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九十九章 再行路难

第九十九章 再行路难

    方应物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在苏州府出了一把风头,却被这貌似八竿子打不着的西厂厂督注意到了。世间万物的因果牵连,真是奥妙无穷。

    敢情这位厂督像女人似的从头到尾唠唠叨叨半天,还真是为了得到自己哦,对了,她就是女人。却害得自己险些以为她心机深不可测,要暗算自己外祖父。

    话说汪厂督无论是年幼无知还是受人撺掇,亦或是为了在天子眼里卖力表现,从去年到今年年初,在朝廷上掀起了好大一片风波,赶走了一群首辅、尚书、侍郎、都御史”“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如此她的名声也彻底坏了强力打压朝臣的阉宦不会有好名声的。

    一时间在激liè的对抗情绪下,“汪公公”与朝臣和士林彻底隔绝,舆论上极其被动。一些投靠他的大臣也不可能时时在她身边帮衬,能在奏折里替她吹捧几句就已经是极限了。

    若换成别人,早就死心塌地了,根本不在乎舆论,只要专注欺瞒天子,做好权阉大反派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就行了。

    但“汪公公”年纪轻心气高,对得不到认可很不甘心,她对职业生涯发展还有所谋划。

    mǎshàng可以打天下,但不能治天下。如今朝局渐渐平稳,所以她需要有一些文人士子,最好是名士在身边来点缀自己,顺便负责交际往来和文书工作,若能打通和朝臣们的关节渠道自然更好。

    到南方就是因为江浙福建dìfāng人才多,不得志的人才更多,而且江浙福建这边出的高官也多。容易ì搜刮几个有用的人回京。

    当然,“汪公公”也有备案计划。若文的路线走不通,那么就去边境。走武勋这条路子,以此赢得该有的认可和地位。在史书上,她确实也是如此做的。

    而方应物很不幸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在文化中心苏州府小火了一把,从而入了南下的西厂厂督的储备干部名单,而且还是排名很靠前的那种。优点非常突出,潜力非常大,拉拢代价应该很小,堪称性价比之王。

    至于汪厂督折节下交。算是另一种版本的求贤若渴。只是充满了在皇宫这个封闭环境长大的少女的一厢情愿和幻想,以及略显幼稚跳脱的交际手腕

    你们文人不是很瞧不起阉人么,我告诉你我不是阉人这个大秘密,你的心里总该少了点隔阂罢?又是许以官爵,你能不感动么?

    若是别的少年人,说不定就拜倒了。但方应物这种外表年龄十七八心理年龄逼近三十的老男人,当然不吃这套

    不过连方应物自己都没发现他在士林交往业务上的潜力和价值,却被汪芷慧识珠的先发掘出来了。

    想一个月前,方朋友从淳安出来的时候。还在感慨自己不是名士,否则便能靠着名头到处蹭吃蹭喝。

    如今他再次想起来,却发现不知不觉间,这种生活似乎离他很近了上码头迎接他的邓同知不是傻子。而别的dìfāng同样也会有聪明人的。

    从城中公馆出来,方应物回到南门外水驿,此时天色已晚。方应物让王英去通知船家。明日要上船走人,不在常州府这里停留了。

    但是王英回来的时候却垂头丧气的。“事情不妙,那船家得了禁令。叫他连夜返回苏州府去,不许他继续停留,我们没船坐了。”

    “谁的禁令?”方应物惊讶道。

    “是锦衣卫缇骑!还对河边所有船家传了禁令,谁也不许载我们北上。”

    方应物当即明白了,这就是汪芷逼迫他的手段,叫他想走也走不了。这趟前往京师的旅途,怎的还真成了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王英和方应石齐齐问道:“这可如何是好?那锦衣卫凶残的很,不会将我们抓去坐牢罢?”确实,锦衣卫滥抓滥捕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方应物无奈道:“抓我们不至于,我们也不是无权无势的小民了。那就先耗着好了,她总不能在常州永久驻下去。大不了我们转头南下,再回苏州府,往巡抚行辕里一躲,她能奈我何?”

    不过接下来几天,汪芷并没有来找方应物麻烦,只在府城中受理词讼,主要是由她的亲信手下锦衣卫百户韦瑛出面。

    “汪太监”进城的时候传过告示,宣布以钦差身份受理词讼,辩明冤屈,为小民做主,顿时府城和周边各县持状而来的络绎不绝。

    不过接下来就有意思了,无论什么状子,只要收下了后,不分青红皂白,也不管案子是真是假,一律派人将被告先拘捕了再说。

    短短数日内,锦衣卫缇骑四出,各衙门衙役尾随其后。鸡飞狗跳的到处捉拿嫌犯,一口气捉了上百人,而且还多是大户人家里的。

    一时间,将常州府地面闹得人心惶惶、百业不兴,生怕明日灾祸就降临到自家。

    此时懂行的人眼神都雪亮雪亮,彻底看明白了其中的把戏。什么受理词讼,就是借机敲竹杠。谁家要出了足够分量的银子,人自然就放出来了,若一毛不拔,就是假案也能给办成铁案。

    但有人拿着银子上公馆时,却被拒绝了。锦衣卫官校很正气的说:“厂督有令在先,此次认真办案,绝不为银钱偏私。”

    可这便让所有人都看不懂了,凶威赫赫的厂督不贪财是好事,但他抓了这多人、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那图的是什么?

    不过外面的纷纷扰扰与方应物暂时无关,他躲在水驿里,每日吃饭睡觉看书而已。反正驿站是公费的,他又是邓同知安排进来的,即使住上个把月也不用自己掏钱,着什么急?

    这日正坐在院子中看书,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门,“方公子在否?请开门一见!”

    方应石正要去开门,却被方应物拦住。他又高声问道:“外面何人?”

    只听得外面叫道:“西厂汪公来访!还不速速开门!”

    方应物闻言就合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外面连续叫了几声,方应物不理睬,更不会去开院门。

    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院子两扇门平平的从外向里倒下,激起一片尘土中,露出了某厂督俊美的面容。

    汪芷脚踩在地面门板上,若无其事的问候道:“几日不见,方秀才可安好?”(未完待续。)

    PS:有个小朋友写了本玄幻《不灭神皇》书号2791487,帮他推广下。我继续补更新去,这两天欠债欠了一屁股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