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成王败寇(下)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成王败寇(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朱宸濠总算聪明了一回,稳准狠地找到了疑点,冷笑的模忄常有神,当年赤壁之战曹操败走华容道,每到一处绝地总会仰天长笑三声,旁边的将领于是很应景地问一句“丞相为何发笑”,然后曹操开始卖弄兵法知识,此地若设下一支伏兵,我等焉有生路云云,事实证明曹丞相的嘴仿佛被庙里的和尚开过光似的,一猜一个准······

    今日此情此景,朱宸濠的模样比之曹操分毫不差,那冷笑的表情和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阴谋迷雾的睿智目光令他的领导魅力此刻绽放出夺目的光华。

    一个混到这般惨状的人居然还有如此自信的嘴脸,充分说明朱宸濠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大的。

    一说泉水有蹊跷,所有将士都楞了,面面相觑之后,大家的表情非常不以为然,这里是荒郊野外,附近没有一个伏兵,若有蹊跷,朝廷早就调集重兵设伏包围他们了,谁会做出在泉水里动手脚这么多此一举的事?

    “此地处处可疑,我等不可犹豫,速速上路!”朱宸濠重重挥手。

    说完他率先上了马,然后狠狠抽了马臀一记,蓦然回头,却发现所有将士都没动弹,甚至连他自己胯下的马都没动。

    人和畜生都对他很有意见。

    整天奔波逃命,大家的精神和体力离崩溃只差一线,朱宸濠这道不近人情的命令终于引发了所有人的反感。

    朱宸濠见大家不动,脸色渐渐铁青。

    李士实上前小声道:“王爷新败,眼下跟在您身边的皆是忠诚之士,大家已经很累了,还请王爷开恩让大家休憩小阵,否则若强行赶路,将士恐生哗变……”

    朱宸濠眉梢一挑,深吸口气,终于忍下心中的愤怒·闻言冷冷道:“既如此,便休憩一阵吧,泉水先找一匹战马试饮,若无问题再让将士们饮用。”

    李士实笑道:“王爷所虑正是。”

    朱宸濠无奈地选择了妥协·一败涂地之后,身边仅剩这不到百名的将士了,他不能再失去他们。

    一众将士纷纷欢呼起来,然后迫不及待地上马赶到路边清泉所在,先取了一些泉水让战马喝了,然后众人忍着不动,静静看着战马的反应。

    半个时辰后·战马仍在摇头摆尾,垂首啃吃着地上的青草,反应一切都很正常。

    朱宸濠微微苦笑·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连日被朝廷追击,自己已成了惊弓之鸟,见到什么都觉得有阴谋。

    至于刚才路中为何会横着一根绊马索,朱宸濠也想不出究竟,附近既无伏兵,泉水似乎也没有问题,这根绊马索的来由实在没法解释。

    不过朱宸濠眼下是逃命的王爷,不是衙门破案的捕快·既然没危险,想不通的事情干脆不想,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调整了一下心情后·朱宸濠挥了挥手:“看来泉水应该没问题,是本王多虑了,大家都去喝吧·喝完赶紧上路。”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纷纷奔向泉水,不管不顾地大喝起来,连朱宸濠自己也是一通牛饮。

    待大家都喝过水,各自还将自己随身的皮囊装满后,朱宸濠一声令下,大家打起精神继续朝鄱阳湖方向赶去。

    直到他们策马离开了一柱香时辰·唐子禾骑着马悠然地出现在泉水边,看着积存在石洼中的泉水已被这些人喝了小半·唐子禾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分外冷艳。

    扬鞭欲追上去之时,唐子禾不知想起什么,苦笑着下了马,从怀中又掏出一包药粉,均匀地洒在泉水中,喃喃道:“以前那个心狠手辣的红阳女哪里去了?下完药还得继续下解药,免得荼害附近村民,这还是我么?”

    语声呢喃,似怨似嗔。

    朱宸濠和残兵们躺在南康府城外的大道边,脸色灰白,神情绝望。

    躺满一地的不止是人,连他们骑的战马都躺下了,耳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呻吟声,朱宸濠想跑,但浑身软绵绵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恐惧,绝望,疑惑······种种情绪充斥着朱宸濠的心头。

    上路半个时辰后,第一个喝了泉水的战马无故瘫倒在路上时,朱宸濠便察觉到大事不妙-,又过了半个时辰,整支队伍包括朱宸濠在内全部丧失了力气,软软倒在大道边。

    “王爷,咱们这是怎么了?到底着了什么道儿?”李士实虚弱问道。

    朱宸濠盘腿坐在路边草地上,闭着眼沉默不语,脸色泛着绝望的青灰色。

    “李先生,这绝非朝廷卫所官兵所为,这······这是江湖门道!”一名军士虚弱禀道。

    话刚说完,近一半的残兵纷纷赞同附和。

    朱宸濠麾下的反军将士大半皆是山匪水贼,算是江湖中的绿林道,对这种江湖把戏自然不会陌生,当初没投奔朱宸濠时,说不准这套把戏他们自己都干过不少,酒水里下药实在是居家旅行劫财灭口的绝佳工具,万万没想到,风声鹤唳仓惶逃命,他们逃过朝廷官兵的追击,却莫名其妙中了江湖人的圈套。

    听了军士的话,朱宸濠浑身一震,眼!中的迷茫不解之色愈发浓郁,试着抬了抬手,发现自己仍旧软绵绵的无法动弹,朱宸濠艰难地环首四顾,扬声道:“不知附近是哪一路的江湖好汉?本王······宸濠路过此地忘了拜山,还请好汉见谅,方便的话,何妨现身一见,容宸濠奉上银钱孝敬。”

    草地沙沙作响,一双极秀气的紫色绣鞋出现在众人眼中,绣鞋很小,可以想象鞋中金莲何等娇弱玲珑,盈盈一握,引人遐想联翩。

    然而此时此地朱宸濠和一众手下跟待宰的肥猪没有两样,哪里还敢有半点旖旎想法。

    众人目光渐渐上抬,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极美的绝色容颜,本应是芙蓉风情眼含春的俏脸此刻却杀机毕露阴沉刺骨。

    朱宸濠强忍住心头震惊,想抬臂拱拱手,却发现自己连手都抬不起来,只好苦笑放弃。

    “原以为是江湖好汉,却没想到竟是巾帼女豪杰,这位姑娘,恕宸濠无力见礼。”

    唐子禾冰冷的美眸打量着他瞧了半晌,方才开口道:“你就是朱宸濠?”

    朱宸濠心中一沉,别人都点名点姓了说明自己中暗算并非偶然,她就是冲着他来的,今日怕是难以善了。

    “不敢瞒姑娘,我确是朱宸濠。敢问姑娘高姓大名?”

    唐子禾嫣然娇笑:“我叫唐子禾,不知宁王爷可曾听过我的名字?”

    话音刚落,不仅是朱宸濠,所有反军将士一齐倒吸了口凉气。

    唐子禾是谁?大名鼎鼎的霸州女反贼呀!论身份,朱宸濠贵为藩王,但若论在造反界的资历朱宸濠还得给唐子禾鞠躬作揖,称一声唐前辈。

    “原来是唐元帅!”朱宸濠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更带着几分反贼见反贼惺惺惜惺惺的味道,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但革命目标都是一致的。

    他对唐子禾可不陌生除了当初阄得大明北地三省动荡不安的赫赫声名,更重要的是,唐子禾最近还跟他的造反事业有过交集。

    “久闻唐元帅大名,宸濠今日方才瞻仰到元帅风采,实是三生有幸,多谢前不久元帅帮宸濠出手行刺昏君朱厚照······”

    跟凌十一不一样,朱宸濠可不是唐粉他向来只为自己代言,之所以这么肉麻死乞白赖攀关系实是不得不为,此刻老命还攥在人家手里呢,不攀关系递软话儿,老命能保住吗?

    不论身份怎样高贵,卑贱时的表情都是一样一样的。

    唐子禾笑眯眯地摆手:“别谢,宁王爷您真别谢,这事儿我没办成,心里对你正愧疚着呢……”

    朱宸濠急忙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元帅义伸援手为朱某出了力却是实实在在的,不论结果如何,宸濠照样心铭五内。”

    唐子禾笑得愈发甜美,捂着小嘴娇媚无比地笑了一阵,接着俏脸一垮,幽幽地道:“想不到王爷如此宽宏大量,小女子不敢相瞒,行刺明廷皇帝一事,小女子非但没有帮忙,反而从中作了梗,王爷···…还会谢我么?”

    “啊?”朱宸濠大惊,脸色瞬息万变,铁青到通红再到苍白,眨眼间又恢复了镇定。

    现在他明白了,这唐子禾是处心积虑要对付他,多好的一次行刺昏君的机会被她搅黄了不说,眼下逃命之时她还设下了陷阱害他着了道

    朱宸濠毕竟曾经贵为藩王,藩王有藩王的尊严,想明白之后,朱宸濠再也不愿摆出攀关系的嘴脸了。

    “本王究竟何时得罪过唐元帅,还请元帅不吝相告。”

    唐子禾娇媚的笑颜渐渐变冷:“既然王爷先开了口,小女子就不藏着掖着,本来王爷造反跟我八竿子打不着,但是有一桩恩怨,小女子不得不解决它。”

    “什么恩怨?”朱宸濠愈发满头雾水,表情也很无辜,最近一两年他其实很老实,除了埋头造反基本没干过别的出格儿的事了,与这位凶名在外的女反贼也是素昧平生,何来恩怨可言?

    唐子禾神情不知怎的浮上几许哀伤,美目渐渐泛了红。

    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后,唐子禾缓缓道:“宁王爷,你于正德三年六月十四在南昌起兵,你的成或败本来与我无关,但从六月廿九那日起,我便发誓,终有一日你必落入我手里!”

    朱宸濠一颤:“为何?”

    “南昌西面四百里,有城名曰瑞州府,王爷可知?”

    “知道,南昌起兵后,本王麾下将士最先攻克的便是瑞州。”

    “瑞州辖下高安县,县外有村名曰魏河村,王爷可知?”

    朱宸濠想了想,点头道:“知道,江西全境每城每镇每村,皆在本王胸壑中。”

    唐子禾的声音带着无可掩饰的哀伤,如泣如诉:“魏河村全村共计七十三户壮丁老人妇孺孩童共计三百二十口,六月廿九那一日,王爷遣麾下大将凌十一进发九江府,大军路过魏河村村中宗族长老不敢怠慢,领全村老小站在村口跪迎,并宰猪烹羊犒军,谁知你军中将士见族长未出阁的孙女貌美,竟心生歹意,欲强行与其交欢,族长及村中父老不从你麾下那些畜生立刻翻脸无情,不仅将村中妇人尽数先奸后杀,甚至悍然屠杀全村!”

    “三百多口人丁啊不到一个时辰,全部被你麾下那些畜生杀得!干净净!杀光之后连尸首都没埋,继续行军赶路……”唐笑得比冰霜更寒冷,泛泪的美眸怨毒无比:“不得不夸王爷一句,贵军果真是心狠手辣!”

    朱宸濠震惊地睁大了双眼,身边所有将士看着唐子禾怨毒得近乎狰狞的模样,顿觉遍体生寒。

    “唐……唐元帅,你也是领过兵将之人······”

    唐子禾冷冽一笑:“不错,我领过兵鼎盛之时闹出的动静不比王爷小,麾下兵将也不比王爷少,但是我和王爷有一样不同那就是……”

    唐子禾盯着朱宸濠,一字一字缓缓道:“······我麾下将士都是血性汉子,没有一个畜生!”

    朱宸濠垂下头道:“魏河村之殇,确是本王之过,但是,魏河村与你有何关系?”

    “因为我曾经欠了一笔债,一笔罪孽深重的债,我要用余生来偿还它,所以我游历大明天下锄强扶弱也好,治病救人也好只有还完了这笔债,我才有资格继续活下去,四个月之前我路过魏河村,治好了十余位村民的重症顽疾,村民纯朴,以恩人相待,留我住在村中,凡节礼食宿皆不敢怠慢,却没想到六月廿九那一日我上山采药未归,回到村中时遍地皆是死不瞑目的父老乡亲,我含着眼泪将乡亲们的尸首一具一具埋了,然后跪在他们的坟前发誓,我唐子禾一定为他们报仇!”

    凄然叹了口气,唐子禾冷冷道:“朱宸濠,野心谁都有,我曾经的野心不比你小,和你一样轰轰烈烈造过朝廷的反,也想过有朝一日能效法武周,当一回女皇帝,但是,历朝历代兴兵造反能坐稳江山者,待百姓草民莫不小心翼翼施之以仁,真心也好,邀买人心也好,总之他们做了,像你这般视百姓性命如同草芥的心狠手辣之辈,若让你坐了龙廷,那才真叫老天瞎了眼,心邪之人怎么可能继嗣正统?”

    唐子禾说了一大串,朱宸濠闭眼索然叹息,一旁的李士实却忽然大哭出声:“总以为王爷之败只因时势,没想到竟因为这么一件事情,若无此事,说不定咱们已杀了昏君,兵发南京了,王爷,成败自有天意啊!”

    唐子禾冷笑:“凡事皆有因果,皆有报应,我唐子禾便是冥冥中的应报之人。”

    “果真是报应啊,成王败寇,夫复何言!”朱宸濠长叹,心灰意冷道:“唐子禾,我既已落入你之手,要杀便杀吧,只是有件事情我必须要问你,死也不能做个糊涂鬼。”

    “你问。”

    “一个时辰前,官道上的绊马索可是你所为?泉水里可是你下的药?”

    “不错,是我一个人干的。”

    “我知道这其实是个连环套,有了绊马索我才有可能停步,才有可能发现泉水,我想问你的是,你下的药多久发作?”

    “一个时辰。”

    “万一我让战马试喝,然后耐心等一个时辰呢?你岂不白费心机?”

    “王爷,你如今被朝廷围追堵截,境况甚惨,你耽误得起一个时辰吗?半个时辰顶天了吧?”

    “万一我强行下令继续赶路,不让将士们喝水呢?”

    “忘了告诉王爷,你从安庆兵败到现在,小女子一路尾随王爷,整整一天你们没有下马休息过,我用绊马索让你们停下,不信你们不会对那泉水动心。”

    朱宸濠呆楞半晌,终于意气丧尽,苦笑道:“我曾无数次想过死在朝廷官兵刀下,甚至被朱厚照亲手斩杀,却万万没想到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小小圈套,江湖门道,却算尽时势人心,栽在当世女豪杰手里,我不冤。”

    唐子禾目光如刀,冷冷道:“王爷,下世若为人,记得多行善事,为自己积德。”

    朱宸濠脸色愈发苍白,惨然笑道:“你要杀我了么?”

    唐子禾摇头:“不,杀你的是朝廷,是皇帝,不是我。”

    话音刚落,远处官道尽头传来隆隆的马蹄声,飞扬起漫天的黄沙尘土。朱宸濠和众人一惊,脸上纷纷露出绝望之色。

    唐子禾眯着眼瞧了一阵,然后朝朱宸濠嫣然一笑,起身上马,朝相反的方向翩然远去。

    她走后没多久,数千精骑出现在朱宸濠的视线中,看着衣甲鲜亮的朝廷官兵,朱宸濠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王大人,前方上百人不知何故瘫在路旁草丛中。”一名骑士抱拳禀道。

    为首一人披挂明光铠甲,威风凛凛英姿勃发,赫然正是汀赣巡抚王守仁。

    领着众将士策马行到朱宸濠等众残兵面前,王守仁下马,看着仍旧瘫软动弹不得的朱宸濠,王守仁目光狐疑地打量了一阵附近的环境,然后眯着眼盯着朱宸濠,不知看了多久,王守仁两眼徒然睁大,眼中露出极其兴奋的目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朱宸濠面前,二话不说拉起朱宸濠的手上下摇晃,万分感动且诚挚地道谢。

    “王爷走投无路特意瘫在路边束手就擒,白送我这份泼天大功,委实高风亮节厚德载物,教王某怎么好意思呢······”

    “姓王的,不要太过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