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五十四章 偷天换日(求推荐票!)

第五十四章 偷天换日(求推荐票!)

    方应物与他的便宜舅父胡增文进县衙乃是前后脚功夫,到了仪门,一起被门子带着去了二堂花厅。

    汪知县便在这里接见了两人,其实当汪知县见到他们一起来到,心里还是高兴了片刻。

    他以为这两人联袂而至,是已经在私底下先和解过了,然后到他这里走个过场。若是如此,就不必让他头疼了。

    但现实总是比想象的残酷。稍稍寒暄几句,汪知县就发现了,原来这两人是分别前来的,只不过偶然在县衙门口撞到了一起而已,根本就没有和解的势头。

    失望归失望,作为守土有责的地方官,汪知县不得不耐起xìng子调解。或者说他本可以置身事外,任由两家你死我活也不干他事,但方应物绑了县衙吏员,他这知县想躲事都不行了。

    只得一边暗骂胡家无事生非,一边暗中抱怨方应物唯恐天下不乱,开口道:“你们胡家与方家本是姻亲,何至于闹到如此地步,这岂不是叫全县父老看笑话么!”

    方应物和胡增文两个人都没有在汪知县面前坐着说话的资格,故而都站在这里。此时胡增文上前一步道:“家父说了,事情闹到如此地步,都是方应物的过错。若非他擅自绑架户房吏员,何至于此?

    况且县衙吏员都是做事的人,若都如方应物这般动辄打骂绑走,以后谁还敢做事?”

    方应物很软弱无力的反驳道:“在下只是请县衙丁、邵二先生去做客上花溪村,为村民讲解一下田地分等次的事情,以免村民懵懂不知。”

    这辩解确实很软弱无力,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别人听到也会觉得,这是骗鬼罢?世间有先将人殴打一顿,然后强行带走的“请做客”么?

    虽然方应物的辩解可信度极低,但汪知县捏着鼻子认了,只要有个交待就好。至于是不是真的请做客,那又有谁关心?

    当即汪县尊对方应物训斥道:“做客也好,绑架也好,下不为例!”

    方应物当然不会与知县顶嘴,低头道:“谨遵县尊之命,在下绝不再犯,那二人立即放回。”

    眼看方应物这边貌似已经轻轻松松摆平,而且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恭敬,汪知县十分满意,便转向胡增文,“你们胡家究竟作何想?”

    胡舅父看了低眉顺眼的方应物一眼,自信道:“我胡家没有其他想法,唯县衙之命是从!”

    县衙只有一个正堂,县衙之命当然就是汪县尊之命,汪县尊的选择还是那两种——

    要么维持户房对田地等次的修改,委屈了花溪这边;要么推翻户房对田地等次的修改,恢复到原样,那就让胡家面上无光。

    所以胡舅父这话等于是又把皮球踢给了汪知县,仿佛一切都返回了原点。

    这个决定若是如此好做出,那汪知县就不会犹豫至今、左右为难了。他本想让双方自行协调,孰料又被不想轻易妥协的胡家把难题踢了回来。

    花厅里各怀心事,沉默了片刻。方应物突然开口道:“汪县尊来淳安县不两年,对县中田地不很熟悉,评定田地等次未免强人所难。古人云,术业有专攻,这种事情就该交户房做主,县尊只需遵照户房勘查结果施政即可!”

    汪知县早想如此了,但又怕别人说他不肯用心施政,所以才一直拖拉到现在。

    方应物的话听在汪知县耳朵里,感到十分顺耳贴心,正好也可以把该承担的责任丢掉,汪知县实在不想再当夹在中间的人了。

    他悄悄松了口气道:“方应物所言有理,此事由户房裁断后执行,然后报与本官即可!”

    胡增文闻言赞道:“老父母英明!在下就听户房得了。”

    他们与户房的关系网很密切,让户房执行,不就等于是维持修改、维持将花溪土地改为上田的变动么。户房还能做出自己打自己脸的事情?

    他又想道,方应物这次为了巴结知县,甚至不惜在这方面拍马,但有何用?至少解不了燃眉之急。

    对胡家而言,事情到此已经结束了,胡增文告辞道:“谢过老父母从中明断,在下先告辞。”

    目送胡增文离开,汪知县叹口气,对方应物道:“你指望户房为你做主么?很难,他们不会自食其言的。”

    方应物从怀里掏出两份陈情书,递给汪知县道:“轻老父母细细看过!我请了丁户书到花溪做客,不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经过一番教导,丁户书和邵先生都写了一份陈情,还请老父母观看。”

    汪知县看过,里面两人居然都承认了罪行。为办理胡家此事,丁户书收了十两银子,一千贯宝钞;邵小吏收了五两银子,五百贯宝钞。

    汪知县沉吟了一会儿,便问道:“这只是自述,证据呢?”

    方应物答道:“在下又不是审案,这是他们二人陈情而已,自己承认自己的罪名,难道还需要证据自证么?老父母你看着办罢!”

    “那你说如何是好?”汪知县问道。

    方应物就等着这一句,连忙进言道:“此二人有罪在先,已经”

    却说胡增文率先离开县衙,回到家中,向父亲禀报了今rì情况。

    胡老先生闻言道:“答的不错。本来我们直接答应有所不便,但你却能将难题踢了回去,叫汪知县自己纠结,看来你也可独当一面了。

    县尊放弃了从中调解权力,最终若是仍靠户房决定,自然我们胡家继续得利。”

    难得得到父亲表扬,胡增文心中很是高兴了一回。

    及到次rì,大清早胡老先生正在庭院之中锻炼,忽然有个县衙杂役飞奔过来,叫道:“县衙里有不妥当了!”

    胡老先生慢慢悠悠问道:“有什么不妥当?”

    “小的刚刚听到的消息,那方应物昨rì不知怎的?弄了两份状子给县尊,上头都是丁户书和邵先生自承其罪的,说胡家一共花了十五两银子、一千五百贯宝钞。”

    胡老先生吃了一惊,他一是没想到那两人这么快就供出来了,按照时间推测,当时他们才被方应物抓了一个晚上,怎么这么快就能全盘招供?二是总觉得有很什么yīn谋。

    “更不妙的是,方应物手持丁户书亲笔写的认罪书,力劝县尊将丁、邵两个犯法之人逐出衙门!最后知县答应了,而且任命了方应物推荐的两个花溪人接替户房位置!”

    什么?方应物的人占据了户房?胡老先生当即意识到,这是他儿子胡增文被耍了!

    难怪昨天方应物口口声声说“术业有专攻”,一切技术问题交与户房,知县不必为难之类的废话。这让胡家误以为他想巴结知县,原来他在这里埋伏着偷天换rì之计!

    户房还是户房,只不过里面的人不同了,这个户房做出决定,肯定对胡家不利。但自家儿子却有言在先,一切遵照县衙户房的意见,被方应物耍了个团团转!

    胡老先生心里极其不爽。方应物固然可恨,但相比起来,自家儿子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这事传开后,只怕那便宜外孙又要在全县人面前展示他的机智干练,而胡家又成了背景角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