蚂蚁过来,莫非就是想要将自己当成配种的种马?

    不是他自恋,他确实有这个本钱在外人眼里,他好歹也是不可多得的才貌双全少年神童一枚,具有很优秀的基因。

    但他能答应这种侮辱人格的事情么!读书人有读书人的骄傲和骨气,岂能当上门配种的种马,这是坚决不能从的!

    方应物心里的抗争十分激烈时,果然听到尚铭狐狸露出了尾巴,“今日请方秀才你前来,便是为得此事。念在我即将老去,却仍后续无人,实在有愧祖宗的份上,不要拒绝。”

    方应物当即正色道:“厂公也是读书之人,应当知道士子有士气。在下虽不才,但也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尚铭哈哈几声,“方秀才你误会了!我不是请你,是要借用你那个仆从!”

    “仆从?哪个仆从?”方应物再次愣住问道。

    “就是勇武有力、以一敌五的那位壮士。”尚铭笑眯眯道:“我就看上了他。当然方秀才你若有意,我也给你机会,我不嫌多、”

    旁边陪酒女子捂嘴“咯咯”的笑起来,对方应物连抛了几个媚眼。

    方应物脸色微微红,有点窘迫。敢情尚铭相中的是方应石,而不是他,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

    可这尚公公,到底是怎么想的?方应物现自己莫名其妙的不服气,自己除了力气身高,哪点不如方应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