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七十五章 姑苏城外寒山寺

第七十五章 姑苏城外寒山寺

    从淳安县到京师,虽然距离遥远,但路线是很畅通的。wwwcom顺新安江、钱塘江到杭州府,然后转入运河,再一路向北,走到无路可走时,京师也就到了。

    就是转船很麻烦,坐船不是私家船的话,不可能从淳安县出发一直开到京师,最多也就到杭州。

    所以只能在杭州、苏州、扬州、淮安、临清这些枢纽地方一次一次的换船,又不少时间都耽搁在这里了。

    沿途各地从南向北,杭、苏、杨、淮、临清都是天下有数的繁华所在,可惜方应物一行并没有心思和计划去游览,只想码头过了夜便继续赶路。

    原因有两个,一是方应物担心父亲状况,所以心急赶路,不想在路上额外耽搁时间。

    二是囊中羞涩,所带的盘缠本来也就是将将够路费,到了京师还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因而必须节省使用,不可能浪费在沿途游览上。

    如果声誉足够的名士,还可以靠着名气到处交游,本地人也卖面子招待。方应物显然是不够格的,他在淳安也算小有名气,但放眼全国,也就是十万秀才中普普通通的一员而已。

    一行四人,除了方应物和兰姐儿外,还有两人。一个叫方应石算是族兄,虎背熊腰蒲扇大的巴掌,负责震慑宵小兼挑箱笼的;另一个便是兰姐儿的兄长王英,口舌便利,负责和车船店脚打交道的。

    两个人上路很容易枯燥,但四个人就稍好一些,人多热闹一些。

    却说坐船走了十几日后,方应物一行人到达了一个了不起的地方,那便是天下第一繁华都会苏州府。

    运河在苏州城之西的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枫桥码头,没错。就是《夜泊枫桥》的枫桥。

    从杭州租来的航船只肯送到这里,所以方应物等人下了船,在枫桥边上找了家看着还算干净的旅舍住下。此后就该寻找客船,讲定价钱后前往扬州去。

    枫桥旁边就是大名鼎鼎的寒山寺,虽说方应物并不打算在路上游山玩水,但这次距离寒山寺实在太近了,出了旅舍门,走几步路便能到。

    面对近在咫尺的名胜,去转一转并不用费多少时间。

    同时兰姐儿也很期待去看看唐诗里的“姑苏城外寒山寺”是什么模样。方应物便答应了明日上午一起去寺中观光——明代逛古寺应该不收门票钱罢。

    一夜无话,到了次日。方应物和兰姐儿以及两个随从,一起前往寒山寺游览。

    寺中游人如织,明显可见香火极盛。方应物虽然算是唯物信徒,但这时候也不会煞风景。他在寺外买了几柱香递给兰姐儿,陪她一同前往大雄宝殿烧香去。

    宝殿正门前布置有供桌铁鼎,密密麻麻人头攒动,香火烟云缭绕,一直飘到了飞檐上。

    方应物和兰姐儿在两随从的护卫下,勉强挤到了人群前方等候。方应物与小妾说笑几句,眼瞅着前面香客已经要收工走人。他们准备上前补位。

    正当此时,忽然后面人群耸动,声浪哗然,呵斥惊叫互相交杂。好像到了菜市场。

    方应物向后看去,却见出现了十几名军校,在一名小头目的率领下,手持长棍强行冲了过来。

    他们并非要打砸抢。只是分成两列,不停挥舞长棍。将人群驱赶到边上去,方应物一行人也随着人群晃动被挤得站不住脚,一直退到了殿前台阶的边上。

    很快军士们就在宝殿正前方清理出一片空场地,并围住后静静站立等待。

    方应物看这架势,心下十分明了,想必是有大权贵人家前来上香了!敢在苏州府名胜如此嚣张的,来历匪浅。

    忽然听到身边有当地人议论道:“这应当是巡抚衙门里的标营军士。”

    原来是巡抚的人马,难怪敢如此张扬跋扈!

    经过宣德朝以来的不断强化,巡抚从临时差遣渐渐演变为常态化,其品级不见得多高,但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地方最高封疆大吏。巡抚实际权力在布政、按察、指挥三司之上——当然苏州府属于南直隶,没有三司衙门。

    不过方应物听父亲八卦时,好像听说过父亲的恩主、以刚直无私闻名的王恕就是现在的苏松巡抚

    没多久,却见有一顶轿子落在,缓缓的从轿子里下来一位中等身量,娉婷袅娜的妙龄女子。

    她头戴遮阳帽,垂下了面纱拦住了别人的视线,看不清容貌如何,年龄自然也无从猜起,只能看出并不是很大。

    方应物又听到身边两个本地熟客议论道:“此女八成乃是抚台幼千金也。”

    方应物心里再次一惊一乍,原来这女子就是父亲绯闻中的女主角!仔细看这抚台千金点香、跪拜、祈祷,动作优雅好看,颇为赏心悦目。

    等到王家千金起身时,周围军士又开始大肆动作,要送千金上轿离开。但却不小心将方应物和兰姐儿撞了一下,险些栽倒在台阶下。

    方应物忍不住大怒道:“听闻王中丞乃当世名臣,原来也不过如此!今日得见,名不副实!”

    这话声音有点儿大,那王家千金正要离开,听到方应物的话,转身走到方应物面前,打量过后问道:“方才是你说话?哪里名不副实?”

    方应物冷笑几声,“这里是佛门清净地,若千金之躯到此,好言相劝腾出空地也就罢了,但没听说过拿着棍棒打砸驱赶香客的名臣!”

    隔着面纱,看不出王小姐什么表情,却见她转头把开路的军士头目叫来,责问道:“严头领,这位公子所言属实?”

    那小头目讷讷不能答,周围尚未散去的香客看到有人出头,一起起哄道:“自然是属实,不然我等偏喜欢站在边上拜佛么!”

    却见面纱晃动了几下,王小姐对军士吩咐道:“严头领胡乱扰民。拿下打四十棍,当众谢罪!”

    方应物摇摇头,暗叹这王小姐也太爱现了。没必要如此当众重罚自己人,也不怕下属寒心。

    其实只要当众训斥,承诺回去后从严处分,那就可以了,根本不用这样动真格。

    不过这都是她的家法了,方应物当然不回去管闲事。不过人家表了不姑息的态度,自己出于礼貌也该回应。便拱拱手行礼道:“王中丞家果然德行如一,传言不假,在下先前言辞不妥,如此便告辞了。”

    方应物并不想和王家攀交情,他还急着去京师。再说这王恕未来十年都进不了朝廷。朝局中帮不上多大忙,所以攀交情不急在一时。

    何况自己父亲和王小姐到底什么关系还弄不清楚,如果是令她反感的流言蜚语,自己去攀交情不是自讨没趣,反而会让人厌恶么?

    总而言之,一切以早日见到父亲为最优先考虑事项。让父亲独自在妖魔鬼怪横行的京师,方应物打心底的不放心。

    习惯性的放下手。潇洒的振了振衣袖,方应物转身就要走。却听那王小姐叫道,“慢着!”

    方应物疑惑的回头,“还有何事?”

    王小姐同样很疑惑的问道:“这位公子我看你好生面善。似是在哪里见过。”

    难道被认出来了?方应物笑了笑,她这话放在上辈子可真是老套的不能更老套的搭讪用语。可惜此女是父亲的绯闻对象,借自己十个胆子,也不敢调戏。

    只好一本正经的说:“在下首次来苏州府。王小姐想必是一时恍惚了,还请回去多歇息。在下告辞了。”

    王小姐等方应物转过半个身为,突然又开口道:“弟老官等下添!”

    方应物下意识答道:“我还要去做生活罢!”

    等答话出了口,方应物当即目瞪口呆,怎么冒出花溪口音了?

    淳安县山水太多,区块支离破碎,便有所谓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

    王小姐方才那句问话,是标准的花溪方言,而他乍闻乡音,一时情不自禁,也下意识的拿花溪话回答了。

    不但方应物惊呆,兰姐儿和方应石、王英全都惊讶万分。

    王小姐的面纱抖了抖,抬起手指着方应物道:“你肯定姓方!是不是方应物?说!”

    方应物尴尬无语,总有装糊涂被当面揭破的感觉。

    他可以肯定了,自己父亲绝对和这位小姐有某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不然她怎能冒出一句花溪方言?不然她怎能轻易就把自己识破。

    但这样更尴尬啊!

    无可奈何,方应物只得再次行礼,“在下确实是方应物,却不知”

    王小姐反问道:“你不知道我是谁?你父亲没有对你提到过我?”

    方应物决定还是装糊涂,这关系太莫名其妙,不装糊涂没法见礼,难道对这貌似不超过二十岁的大小姐当后娘拜么?“父亲从未提起,在下真不知晓。”

    王小姐沉吟片刻,邀请道:“无论你真不知假不知,你先不要走了,随我去行辕罢!让我父亲也见见你!”

    方应物真心不想去见大名鼎鼎的王恕王中丞。王恕这老大人太正直太无私,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自己身上又不是没缺点,估计和王中丞性格不会太相投,确实相见不如不见。

    他皱眉推辞道:“在下要急着赶路,又身份低微,不敢打扰老中丞,还请见谅。”

    王小姐了如指掌道:“你必然是去京师?你父亲已经二甲及第了,还着什么急?不差这一时三刻!

    左右何在,请起方公子,跑掉了自行领军法!”

    ps:第二更!第三更看样子又要过12点,我只能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