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城外送别

第六百五十三章 城外送别

    车队停下来了,李东阳掀开车帘,却见官道旁废弃的凉亭四周散布着许多侍卫,秦堪独自一人坐在凉亭内,破败的石桌上已摆满了jīng致的小菜,红泥焙炉上正烫着一壶酒。

    秦堪一袭青衣素面,玉冠金带,静静坐在凉亭内,含笑注视着李东阳,永远不愠不火,儒雅翩翩,眼睛仿佛有一种化雪成chūn的魔力。

    李东阳眼眶一热,哈哈笑了两声,下了马车便往凉亭走去。

    秦堪笑着站起身,朝李东阳拱手:“西涯先生此去一别,相见无多,今rì晚辈在路边野亭置一杯薄酒,西涯先生满饮之后再上路如何?”

    李东阳大笑:“宁国公的酒老夫怎能不喝?”

    说罢抬手取过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

    “好酒!”李东阳大声赞道,赞完还不够,连干了三大杯,今rì城外百官送行,李东阳本就喝了不少,此刻三杯下肚,身形顿时有些摇摇yù坠了。

    秦堪笑得尔雅,嘴下却丝毫不留情:“西涯先生口味真独特,其实这酒是临时从福宾楼买的,半两银子一坛还搭送俩猪蹄,晚辈实在喝不下如此粗糙的酒,只好将它拿来待客,难为西涯先生赞它‘好酒’了……”

    李东阳闻言差点吐出来,立马便瞪起了眼睛:“果然是个混帐,临走还坑老夫一道!”

    秦堪叹道:“晚辈不才,却也自认为算得上先生的忘年知己了,时下有风有雪有知己,就算是醋也应该是人间第一美醋,饮之如甘泉,先生大把年纪,为何仍着相执迷?”

    李东阳哈哈一笑:“不错,老夫活了一辈子,临老反倒不如你这弱冠之子看得看,确实是老夫着相了。来,满上!”

    秦堪笑着给李东阳斟满,李东阳仰头一饮而尽,有了秦堪的解说,这回再仔细品位,李东阳咂摸着嘴,脸sè有些怪异。

    “好喝吗?”秦堪眨眨眼。

    “你刚才不说不觉得。一说起醋,老夫怎么觉得这酒带着酸味?有风有雪有知己,这酒不应该是这个味儿呀……”

    “因为我真的在里面加了醋。”

    李东阳不说话了,捋着长须沉默好半晌,这才面无表情道:“今rì你出城是为了寻仇?”

    “西涯先生太多心了,晚辈真是来送你的。除了送你,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李东阳不愧是以善谋闻名的老狐狸,闻言老眼一眯:“老夫知道你为何而来。”

    秦堪急忙诚恳万分道:“当然为送老大人归乡而来。”

    李东阳冷哼:“若老夫再不识相,恐怕酒里不止是放醋,该下毒了?”

    “言重,呵呵,老大人言重了。”

    李东阳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没好气地扔给秦堪:“方才在城外久等你不来,老夫心头火起,正打算一把火把它烧了呢。”

    秦堪如获至宝接过这张纸,匆匆一扫之下,不由大喜过望。

    今rì大清早出城,除了送别李东阳之外,主要为的便是这张纸,纸上只写了一串名单。皆是朝中大臣,有礼部右侍郎白钺,新任户部尚书顾佐,工部左侍郎洪钟等等,排头第一个名字,赫然竟是新上任的吏部尚书,李东阳的师弟杨一清。

    从这一串名字上可以看得出。这张纸多么的珍贵。

    秦堪郑重其事将纸贴身收好,站起身朝李东阳长长一揖:“晚辈多谢老大人,此情今生怕是难以为报了。”

    李东阳缓缓道:“这些人皆是老夫交好的同僚或晚辈,昨rì老夫已一一嘱托他们。他们也答应了,rì后尽量与你方便,不过你能不能收服他们,要看你自己的本事,秦堪啊,你如今虽权柄朝中无二,但你毕竟不是文官,与文官有很大的差别,老夫拼尽全力只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了,无法再给你任何助力,但求能稍减一下你的阻力而已。”

    秦堪默默点头,李东阳说得没错,这串名单上的名字,不是李东阳留给他的小弟,顶多算是一部分可以争取的文官,李东阳四朝经营,立朝五十载,积累的人脉可谓丰厚之极,但李东阳的人脉不见得便是秦堪的人脉,除了杨一清欠过他的人情外,其余诸人皆无来往,秦堪要想在朝中建立自己的势力,未来的路仍然艰难。

    这是李东阳留给秦堪的最后一份大礼,尽管这些人只是理论上可以争取,但也足够秦堪欣喜万分了。

    满脸喜sè的秦堪见李东阳皱着眉头将加了醋的酒递到嘴边,一副被赐自尽的模样,纠结极了。

    秦堪急忙摆出豪迈之sè:“老大人德高年迈,这等劣酒怎么配得上您呢?快快放下,晚辈这里有更好的……”

    说着拍了拍手,一名侍卫捧着一个酒坛走进凉亭,坛口泥封完整,透着泥土的清新,李东阳眼睛亮了,酒坛外面带泥土的绝非凡品,显然在地里埋了不少年月了。

    “通州锦衣卫千户所送来的三十年陈女儿红,入口绵软,回味悠长,高端致仕人士最正确的选择,您,值得拥有!”

    说完秦堪接过酒,拍去坛口泥封,一股浓郁得近乎成形的酒香飘散而出,在小小的凉亭内四下蔓延。

    李东阳惊呆了,不是为这坛三十年的女儿红,而是为秦堪这副前倨后恭的嘴脸。

    “你……老夫若一直不拿出这份名单,你这坛三十年陈的女儿红是不是不会露面了?”

    秦堪犹豫了一下,道:“西涯先生知我为人诚实,我也不瞒你,晚辈大清早起来巴巴赶到离城三十里的地方与先生送别,正所谓无利不起早,若先生不拿名单,我不在酒里下毒已然算是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了,这坛极品女儿红我还真不会拿出来……”

    李东阳呆楞许久,终于破口大笑,笑得浑身直颤,白花花的长须抖索不停,指着秦堪哈哈笑了半晌才停下。

    “小人,典型的小人!当初认识你的时候你烧了老夫的房子,今rì送别老夫你又坑了老夫一次,咱们也算是有始有终了,你今年才二十几岁,老夫一定要使劲再活二三十年,睁大眼睛好好瞧瞧你会将朝堂那些文官祸害成何等惨状,来,给老夫把酒满上!”

    琥珀sè的女儿红倒在酒盏里,浓稠得像一碗熬得火候十足的浓粥,地下埋了三十年的酒自然不能直接喝,七分陈酒要兑三分新酒,酒味才能发挥到极致。

    侍卫细心为二人兑好酒,然后恭敬退下。

    李东阳举杯一饮而尽,然后抿着嘴睁大眼睛,仿佛被使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不舍地将酒咽了下去,长长叹道:“老夫柄国十余载,却也极难喝得上这等人间佳酿,今rì算是遂了心愿。”

    搁下酒盏,李东阳注视着秦堪,眼中露出几许感慨。

    “当初锦衣卫里一个小小的内城百户,斗东厂,斗太监,斗文官,斗鞑子,斗权jiān……与天斗,与地斗,几番绝境之时,朝中皆言你已万无生理,而你却偏偏咬着牙杀出了一条血路,老夫朝中为官五十载,见过无数年轻俊秀,也见过无数风云人物崛起,败落,唯独你是个异数,秦堪,老夫今rì一别,rì后朝中你将愈发孤独了……”

    秦堪心中一颤,眼眶忽然泛了红。

    世上知他孤独者,能有几人?

    谁知道天下人眼里的权jiān佞臣,心中藏着怎样的抱负?这是个黑白混淆,忠jiān不分的年代,天下人眼里的正义只在朝堂上怎样慷慨陈词,只在奏疏里怎样大仁大义,派一队人抄那些忠直臣子的家,一个比一个脏,然而只要他们没落马,他们便永远是道德的先驱者,他们代表着孔孟,代表着正义,一切光辉伟大的正面词汇全被他们代表了,而不被他们所容者,便是异端,是邪恶,是万夫所指的祸首jiān佞。

    李东阳没说错,秦堪真的很孤独,这种孤独不仅仅是朝堂势力上的寡弱,更是心灵上的煎熬,他需要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盟友。

    默默饮尽一杯酒,秦堪强笑道:“当初刘瑾专权,祸乱朝纲之时,先生不也是一样的孤独么?”

    李东阳的眼眶顿时也红了,那真是一段内外交困的黑暗时期啊,朝中jiān党横行,忠臣尽戮,jiān党对他的敌视,同僚对他的鄙夷,那样的rì子,他李东阳不也咬着牙挺过来了么?

    凉亭内沉默许久,二人心有灵犀般举起杯,然后相视一笑。

    “这杯酒,敬一句诗,‘时穷节乃见’。”

    秦堪犹豫了一下,叹道:“但愿天下从此太平,不再有时穷之时。”

    二人饮尽,长长舒了口气。

    李东阳沉思片刻,道:“老夫知你最近很忙,锦衣校尉频频来往于京师和天津,天津东港造船造得热火朝天,这些已是朝中皆知,当初天津扩城建市之举,只为开海禁做铺垫,今rì时机成熟了么?”

    ********************************************************************

    PS:还有一更……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