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六十八章 道试上的惊喜

第六十八章 道试上的惊喜

    转眼之间,二月底的道试日期到了。按照惯例方应物提前一天去了县城,住进项成贤宅中。从这点看,大宗师按临淳安,当地童生还是沾了光的,不用奔波府城参考了。

    面对小三关中的最后一关,也是彻底从二等公民兑变为一等公民的一关,方童生还是比较气定神闲的。该做的都做了,目前只有等着结果罢。

    次日凌晨,方应物便提着考篮,到了县学大门外等候点名。道试检查比县试、府试都要严格的多,从某种意义上,道试才是科举之路的正式开端,县试府试都只能算资格预考而已。

    脱鞋子、拆发髻等检查手段也在道试隆重登场了,摧残着即将跨入士子阶层的考生的情绪。

    随着人流,方应物过了门口,慢慢进入考场。去年县试也是在这里考的,这次布局和县试差不太多,桌案整整齐齐的露天排列在甬道两侧。

    方应物按照领取的试卷考号,找到了座位,便开始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几通鼓响,成化十四年淳安、遂安两县集中道试开始了。

    方应物睁开眼睛,看到有两个小吏举着考题牌子,一边高喊题目一边在甬道上来回走动。

    道试和县试、府试同样是两道题,但有所不同,一道是四书题,另一道却是五经题,不像县试府试都是两道四书题。

    耳朵不好的可以看牌子,眼神不好的可以听叫喊。方应物距离甬道比较近,足以看得清牌子上的题目。先看见了四书题,分明是《色难有事》。

    这个题目。叫方应物心情很是波动了一下。前几天他刚从倦居书院出来回到家中,正处于疯疯癫癫状态(兰姐儿语)。曾经写过一篇《色难有事》。

    今天遇到了熟悉题目,当然是好事情,仿佛有一种押题押中的快感,这可是好运气好兆头!只要将前天那篇原文抄上即可,而且搞文章的都知道,疯疯癫癫状态下写出的东西往往是水准最高的。

    但方应物随即就高兴不起来了,反而有点痛心疾首,这种类似于押题押中的绝好运气,还不如出现在今后的乡试以上大考试中!在这种已经打通关节的道试里碰到熟题。简直就是一种资源浪费!

    唏嘘感叹完毕后,方应物又去看五经题,随即发现五经题只有两道。

    第一道是《祁奚请老,晋侯问嗣焉一章》,出自于《春秋》;第二道是《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出自于《礼记》。

    忽然整个考场哗然,因为这五经题很不正常!前文介绍过,四书是士子必修课。五经是选修课,五经之中只要选一经专攻即可,比如方应物就是治《春秋》。

    当然,《春秋》和《礼记》是最难的两经。如今很少有人选择这两经攻读。

    而到了考五经的考试中,必须每一经都要出题,也就是说道试必须要出五道题。而考生只需选择自己本经的题目作答即可。

    但现在这次道试,五经题只出了春秋题和礼记题两道!也就是说。没有其他三经的题目,怎能不让考生哗然!大部分人都不治《春秋》和《礼记》。怎么答题?

    随即很快又有小吏举着牌子,牌子上提学官告示给出了解释

    “近年士气浮躁,贪图简便者甚众,士子多不习《春秋》、《礼记》,长此以往,唯恐经业失传矣!

    故责令诸生习《春秋》、《礼记》,今次考试,以四书题取士,以五经题定等次。

    能默写《春秋》、《礼节》题目所在章节并行文者,即准补禀膳生员;能行文者,准与补增广生员;能写策论者,准与补附学生员。”

    看到这次以四书题取士,而五经题只是定等次的参考,众考生才渐渐平息下来,没有发生大闹考场的祸事。

    乡试以下考试的随意性很大,几乎就看主考官个人兴趣和意愿,由此可见一般。

    李士实大宗师这次就是不走寻常路,用避免经义失传为借口,以《春秋》、《礼记》定等次,能同时默写章节和编出八股文的当禀膳生员,能编出八股文的当增广生员,能写策论的当附学生员。

    这对于方应物而言是天大好事他恰恰是治《春秋》的!

    穿越之前那个方应物前身,别的不行,死记硬背功夫好还可以,一本《春秋》硬是让他背下了,所以现如今方应物默写《春秋》是没问题的。只要再编一篇八股文,那么进入县学后直接可以充当禀膳生员了!

    却说县学生员分三等,第一等级是禀膳生员,领取国家禀粮;第二等级是增广生员,地位低一点;第三等级是附学生员,地位更低。

    刚考中秀才进学的,只能充当附学生员,然后在岁考等考试中成绩出色,才有可能升为禀膳或者增广生员。

    现在大宗师别出心裁搞了这么一出,方应物倒是非常意外和惊喜,心里爽的像六月天吃了冰镇西瓜。

    中秀才不算惊喜,他已经有足够心理准备了,但是中了秀才不用苦熬升级,直接变成每月领取国家补助六斗粮的一等禀膳生员,那绝对是大惊喜。

    而且禀膳生员很容易取得乡试资格的,不像大多数增广生和附学生那般充满不确定性。

    要知道,乡试资格也是限定名额的,并非中了秀才就万事大吉。淳安县底蕴深厚可能有一百多秀才,但能参加乡试的不超过四十个。

    方应物有点不能相信,这难道是大宗师主动投桃报李么?前天偷偷见面时,倒也简单聊了几句学业。

    若确实是大宗师故意为之,那他真是个在小地方很精细、很有创意的人,这种时机都能凭空制造出来,不愧是几十年后创意大到了敢跟着宁王造反的人。

    胡思乱想了片刻,方应物按下心思,开始提笔答卷。这个过程很顺利,四书题有腹稿,很快写完;但春秋题倒是废了一番功夫,默写完题目所在章节后,又费了两个时辰,才凑出一篇八股文。

    誊抄完毕后,方应物起身交了卷子,自有小吏收卷糊名。主考官李大宗师又将方应物留下,问了几句话,算作面试。

    李大宗师问:“论语中子曰二字最多,以此为题,汝可试着破之。”

    这是对八股文技术的小考验,方应物通篇大文章水平一般,但对开头几句的小技巧还是有点心得,当即模仿八股文破题格式答道:“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

    李大宗师又刁难道:“以你名字方应物为题,如何破之?”

    方应物想了想,答道:“姓方为做人之本,名应物为处世之道!”

    这破题意思是做人要方正,处事要应物李大宗师大笑,挥挥手让方应物走人了。

    有几个和方应物一同从县试、府试考过来的童生看到这一幕,心中艳羡不已。

    此人虽然小小年纪,但真乃天之骄子也,县试、府试、道试三关都被主考官留下谈话面试,这是什么好机缘?

    传出去也足以小小扬名了,同时被三级考官重视的人能差的了么?必然被视为众望所归的人才。如果不出意外,这次道试题名录上必然有方应物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