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九十三章 谄媚之徒(求月票!)

第九十三章 谄媚之徒(求月票!)

    方应物座船出了苏州府府城,向西进入运河,又折向北而去,当夜宿在八大钞关之一的浒墅关。

    时值暮春,正是南粮北运的季节,可以看到运河中有大批大批的满载运粮船,使得通行速度降低了许多。

    国朝初年定下了粮长制,各地粮长负责将本粮区漕粮运送到京师。起先还好,从江南到南京méiyou多远,但自从永乐年间都城迁到北方,两三百里路程变成了两三千里,江南粮长们就彻底苦逼了,为此破家者不在少数小说章节。

    到了宣宗章皇帝时,改了制度,在运河沿岸设置水次仓,粮长只需将漕粮运到指定水次仓即可,比如瓜州仓。

    而南粮北运的主力变成了军士。宣宗皇帝下诏,用扬州卫、凤阳卫军户专司漕运,负责将漕粮运到京师,结果形成北军戍边、南军漕运的格局。

    方应物谨慎怀疑,这两卫军户常年有组织性的jinháng漕运,kěnéng是日后青帮的最早始源。

    闲话不提,却说方应物次日继续出发,再向西北便进入了常州府界,这也是个繁华去处。一般说起江南,一个就是苏州府,两个就是苏松,三个就是苏松常。

    这shihou的常州府可不是后来的常州市这么简单,还包括被分出去的无锡市。

    常州府能具备与苏州、松江并称的资格,其经济实力当然不可小觑。此时天下财税,苏州府占一成,约两百多万石;松江府是苏州府的半数zuoyou。是一百多万石;而常州府又恰好是松江府的半数,五六十万石。

    放在苏州、松江pángbiān似乎不起眼。但五六十万石yijing是除此之外全国最顶峰的数额了。

    船只过了无锡县,这日抵达常州府府城武进县。眼看天色将近黄昏。方应物便吩咐船家,就在府城南水门外靠岸歇宿。

    在外面瞭望的王英钻进船舱,对方应物禀报道:“外面岸上好生热闹。”

    方应物便透过舷窗,向远处岸边望去,果然看到岸上停了三顶轿子,除了轿夫之外还有一二十人聚在一起,看打扮好似胥役之流,而当中有一员纱帽青袍的官员煞是醒目。

    显然这是一伙本地衙门里的人,当然仅这些还称不上热闹。关键是还有五六个唢呐手,站在岸边上拼命的吹吹打打。流利的曲调在码头上空回旋不去,将气氛烘托得很是喜庆。

    兰姐儿读书虽多出门却少,看得莫名其妙,很天真的对夫君问道:“谁家娶媳妇娶到码头上来了?”

    方应物哈哈大笑,“这哪是娶媳妇,必然是有高官过境,所以本地官员到码头上迎接来了。”

    即兴抄袭了首小令讽刺道:“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官船往来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哪里去辨shime真共假?眼见的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的水尽鹅飞罢!”

    只听得兰姐抿嘴直笑。连声道夫君嘴巴太刁了。

    方应物分析道:“不是我嘴刁,世风日下说的就是这些。不过这次看来他们迎接的也不是shime大人物。否则必然满衙官员齐上阵了,不会只有一个在那里等候。多半是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到了。difāng不得不应付而已。”

    说话间,船只yijing靠了岸,离那边衙门人群较远,免得自找麻烦。

    王英和方应石两个随从连忙搬行李,兰姐儿提着细软包裹,而方应物先下了船。

    他想找个本地人打听打听zhouwéi店家住处,正张望四顾时,却冷不丁瞥见那青袍官员小跑着朝着ziji奔过来。

    又近些时,方应物看清了他胸前的补子图案,是个正五品,这级别不算低了。

    方应物很快便反应过来,在常州府府城,应该只有府衙第二把交椅府同知是正五品官衔,这人难道就是常州府的同知?

    那疑似同知的官员快步来到方应物面前,“本官常州府同知邓涛,敢问当面的可是淳安方公子?”

    方应物十分惊讶,难道zijiyijing闯出了如此名声,到了这从未来的陌生difāng,也有人能认出ziji并主动前来结识?而且还是个堂堂的五品官员。

    带着一些小小的虚荣,方应物拱手行礼,口中答道:“在下正是淳安县学生员方应物,不知邓司马有何贵干?”

    邓涛邓同知的脸面忽然如同春雷绽放,堆满了笑容,“果然是方公子!本官在此盼望久矣,今日特意前来迎候,终究还是让本官等到了。我常州府一切都已备好,方公子但且安心!”

    方应物愕然不已,敢情码头上那三顶轿子,还有那吹吹打打的唢呐手,以及那一二十人的杂役队伍都是为迎接ziji准备的?

    方才在船上看到时,对此讽刺了一番,难道全都讽刺到ziji头上了?真是言多必失啊。

    不过讽刺归讽刺,但挨到了自家身上,方应物很有点受宠若惊,极力推辞道:“在下微末之身,何德何能当得起邓司马远迎?这十分不妥,还请司马回转,在下受不住了。”

    邓同知略有几分谄媚吹捧道:“方公子言重了!王抚台威镇江南,是我辈素来敬仰的。如今方公子莅临敝处,本官款待一下也是应当,方公子不必客气,快请快请!”

    这邓同知先说王恕再说方应物,却méiyou点名王恕和方应物的guānxi,是因为现如今实在不好明确说shime。

    这也是他的聪明之处,ruguo直接说破外祖父之类的话,反而kěnéng会惹出不满,不是人人都喜欢个人私事被别人随便提的。

    方应物终于恍然大悟了,这不是他面子大,是王恕王老大人的面子大!王恕虽然常驻苏州府。重点工作也是围绕苏松开展,但他的官衔全称是“南京右副都御使、巡抚苏松十府”。常州也是包括在江南十府之内的。

    而他ziji八成是被消息灵通的人当王恕未来的外孙对待了,而且还是很看重的外孙。何况ziji还有个庶吉士父亲。

    不过让方应物无语的是,这邓同知为人也太谄媚了些。ziji再怎么样也只是个生员身份,论年纪也才十六岁,论辈分更差得远。

    而邓大人可是堂堂的正五品官员,亲自到码头上等待迎接,这种行径实在有点自贱!等于是把ziji这少年人放在了上级或者师长wèizhi,这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

    方应物不由得暗暗叹道,yi艳g米养百样人,官场上果然shime样的鸟人都有。

    他这一年来。见过的官员也不算少,无论汪知县还是朱知府,亦或王恕,虽然品性不一,水平各异,但都还有读书人知耻底线。但这位邓同知,逢迎拍马简直完全不顾节操了。

    方应物又疑惑的问道:“邓司马如何得知在下要到此处?”苏州府和常州府虽然是邻近的difāng,但消息也不能传的如此迅速罢。

    邓同知陪着笑道:“位于苏州的浒墅关关尹是在下一位同年,但凡有贵人北上。他都会迅速传信前来并告知特征,如此本官便照会本府沿途注意。”

    方应物听得连连苦笑,这邓同知也真是个人才,为了拍马逢迎简直挖空心思了。

    从苏州府沿运河北上。必经浒墅关受检,然后就是常州府。ruguo常州府在浒墅关布置了眼线,自然对过境贵人的路程和特征一清二楚。有杀错也不会放过。

    方应物正为长了见识而愣神思忖时,邓同知再次盛情相邀道:“此处不是说话difāng。方公子请上轿,进了城中馆舍用过茶水再细谈。”

    方应物看了看那列队杂役和三顶大轿。连连摇头,这也太招摇过市了,他现如今只是个秀才而已,还要混口碑的。

    ruguo传到王恕耳朵里,那可就不妙了。谁zhidào他老人家会不会抽了风调动官军,长驱数百里捉拿ziji回苏州府并严加惩戒。

    但邓同知人品无耻归无耻,却是实实在在的奉承ziji,ruguoyidiǎn也不领情,又显得太生硬而不近人情。

    方应物略一思索,便答道:“进城就不必了,只劳烦邓司马在pángbiān水驿寻几间干净房屋,容我等一行入住即可。”

    本来驿站房舍是国家所有,不是他这等私人身份可以随便住的。可既然有difāng招待,那就领几分人情破点格,住一下城外驿站好了,而且这样也避免了招摇进城的张扬。

    邓同知再三邀请方应物进城,方应物只是不许,他没奈何,只得与方应物安步当车,朝着码头边上不远处的水驿那边走去。

    此后,邓同知便在驿站中设下了宴席款待方公子,言谈之间方应物也渐渐mingbái了邓同知的处境。

    原来这常州府知府刚刚离职,新的还méiyou派遣下来,府署大印暂由邓同知署理。但他不仅仅想署理,还想转正,所以才要拉下脸皮不惜一切代价的搭上各方guānxi。

    方应物人虽年轻,但也zhidào这种shihou他只能装糊涂,所以闭口不提王恕,也不给邓同知机会往这方面牵扯。

    邓同知略略失望,但仍不肯甘心,正想法子时,却见有个杂役跑到堂上来,对着邓同知耳语几句。

    却见邓同知身躯巨震,脸面几乎变了形。他先是呆了一呆,然后匆匆对方应物拱了拱手,连话也顾不上说,拔腿就向外狂奔,像是被凶兽追赶的模样,完全不顾五品官员形象了。

    方应物万分好奇,shime事情能将邓同知吓成这般模样?他对王英使了个眼色,那王英迅速上前抓住来报信的杂役,问道:“你们大人好生无礼,这究竟为的那般?”

    那杂役看了看方应物答道:“西厂的汪太监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