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十八章 秦失其鹿

第四十八章 秦失其鹿

    百善孝为先,方应物激烈表态搬出了“孝”字大帽子,谁还敢承担劝他不孝的名头?以商相公之尊,也不好张口了。读书人最讲究这些,就是心里不讲究的,嘴上也必须讲究。

    本想做和事老的汪县尊无奈的摇了摇头,体会到一次什么叫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涉及到家族内部隐秘事情,又是外祖父和外孙较劲,他这外人没法子再继续说什么了。以他的父母官身份,再问下去就成审案子了,显然是不合适的。

    汪县尊原本以为方应物只是个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典范,所以表现比同龄人“懂事”,没想到他内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妥协”的原则性。

    发泄完自己意识中的愤怒,方应物长长叹口气,再一次对商相公行礼道:“是在下失态了,如今已经无颜留于此处,便就此告辞,还请阁老勿罪。”

    商阁老没有答话,转头去看胡老先生。但此时胡老先生已经是出离愤怒了!

    他先前派出儿子去方家,今天主动提亲,都算是伸出了橄榄枝试探。但被方应物拒绝了不是没有后手。所以他主动提出方解元是女婿,然后借着话头自圆其说一番,尽可能将负面影响消除掉。以他的辈分,在这里说话还是有人听的。

    谁知方应物的反应极其激烈,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立刻将众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他认为,方应物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有意为之!

    虽然方应物很聪明的没有详细点出当年的事情,避免了子谈父的漏洞。但激烈的态度也等于是推波助澜!人都有八卦之心,被引起了兴趣后,难道不会去打听么?

    毕竟当年是胡家没看得起方清之。现实世界很现实,若方清之就此沉沦,没人会说胡家什么,甚至连方家与胡家之间的事都不会有人关注。

    但方清之中了解元后,情况便不一样,那么当年的事情传开了后,胡家就要成被嘲笑以及鄙视的对象了,而且会很多人不乐亦乎的传闲话。特别是方应物与商阁老好像关系不错,今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露了一小脸。

    胡家是诗书传家的体面人,体面人最要的就是脸面,被方应物这么一捅,势利眼的帽子眼瞅着就要落下了。

    穷小子被鄙视后,飞黄腾达把脸打回来的故事,民众很是喜闻乐见口口相传的,弄不好还要被编成戏曲段子——浙西一带戏曲行业还是挺发达的。

    胡老先生始终不明白,方家父子都是傻了么?这时候忘记过去,面向未来,与胡家重修旧好有什么坏处?他们胡家又不是没有任何价值,好歹还有个老资格高官在朝中,从此互利互助皆大欢喜难道不好么?

    不过以他的自私自利心态却忘了,方清之父子与胡家从未有过旧好,只有旧怨,要重修只能修怨。

    却说胡老先生眼看方应物要甩手走人,留下一地鸡毛给他,忍不住喝斥道:“方应物!你心里只有对父亲的孝,但却忘了对母亲之孝么!这样不识好人心,难道我胡家用得着攀附你们方家?老夫看你在此大言不惭,只不过是沽名钓誉罢!”

    方应物险些气乐了,这老先生老糊涂了罢?

    据洪公子所说,好像当年胡家已经将母亲赶出家门,不认这个女儿了,甚至母亲死之前都不肯去看一眼。胡家这种行径在前,还有脸抬出母亲来压他?

    正所谓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有人送脸上门,方应物自然笑纳,权且替远赴京城的父亲出一口气。

    要知道,是父亲拼命发奋,中了万众瞩目的浙江省解元才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方家和他方应物的处境,他自己童生成绩相比之下只能算个屁。父亲因为继续赶考所以没有衣锦还乡,那么他这做儿子的,自然不能在老家掉了父亲和方家的脸面!

    想到这里,方应物便又对胡老先生拱了拱手道:“今rì本是商相公荣归故里的rì子,县中群贤云集于此,正是畅言极乐之会!但胡老先生却在此为一己私心大煞风景,在下不以为然也。

    老先生你用自家之琐事,扰清平之盛会,先利用商相公生性宽厚在前,喋喋不休在后。在下斗胆以下犯上说一句,做人可谓自私到极点!

    十五年前如此,十五年后依然如此,一叶落而知秋,若贵府上下仍然执迷不悟,你们慈溪胡家从此败落也是意料之中!”

    这言辞真犀利如刀也,众人听过,细想发现也很有道理,渐渐对胡老先生心生不满。你胡老头活到六十好几了,还不如这十五六岁少年人懂事。

    这方小哥儿一开始装糊涂,后来三番两次要请辞走人,估计就是不想因为惹起家族纠纷坏了今rì盛会的兴致。也就胡老头非要当众耍小聪明纠缠不休,真是老糊涂了!

    今天明明是商阁老衣锦还乡的大喜rì子,这里谁不当成高兴事、说些高兴话。只有你老人家自持前辈,在此为了自家一点小事和面子,又是提亲又是认亲的搞出种种名堂。

    而且居然还请蒙在鼓里的商阁老做媒,这不是叫商阁老夹在中间自讨没趣么?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把商阁老当什么人了?

    反观之下,这方家小儿有理有节,有孝心有志气有功名有样貌——不过胡老头倒是提醒大家了,此乃佳婿也,还有,方应物父亲好像也是佳婿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眼看着胡家自己把女婿扔了,自认够资格的众人一时间都有点想入非非。方家父子二人,得其一便可长脸也!

    其实以商辂的心胸,不至于在意胡老先生这些小聪明。但地位和名望到了一定地步,会有别人会替他在意的。

    方应物说完话,突然发现众人眼神都很怪异,心里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不明白,那便转身就走,他知道自己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就算不认亲,可血缘关系是改不了的,母亲姓胡就是姓胡,外祖父就是外祖父。他一个儿孙辈,能把外祖父怎么样?

    所以想有实际性的报复举动那是不可能的,最多也就像今天这样扫一扫胡家面子,替当年受尽委屈的父亲出一口气。

    ———————————

    工作之余码字不容易,只为点击推荐票啊!!票票天天有,还请天天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