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九十七章 你怎么不说话了?

第九十七章 你怎么不说话了?

    她,男女不明雄雌莫辩;她,貌美如花心狠手辣;她,威势赫赫号令群雄;她,武功高强,还是反派终极大头目!

    如果给了这些特征描述,让方应物来猜,他过去只能想起一个角色,那便是上辈子各种影视剧里的东方不败。

    但是现在与眼前这位汪芷的相对照,他发现那些描述完全也可以套在她身上,只需要将武功高强四个字去掉,别的方面一丝也不差”“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方应物从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匪夷所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感到见证了一个真相,心里忍不住连连感慨一番。

    女扮男装太容易ì被戳穿和识破了,时间长了根本瞒不住人,但是女人去扮太监,那还真是有天然优势,本色出演便可以。

    一个众所周知的著名太监,抱着思维定式去看,举止女性化不是问题,说话声音尖细也不是问题,没人能想得到他居然不是阉人,并且更不会想到有可能是女人扮的。

    正感慨时,便听到汪芷说:“我刚才问了你几个问题,你回答了,确实叫我恍然大悟,不读书确实不明理。我也想不欠你什么,你也可以问我两个问题。”

    方应物不禁脱口而出,“你真的是女儿身?”

    汪芷不悦道:“我难道骗你不成?这算什么问题,换一个。”

    方应物又问道:“你为何要将此机密告知于我?”

    “你比那些一根筋的人好,当面骂了,背后也骂。公开时大骂,到了私底下还骂。实在不可理喻。你至少还是公私分明的,虽然当着别人面也摆谱。而私底下却还肯对我心平气和的说几句实话,让我获益匪浅。

    我方才也说过了,你这人很好,值得交下一份友情。所以要给你留一个深刻印象,免得你出了门就忘掉我。”

    骗鬼罢?方应物一脸不信的表情。

    汪芷对此嗤之以鼻道:“你们文人想事情就是弯弯绕绕,对你们说些实话,你们也疑神疑鬼的,不嫌累么?

    想在三月时候,我抓捕了一个受贿五十两的官员。可他就是不肯相信只因为受贿五十两被捕的,一口咬定我这厂督要因为政争而害他。还有一批同伙为他奔走呐喊,骂我迫害官员、滥捕大臣,这真是可笑之极。”

    方应物都不知道该说她心思单纯还是复杂了,这位女厂督真是一个qíguài的矛盾综合体,脑子里的想法令人捉摸不透。

    也只有在宫中那个封闭的特殊环境里,才有可能会长出如此奇葩罢,还是个读书不多只会做事的奇葩。

    hǎoxiàng在史书里,不知道出于内心自卑还是什么原因。汪某人在大肆打压朝臣的同时,却很喜欢去结交正直君子。她虽屡屡碰壁,但却乐此不疲。难道今天自己对她态度不恭敬,然后反而被她看对眼了?

    “这个问题没意思。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我可是连身份秘密都说了,以真面貌相对,还有何不可言?所以你不必顾忌什么。”

    他们之间。没有这么熟罢?方应物很不想再继续纠缠了,他也没什么好问的。要说起“秘密”二字。谁有他知道的“秘密”多?便随口问道:“你今年岁数是多少?”

    汪直或者汪芷的岁数一直是个历史之谜,往大里猜是十**。往小里猜是十四五,一直没有定论。如果能问得出来,也算填补了一项史料空白罢,喜考据的方应物想道。

    汪芷轻轻地笑了笑,“没想到你对我的年纪如此感兴趣,从才子佳人书上时常看到,读书人动辄问别家女子芳龄几何、可曾婚配,你也是这样么?”

    方应物心底一万分的古怪,将才子佳人书拿出来打比喻,这是无意单纯还是有意玩暧昧?

    面对容貌亮丽,却罩上了绣有类龙形图案大红太监袍服的西厂提督汪芷,方应物一时恍惚。不知道应该把她当公公对待,还是当陌生女子对待了。

    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种奇诡妖异的美感,简直不能直视。

    只听汪芷继续道:“其实我自己也不很qīngchǔ。如果我入宫时是四岁,今年便是十五,如果我入宫时是五岁,今年便是十六。”

    方应物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仍小小吃了一惊。原来她才十五六岁,比他依照史料估算出的十七八岁还要小!

    不过看来,“女人的年龄是秘密”这种原则,汪芷身上是没有的

    就到此为止罢,能捡回一条命也知足了。方应物便道:“在下别无它事,就此告辞了!”

    “你可是要北上么,我还要继续南下,不得清闲。江南风景虽好,怎奈天气湿热,汗水太多,黏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汪芷蹙眉道,又掐起贴在胸前袍子松了松。

    这让方应物很眼晕,估计她多年扮演无性太监扮到习以为常,些许小动作也太不讲究了。

    “下一个dìfāng就要去苏州,王抚台如今在那里。其实对于王大人的忠义,我是十分敬佩的,真乃国之股肱也,虽然没见过面,但向来仰慕的很。”

    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癖好又发作了么?方应物心里吐槽道。

    “对了,听邓大人说,你是从苏州王大人那里过来的,似乎还是他的亲属?可否告知王大人是何等样人,近来忙于何事?也好叫我心里有所预备。”

    方应物便答道:“王老大人他”

    刚说了个开头,方应物忽然心有灵犀,猛然惊醒!

    眼前这个人不是天真娇憨的邻家少女,而是天子密探大头目,并且是业绩十分成功的密探头目!她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找自己打听别人都干了什么!

    只要自己嘴里再往下面说出一个字,就有可能被她作为借题发挥的依据。借题发挥的方式有无数种,这恰好是西厂最擅长的。比如断章取义、小题大做、故意曲解、改头换面、散谣传谣等等。

    汪芷怎么起家的?正是以亲自刺探情报得到了天子信任,这是她的专业本行!

    想到这里。方应物再次冷汗直流,隐隐约约发现自己可能触摸到了真相。

    她并不喜欢来江南。但天子为什么还让她巡视江南,这绝对不没理由的。难道是为了收拾王恕这个天子的眼中钉?

    当今大臣,虽然很多都是胆小懦弱、逢迎拍马之辈,尸位素餐是有的,士风也颇为堕落。

    但有一样好处,还不至于出现很多像严嵩、赵文华这样的人,为了博得天子恩宠而故意与其他官员自相残杀。因而文官里保留了很多正气之士为种子,一直忍到了弘治时代才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种状况下,远在江南的王恕虽然时时上疏进谏切责天子。一如既往的让天子厌烦,是天子心中一颗刺。

    但天子还真找不到人去江南收拾这个名望满两京的老头子,就是首辅万安也不愿意蹚这个浑水,故而只有派汪芷亲自下江南去找找麻烦。

    不然汪芷下江南为的是什么?既不是镇守dìfāng,又不是采办购物,完全毫无道理。

    想明白了她的目的,方应物便一通百通了。

    至于汪芷为什么要从自己嘴里套话,那是因为谎言要想编的像,就要以真话为基础。现在她所干的事情就是套自己真话!

    以王恕的名声,想捏造点什么让人相信不容易ì,但是如果从自己这未来外孙口中说出来,意义就不一样了。无论自己说出什么。到了她手里,就会成为任由拿捏形状的面团。

    何况王恕老大人虽然正直,但在外人面前只怕也是有所保留。但在家中。面对自己这种亲属后辈,肯定相对随便的多。

    只要有心。从自己嘴里不怕抓不到可以用来兴风作浪的鸡毛蒜皮事情前提是合乎了天子心意,而且还让天子相信。这才是厂卫特务组织最可怕的dìfāng。

    这汪芷在前面卖萌了那么长时间。莫非就是为了等待此刻?她就像捕猎的野兽,可以潜伏三天三夜不动,只为了最后猛烈一击。

    而他方应物向来自诩聪明,心计也还可以,更是知己知彼。但也险些一步一步入了彀,差点就把自己未来外祖父卖掉了。

    难怪史书上说汪直生性狡黠!而他刚才左看右看,只看到个天真漫烂、不停卖萌的汪芷,实在没看出狡黠在哪里,结果原来如此!

    再细想下去,这位女太监喜欢结交正直君子,但却屡屡被打脸,然而总是“衣带渐宽终不悔”,让世人嘲笑她心理自卑,有附庸风雅的癖好。hǎoxiàng事实上确实如此。

    但这可能是一种故作出来的姿态。一来千金市马骨,大海捞针也能捞到几个人才;二来可以诱使有道德优越感的人见了她时,不知不觉就将自己摆得高高在上,却放松了该有谨慎和提防。

    这种姿态,可以称之为绵里藏针!她能在短短时间内崛起,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然西厂提督名头如此大,别人见了先小心三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这其实就是一种信息封锁。对她这种密探头子是不利的。

    而她却能做出折节下交、平易近人的姿态,又与名气反差极大,于是当面交谈时便能抵消一些自己的恶名影响,同时降低对方的警惕心。

    方应物越想越汗流浃背,深深的感到后怕。他这次真正体会到了,即便自己熟读史书,但穿越到了这个时空中,仍然不可小觑古人。

    女太监汪芷虽然看样子不大读书,却无师自通“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精髓,这应该是她的天赋和本能,也可能是从小在宫中环境训练出的结果。

    至于她对自己主动自曝身份又玩暧昧,八成也是看到自己是同龄异性,便下意识利用美色优势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同时也对自己是一种极大的冲击,让自己失去平常心。莫非这也是她的天赋和本能?

    她当然不怕自己说出去,自己说出去只能被看做谣言。道理很简单,无法证实,谁敢让汪公公脱光光了来确认真假?只要不能确认,世人相不相信,她还就是西厂厂督。

    而且,宫女和太监都是天子家奴,天子犯了宅男恶趣味派宫女出来当厂督,和太监有什么本质区别?反正都不是男人,大臣也无权擅自处置。

    即便闹得不可开交了,最多将她召回宫去藏起来,另外再派一个比汪芷凶残十倍的太监出来。但坏了天子趣味的方应物则“简在帝心”了,没有一文钱好处。

    拥有如此出色的天赋,难怪她在小小幼童年纪时,便能得到天子和万贵妃双重宠爱,果然有她的秘诀!

    方应物再次回想起来,史书上用一个狡黠的黠字形容汪公公,真是盖棺定论,一点也没错。

    “你怎么tūrán发愣半天,不说话了?”汪芷皱起眉头,很疑惑的问道。(未完待续。)

    PS:补上昨天的,看了大家反应略略放心了,感谢书友们的支持。现在继续写去,还有月票的不要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