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巧取豪夺

第六百八十七章 巧取豪夺

    礼物有多努力想留在大明管家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老爷有多努力想把礼物留在自己家里。

    日子相处久了,道德底线难免被环境所影响,老爷是主,管家是仆,自己的道德底线再怎样也不能比老爷高。

    管家很快明白了秦堪的意思。

    “既然那些礼物那么辛苦想留在咱们大明,老汉觉得必须成全它们才是……”管家一脸谄色,活像劝皇军进村糟蹋花姑娘的汉奸翻译。

    秦堪鼻孔里不易察觉地“嗯”了一声,端起茶盏继续品茶,却再也没有看他一眼。

    管家会意退下。

    …………

    国公府的大门在日本人默默的祈祷声里吱呀打开,门外跪着的日本人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地仰头望天,感谢天照大神的保佑,感谢天皇陛下遥远的念力加持,感谢……

    “把门外的箱子全都搬进去……”管家朝府中仆役挥了挥手,堆积在外面的箱子须臾间被仆役们搬运一空。

    门外的知仁亲王愈发激动,因为前面倍受冷遇的心理落差,此刻见到国公府竟然愿意收下他的礼物,知仁亲王禁不住有种想流泪的冲动,领着所有的随从五体投地式朝国公府大门以头伏地而拜。

    “啊里啊多!谢谢国公阁下愿意接受来自日本藩属的微薄礼物,遥远的天皇陛下亦由衷感激大明国的善意和仁义,请允许我代天皇陛下向宁国公阁下表示衷心的……”

    咣!

    搬完箱子后的国公府仆役们毫不留情地将大门再次关闭,扔下一脸错愕的日本人傻呆呆跪在门外,而门口堆积的箱子则踪影俱无,早春的微风轻拂而过。众人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一股比春风更冷的寒意油然而生。

    “亲……亲王殿下,这,这人……”随从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怔怔看着国公府那两扇冰冷的红漆大门。

    知仁亲王才十五六岁年纪。这是第一次奉了父皇的命令赴明国为使,再怎么成熟稳重,毕竟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心机城府哪里比得上真正的大人,见状眼睛眨了几下,眼眶里渐渐续满了泪水。

    使劲将眼泪一抹。知仁亲王脸上充满了哀怨,喃喃道:“不,不会的,父皇告诉我,他说大明国是一个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国度。父皇不会骗我的,大明国内不可能有这么无耻的人……再等等,说不定有转机……”

    “哈依!”众随从伏地齐应。

    静静的,一个时辰过去了,箱子搬进国公府后,府门再也没见打开过,一直紧紧闭着。门上两个黄铜兽环冷冷地注视着他们,仿佛充满了嘲讽。

    知仁亲王终于绝望了,心中满腹委屈和悲意再也无法抑制,嘴角一瘪,哇地大哭起来,手指着国公府的大门叽里呱啦飙着日语,不知在说着什么,大抵是在骂脏话……

    “走,去找礼部官员告状!大明国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八噶!”

    ******************************************************************

    宁国公府内院。

    杜嫣,金柳和怜月怜星四女围着院子中间的一堆箱子转圈。嘴里发出啧啧声。

    “这就是日本国送给咱家的礼呀?”杜嫣撇着嘴,俏脸布满傲然之色,昭显着多年的见多识广,轻抬金莲踢了踢箱子,不屑道:“倭奴国好没礼数。装礼的箱子都旧成这样了,而且都是些很寻常的樟木箱子,还是一国之主送的呢,一点都不大气,哪像京里那些同僚们,每逢年节送礼上门,光看箱子便是清一水的紫檀木……”

    金柳怀抱着小秦乐,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倒是没插嘴,爱怜地亲着秦乐粉扑扑的小脸蛋。

    秦堪笑道:“日本国小力微,这一百多年来正逢战国,几十个大名在小岛上争抢地盘,架空了皇权,皇室无兵无权无钱,日子过得比要饭的好不了多少,能凑出这些礼来,已然非常诚心了。”

    礼物虽然是巧取豪夺而来,但秦堪还是说了良心话,总的来说,秦公爷还算一个比较正直的人,只是偶尔间歇性缺德而已……

    杜嫣仍不满地哼了哼,她的态度和老管家一样,秦堪当初在崇明岛上亲自与倭寇浴血厮杀差点没命,府里上下对日本人都没什么好感。

    打开箱子,四女当即杏眼圆睁,呆了片刻,四女噗嗤一笑,小秦乐被母亲抱在怀里,见大娘,母亲和两位小姨娘不知为何笑成一团,秦乐也咧开嘴懵懵懂懂地笑开了花儿。

    “相……相公,你,你叫下人抢这些破烂东西回来,真不够丢人的……”杜嫣笑得前仰后合。

    秦堪也呆住了,满心以为日本皇室的二手货怎么说也该是值钱的古董,谁知打开箱子一看,里面的象牙折扇断了骨,二手菩萨磕了边儿,二手屏风不仅发了黄,而且中间破了个洞,一件件礼物惨不忍睹,活脱刚刚抄了破落大户的家。

    “亏了,亏了……”秦堪满脸懊悔,仰天长叹:“为了这点破烂玩意,把自己的名声赔进去,实在亏大了,来人,把这几箱破烂给我扔出府外去,告诉那个日本亲王,本国公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从不接受外人礼物,叫他以后别再……”

    “老爷,听管家说,那群日本人已离开了……”一名丫鬟忍着笑裣衽道。

    杜嫣轻轻皱了皱鼻子,哼道:“算了,抢都抢来了,还回去更折名声,我看这些礼物里面,唯独这几匣子糕点尚算入眼,是樱花味儿的么?回头我和金柳,怜月怜星都尝尝……”

    玉手轻拈起一块粉红色的糕点,杜嫣刚将它凑近嘴边,忽然脸色一变,扔掉糕点飞快转过身弯腰大吐起来,吐得脸色发青,苦不堪言,金柳和怜月怜星吓得花容变色。

    秦堪也吓了一跳,一边轻抚着她的背,一边拈起一块糕点闻了闻,皱眉道:“没那么夸张吧?真的很难闻吗?所以说,日本国里的东西没一样好玩意儿,来人,把这些糕点全部扔了……”

    杜嫣捂着嘴,铁青着小脸愤然道:“不,全埋了,害人!都怪你!”

    一双粉拳很不客气地捶上秦堪的胸膛。

    金柳抱着小秦乐,看着哇哇吐得辛苦的杜嫣,怔忪半晌,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悄然一勾,弯起一道美丽的弧线……

    …………

    …………

    事实证明世上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白收的礼品,收礼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你收的只是一堆破烂,前些日子朝中倒了一大批大臣,就是因为收了宁王朱宸濠的礼,秦堪巧取豪夺日本人的礼自然不可能云淡风轻,日本天皇砸锅卖铁差点连家里煮饭的铁锅都装进礼盒了,带到大明的可以说是他的全部家当,能让秦堪白抢吗?

    第二日上午,讨公道的来了。

    礼部左侍郎周经陪同日本知仁亲王上门,这次秦堪终于没再好意思将他们拦在门外,只好命管家将其请入前堂。

    周经自进门后神情很平静,平静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恭敬,甚至是敬畏。

    周经是天顺四年二甲进士,庶吉士出身,父亲是四朝名臣,赠太子少保周瑄,可谓官宦诗书世家,而周经今年也有七十岁了。

    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添堵不分迟早,七十岁的老头儿对二十出头的秦堪如此敬畏自然是有原因的。

    秦堪可谓大明官场的灾星,年纪轻轻位封国公,一肚子的坏主意坑得大臣们苦不堪言,从锦衣卫千户开始算起,被他坑过的文官和太监不计其数,举国皆知的大奸宦刘瑾便是死在他的算计下,死得尸骨无存,前些日子三道奏疏,将五十多位大臣拉下马,流放的流放,砍头的砍头,菜市口的血迹至今未干。

    周经虽然年已古稀,但显然老头儿还没活够,他需要安度一个美丽而且并不短暂的黄昏晚年,老到他这份上,便不在乎什么脸面不脸面了,是以对秦堪恭敬敬畏毫无压力。

    相比之下,知仁亲王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一脸苦大仇深的瞪着秦堪,活脱一批斗地主的劳苦贫农。

    秦堪穿着一身金黄蟒袍,大咧咧地翘着腿,慢条斯理地品啜着茶水。

    喝了几口忽觉不对劲,抬头一看,却见一双充满了哀怨和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盯得秦堪浑身发毛。

    皱了皱眉,秦堪侧头朝周经拱了拱手:“周老大人……”

    周经急忙起身回礼:“不敢,痴长几岁,在秦公爷面前托大了。”

    指了指知仁亲王,秦堪疑惑道:“这位亲王殿下难道偷看我大明良家妇女小便长针眼了?眼睛老瞪着我干嘛?活像我欠了他多少钱……”

    说没说完,秦堪忽然顿住,接着老脸一热。

    秦公爷贵人事多,对自己干过的缺德事忘得更快,他想起来了,昨天貌似叫人抢了这位亲王殿下的东西,可不就是欠了他钱吗?

    *******************************************************************

    PS:还有一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