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相是不重要的!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相是不重要的!

    有了“自作孽不可活”等字样,今天的审问总算是结束了.刘棉花大学士可以理直气壮的向天子奏明:方清之自述“自作孽不可活”,似有悔意。这就足够了,成化天子毕竟不是狠辣人物,不会非要斩草除根。

    方应物轻轻松了口气,自己这个亲爹,可真不叫人省心,若没了自己帮忙穿插迂回,他会变成什么下场?

    随后方应物可顾不上考虑父亲下一步如何了,只要能出狱,怎么都好说。现在他主要考虑的是自己的选择,明天去了东厂后,在袁指挥和万通面前怎么答话?

    万通是万贵妃的弟弟,但袁指挥也不是善茬。这袁指挥今天透露出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他和怀恩是一伙的。

    袁指挥的面子,方应物可以不管,有功也是前朝的,何况年纪都要入土了;但袁指挥受怀恩所支持的话,那就不能不考虑了。

    说良心话,别看成化朝有无数得志小人冒出来,万通这样的人就有十几号,太监汪芷、方士李孜省、太后周家之流更是猖狂到没边。

    得罪他们后或许不会好受,但真要论起最不能得罪的人,那还是深居内宫很少在宫外抛头露面的怀恩太监。

    得罪别家小人,若倒霉可能只是一时,过十年换了皇帝,革新气象后又成一条好汉。

    而得罪怀恩,可能不会倒霉,因为怀恩毕竟人品正直。但假如运气不好倒了霉,那可就是铁定倒一辈子霉了,谁也不能肯定自己一定就是运气好的。

    不提怀恩本身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最要命的是,怀恩可是被当今太子、未来的孝宗皇帝几乎当干爹看的

    所以方应物心里的天平自然而然就倾斜了。

    如果说到京城以来,自己最不幸的是什么。那就是被万通这个暴发户纠缠上了。偏偏自己当时为了父亲,虽然心里不大瞧得起他,但也不得不虚以委蛇。

    明天去了东厂,只怕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东厂顾名思义,位于皇城之东的东安门。东厂是干什么的,上到八十老叟,下到十岁小儿,可以说人人皆知,所以也不必赘述。

    次日一大早。方应物出发,到了东厂衙门外。亏得这次东厂任务是是查问明白,而不是审问,否则东厂说不定早把方应物抓过去当嫌疑犯对待了。

    在门口对凶神恶煞的东厂番子报上姓名来历,自有人领了他向里面去。过了大门却看到一座奇怪的牌坊,上书四个大字“百世流芳”。

    方应物对此牌坊无语,过了二门又继续走,果然看到了大堂旁边传说中的岳飞庙,继续无语。

    方应物在檐下等待时,却见到了老对手,也就是那天斗殴时锦衣卫一方五人的校尉首领。后来听说姓杨。

    果然无论在任何场合,地位越低的人来的越早。两人知道周边肯定有人监视,所以都不发一言,默默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万通和袁彬前后脚来到东厂,进了大堂分左右坐定。又不知过了多久,东厂提督尚铭也出现了,在当中主座上坐定。

    这时候方应物和杨校尉才进了大堂。杨校尉跪下磕头见礼,方应物只是作揖而已。

    这尚铭矮矮敦敦。保养很好。如果穿一身缎子袍出去,必然被人当成没有胡须的富家翁看待,谁也不会想到他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提督这等大人物。

    尚铭笑道:“皇爷叫我将前阵子锦衣卫衙署外,锦衣卫官校殴打孝子的事情查访明白。这点小事也能惊动到皇爷了,我真想不明白。”

    万通抢过话头道:“本来就是小事一桩,杨校尉是本官亲信不假。却偏偏有人捏造说本官残害忠良,我看都是无事生非,瞧本官不顺眼!”

    真是从市井蹿起的暴发户!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的想道。他这些话,什么亲信、不顺眼的,哪能如此不含蓄、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尚铭面上故作为难道:“不过我倒是为难的很,锦衣卫的事情也不是我方便管的。所以今天便将两位大人,以及当事人都叫了过来,当面说个清楚明白,然后我也好回奏皇爷去。”

    看众人都沉默不语,尚铭催促道:“谁先说说?”还是没有人答话,尚铭便点名道:“杨校尉,你来说。”

    那杨校尉上前一步,很坚定的说:“当时胡同狭窄,我们人数又密集,故而擦身而过时因为碰撞而起了口角,所以与方家仆役斗殴一场。”

    “呵呵,原来是口角纠纷么。”尚铭点点头,又问方应物道:“方秀才,你说实情是不是如此样子?”

    按照万通事先的委托,方应物此时应该上前说一句“确实如此,因为口角而与对方起了纠纷,然后对方与我家仆役动起手来”。

    然后事情到此水落石出,圆满结束。

    在袁指挥和万通两道目光注视下,方应物很谨慎的措辞道:“学生当时只是走到胡同里,便有人迎面而来,围殴学生。”

    袁指挥和万通脸色各不相同,尚铭倒是完全中立,又追问道:“情况就是这样?”

    “确实如此。”

    尚铭又看了眼因为方应物这个意外,而略显惊慌的杨校尉,“你和方秀才说法不尽相同,这又是何缘故?”

    杨校尉只是个武夫,不善言辞,一时间讷讷不能语。

    尚铭看他这样,头痛的揉了揉额头,“方秀才去锦衣卫衙署,为的是牢前尽孝,再说人数少于对方,又是读书人,按理说不会主动去与锦衣卫官校挑衅斗殴,所以”

    他说到这里,故意拖长了声调,后来干脆就停顿了,眼睛只去看万通万指挥,想看万通如何出面解释。

    方才万通自己嘴上没把门的,说过杨校尉是他的亲信,现在给他个机会。令尚公公奇怪的是,万通一言不发,好像是被方应物打击到了,这个骄狂的人大概还不能相信方应物对他的背弃罢。

    袁指挥却发了话,对尚铭道:“尚太监所言极是,道理就是如此,只是不明白杨校尉为何要主动与方秀才一方斗殴。”

    尚公公笑道,“查清真相奏明皇爷便可以了,内里是非对错不重要,查出来也没甚意思。”

    袁指挥也不说话了。他看得出来,万通和方秀才之前演的那场戏,恐怕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勾引别人弹劾他残害忠良,然后让方应物这事主出面否认,那么弹劾他的人就难免背上陷害国戚的名头。

    还算自己机智,通过方清之把方应物这事主拉拢了过来,那就真坐实了万通手下亲信去围攻忠良的名头,也算是万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罢。

    能让尚公公问出真相就不错了,想让他进一步往下挖,那除非天子亲自下诏,否则尚公公怎么会主动招惹麻烦。

    如此尚铭便一锤定音道:“所以这次斗殴,就是杨校尉等人在衙署外胡同里,蓄意围殴方秀才主仆二人,怎奈对方义仆忠勇救主,所以反遭败阵——我便如此向天子进奏了。”

    旁边有书吏记录,尚铭说过的话,他笔走龙蛇写了下来。尚公公看了看,点头道:“拿去盖了东厂关防,密封送大内!”

    尚公公可不是急性子,但他知道夜长梦多事不宜迟,这件事早点完结最好。

    既然万通都不说话了,那就这么定下,反正万通最多也就挨一顿训斥。有他那贵妃姐姐在,就他这市井半瓶子醋水平未必能上升,但倒台也不容易。

    书吏飞快的拿着文书出去了,不多时,便回来禀报道:“已经密封并加急送往宫中。”

    尚铭感到松快的说:“诸位,今日事毕,就此散了罢?”

    袁指挥起身要走,方应物也转身要走,但是万指挥坐在椅子上,忽然前仰后合,爆发出大笑。

    “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回荡在东厂大堂中,若是别人如此喧哗,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尚铭和袁指挥惊疑不定,这万通怎么忽然如此,莫非像失心疯了?为这点小事值当么?

    趁着他停住笑声,尚铭忍不住问道:“方指挥为何发笑?”

    万通指指点点的说:“笑你们不识天时尔!”

    尚铭暗骂一句“丑人多怪”,又问道:“万指挥这又是何意?”

    万通对着西边拱了拱手,“本官已经向陛下奏报过此事,说此事就是我与方秀才之间的事,共同演了一场戏,只不过出了意外,所以引起了风波。

    但为了息事宁人,所以我又与方秀才对好口径,意图消弭事端,不会再惹起多余的麻烦。而陛下说,很好,知道了。”

    尚铭和袁指挥对成化天子都算熟悉,听到这里,两人脸色齐齐微变。天子是个怕麻烦的主,崇尚一团和气,他的准则就是谁挑事就收拾谁

    万通又是哈哈大笑,“本官对天子说了这是我和方秀才之间的事情,我想要息事宁人。而你们这些外人不依不饶,咄咄逼人,连方秀才都拉拢过去共同对付我,让我难以招架,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可怜?

    本来很简单就能平息的事情,你们一定要搞大,你们赢了这场官司又如何?你失去的是帝心!

    陛下才不关心过程如何、谁先动手,真相并不重要!陛下心里只有是非好恶,本官为是,你们为非!”

    ps:148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