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十三章 杀人不用刀(下)

第二十三章 杀人不用刀(下)

    里长程开泰很得意于自己的威势,冷声对王塾师问道:“你家女儿早嫁到我程家来,就是我程家的人。如今你却将女儿藏起来,引起乡亲恶斗,是何道理?”

    王塾师要辩解几句道理,程开泰又挥了挥手,阻止王塾师开口。“今日我也不与你多费口舌讲道理,你也不要辩解了。现下只有两个现成道理任由你选择。”

    王塾师只好小心问道:“愿闻其详。”

    “第一个道理,你留着女儿也可以。但从前开山老弟家迎娶兰姐儿,是向你付了彩礼的,而如今怀南小哥儿相中了兰姐儿,又向开山老弟付了彩礼。

    所以,你先将开山老弟的彩礼退还了,再把怀南小哥儿的彩礼赔付了,其后你自然可以留下自己女儿在家里!我们自然无话可说。”

    王塾师惊道:“哪有两倍赔偿的道理!”

    程开泰翻了翻眼皮,“我不是与你理论来的,我只是向你说道理,你听着就好!第二个道理,你把兰姐儿送回开山老弟家里,我们也既往不咎,从此旧怨一笔勾销,日后也不得再胡乱干涉程家事情!”

    昨天大败的程家人听到这里,感到十分解气并争回了面子,纷纷叫好。但王家人则极其不满,在一边叫骂起来,方家人也顺势帮腔。

    王塾师留下女儿,就是为了让她守节,满足他这不得志老童生光耀门楣的心愿,并替儿子们博取免掉全家差役等实际利益。但那都是二十年后的事情,守寡要守到旌表至少需要二十年。

    现在要让他赔付彩礼,则是眼前的利益,王塾师心里又是十分不情愿,更别说被逼着赔两倍彩礼。

    正当纠结时,程开泰又开骂道:“你这老冬烘,别仗着读过几天书,教过几个学生就拿清高架子。老夫在县衙也是能找人说得上话,县衙在花溪的事情都要靠老夫来办!

    你若惹烦了老夫,老夫就向县衙递话去!不说别的,就申请把社学办在下花溪村程家这边,那时老夫另行请一个先生来教书,顶了你的差事。你就守着两亩破地喝西北风去罢!”

    这话杀伤力很大,主要靠束脩过活的王塾师脸色抖了抖,心肝也抖了抖,颤声道:“既然如此在下放兰姐儿回夫家。”

    方应物扶着族叔,冷眼旁观半晌也未曾发话。这时突然开口问道:“兰姐儿回到夫家,那嫁娶之事由那边做主?本家还是夫家?”

    程开泰侧头冷笑道:“小崽子忒是多嘴多舌,滚到一边去,无论如何总不归你们方家管!王冬烘,你说说看,该由谁做主?”

    王塾师脸色苦楚的低头道:“任凭夫家做主,在下没有二话。”

    程开山和程怀南各遂所愿,一个能卖掉守寡儿媳妇得到重重的彩礼,一个能将意中人娶回家里,心里都是喜滋滋的。

    程开山上前对程开泰行礼道:“谢过哥哥做主!”

    程怀南也咧着嘴笑个不停,一张不成形状的丑脸红光满面。众人看在眼里,再想想兰姐儿的标致模样,心里不由得齐齐感慨一句“鲜花要插在牛粪上了”。

    此时又听到方应物不依不饶的强辩道:“你们没签下文书,就是没生效!”

    程怀南也担心事情再起变故,对程开泰道:“择日不如撞日,趁着今日定准了,烦请老叔爷做中人,当众把文书写一份,同族在此都做个见证。中人之礼另行奉上。”

    “这有何难。”程开泰有心当众立威,对儿子吩咐道:“你去执笔写文书,写好之后为父签押,再交与两边各自签押,顺便叫王冬烘也签了,省得日后反悔!”

    不多时,程家这边人都签好了,轮到王塾师时,却见他的手颤抖不停,迟迟没有落笔。

    方应物慢慢走到王塾师旁边,将那文书拿到自己手里,仔细看了看,对王塾师笑道:“王先生还是不要签了,不然犯了事就有你的一份。”

    程开泰没听懂方应物的意思,但他不想懂,只要知道这是捣乱的人便足够了。当即对方应物喝骂道:“小崽儿滚回家去,不要在这里添乱!”

    方应物面对辱骂不以为意,手持文书道:“敢问程总甲,程开山是你族弟,程怀南是你侄孙。那么程怀南比程开山低了两辈,王兰现在还是程开山儿媳,那程怀南其实算是王兰晚辈?”

    程开泰本能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但冷哼一声答道:“那又如何?虽然算是同族,但彼此都是远亲,并无血缘。何况程怀南与兰姐儿这一对又是年纪般配,又不是同姓,哪里用避讳什么!”

    方应物正色道:“程总甲身为官府差役,莫非不晓得,大明律例中,禁止寡妇嫁给前夫近亲和同族!”

    程开泰愣了愣,“有这等说法?”

    方应物叹口气,“尔等这些无知法盲,如此耳目闭塞!我大明律例写的明明白白,凡娶同宗无服之亲及无亲之妻者,各杖一百;若娶缌亲之妻及舅甥妻,各杖六十,徒一年”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方应物又加重了嗓音继续说道:“若收父祖妾及伯叔母者,斩!”

    方应物一个“斩”字出口,全场惊骇,登时鸦雀无声。

    对这些山乡村民而言,包括自诩高人一等的程总甲,杀头大罪仿佛是很遥远的事情,怎么也和他们扯不上关系。没料到今天却从方应物嘴里听到一个“斩”。

    方应物小哥儿应该不会信口雌黄胡乱编造律例,他是半个读书人,这方面东西肯定是比他们这些孤陋寡闻的农民知道的多。老话说得好,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他们三个村子封闭在一个山谷里,彼此之间嫁娶很随便,没想着讲究那么多辈分问题。难道就因为程怀南之前应该叫兰姐儿叔母,现在就该大罪不赦的杀头了?

    可又不是亲叔母,也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谁又说得准呢?谁又知道这法律认不认这个?

    一片寂静中,只听得方应物幽幽叹道:“法盲真可悲。程家犯下违逆伦常的大罪,居然浑然不知。”

    程开泰率先醒过神来,难怪方应物刚才故意激他们签文书,就是为了要铁证!可笑自己还以为这是当众立威!

    想至此,大失颜面的程总甲脸色铁青的咬牙切齿道:“民间违法的事情多了,也不见得官府一个个都管的来。须知民不告官不究,即便如此你又能如何?你这小小人物,知道县衙门口朝哪边开么?”

    “不劳程总甲费心,在下当然知道县衙大门什么样子。前几天还私下里见了县尊大老爷,谈论经义蒙他赏识,赠送了我五两银子助学,此外还见了些父亲同窗,大有所得。”方应物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锭小元宝晃着。

    程开泰是送过税银进县库的,当即便认出了这个小元宝正是官铸小银元宝的样子,还有一种大的是五十两。

    此时最主要的当事人程怀南始终头脑一片空白,却不经意瞥见方应物手里的嫁娶文书,猛然打了个激灵。

    刚才他还为签下这份文书沾沾自喜,为一个知书达理美娇娘到手而喜不自胜。现在看来,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催命符!要命的玩意!还是主动制造了一把刀子递给了别人!

    程怀南大吼一声,冲上前去,就要强行从方应物手里夺下文书。但方应物早有防备,迅速闪开,躲进了方家人群里。

    以方逢时为首的方家人围成一圈,牢牢将方应物护在中间。方逢时趁机振臂高呼:“王家乡亲们今天都看到了,这个程家实在欺人太甚,王先生好歹也是教书育人的体面人,这都被欺辱到卖女儿了!

    对此我们方家都义愤填膺忍无可忍,难道你们王家人反而无动于衷否?靠人不如靠己!”

    王家人和方家人陡然一起大声喧哗起来,声音比刚才更大了十倍,彻底压制住了程家人。正所谓理直气壮也,程家都犯死罪了,程总甲成了从犯大帮凶,还有什么可牛气的。

    这回程开泰不敢充耳不闻了,他突然想到一句话——读书人杀人不用刀。从前他对这句话一直嗤之以鼻,但今天却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