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零四章 破局之道(求月票!)

第一百零四章 破局之道(求月票!)

    方应物对着娄天化注目良久,这厮到底是真的为人言而有信,还是特意跑过来蹭饭吃的?

    话说方应物从淳安县出来时,卖了三亩地,又提前收了租子,凑起三十多两银子。到了苏州府,王老大人赞助了些,在常州府,又找邓同知借了点。

    如此经过一路花销,现如今手头约摸还剩四十两,这就是他在京城的全部活动经费。办大事不够,使小钱有余”“小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章节更新最快。

    还好会馆这边感念父亲忠义,允许他赊账,所以管娄天化几顿饭还是能管得起。

    方应物便吩咐方应石跑腿去,叫些便宜酒菜送到房间里来,而他与娄天化坐下细谈。

    而娄天化眼见晚饭有望,便一五一十将打听来的消息说出,想说了朝中动向,“如今朝中诸位老爷们对令尊的事情大体上是很沉寂的,尤其是部院大员们,个个默不出声。

    不过科道言官倒是有发声的,不过零零散散的奏疏如泥牛入海,毫无回响。但总体上还是士气不振,据说是西厂汪太监这半年多来摧折士气的缘故,至今还未恢复。”

    方应物点点头,娄天化所言不虚,看来也是用心打听了的,说的这些与他印象中的成化后期政局生态颇为相符。那就是:高层集体混日子,而科道和中低层却时有敢言发声者,勉力维持一股正气不散。

    娄天化又道:“至于令尊在诏狱中,暂时还算安稳。”

    这也是方应物比较关心的事情,连忙问道:“此话怎讲?诏狱之中。如何安稳?”

    “管镇抚司诏狱的吴佥事虽然是武官,但却喜欢舞文弄墨。对文人士子甚为优容,所以他对下了诏狱的大臣向来宽厚。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此外管锦衣卫事的指挥使袁大人也是谦厚人物。不像前两任那般凶暴。所以有这两位在,令尊没有大吃苦头,只是囚禁牢笼不的自由而已。”

    听到父亲不会太受苦,方应物便放了心,又仔细询问了诏狱的状况。娄天化虽然对方应物的关注点很qíguài,但还是有问必答。

    送走娄天化,方应物陷入了沉思。在父亲这件事情上,朝廷貌似是一潭死水,偶有微澜而已。但这是众人不关注么?

    肯定不是,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被关注?连远离庙堂的会馆黄掌柜都知道此事,并称赞一声“忠义”。

    总而言之,自己一定要破局!如今别人都不可靠,一个个都装聋作哑,所以也只有靠自己了!

    不过经过今天白天的遭遇,方应物又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在京城大人物眼里,自己太人微言轻了,甚至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那么拿什么去破局?那么又应当如何争取到参与的权利?

    苦就苦在,如今一无人情,二无钱财,可谓是一穷二白。凭什么去参与?

    难道用老办法,先拿诗词去刷名气,有了名气再jìnháng下一步?

    但这需要时间来沉淀。除非遇到天时地利人和,像苏州府那样直接灭掉了祝枝山三人组。否则哪有这么容易ì一夜爆红!

    更何况诗词只是陶冶情操的小道,与政坛风云半文钱guānxì也没有。就算他把纳兰性德王士祯黄景仁龚自珍赵翼袁枚等等的大作全都抄出来。最多也就变成一个才子,那又能撼动什么改变什么?

    方应物在屋中想了一个时辰,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又嫌屋中憋闷,便到了院中来回踱步。

    不经意间,他抬头望见了月亮。不知怎的,想起了在家乡时,月下屋顶上悟道的事情,悟到的核心是“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灵光乍现,fǎngfó摸到了什么。人情和银子,都是利,自己手里无利,那什么去喻于人?

    因而还是要从君子喻于义方面去琢磨,如果能抓住一个大义,让所有人都不能不承认的大义,那样自己就不再是被忽略的对象了!

    就好比父亲,虽然下了诏狱,别人也许会迫于形势沉默,除去毫无廉耻到极点的小人,没有人说他是错的,这就是一种无可否认的大义!

    何必去靠诗词小道,如果自己也有一种类似的大义,凭借自己还是自由身的优势,就可以迅速占据舆论高地!

    方应物隐隐约约的hǎoxiàng就差一层窗户纸要捅破了。父亲的大义是忠,自己的大义又在哪里?

    想到父子guānxì,方应物感觉距离答案更近了一步。常言道,忠臣之家必出孝子,忠孝并称,父亲是忠臣,自己就该当孝子。

    没错,就是这个!方应物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的大义就是孝!

    国朝标榜的是以德治国,以孝治天下,又是百善孝为先,朝廷百官谁敢说孝字不对?

    父亲忠义在前,自己孝义在后,只要把握住情势,让自己成为绝对的道德典范,变作“孝”的象征,那么何愁不能把握舆论!

    想透了这点,方应物顿时思路如泉涌,破局的机会,就在这里面了!

    大方向定下,剩下都是细节问题了,关键就是要围绕如何表现出“孝”字来jìnháng。

    首先,父亲坐了牢,孝子就该表现出替父坐牢的姿态,连代父受苦都不肯,还谈什么孝?

    对国朝体制熟悉的方应物当即想出两种路数,一是敲击长安西门外的登闻鼓,然后为父鸣冤,同时请求在案子结束前代父坐牢;二是去通政司衙门,上书为父亲辩解,并表示要代父坐牢。

    经过考虑,方应物否决了敲击登闻鼓的法子。这个举动太激liè了,完全没有回旋余地,所以还是采取上书的形式。

    从太祖时朝廷开了通政司,专门负责朝廷公文“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收发,并且允许天下军民直接上书,除了秀才之外。但涉及到孝字,所以方应物方秀才去通政司上书没有问题的。

    但去通政司衙门上书也有问题,通政司文牍繁多,普通人即便上书也很容易ì淹没在公文的大海里。

    不过方应物立刻又想出个解决办法,自己可以风雨无阻的每天去上书一次,那样想不引起关注都不行了。

    顺着思路想下去,方应物主意越想愈多

    每天去通政司上书后,然后到锦衣卫衙门外,请求与父亲见面,若能挨几顿打,更是值得了。

    还有,要准备一批诗词歌赋,适当时候扔出来造势(未完待续。)

    PS:第二更!下章又到了好玩地方了,不过什么时候写完真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