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1430票加更)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1430票加更)

    方清之被押下去写悔过书,锦衣卫大堂中安静下来,主审刘大学士和陪审袁指挥都在默默喝茶。

    方应物站在角落里,盯着袁指挥,神态不满,但也不好有shime举动。

    这位老人家大约是当朝文武百官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了,很少有像他这样七十七八岁了还奋斗在第一线的,堪称是活化石级别的存在。

    不过正应了人老成精这句话,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就叫ziji失去了大半的选择权”“小说章节更新最快。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他这也算帮ziji下决心?

    shi奸不知过去多久,有校尉匆匆走上大堂,手持稿纸,这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正老神在在的刘吉问道:“可曾写了?”

    那校尉呈出稿纸,众人却见上面写了《论语》之卫灵公篇。全篇没甚好说的,但却有一句子曰,仁人志士,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

    看得方应物直满头冒汗,这都shimeshihou了,父亲大人你还玩这种把戏,不怕让天子看到了,真叫你成仁么!

    袁指挥长长叹了一口气,闭口不言。但刘大学士却冷哼一声,拍案道:“让他继续写!”

    又不知过了多久,校尉再次上堂,手里又持有新的稿纸。呈开给众人看去,只见得上面默写了《孟子》之告子上篇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方应物心里越来越急,在这么下去。就是玩火了,就是刷声望刷爆了。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好不rongyi有这么一次机会,难道父亲真是豁出去不要命了么。虽然今上不习惯杀人,但将大臣发配到岭南云贵眼不见心不烦却是稀松平常的!

    亦或难道真打算在诏狱里刷一辈子名望么!要zhidào,不能变现的名望毫无用处,后世的海瑞名声超高也变现为应天巡抚了!其他如同海瑞的人还有很多,但又有谁zhidào?

    刘吉也感到骑虎难下,他本来的打算就是要借着救方清之的机会,挽救一下ziji的名声。

    但这方清之完全不配合,不但叫他徒呼奈何,而且与ziji这个主审产生强烈对比。反而更要让他尴尬了!

    在刘棉花心里,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方清之可以不承认ziji错了,可以不批评是陛下错了。他只要写一份谢恩疏,感谢陛下宽大处理,此事就能这么揭过去了。人一辈子,这种谢恩表章谁不写个十篇八篇的?

    但方清之怎么连这个折中办法都想不到?换成他儿子方应物在牢里,肯定早就想到这个法子了。

    刘大学士恨不能亲自提笔,替方清之写一篇悔过。然后皆大欢喜。但pángbiān有袁指挥看着,他实在不敢造假欺君。

    shi奸yidiǎnyidiǎn过去,刘吉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日头。难道今天就只能如此了?但应该怎样向天子回奏?莫非在奏疏里写“方清之想成仁取义”么?

    若是这么写了,只怕他顷刻之间就要被全天下士子口水喷死。以他的脸皮厚度也承受不住。

    刘大学士产生了深深的懊悔,ziji当初就不该动这个救人自清的念头,以后再做这种事。一定要看准了人才动手。

    方应物忽然站了出来,“阁老在上。今日不早了,晚生可否请父亲写一篇文字?”

    以刘大学士对方应物的了解。zhidào他必定有主意了,满怀希望的说:“你想写shime?”

    “烦请校尉传话,就说为人子者,最近读书读到《孟子》之公孙丑上,既然父亲默写经义养浩然正气,便请父亲为儿子书写此篇!”

    听到方应物还是请写孟子,期望值很高的刘大学士陡然跌入了谷底。

    他还以为方应物想出法子劝方清之妥协一下,结果居然还是请方清之写经义。现在写这些有shime用?四书五经,圣人教诲,在天牢是没用的!

    那校尉看了看方应物,又看向主审官,等待吩咐。刘吉无力的挥了挥手,“去吧,zuoyou都yijing写过两篇了,也不差这一篇。”

    刘大学士yijing考虑今天怎么收尾了,又决定还是再拖几日。审问又没说要审几天,拖一日算一日,说不定方清之忽然就开了窍。

    正想着时,校尉又手持稿纸上了堂,呈开后看了看开头,果然是《孟子》之《告子上》这篇。

    这方清之还真是冥顽不灵,刘大学士没兴趣再看下去了,四书五经他都滚瓜烂熟于心,用不着看方清之后面怎么写。

    刘吉满怀气恼的拍了案,正要宣布退堂,却见方应物看着稿纸道:“家父似有后悔之意了!”

    刘大学士和袁指挥都齐齐一愣,不mingbái方应物想说shime。

    方应物找到句子,指着说:“此篇中有: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这还不能说明家父有自思悔过么?”

    刘吉和袁指挥目光都随着方应物手指头,落到了“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句上面。

    这句话出自《尚书》,在这里是被孟子引用。但这都不要紧,关键是方清之亲笔写下了这句话!

    ruguo一个牢中犯人写下了“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那倒是可以解读成该人犯有后悔之意罢

    刘大学士忍不住出声,赞道:“妙!”也不zhidào是赞叹方清之写的妙,还是方应物的主意妙,

    至少他心里是越来越欣赏方应物了。既会刷名声,又可以不留痕迹的变通,这种天赋殊为难得,他ziji身上都méiyou。

    不然他这堂堂大学士,也不至于落到计划靠着营救方家父子来挽回名誉的地步。

    赞完之后,刘吉又问道:“袁大人,你看如何?”虽然他是主审,但陪审的意见也要尊重,何况这陪审是锦衣卫指挥使,有事可以直接密疏奏君的。

    袁指挥看了片刻,却méiyou与刘吉说话,转头对方应物道:“宫中怀恩太监嘱咐过本官,请我保全忠良,为朝廷维存一分正气,本官自然不会阻碍令尊出狱。”

    刘吉讶然,不mingbái袁指挥郑重其事对方应物说这番话是何意思。

    但方应物却mingbái了两重含义:一是本指挥使这次放了你父亲一马,你总要有所回报;二是本指挥使也不是méiyou人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是本指挥使的老相识。他也算是救助你父亲的恩人,明天在东厂你看着办。

    方应物心知肚明的对袁指挥作揖道:“谢过老大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