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二女相见

第七百二十二章 二女相见

    秦堪负着手慢慢走出北镇抚司衙门,门前两排威风凛凛的锦衣力士向他按刀行礼,秦堪微微点头,目不斜视地跨过侧门那道高高的门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数十名侍卫等候在大门外,见秦堪出门,众人急忙围上来,其中两人在不远处默默地给双马套上车辕。

    秦堪朝他们摆手,笑道:“别忙着套车,我想走走。”

    侍卫们很快便散开,隐隐散布在秦堪周围,警惕地环视着街面上的人流。

    丁顺仍跟在秦堪身后,不多不少只落了半步,这段距离是身份的距离,丁顺丝毫不敢逾越。

    京师的街面上人来人往,各色百姓商旅小贩为自己和家小的生活忙碌着,各种忙碌如同水滴,渐渐汇聚成了一条繁华似锦的河流。

    秦堪穿着玄色儒衫,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缓步而行,面带笑容看着周围的繁华,眼中露出满意的色彩,偶尔也会驻足停留,弯腰在某个小摊上看中某个小物件儿,然后很客气的跟小贩或菜农搭讪,问的不仅仅是价钱,家中人丁,土地收成,赋税高低等等,拉家常般问出个究竟才意犹未尽地离开,走时选两件物件儿带走,身后自有侍卫如数将银钱交予小贩。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买一路话家常,长长一条金水大街走到尽头时,已花费了两三个时辰,须臾间一个上午便过去了。

    丁顺和一众侍卫也不敢催促,一言不发很有耐心地跟在秦堪身后。直到走完一条街后,侍卫们手上零零碎碎拎的东西也不少了。

    秦堪似乎这时才回过神来,看着侍卫们手上拎的东西不由苦笑:“不知不觉买了这么多,都说金钱能买来快乐,我想一定是我花钱的方式不对……”

    前面便是京师的西市了,远远传来人声鼎沸的喧闹声,可秦堪此时却已没了兴致,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道:“逛够了,回府吧。”

    众人于是原地转了个身。朝城门走去。

    丁顺跟在秦堪身后一直没说话。他的神情很疑惑,想不通此时朝局已如此危急,秦公爷为何还有兴致逛街。

    出城的路上,秦堪骑上了马。马蹄声悠悠在石板路上踢踏。

    情知秦公爷心情不大好。众侍卫也不敢说话。连丁顺也很有眼色地闭嘴不发一语。

    过了许久,秦堪终于打破了沉默。

    “丁顺……”

    “属下在。”

    “如果……如果陛下真的驾崩了,有没有想过咱们将来会有怎样的变化?”

    丁顺咧嘴笑道:“属下倒没想那么多。好赖终归是跟着公爷,您好咱们这些老弟兄也好,您的前程若不爽利了,咱们老弟兄也好不了。”

    秦堪微微笑道:“都说憨傻是福,你把老弟兄的前程一股脑儿推在我身上,看起来心无城府,实则狡诈奸滑。”

    丁顺恬着脸笑道:“朝政国事都是公爷这般大人物该想的事儿,论动心眼儿,一百个老弟兄也抵不过一个公爷,动也白动,索性让公爷帮咱们打算了,玩命的事儿让咱们来办,刀山火海全凭公爷吩咐便是。”

    秦堪心中泛起一阵暖意,数日来的抑郁终于稍稍缓和。

    来到这世上十余年了,真正交心交命的,终归还是这帮粗鄙而单纯的武夫,这帮跟了他十余年的老班底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大的倚仗,是唯一令多疑的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把背后亮出来的人。

    丁顺笑了片刻,神情忽然浮上几分惴惴,压低了声音道:“公爷,陛下溺水,朝局果真很危急了么?”

    秦堪平静地点头:“我不瞒你,确实很危急,数日之后若陛下还不醒,内阁抵不过朝臣们的压力,必然发起廷议商量新君人选,这些年我手握重权,京师和地方官府党羽众多,若新君即位,我恐怕免不了会被新君猜忌排挤……”

    丁顺一惊,急忙道:“公爷可有应对之策?”

    秦堪摇头:“无以应对。他是君,我是臣,我可以对朝臣政敌痛下杀手,但不能对新君动手,否则我便是天下公敌……”

    丁顺是武夫,这几日眼看着京师朝堂气氛越来越压抑,不过他对秦堪向来有信心,所以他相信秦堪任何危机都能有惊无险度过,但他没想到如今朝局已危急到这种地步,闻言脑门顿时冒出一层虚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秦堪静静地看着他,道:“你在害怕?”

    “不……不怕!”丁顺使劲挺起了胸。

    秦堪笑了:“怕就是怕,何必那么死要面子?不妨老实告诉你,我现在也很怕,怕得要死,如果新君瞧我不顺眼,只需卸了我的权,再发动几个朝臣对我参劾,内阁和司礼监走个过场,我和我妻小全家的脖子上便悬上了一柄钢刀,随时会人头落地,史书里更会将我写成一个千古大奸臣,比宋朝蔡京秦侩之流好不了多少……而你们这些跟随着我的旧部,更是秋风扫落叶般扫得干干净净,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不会留下。”

    丁顺的脸色愈发苍白了,额头的冷汗止不住地流淌。

    秦堪同情地看着他,却很不厚道地问道:“有没有感到裤裆隐隐有一股湿意?”

    丁顺发白的嘴唇抖了几下,见到秦堪戏谑的目光,丁顺忽然感到一阵恼羞成怒,眼中的惧意迅速褪去,取而代之一片森然的厉色,恶狠狠道:“公爷您别吓我,这些年我老丁做到五品镇抚使,金山银山见过,山珍海味吃过,京师最美的窑姐儿我玩过,往家里娶了四房如花美妾,给我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老丁这辈子值了!不过就是个死,老丁这就回去把家中长子秘密送走。给老丁家留个后种,再来跟随公爷鞍前马后,公爷您想干什么老丁和弟兄们都陪着你,你若不想反抗,老丁和弟兄们把刀扔了任他们砍杀,你若想来一出黄袍加身,老丁这就发动……”

    “闭嘴!”秦堪脸色一变,厉声喝断了丁顺即将脱口而出的大逆不道之言。

    丁顺吓了一跳,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却还是住口不言了。

    左右环视一圈。发现周围并无外人。离他最近的只有一帮侍卫,是从南京便一直跟随他的老弟兄,秦堪这才放下心,扭头看向丁顺时已换了一脸怒意。

    “真应该把你拿进诏狱。像刑讯那些犯官一样用羊筋线把你那张臭嘴缝起来永远说不了话!”秦堪恶狠狠地道。

    丁顺经过刚才这一吓仿佛忽然顿悟了一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不要命的混蛋劲儿。没皮没脸地笑道:“左右都是老弟兄,传不出去的,公爷您放心。”

    秦堪脸色铁青。握着马儿缰绳的手微微发颤。

    他忽然察觉,原来自己的任何决定已不仅仅是自己的事了,他的肩上背负了太多的责任,不仅是自己的妻小,还有这些老部下的妻小家眷,和无数依附于他的朝中大臣的妻小家眷,一个念头的左右,将决定多少条性命的生死啊……

    ********************************************************************

    秦堪还走在回府的路上时,秦府却来了一位稀客。

    稀客其实不算多稀,只是和女主人有点不对付而已,所以这些年一直住在东城内街唐子禾的豪宅里,和唐子禾相依作伴,却正是塞北朵颜卫部落头人花当的掌上明珠塔娜。

    十年过去,草原上的珍珠已渐渐收敛了野性,性子比当年温婉许多,不再像支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如今的她还是喜欢穿着汉家女子出嫁时才穿的大红衣裙,无论何时何地看到她,都像一团跳跃的火焰,永远不肯安静。

    塔娜一直跟杜嫣不对付,唯一有优势的拳脚功夫在杜嫣面前也时常见拙,大大小小吃了几次亏后,塔娜终于承认了自己不如杜嫣的事实,所谓一山不容两只母老虎,于是塔娜干脆一赌气搬了出去,和唐子禾住在一起。

    久不登门的草原女儿,朵颜部花大当家强拉硬绑与秦堪凑成对儿的她此刻不愠不火地坐在内院的厢房里,神情颇不耐烦地打量着墙上那一张张她永远也看不懂的前朝书画真迹,不时撇着的嘴角充分显示出这位无知者理直气壮的鄙夷。

    满墙挂上狼头羊角和弓刀才符合她的审美观,否则便是品位低下,需要长生天拯救。

    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塔娜抬头,却见一身水湖绿衽裙的杜嫣款款走进来,头饰的金钗和腰间的玉佩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远远瞧去便有一种赏心悦目的舒适感。

    塔娜看了她一520小说扭过头去,鼻孔里轻轻地发出不屑的一哼。

    杜嫣却不以为意,她也从没打算驯服这匹草原上的小野马,许久不见,小野马没有急着朝她脸上吐口水已然算得上涵养进步,贤良淑德了。

    进了房门,杜嫣很随意地坐在八仙桌旁的绣凳上,施施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地道:“找相公还是找我切磋拳脚?若是找相公便耐心在这儿等着,相公忙着处理朝政还没回来,若是找我切磋拳脚,内院找个空旷的地方,让你体会一下熟悉的挨揍滋味儿……”

    塔娜大怒,俏脸立马涨红了:“拳脚好了不起吗?有种……有种跟我比赛马!比,比喝酒!”

    杜嫣嗤笑:“我乃国公府正室,钦封一品诰命夫人,没皮没脸跟一个番邦野女子赛马喝酒,国公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废话少说,有事说事,没事我可走了啊。”

    塔娜冷冷道:“有事。”

    “说。”杜嫣说话更简洁。

    塔娜咬了咬下唇,不甘不愿地道:“东城内街的那位,让我请你过去一趟……”

    杜嫣一怔,竟没回过神来:“东城内街那位是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名满京师的秦公爷外宅如夫人。”

    杜嫣呆楞片刻,接着便像看见红布的疯牛似的,杏目迅速充血通红,鼻孔喘着粗气,两只秀气的小蹄儿有一种刨地的冲动。

    “好个姓唐的!没大没小不知尊卑,妾室不按规矩拜见正室倒罢了,还敢让我这诰命夫人去见她,她是吃错药还是把药吃错了?”

    塔娜听迷糊了:“吃错药和把药吃错两者有区别吗?”

    杜嫣狠狠一拍桌子,怒道:“少废话!走,去东城内街。我倒要见识一下这位如夫人的赫赫威仪。剖开她的肚子瞧瞧她长了几个胆子!”

    塔娜在一旁很兴奋地煽风点火:“要带上兵器吗?她很厉害的……”

    显然这位草原上的珍珠很阴险的打着渔翁得利的坏主意,可惜城府终究太浅薄,脑门只差刻上一个“坏”字了。

    …………

    …………

    杜嫣只带上塔娜气势汹汹地杀奔东城内街。

    所谓艺高人胆大,内家拳的山寨传人自有她的傲气。那种纠集一帮恶婆大婶拎着棍棒找小三麻烦的泼妇架势她不屑为之。

    兴冲冲的塔娜领着杜嫣下了马车。二女站在东城内街那座名满京师的神秘府邸前。塔娜很有眼色地赶紧往旁边一闪,躲在府门石狮子后面伸出脑袋,静待秦家正室诰命夫人大发雌威。

    杜嫣倒也不负所望。犹豫了一下终究没脸摆出双手叉腰的茶壶造型丢人现眼,蹬蹬蹬走上前,一双粉嫩的小拳头朝着紧闭的府门砸了起来。

    “开门呐,开门呐,你有本事叫我来,你有本事开门呐……”

    刚喊了一嗓子,黝黑的大门便忽然打开,两位家仆模样的人朝她躬身行礼,门内正中却正站着一位袅娜女子,盈盈款款朝她屈身一福。

    “劳动姐姐亲自登门,妹妹之罪也,实因妹妹有要事相商,国公府外人多眼杂,不得不避人耳目,放肆之处请姐姐恕罪。”

    “啊?呃……”杜嫣楞住了,砸门的拳头凝固在半空,一路上酝酿已久的冲天杀气被眼前这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架势吓得消退无踪,只觉得一记重拳打在一团棉花上,软绵绵的毫无作用,心气儿立马便泄掉了。

    妾室姿态摆得这么端正,态度如此谦卑,理由如此充足,教杜嫣一肚子火气顿时化作满腔心虚。

    “啊,这个……哈哈,刚才顺路经过你家,瞧见你家大门黑不溜秋的分外可爱,一时便忍不住,情不自禁砸了几下表示喜爱,瞧,多光滑多惹人怜爱的大门呀……”杜嫣干笑着睁眼说瞎话,为了让自己的烂理由更有说服力,她甚至伸出手缓缓朝大门摸了几下,眼中露出宠溺儿子般的怜爱目光。

    一身紫色衽裙的唐子禾也很认真的点头,俏脸露出商议国事般的肃穆,分外诚恳地道:“姐姐不说妹妹尚不觉得,现在看这扇门漆光黑亮,威仪中略带几分洒脱,庄严里透着一丝不羁,看起来显得那么的清新脱俗,连妹妹也忍不住想砸它几下表示喜爱呢。”

    杜嫣正色道:“不错,正是如此……”

    轻轻抚摸了一下那扇欠砸的大门,杜嫣继续昧着良心发出慨叹:“好门呐!”

    唐子禾娇好的身躯微微一侧,笑道:“姐姐也是这座外宅府邸的主人,快快里面请,瞧瞧咱们相公给秦家添置产业的眼光如何。”

    “好,好。”终于可以摆脱关于那扇大门的该死话题,杜嫣端起秦家大妇的架子,挺直着腰杆儿无比威严地走进了这座名义上属于秦家产业的宅院。

    门外躲在石狮子后的塔娜闪身出来,见一路姐姐妹妹融洽得仿佛多年闺蜜似的二女盈盈进了门,塔娜圆睁着一双惊骇且失望的妙目,半晌没回过神,许久之后,鼻孔里发出重重一哼,咬着洁白的贝齿怒道:“汉人太虚伪,太不要脸了,那狗官怎么娶回这么两个货色!”

    …………

    …………

    参观宅院的过程很快,杜嫣本来也没什么心思参观,她原本是来打架的。

    走马观灯似的匆匆逛了一圈,三女回到内院的厢房内,唐子禾命侍女香薷关上门守在门外,然后亲手为杜嫣斟满茶。

    杜嫣的目光一直盯在唐子禾身上,从脸蛋到身段儿,上下瞧了个通透,连头发丝儿都没错过。

    十年了,杜嫣和唐子禾因为各自的高傲,竟一直没有见过面,直到今日。

    越打量杜嫣心底里越有一种赞叹之心,此刻她忽然明白为何这位妾室从来不肯登门向她这位正室夫人奉茶行礼了,唐子禾是个心比天高的女子,如同生长在空谷里的幽兰,一枝孤芳只自怜,从来不屑向世人展现她的芳容,幽兰就是幽兰,怎会像牡丹一般媚俗于世人?

    杜嫣心中隐隐泛起一股酸意,相公升官的本事大,好色的本事也不小,府里府外的妻妾竟没有一个庸脂俗粉,害她这个大妇想立个威都觉得不大好意思……

    “唐妹妹,你难得叫我来一趟,现在屋子里没外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唐子禾眼睑低垂,刷子般的睫毛轻轻挥扇两下,语气忽然沉重起来:“姐姐知不知道如今京师朝局即倾,相公的处境如临渊崖,危在旦夕?”

    ********************************************************************

    ps:那个什么……8月10日中午,成都tomo动漫音乐节互动之后,愿意的朋友不妨留下来,老贼请大家吃顿饭或喝个茶,坐一起聊聊天,大家手下留情别点太贵,老婆只给批了2000块活动资金,自己瞧着办吧……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