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九十八章 逼良为娼

第九十八章 逼良为娼

    汪芷见方应物发呆,又催促了几句,方应物仍旧闭口不言,最后只道:“晚辈何敢言长辈,勿问也。”

    汪芷便感到方应物太不识抬举,心里也起了性子,连连冷笑几声,“是不敢说,还是不屑与我说?对我讲大道理时,头头是道,谈及具体事情就闭口不言,这就是你的待人之道么?

    我今日对你也算推心置腹,一切尽都坦诚相待,但你们文人偏偏如此多的肠肚”“小说章节更新最快。本来以为你是例外,但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

    方才还觉得你是谨言慎行的人,知道不该问的不乱问,现在看来,还是不够光明磊落。”

    不该问的不乱问?难道刚才她主动提出回答自己两个问题,是为了测试自己么?方应物心里想着,依旧不回话,汪芷一定是看他年轻,故意使出了激将计,他不能上当。

    这就让汪芷莫名其妙了,她不过是与方应物话家常拉近guānxì而已,怎么会引起了他的抵触?这种小文人的脾气,难道不是只要折节下交,就会感恩戴德么?

    又仔细一想,方应物死活不愿与自己谈论王恕的事情,莫非是担心自己对王恕不利?想至此,汪芷真想大笑几声,这倒是提醒自己了!

    如此她便不再虚以委蛇,指着方应物叫道:“方秀才!话说来说去,说得太多,险些走了岔路,其中误会越发大了。

    如此我便也不遮掩了,你也看得出我是很欣赏你的,这里有一份功名前程送给你!”

    方应物面上无动于衷。答道:“关于在下前程,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不劳厂督费心了。”

    这并非是他淡泊名利,相反。他对功名前程之类的东西比谁都上心。读书人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要积极进取。

    但他也知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谁知道这位不可小觑的女厂督又打着什么鬼心思?反正肯定不会是一见钟情发花痴。

    汪芷脸色回复了平和,笑吟吟道:“你应当对我出京南下的原因很感兴趣,但却不敢问罢?我现在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一是要搜罗人才,二是外出散心。”

    这倒是实话,她身边都是一群粗人,没什么文人士子。有时候很不方便,tèbié是与朝臣往来的时候,连个帮衬场面的都没有。而且某些朝臣根本不与她打交道,也需要个能上场面的人在中间应酬。

    不过汪公公在京师名声太差,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这次南下,就是因为江南文人士子多,她打算搜罗几个合用的人放在身边使唤。

    同时也是因为前一阵子在京城掀起的风波太大,她要出门避避风头。不过她当然不可能大海捞针的去寻人,自然有密探提前到各地打听消息。上报候选名单。

    在苏州府出了一把风头的方应物就在这个名单上,评语很令厂督动心年方十七,相貌俊秀、身世清高、少年老成、文采出众、善于应酬、言辞便利。

    汪芷伸出一根细白的手指头,隔着虚空对着方应物勾了勾:“我看你就不错。在苏州府的事我都听说了。来我这里当个书办罢,或者你们文人叫西席?还是叫幕宾?”

    方应物愕然,绕了一圈又一圈。她的最终目的就是这个么?但士可杀不可辱!

    他严词拒绝道:“在下堂堂的读书人,儒学廪膳生员。还没到穷困潦倒的地步!去你身边当无名无份的书办算什么前程!”

    汪芷忍不住放声大笑,听在方应物耳中。感到很是狂妄。“你觉得当书办委屈自己?你不相信这是功名前程?真是坐井之蛙!你可知道,我身边的上一个书办如今是什么官职?”

    方应物虽然很不屑,但仍然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他姓吴名绶,给我当了几个月书办,现如今在锦衣卫掌管镇抚司!你去打听过就知道!”

    对这个人名,方应物倒是有几分印象,应当不是汪芷的假话,他能去掌管镇抚司,可谓平步青云了!

    天子亲军锦衣卫是干什么的不必赘言,对明史稍有了解的都qīngchǔ。不过在锦衣卫里,有数不清的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千户等,很容易ì让人眼花缭乱。

    那么谁是真正掌权的?只需要看衔头后面的差遣就懂了,谁是治锦衣卫事,谁就是老大;谁是治镇抚司事,谁就是仅次于老大的实力派。

    另外现如今,名义上镇抚司是隶属于锦衣卫的下属部门,但镇抚司负责诏狱,实际上是独立开展刑狱工作的。镇抚司拥有直接向天子奏报的权力,不必向锦衣卫老大负责。

    所以这个吴绶从汪芷的书办变为掌锦衣卫镇抚司,真可谓是一步登天、平步青云了,在文官系统里,这种际遇万万不可能的。

    但方应物仍傲然道:“那又如何?吾辈读书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也!”

    他家几代农民,他的父亲是庶吉士方清之,他的半个业师是商辂,他的未来外祖父是王恕。

    这样的家庭和出身,是清流里的清流,应当一边养望一边科举,怎么可能去走锦衣卫路线!

    对方应物的态度,汪芷早有心理准备。“何必如此激动,又没说不许你科举去。你可以先做两年书办,两年后乡试,你如果中了举我也不拦着你去会试。

    如果不中,你可以考虑继续当书办等下一次考试,或者我奏请天子,直接补给你锦衣卫官位,总不会亏了你,也不失为一种两全其美的法子。”

    方应物再次拒绝道:“在下心领了!天下士子千千万万,还请你将这个好意送给别人罢,总会有愿意为你效劳的人!何必纠缠在下不放!”

    见到自己的示好一再被拒绝,放低了半天身段全白费功夫,汪芷脸色渐渐的冷下来,“因为只有你最好,我要的就是最好的!

    你有方清之这样的父亲,有商阁老这样的老师,有王恕这样的外祖!这些门面摆着,由你替我出面去和那些不开窍的朝臣打交道,再合适不过了!你自己三思!”

    方应物听着很不是滋味,她这是找书办么?这是找男公关罢?

    见方应物还不点头,汪芷又叹道,“何苦呢,不要让我逼你”

    方应物闻言大怒道:“你想逼良为娼?告辞!”(未完待续。)

    PS:一晚上删了又改,改了又删,反反复复,哎,还是没完成计划,先补这章。已经请了假,中午再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