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风口浪尖

第一百一十一章 风口浪尖

    ()傍晚时分,娄天化晃晃悠悠的出现在浙江会馆内院中。张望了几下,见没有人想与他搭话,便又熟门熟路的摸到方应物方公子房间门外。

    方应物正坐在堂中皱眉苦思,不经意间抬眼看到娄天化在门外徘徊,张口叫道:“你今rì又是粒米未进?”

    娄天化尴尬的点点头,方应物对着方应石示意道:“去,叫些饭菜来。”

    娄天化对方应石注目良久,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外,这才转过头来,啧啧称奇道:“见了阁下这位同族老弟几次,只以为是傻大个,不想今rì也成了传奇人物。”

    “怎么,今天就传开了?”方应物不能置信道。

    娄天化兴高采烈的高声道:“那可不!外地义仆奋勇救主,拳打脚踢锦衣卫,以一敌五大获全胜,这种消息能不火热么?京城九门之内,谁敢当街去打锦衣卫!

    南边比较近的地方,从正阳门到崇文门,几乎都传遍了。估计到明后天,就能传遍东西城。”

    也不知道他兴奋个什么劲头,难道他这种职业越有热闹越兴奋么?方应物心里嘀咕,不过从娄天化嘴中又听到一个陌生词,“义仆?”

    “是啊,有忠臣,有孝子,自然就有义仆,再来个贤妻良母,你们一家子便全齐活了!”

    方应物还是不能相信,“今rì动静真这么大?”

    “指挥使袁大人你是知道的罢?他老人家年岁大了,还差几岁就八十,特许在家休养视事,今天下午却亲自去了锦衣卫衙署!”

    方应物忍不住擦擦冷汗,不知道这位指挥使大人如何看待今天此事,是同情自己被围攻呢,还是痛恨自己随从打了锦衣卫的人?

    说起袁指挥,又不能不想到锦衣卫指挥同知万通,方应物问道:“锦衣卫万指挥有何动静?”

    “这个没有听说,今天还没人见到万指挥。不过却有另一桩大事,从西城都察院传来消息,科道官似乎正在串联,打算联合为你这事上疏。”

    这就让方应物真震惊了,这帮文官凑什么热闹?或者说,他对此有一些心理准备,但却没料到他们反应如此迅速。

    前几天,他还在心里屡屡抱怨正人清流们太迟钝,怎的在这件事情上大变样了?

    难道是打算以今天这事为契机,要进行新一轮的博弈么?

    想想也真有可能,如果说父亲下诏狱,还是情有可原;那自己明明是人畜无害、不涉及政治的孝子,却也要当街围攻,那就孰不可忍了。

    而且对朝廷中有心人而言,这件事情关键之处在于,如果真是jiān邪小人做下了此事,那就是一件完全没有任何道理的事情。

    对方不占有任何道理,没有辩解余地,陛下想袒护也找不到依据,这就是一种把柄和机会,这就是一种能够加以利用的形势。

    说白了,就是要借题发挥,事情本身也许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凭借此事为导火索推波助澜。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看似鸡毛蒜皮的不起眼小事,往往也能发酵出巨大的**,奥妙-就在“借题发挥”四个字中,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明白了状况后,方应物很是感慨,真的想不到这次动静闹这么大,比自己表现忠孝时大的多了。

    其实也不难理解,对传播学稍有了解的都知道,正能量要靠主动推动才能传开,而矛盾、灾祸之类的东西,不用推动也能迅速传开。无他,人类天xìng使然也。

    而且方应物总算明白了一个在心里存了很久的疑问,古人大部分人不识字,又没有各种现代化媒体工具,为何能动辄万人空巷?敢情都是有娄天化这种人存在的缘故。

    正想着,又听到娄天化吹捧道:“方公子不愧是忠良之后,不畏强暴、正气凛然,就是有胆气!在下真心佩服了!”

    方应物对此十分汗颜。他痛下了决心,本想很低调的帮助jiān邪小人万通,去陷害袁指挥这个忠良,打的主意就是能不声张就绝不声张,越低调越好。

    只是事情发生了异变,方应石太能打,超出了自己掌控才搞成现在这个高调样子。自己反而成了正义代表,确实令方应物感到啼笑皆非。

    方应物深深怀疑,无论是谁,只要敢在街上殴打东厂、锦衣卫人员,都会被民众和读书人舆论追捧为正义之士。

    娄天化看到方应物态度很谦虚,又赞道:“方公子太谦逊了,不止在下这么想,大众都是如此想的!提起方公子,谁不道一声好!”

    方应物连连苦笑,这次真是失误,一不留神就风口浪尖了。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

    娄天化在方应物这里蹭完晚饭,就溜走了。这时忽然又有人来到门前,对方应物叫道:“方公子!我家老爷马上就要到,你准备好!但你不要声张!”

    方应物拿眼看去,倒是认出来了,此人正是前两天为万指挥来送请帖的人,他口中的老爷自然指的是万指挥了。

    这倒让方应物吃了一惊,万通身份比他贵重得多,有事情传召即可。亲自前来自己这里,实在有些折节。都说万家兄弟几个暴发户市井气重,果然名不虚传。

    没多久,方应物就看到万通带着两个随从,在夜sè掩护下进了院子。他连忙将万通迎到屋中,关上了门,才见礼道:“万大人竟然大驾光临,这让在下何以自处。”

    万通冷着脸道:“我刚从锦衣卫衙署出来,顺便就到你这里而已!再派人来来回回传话太麻烦,也耽误工夫,还是抓紧时间当面与你说了方便!废话不多说,今rì上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起了其他心思么!”

    方应物解释道:“事情机密,不敢与左右泄露,实在不曾想到在下那随从竟然真的动起手,故而出了意外。万大人明鉴,在下委实没有其他心思。”

    万通盯了方应物片刻,冷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

    他是一个很自信还带着些狂妄的人,绝不相信方应物这小少年能超出他的掌控,否则岂不说明他是个识人不明的糊涂蛋?何况方应物为了父亲还有求于他。

    所以万通已经认定今rì上午实属意外,不过方应物下面还用得上,就暂且不追究责任了。

    方应物答道:“还请万大人放心,在下自会承认是因为口角纠纷才与锦衣卫官校互相斗殴,如此就没有后患了。”

    方应物觉得万通当前最担心的就是这几个人会牵扯到他身上,最后里外不是人,变成是他指使锦衣卫殴打报复方清之的儿子,然后遭到指责和弹劾。

    所以方应物提出那个建议,将斗殴xìng质变成因为当街起了口角,避免与政治挂钩,这样就没有后患了。

    不过却见万通大手一挥,“先不要这么承认!”

    方应物正想问缘故时,万通又做出了新指示,“你先默不作声,等我让你出面承认是因为口角时,你再站出来!”

    方应物心思灵敏,立刻就明白了其中门道,这无非就是先引蛇出洞,然后便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