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章 二把刀的邪气

第一百章 二把刀的邪气

    汪厂督想去的dìfāng,区区一扇门怎么拦得住

    汪芷在方应物这里没有呆多长时间,只是再次礼贤下士,邀请方应物担任她的“男秘书”或者“男公关”。对于这个邀请,方应物当然还是拒绝。

    其实在这时代,还没有出现过刘瑾、魏忠贤这种声名狼藉的权阉,阉党的概念也没成型。士林对王振、汪芷之辈的态度,更多是出于政敌guānxì的痛恨”“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打个比喻,在当今内阁三大佬中,次辅刘珝对首辅万安的痛恨,只怕也不亚于一些大臣对汪芷的痛恨要知道,刘珝是经常大骂首辅万安“负国无耻”的。

    历史上的刘瑾、魏忠贤下场都很凄惨,死无葬身之地。而汪芷被罢斥后却能得以善终,更像是政争失败的大臣致仕后便不再继续追究的游戏规则,这中间的区别可见一斑。

    就是翰林院的清流翰林们,也要去内书房教导小太监读书,而且这种差事还是很抢手的。据统计,去内书房教过书的翰林,有高达三分之二的都入阁了,因为司礼监太监必然出自内书房,当然会照顾自己的老师。

    &nb“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所以说,大明的庙堂政治一直就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充满道德和利益的博弈,但并不是绝对化的。太绝对化的也有,比如东林党,对国家的后果也没见有多好。

    话说回来,对方应物本人而言,考虑更多的还是得失问题。他很清醒,目前给自己设计的路线就是背靠几棵大树。在士林扬名和养望,为将来扎下雄厚根基。而且根基越雄厚越好。

    去汪芷身边的当书办,就偏离了他心中的既定路线。这才是他拒绝召请的根本原因。

    汪芷走了后,方应物赶紧找到驿站杂役,换了个院子住,总不能住在个连门都没有的dìfāng。

    次日,方应物又听到有人叫门,还是昨天那个嗓音。这次方应物知道,闭门不见毫无意义,薄薄的两片门板也挡不住她,只得开门将汪芷放了进来。

    女厂督的话还是那些话。方应物的回答还是那些回答。临走前,汪芷道:“明日我还会前来拜访,古人有三顾茅庐,我想我也能效仿。”

    你来一百遍也是无用功,方应物心里腹诽道。他有点担心起来,汪芷不会恼羞成怒,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软的不行便用硬的,直接绑了他走人罢?

    但那样是毫无意义的,一个被绑架来的人。如何能用心做好文书和外交工作?连起码的应付差事都做不到,不当内奸卧底就不错了。

    下午时候,忽然有驿站杂役慌慌张张的进来,对方应物禀报道:“方公子。外面有上百人聚集,说要见你。”

    方应物不明所以道:“见我作甚?”

    “不晓得,只听得说是求你出面救人。他们围住驿站不散。你还是出去看看罢。”

    方应物纳闷的来到驿站大门,果然见到外面围聚了百十人。将驿站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方应物对着人群拱拱手,“在下方应物。与诸位素不相识,不知今日却来寻在下有何贵干?”

    人群见了方应物,声音立刻喧闹起来,七嘴八舌的说些什么也听不qīngchǔ。方应物便又高声道:“请一两位父老上前说话!”

    如此才有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走出人群,对方应物道:“小老儿居于西门外,姓一个刘字。今日我等聚在此处,只恳请方公子救人一命。”

    方应物疑惑道:“在下能救你们什么?”

    “我们皆有亲属被锦衣官校捉拿入狱,如今走投无路,还望公子施展仁心,伸出援手相救!”

    方应物仍旧莫名其妙,“在下一介书生,有何德何能?刘老丈只怕拜错了山头,求错了人罢?在下确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那刘老头言辞恳切地求道:“汪公两次到公子这里拜访,可见交情匪浅。何况锦衣官校透露过只言片语,道是让我等前来请求公子出面,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此时外围忽然有十几个人跪下,高呼道:“求方公子为我等做主求情!”

    方应物闻言心神大震,又看了看人群,登时头皮发麻,险些就要破口大骂起来!

    他总算明白了,汪芷说要逼自己答应,而连续几天来又对自己毫无动作,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她就是要故意让百姓来求到自己这里,让自己陷入两难境地。若自己不答应,就显得冷血而见死不救;若想伸出援手,帮助这些可怜百姓,便只能求到她那里去。

    一旦求了她,那还能有什么后果?也只能屈身从贼了

    方应物尤其想骂的是,汪芷这种行为,与流寇裹挟百姓并用百姓为前驱当炮灰有什么区别?

    她这是不按理出牌,严重性在于彻底破坏游戏规则,堪称是完完全全的邪招!如果在政坛上,都学这样搞道德绑架,那就天下大乱了,任何一个稍有素养的官员,都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这几天jiēchù,让方应物产生了些许错觉,他没有感觉到这女厂督有多么邪恶,既不贪财又不凶残,无非就是做事蛮横、手腕又稚嫩了点,为何还如此招骂,难道古人道德底线很高吗?

    今天才算是亲身体会到了。连如他方应物这般,在道德方面容忍度还算不错的穿越客都想大骂了!

    &n“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这种政坛二把刀、半瓶子醋式的人,能干出来的事儿也许不残忍,但就是叫人窝火、叫人恶心,活该她短短几年时间就迅速败落了!

    一时半刻,方应物也没有太好主意,便对刘老丈人道:“诸位遭遇,在下心里是极同情的。但尔等所求,又涉及在下名气,所以事关重大,一时拿不定主意。如今在下已然知道了,还请诸位先回去,让在下花一些时间静心思考。”

    刘老头与人群商议过几句,又到方应物身前道:“我等知道事起tūrán,方公子也需仔细斟酌。今日便到此为止,我等明日再来请愿。”

    能拖一时算一时,方应物眼见人群散了,便回到屋中。

    他将随从都叫来,很严肃的吩咐道:“你们不能和我住在一处了,你们两个和兰姐儿都离开这里,另寻其他dìfāng安置。实在不行,便去找邓同知,委托他照看。”

    他想了想,又吩咐道:“如果能有机会,你们就回苏州府去投奔王老大人。我不好走,你们如果想走,应该较为容易ì。”

    王英惊讶道:“秋哥儿你前日还说情势无妨,只是等待,为何今日又如此紧张?”

    方应物叹口气,他本来并没有什么危机感,感到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就是汪芷这厂卫大头目也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穷凶极恶的dìfāng。但遭遇了今天这桩事情,他却陡然嗅到了危险。

    危险来自于两点。一是某厂督的不按理出牌作风,对此他遵循常理是猜测不到的,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万一拿他身边人作文章就麻烦了。

    坏规矩的事情,她做出了第一件,就会做出第二件,不能有侥幸心理。还是趁着某厂督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边人这里时,未雨绸缪的让家人都转移出去吧。

    第二个危险来自于常州府这些百姓的请求。别看现在他们都是苦苦哀求,情态卑微可怜,但转化起来也会很快。

    方应物搞研究看惯黑材料,对人类普遍的劣根性很了解。如果这些百姓最后真被自己拒绝了或者没有帮到他们,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翻脸,并将罪责迁怒到自己身上。

    毕竟自己看起来比厂卫弱得多,还算不上大人物,在本地又孤立无援,不找自己撒气泄愤找谁?弱者靠欺负更弱的人来找心理平衡,这是人类常有的现象。

    到那时候,上百人聚集在一起,氛围就是十分不可控的。一个处置不当,或者有几个带头的,便有可能冲进自己住处打砸烧抢。

    所以还是提前将身边人转移出去比较安全,万一有什么问题,只要自己多加注意,独自提前逃跑也简单点。

    一夜无话,到了次日,汪芷又来了,果然兑现了她三顾茅庐的承诺。

    方应物苦笑道:“人各有志,你又何必强求在下?胁迫百姓来强逼在下,这不是做事的正道。”

    汪芷神情悠然自得,一切尽在掌握,“我这不是驱使百姓强逼你,而是帮你寻找借口和理由,别不识好人心。”

    这也是好人心?方应物气极反笑,“在下倒要听听,你这是什么歪理?”

    “在我这里当两年书办,对你考科举其实没有影响,其他dìfāng也亏待不了你,那么你担心的是什么?只能是一些小小的名声问题了吧,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那么现在为了这群可怜的百姓,你就从了我,这未免不是美谈。听圣人说过,舍身成仁、舍身取义;佛祖也说,舍身饲虎、割肉饲鹰,你如何做不得?

    你若不管,那便是你虽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你而死!你若放手,如苍生何?

    大家都是为皇帝做事的,又不是让你叛国投敌,想来别人也会理解。也就是说,我帮你解决了这个名声问题,你还有什么道理拒绝?”

    居然还真有歪理?方应物愕然良久,此人路数邪气,太邪气了,这才是她最大的天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