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外宅夫人

第七百一十一章 外宅夫人

    周副指挥使用生命作死的结果,给京师所有的权贵纨绔们敲响了警钟。

    有了这个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反面教材,京师的纨绔们终于惊觉这座宅子的可怕,一时间各种传言喧嚣尘上,纨绔们对宅子女主人的各种龌龊心思全被掐死在摇篮里,待到后来锦衣卫接手案子,公认的宁国公秦堪最忠实的狗腿子,南镇抚司镇抚使丁顺亲自出面处置,京师里所有纨绔都惊呆了。

    锦衣卫如此作派,丁顺亲自露面,纨绔们若还不知道这座宅子的女主人跟谁有关,那就真真是白吃了这么多年米饭了。

    当今陛下最宠信的臣子,爵至国公,手握天下十数万锦衣卫生杀大权,横扫朝堂十余年未逢敌手的秦堪,居然不显山不露水在京师东城养了个外宅……

    纨绔们背地里将秦堪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你要养外宅你开口招呼一声呀,偷偷摸摸将那位绝色女子安置在豪宅里,引得外人心痒难熬,差点把命搭进去,这种行径简直比钓鱼执法还卑鄙……

    周副指挥使不明不白死在护城河以后,那座神秘的宅院变得不神秘了,当然,京师无论权贵还是纨绔也愈发不敢招惹了,宅院大门十丈之内连只公苍蝇都不敢出现。

    …………

    …………

    夏日炎炎的热风伴随着声声蝉鸣,小水塘上的凉亭里置着一张款式奇特的竹藤躺椅,躺椅旁摆放着一张矮脚红木茶几。茶几上搁着两碗冰镇酸梅汤和几碟小点心和水果。

    秦堪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丝绸夏衫,夏衫的襟口大开。露出白嫩带点小健壮的胸膛,身旁并排躺着那位传说中的神秘女主人,她也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夏衫,水湖绿的衫内,粉色的肚兜儿若隐若现,衬托出她白皙傲人的身材。

    一颗在冰水里泡过的葡萄剥好了递到秦堪嘴边,秦堪懒洋洋地张开嘴,葡萄滑进嘴里。冰凉酸爽的味觉令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咀嚼几下后,几颗籽儿吐出来,被一旁服侍的俏丽丫鬟用铜盆接住。

    一只不安分的大手顺势抚上身旁躺着的丽人的高耸处,轻轻地揉弄几下,丽人抿着唇白了他一眼,旁边侍侯的丫鬟却刷地红了脸蛋。不好意思地将头扭向别处。

    “别闹!有外人呢……”唐子禾狠狠拍落那只不安分的手,风情无限地白了他一眼。

    秦堪瞥了丫鬟一眼,笑道:“这里是内院,除家主外别的男子不得入内,至于丫鬟么,这个不要紧。你有的她也有,她肯定不稀罕……”

    俏丫鬟的脸更红了,羞得手脚都没处放。

    秦堪倒也不是故意轻薄作贱,大明如今虽说以朱陈理学治世,处处以道德为标杆。但唯有两处却是不必设防,可以放浪形骸。想怎么浪就怎么浪的,一是青楼,二则便是自家内院了。

    现在的风气颇为奇怪,一方面要求士子文人和官员谨言慎行,戒淫戒奢,比孔夫子还要不食烟火,另一方面却淫浪成风,比如在自家的内院,男女主人行房时不仅可以不限地点,书房,卧室,花厅,甚至露天的院子里,凉亭内,秋千上皆可,而且不必避讳内院的女性仆人,有懂得情趣的男女主人甚至在行房时还让丫鬟帮着推背扶腰拭汗,或者直接担当替补队员让男主人宠幸……

    秦堪爱死这个腐朽堕落的封建社会了。

    想着想着,他的眼睛情不自禁便朝身旁的俏丽丫鬟瞟去,丫鬟羞得满脸通红却不敢出声,饱满的胸脯急促地上下起伏,漆黑明亮的眼睛怯怯瞄过秦堪,又像受惊的小鹿般飞快垂首。

    唐子禾看在眼里,嘴角轻轻一勾:“秦公爷既有如此雅兴,索性便让香薷今晚给你侍寝如何?香薷是我去年从天津买来的,年方二八,生得娇俏可人,我亲自验过,还是处子之身,公爷恩宠她是她毕生的造化呢……”

    名叫香薷的丫鬟愈发羞涩,站在旁边身躯轻颤,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

    秦堪嘿嘿怪笑,揉弄着唐子禾胸前高峰的手微微用力抓了几下,引来唐子禾几记娇嗔的粉拳。

    “在我面前还耍鬼心思,我恩宠她一晚的代价恐怕很惨重吧?鬼知道你接下来会给我下什么药害我出丑。”

    唐子禾咯咯直笑,妙目朝香薷一瞟,道:“我真不是心口不一,当初买下这丫头就是为了给你侍寝,如今小花蕊已长开了,差不多也该采撷了,公爷难道一点都不动心么?”

    秦堪笑了笑,顺势搂紧了她仍旧纤细的腰肢,道:“不论桃子还是葡萄,熟透了才好吃,太青涩的酸牙口,我就喜欢你这种成熟的,今晚我留你这儿不走了,我辛苦多耕耘几次,你也给我添个儿子或女儿……”

    唐子禾俏脸顿时浮上黯然之色:“这些年最遗憾的便是没能给你生个一男半女,我自己是大夫,也给自己号过脉,你我的身子都没问题,却不知为何就是怀不上身孕,我想,大概是当年霸州一战,我造了太多杀孽,伤了天和,故而被老天降予我报应吧……”

    “别胡说,若说杀孽,我这些年造得比你更多,可照样有儿有女,从未见过报应,你已为此还了十年的债,这十年里救下的性命何止数千,这笔债早已还了,未来的日子皆是福报,耐心等着便是。”

    唐子禾嘴角一勾,一双纤手用力搂紧了他的脖子,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哪怕咱们没有孩子,想必你也不会弃我的……昨日我翻了《洞玄子注录》,里面有两个颇为新奇的招式,今晚我们不妨试一试……”

    秦堪浮起荡漾的笑容:“好,甚好。”

    唐子禾瞥了一眼手足无措的丫鬟香薷,脸蛋忽然一红,附在他耳边羞赧低语道:“闺房雅趣尚可再添香,咱们欢好时便让香薷给你扶腰推背吧,我这个宁国公养在府外的外宅如夫人总得有一样能胜过正室才是呀。”

    秦堪苦笑道:“你这外宅夫人早已传得满城皆知,嫣儿亦早知道你的存在,跟我说过无数次要我把你接回府里住,你自己偏不答应,害我两头奔走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