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十八章 寡妇也是生意

第十八章 寡妇也是生意

    方应物满怀惆怅的离开了王家,这下可真麻烦了。与其落到那个对父亲恨之入骨的白姑娘手里,还是被王小娘子逼婚比较幸福。

    他心情极度烦闷,哪还有心情去找王先生借书,默默的出了村地回家去。

    自己费尽心思,眼看着前途出现了一丝曙光,只要给他几个月时间,就足以闯出一片天。难道会因为这次变故而夭折么?

    如果真有一天,白姑娘拿着到期的欠条,威逼自己卖身代父还债,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越想越是发愁,方应物不知不觉走到了花溪岸边,坐在在一棵树下,望着徜徉于山间的数丈宽溪流发起呆。

    “唉!”方应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却听见另外一声叹息,几乎与他同时。

    他从树干后探出头,却发现不知何时,王先生家的兰姐儿侧着身子,坐在了不远处的岸边石板上。

    难怪说“要想俏,一身孝”,王兰头上裹起孝巾,身上披着孝服,腰间一条白丝带长长的,一直垂到了下面溪水里。

    只见得她低头垂泪,楚楚可怜,便如诗云梨花一枝chūn带雨,叫方应物好一阵恍惚失神,忘了自己的忧愁。

    听到响动,王兰扭过头来,猛然看到了方应物,不由得怔了怔,她也不曾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别人。刚才方应物坐在树干后,几人合抱粗的树干挡住了方应物身影,王兰确实没有看到他。

    “你怎么也在这里?”方应物感到很奇怪的问。放在二十一世纪,只怕要脱口而出“缘分啊”,但这是大明成化年间,缘分两个字不能轻易对女子说。

    若是陌生男子,王兰早就起身走人避开,但她看方应物年纪不大,又是从小认识的,还像是那个学堂里的小弟弟,倒也没有着急躲开。

    听到方应物问起,她幽幽细细的叹口气,“奴家无处可去,无意间走到了这里。”

    方应物诧异道:“从这里向南是下花溪村,是你夫家程家所在;向北是中花溪村,是你娘家所在。相距都不过几步路而已,为何说无处可去?”

    “两边都不想回去。”

    “你怎会这么想?按理你该去婆家,莫非婆家容不下你?我看你今rì一直很凄苦,究竟为的何事?”

    王兰能够感受得到方应物的关怀之意,如实道:“夫君已经死了快两年,奴家守丧也快到了时间。这本是没什么的,不过婆家上下却催着奴家改嫁”

    方应物便宽慰道:“这听起来不错,守节不是那么好受的,妇道人家没必要守一辈子寡,只为博个虚名而已。难不成你打算立志守节,竖一座贞节牌坊么?”

    “秋哥儿年纪小不懂这里面的事,也不明白程家的意思。他们嫌弃奴家占着夫君的财产,他们嫌弃奴家在婆家多一张嘴,他们贪图别人的彩礼,所以才急着叫奴家改嫁!”

    我年纪小不懂事?方应物愕然失神片刻,自从穿越以来,多听到的是少年老成早慧之类评价,头一次有人说他“年纪小不懂事”。

    不过兰姐儿这么一说,方应物彻底明白了。从礼法上,丈夫死了后,名下财产是由妻子掌管的,但如果妻子改嫁,那么这些财产就要还给夫家,不能带走。

    还有一个情况是,寡妇的主婚权,既可以归夫家也可以归父家,全看那边更强势一些。寡妇再嫁,也会得到一大笔彩礼,这对小门小户而言也是不菲的收入了。

    所以程家才会催促守丧到期的兰姐儿改嫁,这里面是相当有利可图的。

    王兰憋了很多话无处可倾诉,方应物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小弟弟,生不起提防心,忍不住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出来:“婆家他们连对象都找好了,是同村同族的一个远亲。但那人品行恶劣,臭不可闻,年纪又大,打死奴家也不想嫁过去。

    可是婆家贪图那人彩礼给的多,rìrì逼迫奴家,奴家在婆家苦不堪言,有时候真想投缳自尽!”

    同村同族?原来婆家找的对象是这样的人?听到这里,方应物若有所思,嘴上又建议道:“那你就回娘家躲着,也不失为一条路。”

    王兰出身塾师家庭,从小耳濡目染读过书,知道子不言父过道理,没奈何道:“我家是什么样,今早你也见到了。”

    “王先生yù让你守节,你就先装着答应,清净几天再说。”方应物道,如果是他,肯定就这样很圆滑的处理了。

    “秋哥儿果然是太天真了,没法子答应的。终身守节,这是我父兄一家子的想法,奴家一旦答应就彻底陷进去不能脱身了,难道真想让奴家当几十年的老寡妇么。”

    自认是摸爬滚打过老油条的方应物再次为“天真”这个词失神片刻,他终于认识到,自己在兰姐儿眼中是什么形象了。估计还是她出嫁之前那个鼻涕冒泡小弟弟的印象。

    不知为何,很不能忍的愤然辩解道:“我不天真,知道你父亲让你守节也是为了捞好处!”

    方应物知道,大明官方是鼓励守节行为的,朝廷也屡屡有过诰敕,凡守节之妇人,二十年以上者皆可旌表门楣,大概相当于俗称的立贞节牌坊。

    除了jīng神奖励,更是还有物质奖励,太祖高皇帝便有过诏令,受旌表的节妇本家,全免差役。

    也就是说,被表彰节妇的父亲、兄弟、侄子可以全部免除一切徭役和相关赋税,对于徭役很重的平民之家而言,可谓是很实惠的政策。

    方应物猜得出,以王先生那小气xìng格,估计是打上了全家全免差役这个主意,毕竟兰姐儿今年才十仈jiǔ岁,完全有可能继续活着守上二十年。而兰姐儿的哥哥弟弟们,自然是纷纷推波助澜,催着兰姐儿下决心守节。

    想至此,方应物对王兰更加同情,跟她的悲苦处境比起来,自己的愁苦太小儿科了,这年头女子常常如同货物,身不由己。寡妇的动向更是利益攸关,涉及到的利益方比未出阁女子更多,也被熏染成了生意啊。

    不由得叹道:“婆家将你当一门生意,娘家也将你当一门生意,人情冷暖如此,今后你可怎么立足。”

    闻言王兰悲从中来,又垂头抽泣,哭诉道:“婆家要这样,父亲要那样,他们两边就是互相矛盾,就算奴家认命,又该听谁的?秋哥儿你说奴家还能如何?逼死奴家算了!”

    方应物还在想法子,下意识应声道:“听我的!”

    王兰不由自主停住了哭泣,脸上有些尴尬慌张,不确定这是故意调戏还是无心之言。

    方应物回过神来,连忙扯开话题劝道:“万万不可有轻生之念,办法总是会有的,至少你婆家那边好对付得很!”

    王兰听见方应物口气如此有把握,又忘了之前的尴尬,满怀希望的抬头看着他,“奴家都这般可怜,秋哥儿你不要骗我,不然我就真的要心死了。”

    方应物高深莫测道:“且放心,你夫家,还有那个打你主意的恶人,其实都是无知之辈,这次他们不死也要扒层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口气发了两章,算是补偿昨天的失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