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七十五章 乱花迷眼

第六百七十五章 乱花迷眼

    一次偶然的大雾,一支走错航道的舰队,一位莽撞冲动的将军,以及一发意料之外的炮弹,终于完整地构成了一场令天下人瞠目结舌的意外战争。

    八艘巨舰在长崎港口外一字排开,黑洞洞的炮口对准铺天盖地冲来的日本船舰,水师提督杨德全的一声令下,火炮发出震天怒吼,当即便有十余艘日本渔船被炸得粉身碎骨。

    其余的日本船舰紧急在海面停下,双方相隔不到一里,却一片死寂无声,大明造作局所制的佛朗机炮第一次展示了它的威力,日本船舰被惊呆了。半柱香沉默过后,八艘大明巨舰不再客气,开始第二轮炮击,铁弹无情地朝海面上的日本船舰倾泄而去,海面上硝烟弥漫,仿佛平空升起一团浓雾,只听得到船舰被炸毁的爆炸和日本武士临死前绝望的惨叫声。

    火炮的怒吼里,繁华的长崎在硝烟中愈见模糊。

    京师,宁国公府。

    秦堪已近半月没有出过门,每日在家赋闲逗弄女儿秦乐,杜嫣和金柳眼里的他总是笑吟吟的,一点也看不出身处绝境的愤怒和悲怆,府里仍旧如往常般安祥宁静,外面的狂风暴雨似乎只在秦府的围墙外,翻过围墙,府里永远是一片晴朗碧空。

    书房内的长案上静静搁着一封急信,秦堪卸下在家小面前的伪装,一脸疲惫地展开信笺。

    信是辽东叶近泉派人送来的。

    去年秦堪狠心将新募的五百少年兵送去辽东,让叶近泉给他们实战的机会。

    温室里的花朵不可能经受得住风雨,这五百人是秦堪心中的种子,种子若想生根发芽,必须独自承受磨砺,自然界的法则是残酷无情的,秦堪也没有别的选择。

    叶近泉的信很简洁,抒情表忠心部分被他直接省略了,开篇便直奔主题。

    去岁冬月,北方鞑子不出意料再次袭边抢掠,鞑靼小王子伯颜猛可纠集数十蒙古部落,兵力二万余人,直奔辽东,宣府和大同三地,边关告急,三地总兵官下令抗击。

    五百少年兵也参与了这一战,于广宁长城隘口将鞑子一支三千人的铁骑拦于国门之外,大战整整三天两夜,三千鞑子铁骑终究未入国门一步,被辽东的边军和五百少年兵死死拦截在长城以北,此战辽东边军战亡四千余人,少年兵战亡近百人,余者皆伤,辛苦栽培两年多的好苗子,一场大战便减员两成。

    秦堪沉默地看着信里的一字一句,眼神迅速浮上一层深深的阴霾。

    不知过了多久,秦堪齿缝中终于迸出两个字:“壮哉!”

    随即秦堪思索了一阵,提笔在纸上疾书,一道命令很快飞出国公府,再募五百少年兵。

    …………

    …………

    随着正德四年的第一次朝会时间临近,京师莫名蒙上一层凝重的色彩,处于休沐期的朝臣们也安静下来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安静并不代表平静,所有人在沉默中睁圆的两眼,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恶意,静静等待正德四年的第一次大朝会来临。

    在这暗流涌动的敏感时节,杨一清和王守仁竟相携来到秦府,拜访正处于风暴中心的秦堪。

    秦堪很意外,按说这种时候大家应该对他避之而不及,说整个朝堂是个粪坑或许有骂人之嫌,可他秦堪确实是一根很不厚道的搅屎棍,把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破坏殆尽,然后处处招人恨,秦堪有时候都情不自禁产生了一种自厌情绪,暗自思量若是碰到像自己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会怎样,思来想去大抵会把自己拖到暗巷里敲几记闷棍吧。

    这么讨厌的人居然也有人登门拜访,看来这世上终归君子比较多。

    秦堪坐在前堂,静静看着杨一清和王守仁满脸笑容走进来,秦堪眉梢挑了挑,既不请他们落座,也不叫人奉茶,劈头便问道:“来看我笑话的?”

    杨一清和王守仁互视一眼,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不是。”

    “那就是提前来参加我的葬礼?”

    “也不是……”杨一清忍不住道:“你见过谁脸上带着笑容参加葬礼的?”

    “那可不一定,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喜丧’……”秦堪不满地撇了撇嘴。

    王守仁指着秦堪笑骂道:“从来只听说上门是恶客,却没见过恶主人,你好歹也是读书人出身,一点待客的礼数都没有么?”

    秦堪也笑了:“既然你们不是来看我笑话的,我就不放狗咬你们了……来人,上茶。”

    俏丽的丫鬟奉上香茗,前堂又陷入了沉默。

    杨一清慢条斯理端起茶盏,细细啜了一小口,眯着眼睛笑道:“去年的雨前龙井贡茶,秦公爷四面楚歌之时倒也不委屈自己,养气功夫令人佩服。”

    秦堪闻言眼神顿时有些不善:“非常时期杨大人别怪我敏感,你这话不是明褒暗贬吧?”

    杨一清楞了一下,接着苦笑,嘴里不自禁冒出一句陕西话:“你这人咋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捏?”

    这位杨大人曾任三边总制多年,说话时常带着一口陕西腔。

    秦堪急忙报以歉意的目光:“杨大人莫怪,最近的我有点脆弱,可能是春天快到了……”

    杨一清笑了两声,垂头又啜了一口茶,慢悠悠地道:“再过三日便是大朝会了,秦公爷有何想法?”

    秦堪想了想,似真似假地笑道:“我只希望杨大人能给我亲笔题一幅挽联,上曰‘音容宛在’……”

    杨一清眉头渐渐皱起,深沉地盯着他,缓缓道:“我与你虽相识日短,但对你多少有些了解,你不是那种束手待毙之人,是信不过我,还是真的没主张?”

    秦堪深深地看着他,不答反问道:“我已身处绝境,你为何在这个时候来我府上?”

    杨一清肃然道:“因为你在做的事情,正是我想做而没做到的。”

    秦堪的心瞬间抽动了一下。

    强国富民的志向,原来世上并不止他一人才有,很多人一生默默无名,却坚守着自己的信念,静静等待机会,有的人没等到,于是终其一生碌碌无为,临死前长叹一句“一生襟抱未曾开”,有的人等到了,一遇风云便化龙。

    杨一清接着道:“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原因,师兄李东阳致仕之前嘱咐我在朝中与你守望相助,而当年刘瑾乱政时,你也巧施计谋救了我一命,于公于私,我这次都应该义无返顾站在你这边……”

    秦堪的目光随即望向王守仁,王守仁垂头正喝着茶,仿佛感受到秦堪的目光,王守仁蓦然抬头,然后笑道:“我只是忽然想起,当初你还欠我一坛女儿红……”

    正月十四,上元节的前一天,京师市井热闹非凡,百姓们携家带口走出家门,穿上崭新的衣裳,抛却一切烦恼,兴致勃勃逛着庙会集市,忍着心疼排出积攒了许多时日的银钱,为妻子儿女添置衣裳头香和最便宜的首饰。

    民间的其乐融融并未给朝堂带来多少欢乐的气象,就在百姓们翘首盼着上元节夜晚闹花灯的时候,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将休沐在家的朝臣震得摇摇欲坠。

    宁国公私造海船与藩国贸易一事的影响已扩散到地方官府,不知有人煽动还是地方官府们自发而起,数日之内,无数参劾奏疏飞进了京师,飞向内阁和司礼监的案头。

    更有甚者,山东登州知府徐泰福闻知朝廷态度暧昧不明,皇帝更是欲盖弥彰,徐泰福愤慨之下连上五道奏疏,结果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于是愤而跳海自尽,死得不清不楚,只留下一封所谓的绝笔信。

    与此同时,福建,浙江,南直隶,广东,江西等八省布政使及总督纷纷上疏,参劾宁国公秦堪违反祖制,请求朝廷查办严惩,同时各地藩王亦上疏朝廷,语气严厉地指责朝廷纵容奸佞,祸国误君,朝臣不力愧对朱家列祖列宗云云。

    若说天下谁最恨秦堪,除了京师那些文官,便只剩散布大明各地的朱家藩王。

    安化王被平,宁王被平,说来是朝廷之功,实则大家都知道,这两位藩王的覆灭与秦堪脱不了关系,这家伙就像藩王终结者,天生跟朱家藩王的八字犯冲,灭了一个又一个,如今好不容易等到秦堪落难的机会,若不狠狠落井下石一番,怎么对得起永乐皇帝坑蒙拐骗得来的江山社稷?

    仿佛幕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兴云布雨,离上元节后的大朝会只有一天之时,天下的地方官府,卫所,藩王们如同商量好了似的,参劾秦堪的奏疏如雪片般飞进了京师。

    一直淡定以对的秦堪,这回终于变了脸色,他无法再淡定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