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十八章 好心当驴肝肺

第七十八章 好心当驴肝肺

    方应物回到屋中,有杂役将早膳送了过来,方应物招呼兰姐儿用过早膳后,便等待王小姐到访。

    听到院首有响动,方应物便出去迎接。远远瞅见那王小姐穿着粉红罗衫,套着淡紫褙子。白净鹅蛋脸庞,峨眉淡扫如同柳叶,双目顾盼生辉神采奕奕。

    方应物和门口军士打听过,知道她在王家排行第六,而且是王恕幼女,所以行辕中尊称一声六小姐。“”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王六小姐身份特殊,很有可能成为继母。方应物当然不敢放肆多看,略略低头见了礼,将六小姐请了进屋。

    随同王六小姐来的,还有四五个杂役婢女,手捧着各式东西。有瓜果,有点心,有书籍,有笔墨,有棋牌,吃的用的应有尽有。

    王六小姐笑意款款,和蔼可亲,完全不似昨日在寒山寺披着面纱时的冷傲。

    此一时彼一时也,这里是家中,那里是公众场合,现在是“亲属”,那时候是陌生人。态度当然不一样。

    六小姐很周道的嘱咐道:“出门在外,多有不方便的,我便拣了些吃用物事,一大早的给你送过来。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少的,不必客气。”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这真是够热忱的,但越是热忱,一心想离开的方应物越不适应。连声道:“不缺,不缺,眼下已经很好。”

    王六小姐对方应物起居十分关怀备至,又嘘寒问暖道:“昨夜睡得可曾好?这床是软是硬?看天近几日或许会下雨,用不用添盖被?”

    方应物连连摆手道:“不必麻烦了。”

    “你这小哥儿太客气了,昨日见面不相识。有些生分也就罢了,今日大可不用见外。”

    说着六小姐又想起什么。伸手拍了拍,便见从外面进来两个中年女子。六小姐指着方应物道:“方小公子在此。你们给他量了体格,裁几件夏季衣衫,要用好料子。”

    扑面而来的热情一波接一波,让方应物有点承受不住,“在下心领了,眼下真无所求。”

    王六小姐掩口一笑,“还是客气了。看来你父亲未曾与你细说过,我现在便告知你,我与你父亲有过口头婚约。因而说起来也算是一家人。你将这儿当做自己家便可以了。”

    方应物愣了愣,她与父亲不仅仅是绯闻,还有过口头婚约?那这位看起来只比自己年长一两岁的六小姐真成自己预备继母了?

    虽然一直隐隐约约有这个想法,但从未见谁确定性的提起过,就连王恕也只是说“老夫想嫁女”。

    现在猛然听到她肯定性的答案,感觉还真是怪怪的,难道以后要自己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喊母亲?

    如此说来,六小姐今天这是要对自己进行感情投资了。毕竟昨天太匆忙,大多数时间又是和王恕谈话。想卖好也没机会。

    “昨日匆匆相认,很多话儿都没顾得问,也是我对你关心不够。你在县里时,可曾读书进学?”

    方应物老实答道:“县试案首。府试第二,道试也是第二,治春秋蒙大宗师看重。亲点了廪膳生员。”

    这个成绩还是很长脸的,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好。

    王六小姐惊喜的轻轻叫了一声。睁大眼睛道:“这极好,时祖宗保佑。方家举业后续有人了!我心里很是欣慰。”

    她她这是什么姿态?方应物冷汗直流,这小姐的反应也忒夸张了罢?

    事到如今,他算是看出来了,王六小姐这是将自己摆在了母亲位置上,学着母亲腔调和自己说话。

    对她的认真精神,方应物很感动,也相信她是真心想和自己这未来继子处好关系。但在心里还是要吐槽一句,这扮演的很生硬,演技太差了,雕琢痕迹甚重。

    而且还可以看出来,她这是担心自己被强行扣留后,心怀不满,从而产生仇怨之心,以后不好相处,所以今天想方设法的化解掉。

    但他从内心深处是根本不想留在苏州,这是没法化解掉的。不过她的态度倒是个机会,似乎可以从中利用一下。

    想至此,方应物很诚恳的说:“梁园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一切好意尽都心领。在下如今惦念父亲,还望令尊高抬贵手,不要阻碍了。”

    王六小姐解释道:“我父亲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对你更没有恶意,拿你当做亲族后辈看待,你不要放在心上。”

    方应物忍不住高声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你怎么让我不放在心上?在下有在下的志气,也并不想求着你们王家什么!

    你们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决定在下的去留?在下姓方,不姓王!”

    方应物说话冒着火,十分不客气,王六小姐的脾气也渐渐起来了,“这也是为了你自己好!你去京师,并没有什么益处,不如留在苏州府!”

    方应物叹口气,很是诛心的问道:“你们王家,不会是想拿我当什么人质罢?”

    六小姐愣住了,“拿你当人质作甚?”

    “谁知道呢,前妻留下的儿子总是很碍眼罢。”

    王小姐感到一腔好心都当了驴肝肺,愤然道:“你怎能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方应物当然知道王恕不是这个意思,无论从昨天察言观色还是从历史上风评来看,这老头不会干这种事。真要有这种心思,就不会斥责自己贪图荣华富贵了。

    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敢这么说,算是一种激将计,告诉王恕本公子已经有这个疑心了,小心这种类似流言的传出去。

    若王恕真有这个心思,方应物反而不敢点破了,那无异于逼迫对方下狠手。

    这种法子委实有点损,有利用别人感情的意思。但方应物除此之外也真没有别的办法,他无权无势,无兵无勇,又是客场作战,不从名声方面做做文章,凭什么去争取自己的权益?

    王六小姐挺不明白,方应物方才挺懂事的,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句句都能戳伤人心。这想得都是什么小人心思!

    她生气的站起来,“你等着,我去与父亲说!”

    方应物连忙起身相送,“慢走!”(未完待续。)

    PS:我下午脑子里忽然冒出个神剧情,但若匆匆忙忙写,必然写砸,需要点时间构思雕琢,所以恳请大家给点时间,今天本该有的最后一更推迟到明天上午。

    反正今天月票看着过不了五十,明天不加更,时间就不紧张了,这样今晚明天都宽松,正好让我沉下心思编故事,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剧情……大家等着揭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