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亲王相求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亲王相求

    对这位年轻的日本亲王,秦堪心里还是颇觉歉疚的。

    连秦堪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其实日本人没招他没惹他,不仅如此,反而对他恭顺有礼,无论态度还是礼仪都无可挑剔,典型的弱国藩属礼敬天朝泱泱上国的做派,而秦堪的做法确实有些过分了,他将上世的仇恨转嫁到了这一世,而那些仇恨在这一世根本未曾发生过。

    既然觉得错了就改正,秦堪有蛮不讲理的时候,但不会一直蛮不讲理,既然日本亲王没做错事,秦堪当然不会再无缘无故针对他。

    道理是这么说,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别扭,敷衍似的拱拱手,朝年轻的知仁亲王挤了个笑容,算是对昨日的事情道歉过了,至于亲王殿下有没有从他的笑容里看出歉意秦堪就管不着了,既然是天朝上国,总得要有天朝上国的姿态。

    周经今天陪同知仁亲王上门来就是一个润滑剂的作用,见前堂内大家都不说话,周经清咳两声开始打起了圆场。

    “秦公爷,昨日日本国知仁亲王来礼部衙门,他说,说……”周经貌似昏花的老眼眨了眨,很快决定了自己的立场,继续道:“说他昨日代表日本天皇拜访公爷,却因藩蛮化外之国不通我天朝礼仪所以得罪了公爷,所以亲王殿下诚惶诚恐找到了礼部衙门,请下官前来为他分说一二,还请公爷瞧在礼部张尚书的面上与亲王殿下化干戈为玉帛……”

    话音刚落,能听懂汉话的知仁亲王一怔,接着白净的面孔迅速涨红,愤愤地盯着周经,两只鼻孔不停地张缩跟尔康似的。

    连秦堪都对周经这番话感到意外。老脸一红开始哼哼啊啊。

    果然是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由他,明明是一件巧取豪夺的事,在周经嘴里打个转儿说出来,却变成了日本人不通礼数得罪了秦堪。

    深知官场黑暗的秦公爷此刻都忍不住为日本亲王憋屈得慌。这大明的官儿未免太黑了……

    头一次见识到天朝上国黑暗的知仁亲王显然很不适应,到底年纪太轻,喜怒皆形于色,根本无法掩饰,涨红了脸坐在椅子上运了半天气,想发怒又不敢。想隐忍又觉憋屈。

    秦堪饶有兴味地瞧着亲王殿下玩变脸,目光微转,恰与周经的目光相遇,周经嘴角一勾,端起茶盏儿沉默着品了起来,老头儿的养气功夫显然比知仁亲王高了不知多少等级。一番颠倒黑白的话说完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半眯着眼睛咂咂有声,仿佛在品位茶水中的无上韵味,一副马上得道升仙的缥缈表情。

    周经能平平安安活到七十岁自然不是傻子,日本使团进京朝贡虽说是国朝盛事,但日本毕竟只是蛮夷藩国,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日本王子去得罪当朝炙手可热的国公。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该站哪边了。

    不知心里挣扎了多久,知仁亲王终于决定忍下这口气,他没忘记此次大明国之行是带着日本皇室使命的,为了这个使命,皇室可以隐忍一切,甚至牺牲一切。

    “宁国公阁下,昨日是我太孟浪,化外藩国不知礼数,冒犯了阁下您,请您接受我最诚恳的道歉!”

    说完知仁亲王忽然站起身。面朝秦堪重重跪下,狠狠磕了三个响头。

    秦堪原本想打个哈哈把这桩缺德事揭过去,跟后世的日本教科书似的既不承认也不道歉,不过既然知仁亲王忍辱负重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秦堪当然也不反对。

    “亲王殿下客气了。好吧,你的礼物我已收下,嗯,你的道歉我也收下了,咱们两清便是,以后再也不要拿那些破烂……不,那些厚礼来腐蚀本国公了,切记切记。”秦堪皮笑肉不笑地应付两句后,忽然端起茶盏象征式地喝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拂了拂蟒袍下摆,竟是一副送客的架势。

    知仁亲王见状急了,他千辛万苦忍气吞声,又是跪拜又是送礼,搞出那么多名堂无非就是为了与这位大明国权势最盛的权臣好好谈一谈,可眼前这节奏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呀。

    “藩臣失礼了,请国公阁下稍待片刻,下臣有事相求国公阁下。”知仁亲王急切恳求道。

    秦堪皱了皱眉,目光不自觉地瞥向周经。

    周经到底是久经风浪的老油条,见状急忙笑道:“下官乃礼部侍郎,只问中外礼仪诸事,余者不便插言,下官见秦公爷前院亭台水榭颇具雅致,不知可否让下官观赏一番?”

    秦堪朝他投去一抹欣赏的目光,老头儿还真是识趣,若不是看他年纪太大,眼看要致仕告老,秦堪真动了招揽的心思。

    当即命府中管家领周经到前院假模假样欣赏风景,偌大的前堂内只剩秦堪和知仁亲王二人。

    秦堪慢条斯理啜了口茶,笑道:“不知亲王殿下何事相求?”

    知仁亲王好不容易得到能与大明国的权贵面对面交谈的机会,自然不会说废话,直奔主题道:“相信国公阁下知道,我日本百年来战乱不休,各大名拥兵自重,互相征伐倾轧,连年战乱令国内民不聊生,皇室影响日渐衰弱,这次小臣来大明国朝贡,一则为觐天可汗龙颜,感受圣光照沐,二则代表日本皇室向中土宗主国求助,请求大明国看在百年藩国的份上,帮扶日本后柏原皇室一次。拜托阁下了!”

    秦堪心中暗叹,果然来了。

    “日本确为我大明之藩属国,早在洪武年间便被定为十五个不征国之一,不过亲王殿下,恕我直言,你们日本自永乐以后便鲜少朝贡,与我大明断绝来往已百年,这次派使者来京一见面便求助,不觉得太势利了么?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我大明凭什么帮你?”

    前堂没别人,秦堪说话便很不客气了,有种咄咄逼人的锋芒。

    知仁亲王面现愧色,道:“请原谅日本皇室的不敬,失礼了!”

    秦堪挥挥手,道:“这话你应该跟我们的皇帝陛下去说,我只是大明的臣子,没资格接受你的道歉,话说回来,你所谓的‘求助’,是想求助什么?”

    知仁亲王浑身一震,顿时露出喜色,急忙道:“下臣想求国公阁下劝说天可汗陛下,向我日本皇室卖……不,赠赐大明国火器火药若干,刀剑盾械若干,以及借款一百万贯钱……”

    秦堪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火器,军械,借款,日本皇室的野心倒是不小,连自家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跟大明居然还敢狮子大开口,也不怕闪了舌头,大抵是这一百多年来被国内的大名们欺负惨了,这些东西若给了日本皇室,皇室倒是振兴有望,可是谁知道大明会不会养出一只白眼狼?

    秦堪摇头道:“亲王殿下,你的要求可真不简单呀,你觉得我大明会答应吗?”

    知仁亲王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抬起头直视秦堪,振振有辞道:“国公阁下,下臣记得大明国早在洪武年定天下礼制时便已有成规,凡海外藩国者,每三年遣使赴京师朝贡皇帝,藩国朝鲜和安南却一年三次甚至四次朝贡皇帝,何也?盖因大明国回礼颇丰,每每藩国一车稻米能换回一车金银,故而诸藩国见有利可图,是以一年数次朝贡,而我日本百年来因皇室势微,度日艰难,故而断绝朝贡,如今好不容易恢复邦交,只向宗主国提出些许要求,国公阁下却断然相拒?待朝鲜安南如子侄己出,待我日本却如弃敝履,下臣敢问国公阁下,此何以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