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面授机宜(上)

第六百九十五章 面授机宜(上)

    朱厚照又绷不住了,豹房大殿内只听到他一人肆无忌惮的哈哈狂笑声。

    一盆脏水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泼到梁储和屠滽身上,这盆水不仅脏,而且臭,堂堂内阁大学士和右都御史嫖妓当然不算什么,只会在如今的士林里留下一段风流趣话,说不定还会被当时不得志的文人写进自己的笔记里,和史书一同流传百世。但是嫖妓不给钱的话,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如今大明民风纯朴,哪怕是市井坊间的闲汉泼皮,半夜摸黑进半掩门解决一下需要也得给钱的,否则便是下三滥了。

    梁储和屠滽气得脸都青了,看着秦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感觉到这世界满满的恶意,这话若传到外面去,不论是真是假都够他们二位恶心大半年的。

    “秦堪!老夫跟你拼了!”屠滽眼珠通红,开启暴走模式,这就是明朝文官最幸福的福利了,想动手就动手,一言不合血溅五步,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拳架子一拉开便是一番浴血厮杀。

    秦堪笑着退后两步,朝屠滽摆了摆手:“圣驾当前,屠大人万莫失仪,还是商议正事要紧,再说,秦某二十出头正富壮年,屠大人已快七十,把你揍出个好歹来,我得赔你多少钱?”

    见屠滽已彻底燃了起来,朱厚照也觉得自己的狂笑不厚道,急忙道:“对对,说正事,别动手,关于向日本驻兵一事,各位先生的意思是……”

    殿内一片寂然。

    刚刚秦堪看似一通乱拳,实则却一针见血,若不与日本皇室驻兵,转而将大明的将士驻予其他大名,首先大义上便站不住脚,诚如秦堪所言,大家都是读了一辈子孔孟圣贤书的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最基本的儒家思想总不能全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藩国皇室势微,身为宗主上国,不派兵襄助正统皇室,反而助纣为虐向乱臣驻兵,从利益上说,自然是符合大明君臣们的利益,但从儒家正统思想上来说。根本就是大逆不道。

    再从日本三位使者的私德来说,皇室亲王整日在驿馆足不出户,待人接物有礼有节,无可挑剔,而另两位大名的使者却飞扬跋扈,将大明的京师当成了他们自家的后花园。予取予夺,白吃白嫖,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梁储和屠滽对视一眼,二人眼中既愤怒又无奈,却再也不敢说半个字。

    这根本就是个陷阱,秦堪从进殿便开始铺垫。挖坑,此刻坑已挖好,就等他们往下跳,若梁储和屠滽还敢支持日本两位大名使者,不仅失了大义,而且更亏私德,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秦堪这竖子再到外面一宣传。满朝文武免不了背后议论几句,两位大人如此支持日本乱臣,昨夜在京师难道真被两位使者请去吃了一顿霸王鸡?

    这话若传开了,两位哪怕死了以后,墓志铭上恐怕都会被秦堪暗中派人将此事刻上去,文采稍微飞扬一点说不定诗以记之,以为后人咏志瞻仰。而从正常角度来说,两位大人怎么努力恐怕也活不过秦堪……

    殿内没人说话,朱厚照左瞧瞧右瞧瞧,忽然乐了。

    “向日本驻兵一事。各位先生怎么说?”

    梁储垂头咬了咬牙,终于决定绕过这两个坑:“老臣以为,既然日本皇室以国书相请,我们应向日本皇室驻兵,为了达到牵制大内氏和细川氏两位大名的目的,我大明不仅要驻兵,而且应辅以鸟铳火炮等各种火器,故而驻兵将士人选当以京师神机营为妥。”

    屠滽见梁储改了口,沉默半晌后终于也铁青着脸道:“老臣附议梁大学士所言。”

    张升和杨廷和自然更没意见,于是异口同声表示赞同。

    秦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朝梁储拱手道:“梁大学士深明大义,秦某佩服之至。”

    梁储满腹怒火,只觉得绕开了秦堪挖的两个坑,最后却还是跳进了他挖的第三个坑。

    这竖子进殿之前恐怕便已打定主意要向日本皇室驻兵了,可怜殿中好几位久经风浪的老狐狸,终究还是斗不过这只小狐狸,被他逼得老老实实改了口。

    事情已定下,梁储和屠滽一刻也不想多待,匆匆告退离开,仿佛多看秦堪一眼便是对自己生命的极大不负责任。

    盯着众臣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朱厚照笑着叹气:“可以肯定,你现在是多么的人见人厌。”

    秦堪也叹气,神情怅然若失:“可以肯定,屠滽的贺礼一定不会给我了,不知陛下的内库愿不愿意报销一点?”

    “来人,送客!”

    ********************************************************************

    第二日,内阁发起驻兵日本的廷议,有了几位重臣的点头,廷议自然毫无悬念通过,随即司礼监拟旨,内阁批蓝,通政司照准,驻兵日本的旨意颁布天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人和愁的人都是日本人。

    知仁亲王闻知圣旨内容后,高兴得在驿馆内手舞足蹈直抽抽,状若疯癫。

    而大内氏和细川氏两位使者则万分不满,这二人自从进了大明境内后,不知被谁带坏了,也学着大明的文官一样,一不高兴就跪谏,连地点都打听清楚了,于是包括使者和随从在内,数十人跪在承天门前请求大明皇帝陛下收回成命。

    当然,二位使者的待遇跟大明的文官却是天差地别,蛮夷之人不通礼法,在大明这个神奇的国度里,有的事情文官可以干,有功名的举子秀才可以干,但外藩使者却是万万干不得的,想在承天门前跪谏,首先你得有功名,功名是跪谏的门票,否则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这属于非法集会,聚众闹事。

    有了秦堪那番皇室正统和乱臣贼子的说辞,谁还敢帮二位使者说话?人家知仁亲王才是正宗原汁原味的日本天皇使臣,大内氏和细川氏两家说是大名,却从来没有被大明朝廷承认过,严格说来,他们连当使臣的资格都没有,居然如此狂妄敢在承天门前跪谏?

    再说圣旨已下,内阁,司礼监和通政司全部照准,驻兵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岂能说改就改?

    于是跪谏团在承天门前刚跪下不到半个时辰,还没来得及酝酿情绪扯起嗓子喊冤,宫门内忽然冲出一队披甲戴盔的禁宫武士,人人手执水火棍,照了面二话不说扬起棍子劈头便打,将大内氏和细川氏两家的使者和随从打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一通棍棒下来,鼻青脸肿的两位使者对大明天朝上国的敬仰之心亦如玻璃般悄然迸裂……

    …………

    …………

    神机营总兵孙英被管家领入秦府前堂时,正好遇见日本知仁亲王千恩万谢鞠躬哈腰退出去。

    孙英淡淡朝知仁亲王瞥了一眼,没对他行礼,时下大明无论文武官员还是百姓,心中多少还是有着天朝上国的优越感,哪怕人家是日本天皇的亲儿子,在大明人眼里终究也只是化外蛮夷,地位再高也无法令大明的官员和百姓对其敬畏,往坏了说,这叫狂妄自大,往好了说,这叫上国尊严,这种尊严至少秦堪前世二十多年里从未有过。

    日本人对礼节很讲究,见孙英一身披挂,显然是军中将领,知仁亲王急忙朝他长揖到地,直起身子后又不停地鞠躬表示敬意。

    孙英淡淡点了点头算了打过招呼,然后也不搭理他,知仁亲王很懂礼数,一直鞠躬到孙英一脚跨进了前堂,才满脸堆笑离开。

    进了前堂,孙英的态度徒然一变,摘下头盔单膝朝秦堪跪下见礼,礼数之周到,比刚才的知仁亲王不遑多让。

    秦堪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命丫鬟奉茶,然后指了指前堂外知仁亲王的背影,笑道:“觉得此人如何?”

    孙英撇了撇嘴,道:“化外蛮夷而已。”

    秦堪笑道:“以后你每日要跟这些化外蛮夷打交道,日本人喜欢动不动下跪磕头,你且安心受着,他们爱磕多少磕多少,千万别不好意思,人家就好这一口儿……”

    孙英:“…………”

    秦堪接着道:“神机营归朱老公爷统领,我已和朱老公爷说好了,这次远赴日本驻兵,你可将神机营里的厉害火器多带一些,鸟铳和短铳各带五百杆,佛朗机炮二十门,还有‘百虎齐奔箭’,‘神火飞鸦’,‘飞空震天雷’,用于水战的‘水底龙王炮’,‘混江龙’等等,能带多少都带上……”

    孙英愈发满头雾水:“公爷,咱们驻兵五百人,职责是戍守日本皇宫,带这么多火器足以将日本踩平了,有必要吗?”

    秦堪摇头:“不,你们一旦踏上日本国土,职责绝非戍守皇宫那么简单,你们这五百人是我大明一颗很重要的棋子,目的就是为了平衡日本战局,勿使统一,亦勿使强弱悬殊……”

    *********************************************************************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