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曙光

第一百一十二章 曙光

    ()所谓引蛇出洞,就是放任别人去做文章。在万通万指挥这里,就是先不“澄清”事实,让别人借由方应物之事兴风作浪。

    甚至他自己也可能有意推动这种进程,故意将脏水往自己身上泼。毕竟那几个动手的人都是他的亲信,如果要顺藤摸瓜,总能摸到他身上。

    所谓釜底抽薪,自然就是要让方应物这当事人在一个关键时刻,突然冒出来说一句“大家都不要乱猜了,这事是我不对和万指挥无关………”

    至于再后面的效果,可想而知,自然就是万指挥后发制人,逮着跳出来的人一个一个收拾。

    若出现了这种状况,只怕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人都是有思维死角。方清之的形象那么伟光正,有其父必有其子,方应物作为他儿子,从表现来看应该不会太差,也是个忠孝正直的少年。

    这样少年在去锦衣卫尽孝时被当街围殴,必然是受到委屈遭了小人打击报复……至于是哪一方被打的倒地不起,结果不重要。

    方应物想透彻后顿时刻到,万指肃这个策略很yīn,而且此人还是有点小聪明和应变能力的。本来是一桩不利于己的意外,在他手里却能变为反击的手段。

    当然万通最大的本钱还是他姐姐,甭管别人怎么泼他污水,他也可以气定神闲稳住不动。换成别人,只怕等不到反击就垮了。

    不过方应物可不像上次那样可以痛快应承,这两种情况之间区别太大了。

    与暗中陷害袁指挥不同那是秘密行事,没有什么公开xìng,做完了后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表面上可以若无其事的也不影响什么。但这次万指挥将要把他推到前台,公开参与斗争中去那就需要三思了。

    如果照着万通所言这么做,最后得到最大好处的还是万通,他方应物能得到什么?最好的结果就是靠着万通救出父亲,但这本就是题中应有之意,即使没有万通也有刘吉愿意帮忙。但是他失去的东西将会更多,甚至反而有点得不偿失。

    万通敦敦教导道:“人生在世,所求不过荣华富贵,及时行乐,舒舒服服的过此一生。

    你父亲这类人也许值得敬佩,但那都是口头上的其实将会很辛苦,没有什么实在好处。这样的人也许会成功,但是几率很小十个人里能有一个人成功就不错了。

    若学他只会苦上加苦,白白浪费青chūn。机会稍纵即逝,你要错过一次只怕下次就不会再有了。”

    临走前,万通又想起了什么“我看你这里太简陋了,连个服侍起居的女人都没有,回头我送一个给你。”

    方应物苦笑,这万通也不是完全对他放心,所以要派个女人在他身边盯着么?推辞道:“无功不受禄,在下不敢当。”

    万通毫不在意道:“这值得什么?不过几两银子的作价而已,有什么当不起的,你就安心收着好了!”

    送走微服暗访的万通方应物感慨连连。今晚得出一个结论,万通此人不可深交,可惜父亲还关在诌狱中所以才导致受制于人。

    初入京城时,局势好像死水一滩,他想方设法要破局。

    成功破了局后,摆脱了无人关注的处境,刷出了父子忠孝名声,也招来了一些“助力”。但如今却又陷入了新的局势,结果还是要继续想办法破局。

    功名利禄这个游戏里就是这样一关接着一关,忍受不了的都隐逸山林不出世了就像苏州名士沈周那样。

    眼看夜深了,方应物准备安歇,却又有人来找他。这个人也认识,正是前几天两个送请帖人中的另一个内阁大学士刘吉家里的。

    方应物讶然,今天难道又是万通和刘吉两边前后脚?

    那人对方应物说:“我家老爷要见你,不要声张。”

    方应物受宠若惊道:“难道刘阁老也过来了?”

    那人嗤声道:“你想什么美事?我家老爷何等身份,岂能委屈自己来找你?”

    方应物松了口气,这才是高官的正常作风。

    那人邀请道:“我家老爷派了轿子来,跟我悄悄走一趟罢。”

    又是半夜三更,又是轿子,方应物便明白了。这是刘棉花不想公开见面,所以要找行人稀少的时候,还要用轿子掩人耳目。

    方应物便悄悄从会馆后门出去,又上了轿芋,遮得严严实实,往西城而去。一连过了几条街道,才打出了大学士刘的灯笼和招牌,巡夜军士见到了自然不会查问阻拦,反而要护送到地方。

    到了刘府,方应物也没在大门外下轿子。一直到了二门外,等大门紧闭,确定不会有外人看到,他这才被请下了轿子。

    深夜不便入内宅,刘吉只在前堂见了方应物。当头便问道:“你和锦衣卫是怎么回事?”

    若是别人,大概就信了传言,肯定是方应物这小伙子为父亲鸣冤,惹怒了一些小人,所以才遭到报复,导致被锦衣卫围殴。幸亏有忠勇义仆挺身救主,这才全身而退。

    但已经把方应物摸透的刘吉是不大相信的,他宁可相信这是方应物和锦衣卫里的人勾结做戏。但他始终想不明白,几个锦衣卫故意动手,然后却被一个家奴之流放倒,除了丢人现眼之外,图的是什么?

    方应物很简略的说:“这只是一个意外,其他就不便多说了。”

    刘吉见方应物还想保密,便断定道:“你为了救出令尊,所以在这里面必有诡谋。你最好如实相告,不然也许会影响到你父亲。”

    方应物闻言一喜,问道:“听老大人口风,这是有望?”

    如果刘吉这边能将父亲捞出来,无论是继续回翰林院作庶吉士也好,还是贬谪外地也好,总比现如今这态势强。

    刘吉微微一笑,“昨rì老夫向天子进奏密疏,密疏中的话就如同两rì前老夫所说的。今rì天子派人到阁,密询老夫这件事情。”

    刘吉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方应物急忙追问道:“然后呢?”

    刘棉花笑而不语,方应物恍然,这是要他先交代问题。方应物低头考虑片刻,无奈道:“这要从晚生与万通万指挥一个配合失误说呵”

    刘吉听完方应物解释,也很感到啼笑皆非,“如此老夫也不相瞒,今rì是司礼监怀恩公公亲自到内阁问话。如果是其他人来,老夫也没把握,但若是怀恩,老夫就觉得希望很大了。”

    听到怀恩两个字,方应物狂喜,感到曙光出现了。ps:先补一章,不算今天的保底更新,下午继续抽空码字。哎,总是越紧张的时候事情越多,越怕来事越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