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国运之争

第六百六十一章 国运之争

    故地重游,刚进天津城不到一个时辰,唐子禾又上马急匆匆离开。

    回头留恋地再看一眼这座熟悉的城池,它的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曾经又爱又恨的痕迹,渐行渐远,遥远的城池仿佛幻化成了他的笑容,孤独而傲然,静静伫立在海滨,无声地向她昭示着曾经的诺言,如同城墙上的青石般坚不可摧。

    转过身望向前方时,唐子禾的面容浮上无比坚毅。

    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在路上,从霸州辗转到京师,又从京师辗转到江西,朱宸濠之乱被朝廷平定后,她悄然抽身远遁,仿佛又一根无形的丝线拉扯着自己,她终于情不自禁策马回到了天津。

    她想看看故乡,想看看曾经和他一起住过的屋檐,想看看官衙院子里那一株腊梅今年是否又开了花,想站在腊梅树下带着笑容回忆当初一针刺入他的背后,将他生生定住动弹不得的黯然离别……

    满载着过往的回忆,又是一个风雪漫天,腊梅绽放的季节,唐子禾悄然回来了,然而来不及寻找回忆的痕迹,她却不得不快马加鞭离开。

    秦堪有难,她怎能坐视?

    朝堂争斗她不懂,那是男人的事,但争斗的一方是她的男人!

    仅从两名茶客寥寥数语里,她便预感到不妙,当初秦堪领十万大军兵围霸州时,她也是这般感觉,她的感觉从来不骗她。

    四面楚歌之际,她必须回去,与他共赴患难的人里,必须有她。

    ********************************************************************

    京师宁国公府。

    徐鹏举盘腿坐在暖炕上,嘴唇上下快速蠕动,小公爷虽然是吃货,但吃相倒是很文雅。这跟国公府的良好家教分不开,再怎么喜欢食物,也不容许他表现得像土狗遇见了骨头似的又舔又啃。

    徐鹏举吃东西的样子很……神圣。通常用双手捧着食物,眼睛闪闪发亮地盯着它。然后充满虔诚地一口咬下去,食物在嘴里咀嚼时不停抬头张望四周,目光有种淡淡的警惕,好像随时有人冲出来把他手上的东西抢去似的。

    秦堪翘腿坐在椅子上含笑看着他,看徐鹏举吃东西比自己吃更有趣,像松鼠啃坚果似的,蠢萌蠢萌。

    徐鹏举吃的是蛋。秦堪前几天兴之所致顺手发明的茶叶蛋,这个年代茶叶蛋还不存在,是个很新鲜的玩意,煮好后冷浸四五个时辰。味道正是香浓之时。

    对于新奇的吃食,徐鹏举永远不会拒绝的,秦堪怀疑就算把狗屎换个别致的方式摆在盘子里,他也会毫不犹豫一口吞掉,更别提香浓扑鼻的茶叶蛋了。初见时便两眼放光,二话不说直接吃了四个,现在已开始朝第五个奋斗。

    “呃——”

    吃着吃着,徐鹏举忽然翻起了白眼,嘴张得大大的。

    秦堪好整以暇地打了个手势。一旁端着凉水的丫鬟急忙将水递到徐鹏举嘴边,然后使劲帮他拍着背,好一阵子才缓过气来。

    “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不早做出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缓过劲后的小公爷脾气不大好。

    秦堪叹道:“你不正在吃蛋吗?怎么又惦记上我的良心了?小公爷,第五个了,这东西偶尔吃一个当是消遣,吃多了对身体可没好处,适可而止才是。”

    “偏要吃,你少管,叫你家厨子再做一锅,小爷我带回去吃。”徐鹏举嘴仍没停,边吃边含糊不清地道:“我这辈子也就剩这么个雅好了,谁拦我谁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徐鹏举嘴巴张合着,眼里却有一种看不到未来的迷惘。

    前世死后运气好,随机分配时投了个好胎,生下来不差钱不缺衣少食,爵位也四平八稳地等了他一百多年,就等他继承,如果没有造反当皇帝的心思,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爵位也到头了,秦堪有时候设身处地帮徐鹏举想想,真觉得这辈子实在没什么挑战,这样的日子真是……很幸福啊。

    连吞几个茶叶蛋后,吃货如小公爷者也不敢再多吃了,怕被噎死。

    灌了几口茶水,徐鹏举打了个饱嗝儿,慢悠悠地道:“这几天京师不太平,你不会没感觉到吧?前几日金殿朝会,给事中王僚将矛头直指你,虽然被你赖过去了,但这事没有结束,估摸他们还有新招数……”

    秦堪苦笑道:“连你这种人都瞧出端倪,看来我这次真是钢刀加颈了……”

    徐鹏举不满道:“什么叫连我这种人?是个瞎子都瞧出不对劲了,那帮文官是什么货色你难道不知?这件事既然开了头,不把你弄死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堪叹道:“我就这么讨人厌吗?入朝这几年,我自问也是温润如玉,彬彬有礼,一没抢过文官的妻妾,二没刨过他们的祖坟……”

    顿了顿,秦堪语气忽然变得迟疑:“刨没刨祖坟这事可待商榷……好吧,就算我刨了他们的祖坟,可是除此之外我哪里做过得罪他们的事?简直太不讲道理了!”

    徐鹏举吃惊地瞪大了眼:“连人家的祖坟都刨了,你还有脸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可我刨祖坟之前通常是讲道理的……”秦堪振振有词,貌似君子。

    徐鹏举叹道:“知道我今日登你家门为了什么吗?”

    “不出意料的话,应该特意为吃茶叶蛋而来……”

    “你这张嘴简直活活会把人气死……这事很严重,你莫掉以轻心,文官们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咱们无非从海运的巨利里小小分一杯羹而已,大明海疆那么大,银子是赚不完的,以前咱们勋贵谁家没有跟商贾合伙干过这种买卖?真想不通这次他们为何非要大动干戈。”

    秦堪叹道:“醉翁之意不在酒,文官们在意的不仅仅是咱们从海运赚银子,他们想得更远,其一,这次由我出头联合京师和南京各家勋贵,参与咱们这桩买卖的勋贵大小共计数十家,以前你们勋贵私下里也干,但都是各自为政闷声发财,如今这股力量被我拧合在一起,你知道数十上百家勋贵的能量有多大吗?足以对文官集团形成威胁了,如今朝堂正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格局,文官们怎愿见到另一股势力平空拔地而起,与他们分庭抗礼甚至取而代之?”

    徐鹏举吃惊道:“他们竟想得这般深远?”

    “都是朝堂上打滚半辈子的人精,眼皮子浅的早被大浪淘沙淘干净了,走一步看百步的眼光谁没有?大臣们不论私下有没有参与海运,皆将矛头对准我,究其原因,就是怕勋贵们拧成一根绳的这股力量。”

    秦堪冷笑数声,接着道:“其二,文官不准咱们勋贵造船出海,表面上看是不愿自己的私利被分润,实则这次咱们大明大亮造船募兵列炮,他们早已看穿了我的想法,出海牟利是假,开海禁才是真,若我大明果真开了海禁,届时人人皆可造船出海与藩国贸易,那时文官和士大夫的优势何存,一群只知以权谋私的囊虫,他们有什么本事与天下商贾相争?”

    徐鹏举若有所思:“所以这次文官对你大动干戈,直欲将你除之而后快,就是为了将对他们不利的苗头抢先掐死,继续维系文官士大夫的百年利益?”

    秦堪叹道:“他们的利益维系了,我大明的国运可就衰竭不振了,说到底,这次我与文官之争,实则是私利与国运之争,我和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迎头正面碰撞,看谁笑到最后。”

    徐鹏举神情阴情不定,沉思许久,缓缓道:“我今日来正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这几日我与京师不少勋贵家子弟在一起游玩,听到一个消息,他们的长辈不少人准备打退堂鼓了,毕竟这次文官来势汹汹,勋贵们的爵位皆是祖辈百年前拼死征战而来,家大业大根深叶茂,他们冒不起这个险……”

    秦堪叹了口气。

    任何利益群体都一样,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

    说着徐鹏举神情有些讪讪,颇为羞愧地道:“我爷爷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京师的事,派了八百里快骑传信给我,众勋贵合伙造船出海一事,魏国公府暂不参与,待日后京师情势明朗再说……”

    秦堪盯着徐鹏举,道:“你呢?你怎么想?”

    徐鹏举忽然挺起胸,大声道:“我当然站在你这边!爷爷给我送的信我看完就烧掉了,做朋友哪能不讲义气?富贵时勾肩搭背,患难时撇清关系,这种事我徐鹏举干不出来!”

    秦堪被感动了,吃货虽然是吃货,但至少是个讲义气的吃货。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憾。为酬知己,秦堪决定今晚便在自家内院里摆个法坛,祈祷上天降下神雷,让徐老公爷早日位列仙班,让徐小公爷早点继承爵位……

    ********************************************************************

    ps: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