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八十一章 红粉阵仗

第八十一章 红粉阵仗

    下定了决心,方应物又看了一遍请帖,其实这不是请帖,是战书com又看了看三个人名,脑海中冒出一些自己还记得的资料——

    祝允明,十八岁,另一个更出名的名号叫做祝枝山,传说中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当然现在另外三个还没成型。他官宦人家出身,祖父官至参政,外祖父是英宗朝天顺年间的首辅徐有贞(害死于谦那位)。

    据说祝才子从小就是神童,五岁能书法,九岁能作诗,十来岁就能写文章,如今年纪还不到二十,但已经以狂草闻名苏州,诗文有奇气。

    众人一致认定他将来注定要成为状元吴宽、探花王鏊之后的后续者,只可惜历史上他一辈子也没中进士。

    杨循吉,二十二岁,家境富裕,舅舅官至三品参政,自幼好读书,涉猎甚广,但性格极其怪异狂狷,喜欢以学问刁难人。

    去年便乡试中举,眼下估计刚从京师参加会试败北回来。六年后会中进士,但以他的个性,在官场注定是一个扑街,中不中进士都无所谓。

    都穆,二十岁,好藏书,好金石,自幼和前边两位一样,也有神童之称。但他最出名的不是什么个人成就,而是在二十年后科举中,出卖了唐伯虎,使得唐伯虎被削去功名,终身无望仕途,成为放浪形骸的风流才子。

    虽然很多人为都穆辩解,但唐伯虎与他绝交是事实。仕途生涯中,都穆虽然成就平平,但好歹官至少卿,比前两个倒是强得多。

    当前唐寅和文徵明正在念三字经千字文,徐祯卿还在娘胎里,祝允明、杨循吉、都穆三个人无论今后发展轨迹如何。但在眼下苏州年轻一代士子中,是最出色的人选了,说是全明星阵容当之无愧。至于上一代则只有一个天皇巨星,那就是险些连中三元的王鏊。

    而且以吴中文人喜欢交游和互相吹捧的习气。方应物可以肯定,祝允明等三人八成与王铨也是好友,当然要帮朋友来出气了。

    方应物正遐想间,王六小姐又来看望未来继子了。询问道:“听说有些人要为难你?可以等我父亲回来后,帮你调停了。”

    方应物断然拒绝,“不必了!我方应物不轻易求于人,未必就怕了他们!”

    看着锐气勃发的方应物。六小姐忽然有点头晕,不知不觉拿他与方清之比较了一下。不过确实如同自家父亲所言,这两人骨子里都有种自强自尊。

    而后她强行按下这股奇怪的比较心思。疑惑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故意为之?”

    方应物连忙否认。“你多虑了,我受商相公大恩,岂能坐视他被别人任意污蔑而置之不理?”

    正说话间,忽然又有人送了帖子进来。这帖子是粉红色的,王六小姐心头一动,抢在方应物前面将帖子接了过来,看完后信手收了起来。

    方应物很纳闷。这明明应该是自己的帖子,便伸出手索要,但六小姐却拒绝道:“你不用看了。”

    通信自由被侵犯的方应物十分不满,抱怨道:“莫非我真成了贵府囚犯?”王六小姐没好气的将帖子从袖中抽出来,又还给了方应物。

    接过手,方应物细看原来是一张粉红纸笺折成的帖子,还带着淡淡的香气。打开阅览,上面写道:“闻君高才,落花一首感念于心,由花思己,仿佛肝肠寸断,奴沈玉心斗胆愿约佳期,与君一晤,还望不吝赐面。”

    这是约炮情书?方应物微微愣住,自己只写了个还算出色的落花诗,立刻就有女人主动送上门?这年头的苏州才子也太幸福了罢,不愧是经济文化最先进的地方啊,风气就是开放。

    王六小姐轻轻骂道:“苏州这地方,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脸皮的狂蜂浪蝶多!见到有好人物,便舍下身段去勾引,什么才子佳人,都是胡闹!一个卖才一个卖肉,互抬身价而已!”

    又叮嘱道:“你是清白人家,要仔细守好门户,不要和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胡乱勾搭,这些女人精的很,肯定是看中了你的前途!让你父亲知道了,小心打折你的腿!”

    方应物真想说一句:六小姐你不要如此直爽,就让他在用才华打动美女的幸福中稍微陶醉一会儿也好。

    王六小姐没有觉察到方应物的心情,若有所思道:“你要是想成家,我帮你在苏州府物色一个正经人家好女子,也不是不可以”

    “免了免了!”方应物连忙摆手道,这个话题吃不消,他现在还不想受拘束。在确定自己能冲到多高之前,还是先不要早早给自己一个圈套,纳妾可以娶妻免谈。

    方应物突然又想起来,那全明星三人组给自己送来的帖子还没有回复,便提笔写了回帖,同意他们定下的时间地点。

    时间是定在后日黄昏,地点还是在唐伯虎他爹开的酒楼。

    却说光阴似箭,一晃到了日子,王恕老大人还没有回来,行辕里便没人能拦着方应物往外跑了,只要他不携带家眷行李逃走就行。

    方应物掐着时间,不迟不早,准时赶到了阊门外的望江楼。有店家小厮殷勤的将方应物引上楼,还是在三层那里。

    唐伯虎他爹也是读过书的,非常喜欢文人墨客和雅事,今天为了这场过江龙大战坐地虎的盛会,特意将三层重新布置了,只临窗设了四个席位。

    方应物从楼梯登上去,入目却吓了一跳。这里此时没有其他人,却只有四五个花花绿绿的年轻女子,围聚在帘幕下面矮榻上亲密的闲聊,时不时的轻轻捶打笑闹几下。

    方应物微微愣神,难道走错地方了?

    女子们看到方应物呆住,忍不住低头“吃吃”暗笑,却有个胆大的红衣女子,脆生生的招呼道:“莫不是方小先生?”

    方应物一本正经的答道:“在下正是方应物,尔等这是”

    红衣女子抿嘴笑道:“先生莫惊,我们姐妹也是受邀而来的!只是主人家貌似要来迟了,小先生与我们姐妹先说说话儿罢!”

    方应物便明白了,这是那三个主人给自己的下马威,将自己当成刚从山村出来、仍不谙世事的土包子小处男,所以特意摆出红粉阵仗调戏自己!而且他百分之百可以肯定,这是祝枝山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