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八十二章 作茧自缚

第八十二章 作茧自缚

    这些个女子,各有各的妩媚,各有各的风情,都是出色的美人。聚在一起仿佛百花争妍斗奇,不免令人眼花缭乱,若定力稍差些的就要目眩神迷了。

    方应物欣赏过后,心里暗叹,此地不愧是天下有数的红尘风流之地,随随便便也能凑起这么一副群美图。若是在老家,别说淳安县,只怕找遍整个严州府,也难以寻齐这么几个,那白梅姑娘倒是勉强能算一位。

    对方故意摆出美人阵仗,想看自己这小地方穷书生羞赧无措、进退失据的丑态罢!不过他既然来了,岂能怯阵?丢脸也不能在这里丢!“”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想至此,方应物施施然入内,镇静自如的坐在旁边椅子上,却感到仿佛被一团扑面而来的脂粉香气包围,忍住绮念,谈笑道:“几位姐姐来得可早,在下迟到了该罚!”

    还是那红衣女子,猛然推了一把旁边一个梳着斜飞髻的十六七岁小娘子,调笑道:“沈娘子,你的小郎君来了,速速上去勾引,休要更无一语归何处,再欲相逢动隔年!你若不去,我就去了!”

    这两句诗,还是前天方应物发表的落花诗中两句,却在这里拿出来调戏人了。那小娘子吃不住人前被调戏,红着脸扭腰躲到了后面去,辗转之间,却不经意的抬眼对方应物偷偷递了个娇媚的秋波。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真是风情各异我见犹怜,方应物忍不住在心里叹道,吴中这金粉之乡,果然是消磨人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才子沉湎其中而不能自拔。

    另一个略显沉静雅秀的淡妆女子主动坐到方应物膝前,问道:“先生请了。今日还会作诗么?”

    方应物故作高深的拍了拍肚子,“满腹诗词。只看姐姐们能不能引出来。”

    那最先说话的红衣女子也凑上来,紧紧抓住方应物的手,“如果能给奴家写一首流传百年的诗词,死了甘心。”

    方应物说笑道:“那还是算了,在下可不想当那催花的恶人,这位姐姐还是好好活着罢!”

    红衣女子伤感的叹口气,蹙眉道:“有时想来,活着也没甚意思,无非就是行乐二字。”

    方应物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不然总是被挠的心里痒痒,同时答道:“活着总比死了有意思!”

    却说方应物从容自在的应付着众位美妓,但还没见主人家出来,心里有些恼怒起来,就算他们故意为之,但这也太怠慢人了罢?又想道,既然他们摆架子不主动出来,那便逼出来好了。

    “听说姑苏城里才子佳人互相唱和,蔚然成风。我看几位姐姐都不是俗人,可有什么才子名士赠送的佳作么?让在下这外乡人听一听,听说沈周老先生名气挺大的。”

    有个女子浅笑道:“我这里倒是有的著水游丝风趠起,过墙花影月扶行更为殷勤奈尔情。可惜相逢牡丹后。柳边聊倩答啼莺。”

    听了后,方应物哈哈大笑,“沈老先生的诗词。如话家常,娓娓道来。尽多闲言俚语,浅白的很。说好听些叫天然情趣。活泼生动,自成一派,其实就是功力不足罢!

    贩夫走卒或可欣赏,但如何能与汝等如花似玉的美人相衬!这种诗,就不该在几位香艳风流的美人面前拿出来!老先生还是专心作画去罢,诗词不是他所长。”

    听方应物抨击名士沈周,众妓默然,细细品味起来,沈名士的诗词比方应物那首落花,确实少了点什么。

    方应物又停了停,点评道:“你们吴中文人,作诗都是这个习性,词句通俗,琅琅顺口,适合流行于市井之间,传唱于街头巷尾。

    只可惜了尔等这些美人,相貌才情不比金陵秦淮名妓差,但为何总是声名低了一筹?原因就在这里了,没有适合应景的名诗名词衬托抬捧。

    尔等身边这些吴中才子,风流归风流,浮浪也浮浪,学问还是有的,书画功夫都是天下第一,但却写不出有相应气调的诗句!毕竟最易流传的还是诗词,书画都是眼见为实,不可能口口相传的!”

    方应物这般抨击江南的所谓风流才子诗词水平,放在别处只怕要招惹不服,但在眼前这些美人心里,感觉都像说到了心里似的。

    众美人各有所感的细细想来,貌似实情确实如此,不过一直没有人说透这点。

    如今经方应物一点拨,纷纷恍然有所悟,除去金陵是国都这个因素外,确实在诗词唱和上比苏州强了不少。不是她们才色技艺不如金陵同行,实在是本地才子不给力啊。

    她们又不约而同的想道,这个从外地来的英俊小书生,真真是第一知心妙人,哪里又像是不解风情的酸秀才鲁男子了?

    又有美人疑问:“什么叫有气调?先生此词奴闻所未闻。”

    方应物沉吟片刻,“这个词,难以解释,只能意会罢!例如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你们听着如何?”

    能被全明星三人组请来助兴的美人,那都是有几分才情的名妓。猛然间听到“人生若只如初见”,便感到气短心跳。

    不知不觉围住了方应物,一双双剪水秋瞳里闪烁着暧昧不明的光芒。

    方应物继续沉思,又从记忆中精挑细选出一句来,很深情的吟诵道:“又比如,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这一句你们听着如何?这些才是与你们相衬的有气调诗词”

    “好想是为了奴家!”红衣女子忍不住激动和兴奋,呐喊了出来。

    方应物还在搜肠刮肚,却被突如其来的尖叫打断了思路。他抬起头,却被周围美人的幽幽眼神吓了一大跳。不知怎的。让他想起了狼群,好像要把自己撕碎似的。

    方应物连忙打个哈哈道:“不急不急。今夜还长着!诗词什么的可以慢慢谈。”

    至此他便闭口不谈,露两句出来当个表现自己的引子也就罢了。若在这里拿出全篇纯属浪费。

    但几位美人依然紧紧围住不放,甚至为了抢位置,彼此之间有了点小火花。可以看出,这位小哥儿是一个人形宝库,刚才显露出来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但就那短短两句,也足够让她们柔肠百转,恨不能以身相许换其全貌了当然也有方应物外表出众的原因,有才有貌的男人总是受欢迎的。

    方应物和一干美人纠缠来纠缠去。忽而听到楼梯“噔噔”作响,转头去看,却见上来三位立冠岁数的年轻人。他便知道,这必然是今晚的正主登场了。

    祝允明、杨循吉、都穆这三人立在楼梯口,看着几乎都要倒贴到方应物身上的众名妓,都是说不出的堵心,这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罢!

    他们本意是找些风流灵巧有手腕的名妓,故意在这里挑逗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书生,偷偷在一边等着他出乖露丑也是一大乐子。

    然后等他们三个出了场后。在脂粉阵里左右逢源、潇洒自如的表现一番,再叫这乡下小书生看看江南风流才子是什么派头!

    孰料此人居然是扮猪吃虎的高手!一刻钟功夫,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术,居然惹得这些惯会做戏的美人个个神魂颠倒。像是着了魔!

    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虽然方应物确实比他们三个长相略微英俊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如此迷惑众生罢!

    难怪王铨兄弟被从头到尾戏耍的惨败,几乎要成丑闻。估计就是死在这轻敌上了!

    方应物顾不得全明星三人组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长出一口气。感到要解脱了。

    他奋力推开身前美人,杀出一条路迎上前去。“三位朋友,久仰大名,有失远迎!席位已经安置好,快请入座!”

    全明星三人组更不爽快了,这方应物分明是摆出了主人口气,故意讥讽他们这些真正主人迟迟不到罢?

    果然,方应物转身就坐到了主座上,伸手延请道:“诸位请坐!”

    三人彼此对视一眼,决定先落了座再说其它,便纷纷找到位置入席。四个人四个席位,正好东南西北各一面围在一起。

    不过让三人更憋屈的事情发生了,五个美人全都簇拥到方应物那席位上去了。

    只见得左面三个右面两个,紧紧的挤在方应物身边,直挤钗横鬓乱、春光乍现,也不愿意让出来。

    杨循吉和都穆狠狠瞪了祝允明一眼,出的这是什么烂主意,简直作茧自缚!现在没面子的是谁?

    丢脸的不是那个土包子,是他们几个风流才子!一两年的交情还不如别人一刻钟有用,枉称风流二字!

    还是最稳重的都穆先开了口,对方应物寒暄道:“今夜相见,倍感荣幸,在下相门都穆。”

    方应物劝不开身边美人,只得任之由之,暗暗唏嘘一下自己的超强魅力,便开口对都穆道:“今夜诸君约请在下相见,难道是为了王铨之事么?”

    三人心里齐齐暗骂一句,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王铨抄袭诗词被抓了现行,怎么说都是耻辱的事情,方应物故意上来就说这些,一定是为了打压他们的气势!

    杨循吉也开口道:“在下杨循吉,王铨那厮所行不当,自有家法处置,我等与他无关!”

    方应物淡淡道:“哦,在下以为王铨与诸君交好,看来并非如此。其人家学渊源,探花之弟,却做出剽窃举止,实在可惜可惜!”

    后世最具有传奇色彩的祝枝山最后开了口,很是正色道:“在下祝允明,王铨之事和今夜实在无关,方朋友还请留几句口德,又非大奸大恶,给人改过自新机会才是君子。”

    方应物漫不经心道:“原来是祝朋友,久仰神童大名!令外祖不知还在人世否?在下替老师商相公向他问安。”

    祝允明脸色通红,气势立刻矮了半头。因为他的外祖父叫做徐有贞,土木堡之变时坚持逃跑主义,后来投机取巧帮助英宗夺宫复辟,再后来杀于谦、罢商辂

    在苏州本地人心里,徐有贞大学士为人还算不错,也算古道热肠。可惜在形象近乎完人的商辂面前,徐大学士是绝对的道德低点。

    即使以祝枝山的机智,也没法子辩解说当年杀掉于谦、罢免商辂做得对。

    方应物突然爽朗的哈哈一笑,“是我失言了!这都是过去的陈年旧事,和我等小辈关系不大了。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罢!以此酒敬诸君!”

    都穆惊奇的看着方应物,此人哪里像是一个十六岁不经人事的少年?仿佛是个很有心计的老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