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往而不利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往而不利

    开业结束后,书坊东家姚谦又在附近酒楼办了宴席,请宾客吃喝之后尽欢而散。他本来还想挽留方应物,继续讨论一下八股文选集运作的细节问题,但方应物婉拒了。

    “眼下议论详细情况为之过早,在下要确认是否能拿出试卷,然后才可进行下一步。不然与说的热火朝天,也都是嘴惠而实不至也。”

    离开忠义书坊,随从方应石对方应物道:“秋哥儿,你今日看起来又是很开怀了。”

    “什么叫又?”方应物反问道。

    方应石大大咧咧道:“上回从教坊司胡同那里出来,你看起来就很开怀,但只过了一天便又显得消沉了。”

    “那天的事,你还好意思说么?”提起这个,方应物就很无奈,“是你毁了我一个做坏人的机会,让我不能心安理得陷害忠良,你却成了勇救主人的义仆。”

    方应石嘿嘿的笑起来,还有点小小得意,就差在脸上写“这是一个打了五名锦衣卫的男人”。

    方应物试探道:“听说有人向你开了一个月五两的高价,请你去当护院?”

    “秋哥儿但请放心,我绝对不会抛弃你不管的!”方应石拍拍胸脯道。

    这是谁能抛弃谁方应物只能感动的说:“谢谢!”

    不过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在京城处处受压制,他这小小秀才在其间小心翼翼的辗转腾挪不容易,连拒绝别人送女人都要挖空心思。

    能开心的起来就怪了,人生总有这般无奈的时候。不过今天确实感觉很充实,找到了穿越者游刃有余的感觉,还因为有希望真正自主的去做成一件事情,而不是天天扯皮跑腿看人眼色。

    这是不是也说明了。自己目前就是这个层次的人,所以才会显得游刃有余。

    方应物看看天色,才是午后时分,便往刘吉大学士府邸而去。根据他与刘棉花打交道的经验,刘大学士早晨必定认认真真去上早朝,完成在天子面前的过场。然后大概要去内阁视事,最后到了午时便回家来——内阁下班时间其实是傍晚申时,午后回家放在哪一任皇帝统治时期都是很不可思议的。

    大学士都如此带头懈怠,可见成化年间的政风懒惰程度。刘棉花被诟病和屡遭弹劾围攻,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以说在这午后时光,如果刘大学士没有出门,应当正在家里避暑和偷懒。

    方应物到了附近,出于谨慎没有直接上门。他如今不便大张旗鼓,而且他和刘棉花的接触应当要保密,否则容易被认为是同党,以后的吹捧效果就差远了。

    看看左右没有人注意,方应物在路边找了个写字先生,借了纸笔写了拜帖一封,让方应石拿着去了刘府投进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方应石跑过来:“那边管事回了话,让你进去。”

    方应物尽量将头低垂,默默擦着墙根走路,不显山不露水的来到了刘府大门外。

    随后又被领到刘大学士的书房。见过礼后,刘吉主动开口道:“你是来询问令尊的事情罢?司礼监已经批红下了,命我审问此事。如今诏旨到了六科里的刑科,等刑科核过。就到锦衣卫了。”

    方应物问道:“到锦衣卫后,还要复奏。并呈上详申给老大人你罢?”

    刘吉点头道:“是的,这都是固定流程了。”

    方应物唉声叹气,这官僚机器的运转真是令人着急,文牍主义充满整个流程。他无奈道:“那就静待老大人佳音了。”

    刘吉指点说:“关键不在于老夫审问,这事明明白白,没什么好审的,纯属过场。真正关键在于需要令尊写悔过书,这样也好对天子有个交代。”

    “这个只怕有难度”方应物听着就头大。以父亲的性格,肯定坚信自己的正义,并坚定维护自己心中的正义,怎么会去写悔过书这类东西,难道做忠臣直言进谏也是错了吗?估计父亲大人是坚决不会认错的。

    方应物更加无奈道:“若到了这步,那再说罢。”

    又说起编八股文集的事情:“晚生欲和同乡书坊合作,编纂一本时文选集,并刊刻行。”

    刘吉听到这个想法,没去管可行不可行,却先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这个主意?”

    方应物答道;“灵犀一动,便觉得此事大有可为之处。”

    刘吉呵呵笑道:“年轻就是有这点好处,敢想敢做。”

    您老人家从来就是既不敢想也不敢干罢?方应物想道。但他嘴里打蛇随棍上:“还要仰仗老大人扶持。今年会试试卷都收藏在礼部,还请老大人说一说话,让晚生能去抄录一份,若能附带考官判词,那是最好。”

    刘吉答道:“老夫这礼部尚书是加官虚衔,并不主掌部事”

    方应物连忙道:“这种八股选集是个新物事,将要刊行天下,想必有志举业的士子都要翻看的,那时此书可当半个业师了。本想请老大人在其中点评一二,亦或为新书撰文作序。”

    刘吉毫无痕迹的转折道:“老夫虽不管部事,但在礼部说话还是管用的。”

    方应物暗笑,刘棉花如今阁臣位置已稳,正热衷于修补自己形象,不然也不会帮忙救有盛名的父亲并要自己准备诗词吹捧。若还有树立形象、刷起声望的好渠道,他不上心就见鬼了。

    而且刘大学士二十三四岁就中进士,其后又是翰林出身,人品如何不论,文章功底还是很强的,又是宰辅大学士,请他来露脸并不掉价,相当于一块明星招牌了。

    刘吉沉吟片刻,持笔写了一封书信,递给方应物道:“你持此信去见礼部尚书邹大人。”

    “多谢老大人。”方应物感谢道,有了这么一封书信,应该无往而不利了。

    再说他要做的又不是非法犯罪勾当,为了标榜公正公平公开,会试卷本来就是可以公开并复查的,连主考官点评都不算是机密。所以既然大学士了话,让他从书坊领几个人,去礼部抄一抄二百多份试卷,这很难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