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十七章 困居

第七十七章 困居

    王恕目送方应物出了书房,暗暗叹一口气com与一门心思赶路的方应物不同,他已经得到了消息——方清之馆选为翰林院庶吉士。

    庶吉士不是官,没有正式品级,只是一种名称,表示在翰林院学习深造。若馆选为庶吉士,三年之后才能正式做官,谓之散馆。

    庶吉士看似比别人做官晚三年,但却是所有三鼎甲之外的新科进士都梦寐以求的,因为庶吉士还有个别称叫做“储相”,顾名思义就是后备宰相。

    放在从前,内阁的资格并非很严格,不经翰林也是可以的。

    但成化初年时,首辅大学士李贤定下了“非翰林不入内阁”的规矩,后面两任首辅彭时和商辂又连续维持并强化了这个规矩,现在已经成为了官场常例。

    所以说,普通进士如果不能馆选为庶吉士,那等于失去了登顶资格,这辈子彻底无望宰辅了。

    以方清之高达二甲第四的名次,虽然不能像三鼎甲直接入翰林当修撰、编修,但馆选为庶吉士再正常不过了。

    科举制度的精髓就是考试成绩说了算,考得越好发展平台就越好,当然有好平台不意味着有好结果,还要看个人造化。

    话说回来,翰林院不像其他衙门职权分明,又被视为储相所在;同时翰林院主掌文书诰敕、编纂史录,和内阁关系密切,又是天子近臣,往来交际层面是极高层的,是清流里的清流。

    正因为地位清高,所以翰林官的自由度很大。既可以埋头经史文册,不问外界是非;又可以多发议论,指点朝纲。积极参与朝政刷存在感。

    对方清之的个性,王恕当然了解,若遇到看不惯的事情,方清之必然会上疏直言,不会埋头经史文书装作视而不见。

    而如今朝堂上,又有那么多会让忠直之士看不惯的人和事,以商相公几朝元老的地位,也被挤兑走。若直言不讳,说不准就触犯到谁了。

    所以王老大人扣住方应物。有两点考虑,一是不让声称要“助父亲一臂之力”的方应物去捣乱,减少方清之身边的各种变数。

    二是预防万一。宦海风波险恶,如果方清之被奸佞打击和处罚,至少方应物在他这里是可以得到保护的。免掉方清之的后顾之忧。

    方应物走后,王小姐也进了书房,对父亲道:“父亲明鉴,以女儿看来,此子并非贪慕荣华之人。”

    “何以见得?”

    “父亲虽不得立朝,二十年来始终颠簸在地方,但父亲名望素著。又坐镇江南为巡抚,比普通人家还是尊贵的多。若常人稍有机缘,必然要拜访求见,攀结关系。

    但这方应物不过小县一秀才。方家也不是高门大户。这次他路过苏州,女儿看他并不很热心前来拜见,甚至有避而不见之意。这说明他心里自有傲骨,不是贪图富贵的人。”

    王恕点点头道:“毕竟是方清之的儿子。内里还是有些像的。”

    如果方应物听到王大小姐的解读,必定要苦笑不已。他自认是好人,但真没有好到那个地步

    不肯来见王恕,实在是因为王老大人极其敢于直言,在天子心中是挂了号的刺头,史书上写的清清楚楚——“帝甚厌苦之”。

    自己这种小菜鸟还弱的很,经不起风浪,大大小小的风险能规避就尽量规避为好。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改成勿以险小而不躲也是对的。

    却说方应物方秀才这次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如果是李士实大宗师是极没有信念的人,那王恕王老大人就是另一个极端,他的信念过强了。

    不是人人都像商相公那样外圆内方,既有为之坚守的原则性,又不缺乏变通。

    满怀不爽,方应物被带到了巡抚行辕客舍,王家给他腾出了三间正屋和两间厢房。

    名为客舍,但也是高轩敞峻,里面陈列虽不奢华,却十分雅致。

    能与巡抚大员往来并入住的,当然也都是大人物,客舍自然不能过于寒酸。至少这辈子,方应物没有住过如此豪华的房间。

    方应物在庭院中见到了兰姐儿和两个随从,他们都有些手足无措。

    这些昨日还是山村村民的人,今天就站在了雕栏画栋旁边,又不是方应物这种怪胎,当然极度的不适应。直到方应物出现,这三人才像是有了主心骨。

    “小相公,听主人家说,你要留在这里读书?”王英小心翼翼的问道。

    方应物冷哼道:“他们自以为是而已!先住下,然后想法子走人!”

    看方应物神情不太痛快,其余人便也没有多问。此时天色晚了,便各自回房休息,方应物和兰姐儿入了正堂,方应石和王英去了厢房。

    在屋中,兰姐儿坐在床头整理箱笼,又看着夫君冥思苦想的很是伤神,便心疼道:“你何不拿出商相公的信件?王老大人总压不过宰相罢?”

    方应物摇摇头,“这不是斗兽棋,一个吃一个的。王老大人性情强硬,认准了的事情就不会动摇。连天子都屡屡被他批龙鳞,更别说商相公的面子。

    而且你要知道,商相公让我送的不是信,而是人情。如果今天我拿出信件,向王老大人能说明什么?

    若王老大人顺水推舟,将送信事情大包大揽,直接委派别人替我跑一次京师,将信件都一一送到,那我岂不平白失去了这些人情?

    人情是银子买不到的,不能轻易就丢失掉,当然要小心为是。”

    路上多有不便,方应物许久没有和兰姐儿亲热过,今晚住的还算安逸,便**一番略略解渴。

    及到次日,方应物早早起来,出了房屋散步去。他刚走到院首,便看见两个军士站在那里闲聊

    这俩军士倒是很热情,问候道“方小公子昨夜睡得可好?这是早起散心么?小的愿为前驱。”

    “为什么叫方小公子?去掉小字不行么?”方应物既然打算出来闯荡江湖,当然不喜欢被别人当小朋友看。

    “这是小姐特意吩咐过的,小的们自然不敢叫错。对了,小姐昨日还说过,今天上午要亲自过来。”

    ps:时间支离破碎,思路也支离破碎,匆匆忙忙抽中午时间码字,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