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再擒宁王(上)

第六百三十一章 再擒宁王(上)

    其实在昏君手下当臣子还是很省心的,权势爵位官职什么的,只要轻轻拍几下马屁就能得到,根本不需要付出太大的努力,那种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爬上人臣之巅,鼓舞万千少年青年前赴后继的狗血励志情节在昏君这里完全用不上。

    不过跟着昏君偶尔也有不省心的时候,特别是每当昏君说出几句昏庸得掉渣儿的浑话,而臣子恰好又是个非常正直的正人君子,这话儿可就不好接了。

    秦堪现在就觉得自己接不上话,他不知该怎样安抚这位胡搅蛮缠的暴怒皇帝。

    朱厚照气得胸膛急促起伏,不停在帐内来回踱步,鼻孔无限扩大就跟尔康似的,粗重的呼吸仿佛一头被激怒的公牛,就差两腿刨地了。

    “你!你怎么不说话?”朱厚照怒瞪着秦堪。

    秦堪无辜地摊手:“陛下,臣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朱宸濠被抓,陛下……节哀顺变?”

    “这王守仁实在不是个东西!”朱厚照重重道:“这么快便把朱宸濠抓了,让朕露露脸他会死吗?你去传朕的旨意,王守仁罢官下诏狱,好好审审他,问他前世是不是和朕是冤家……”

    秦堪盯着朱厚照:“陛下,你认真的?”

    “当然不是认真的!”朱厚照使劲翻白眼儿:“这旨意传出去别人还不得骂朕是昏君吗?”

    秦堪又接不上话了,这话说的,就好像他不是昏君似的……

    “朕气啊!气死了!”朱厚照捶胸顿足:“千里迢迢来到安庆,稀里糊涂打了一仗就回京,破敌巢南昌没朕什么事,活捉朱宸濠也没朕什么事,情当朕大老远跑过来眼巴巴瞧了一场热闹,教朕回京怎么有脸见朝中那些大臣?本来他们就对朕御驾亲征不满,朕回京后他们可逮着机会了。”

    秦堪也叹气,本来是一件喜事,朱厚照这么一说,抓住朱宸濠仿佛真成了一个噩耗。

    “事已至此,咱们都没办法,抓都抓了,总不能把朱宸濠放了再打一仗吧?”秦堪无奈叹道。

    帅帐再次安静下来。

    秦堪顿觉帐内气场不对劲,背后无端莫名冒了一层汗,蓦然回头,却见朱厚照两眼发直,目光由低落慢慢变得兴奋,最后神采飞扬起来。

    秦堪的心猛地一沉,他突然察觉到自己嘴**了。

    “秦堪,你不愧是朕的左膀右臂,你说你那心窍怎么长的?简直八面玲珑呀!呵呵,放了朱宸濠再打一仗,这个主意好,妙不可言!朕决定从善如流,纳了你的建议。”朱厚照笑得异常惊悚。

    “陛下,这,不,是,臣,的,建,议!!”秦堪气得浑身哆嗦,忽然很想学文官们一样跪地仰天摊开双手,悲愤高呼三声“先帝啊——”

    ******************************************************************

    三rì后,王守仁亲自押解朱宸濠到达安庆大营。

    此时江西全境并未全部收复,鄱阳湖上还有四万反军未剿灭,为防南康府到安庆这一路有反军营救朱宸濠,王守仁领着五千jīng骑仍不放心,又以汀赣巡抚的名义从南康附近卫所再次调集了数千官兵一路护送,总数近万人的护送大军就这样浩浩荡荡从南康走到了安庆。

    朱宸濠的样子很惨,王守仁无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不论打仗用兵还是生活里的细节,务必做到万无一失,滴水不漏,所以朱宸濠被拿住那一刻开始便被戴上了重镣重枷押进囚车,近万人如临大敌,一路从南康战战兢兢走到了安庆。

    进了大营王守仁便察觉到气氛不对,按说活捉朱宸濠这么喜庆的事,满营上下竟听不到一丝欢呼庆贺的声音,大营里静悄悄的,无论将领还是普通军士,皆用古怪的目光瞧着他。

    满头雾水的王守仁硬着头皮继续走,还没走到朱厚照的帅帐前,冷不防被一只手拉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王守仁根本没挣扎,任由被拉了过去。

    拉他的是熟人,秦堪一身蟒袍站在他面前,笑得chūn风满面,他背对着太阳,阳光洒在他身上,身影周遍映shè出万道金光,看起来比王守仁更像圣人。

    “阳明兄活擒逆首,成就旷古奇功,实在可喜可贺……”秦堪笑着朝他拱手。

    王守仁眯着眼瞧了他半晌,忽然道:“你的笑容里似乎看不到任何可喜可贺的意思……”

    秦堪的笑容愈发苦涩。

    这就是知己了,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笑容都能看出其中的味道,酒肉朋友可做不到这一点。

    “不要在意我笑容里的细节……”秦堪摆摆手,笑问道:“抓到朱宸濠开不开心?”

    “开心。”

    “意不意外?”

    “……意外。”

    “如果有人要把你的功劳全抹了你答不答应?”

    王守仁一呆,随即一只脚往后退了一步,摆出血溅五步的姿态:“我把他阉了!”

    秦堪苦笑,圣人不是和尚,不可能真正做到淡泊名利,更何况这功劳是他深入敌后用自己的命搏来的,谁抢他就敢跟谁玩命。

    “这个人阉不得,阉了他咱们大明就完了……”

    “谁要抹我的功劳?”王守仁愤而追问。

    “当今皇上。”

    王守仁呆住,朝堂里无论忠臣jiān臣,名字都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却万万没想到要抹杀他功劳的竟是当今皇帝。

    “为何?”王守仁愤怒了。

    “因为朱宸濠本应由皇上亲手活捉,你抢了他的风头,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王守仁明白了,他是聪明人,秦堪只起了个话头他就全明白了。

    垂下头,王守仁久久不语,神情郁闷。

    “朱宸濠已被拿下,事已至此,陛下打算怎么办?”

    秦堪叹了口气,朱厚照的荒唐想法他都没脸说,但却不能不说。

    “陛下打算……把朱宸濠放了,然后再跟他打一仗。”

    王守仁被这个昏庸的计划惊得倒吸一口凉气,眉梢一挑便待打算发飙,秦堪急忙拦住了他,给了一句不算安慰的安慰:“……再打一仗这个念头太混帐了,在我的劝说下,陛下接受了不打仗的提议,不过他要跟朱宸濠单挑。”

    王守仁再次沉默,愤慨无奈纠结的样子,活脱像被小三逼着休妻的中年男人。

    秦堪脸上微微发热,替朱厚照臊的,见王守仁久久不发一语,不由忐忑道:“阳明兄觉得如何?表个态呀。”

    王守仁重重叹气,仰天悲愤地喊了一句秦堪很早就想喊的话。

    “先帝啊——”

    ******************************************************************

    王守仁最终还是屈辱地答应了这桩荒唐事,容不得他不答应,圣人也拗不过皇帝,两千多年前的孔夫子够圣了吧?还不是被各诸侯赶野狗似的赶来赶去,后人为了美化这段历史,美其名曰“周游列国”,也不知这算不算最古老的高级黑。

    王守仁和孔夫子一样无力抗争强权,只好选择妥协。

    …………

    …………

    决战已结束多rì的安庆忽然擂响了战鼓,隆隆的鼓声震天撼地,紧扣心弦,如同被捅翻了蚂蚁窝一般,无数将士迅速朝大营zhōng yāng的点将台前蜂拥而去。

    朱厚照站在点将台上,头发用玉簪挽成一个髻,身上披着轻便的黄金软甲,一副威风凛凛横刀立马的模样。

    朱宸濠孤零零的站在空地zhōng yāng,身上仍戴着重镣重枷,神情冷漠,凛然不惧地与朱厚照对视。

    自从弘治大丧之后,朱宸濠被秦堪使计逼离京师,直到今时今rì,一皇一王终于再次见面,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当初相得融洽的叔侄,如今成了分外眼红的仇人。

    三通鼓后,点将台下人头攒动,却一片静寂无声。

    朱厚照锵地拔出剑,剑尖直指朱宸濠,平地一声怒喝:“逆贼朱宸濠,你本是宗族皇亲,贵极藩王,六代显赫,何故谋我江山耶?”

    朱宸濠虽镣枷在身,却不知哪来的理直气壮的正义感,冷笑数声道:“小昏君不学无术,可知你的江山在百年前有一半是我宁王一脉的,燕王起兵名曰‘靖难’,与我宁王先祖约定江山共治之,结果燕王窃夺帝位,赶走建文皇帝独登大宝,第一件事便是卸我宁王先祖兵权,将他的封地从大宁改迁南昌,令我宁王一脉百年来只能被圈禁在小小城池内不得动弹,无耻永乐,出尔反尔,这江山本就有我宁王的一份,皇帝你能当,为何我不能当?”

    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说出口,四周将士纷纷大怒,许多将领拔刀喝骂,朱厚照也气得瑟瑟发抖,从小到大,何曾有人敢在他面前公然说出这番大逆之言?

    “贼子闭嘴!朕受命于天,是为社稷正统,天下士子和百姓归心皇室已百余年,区区跳梁宵小谋我社稷竟拿这种无中生有的理由当作借口,殊不可笑?岂不可耻?”

    “昏君无道,出身可疑,窃居大宝本就名不正言不顺,登基以来更是亲小人,远贤臣,嬉戏玩乐不思国事,内任权阉刘瑾独揽朝纲,外宠jiān臣秦堪横行朝堂,天下被权阉jiān臣祸害得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你朱厚照如此昏庸无道,我为何不能取而代之?”

    这下不仅是朱厚照,连一旁的秦堪都气得牙根痒痒了,咬着牙附在朱厚照耳边恶狠狠道:“陛下,弄死他!”

    朱厚照点头,当着万千将士的面你来我往争辩这些根本毫无意义,再争下去反而愈发助长朱宸濠的气焰。

    “朱宸濠,不论你怎样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如今你已败于朕手,你有何话说?”

    朱宸濠哈哈笑道:“成王败寇,如此而已!”

    朱厚照眼中忽然浮出兴奋的光芒:“朱宸濠,安庆之战你输了,一定很不甘心对吧?朕的帝王胸襟广袤无边,输也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今rì当着万千将士的面,朕再给你一个死里逃生的机会……”

    朱宸濠一呆:“什么机会?”

    朱厚照挺起胸,大声道:“跟朕打一场,你若赢了,朕任你离去,绝不加害,你若输了,朕便砍你的头!”

    朱宸濠这才明白朱厚照的意思,尽管是落败的藩王,但藩王也有藩王的尊严,闻言勃然怒道:“小畜生,你竟昏庸到这般地步!朱家的脸全让你丢尽了!士可杀不可辱,本王绝不答应!”

    人为刀俎,他为鱼肉,朱厚照怎会管他答不答应,下令军士解去朱宸濠的重镣重枷之后,朱厚照足尖一点便跳下了点将台,快步跑到朱宸濠面前,没等朱宸濠反应过来,狠狠一拳便揍上了朱宸濠的左眼圈。

    朱宸濠被揍得踉跄后退几步,捂着眼眶怒道:“你这小畜生真敢动手,好,本王今rì便不还手,让朝廷将士们好好看看,昏君是如何凌辱本王的!””

    朱厚照懒得答话,又是一拳印上朱宸濠的右眼眶,朱宸濠又退了几步,两只眼眶全青了,眼珠通红**,牙齿咬得格格响,却仍忍着没还手。

    又一拳结结实实揍在朱宸濠的小腹,朱宸濠痛苦闷哼一声,脸sè涨得通红,却仍不还手,似乎打定了主意今rì逆来顺受。

    三拳都没还手,打架变成了单方面的殴打,向来崇尚英雄情结的朱厚照未免觉得索然无趣,然而此时当着万千将士的面已然动了手,就这么罢手也下不了台阶。

    朱厚照瞪着朱宸濠,压低了声音道:“朱宸濠,你可想清楚了,反正你已难逃一死,与其不还手被朕活活揍死,还不如临死前揍我几下,好歹也算替你六代宁王先人出了口恶气,你觉得呢?你看看,看看,看朕的脸,有什么感想?是不是觉得面目分外可憎?想不想照我脸上狠狠来几拳,好让你宁王列代先人含笑九泉?”

    被揍得七荤八素的朱宸濠闻言也回过味了,对呀,什么狗屁“士可杀不可辱”,反正活不了,死到临头痛揍这昏君一顿反而更具务实jīng神,人都送到面前了,凭什么不揍?

    豁然开朗的朱宸濠也不客气,当即一拳狠狠揍向朱厚照的右脸,砰的一声脆响,朱厚照的作**终于产生了效果,右脸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

    “小昏君,小畜生,本王忍你很久了!”

    *******************************************************************

    PS:朱厚照与朱宸濠单挑,史上确有其事,非我杜撰……(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