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决战在即

第六百一十九章 决战在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凌十一对唐子禾的评价很高,能用上“万径人踪灭”这么有文采的句子,足可见凌十一对唐子禾是怎样的崇拜和敬畏。

    朱宸濠显然不是唐粉,对凌十一的保证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心里反而愈发反感和恼怒。

    上位者最忌的不是交代下去的事情没办好,而是被下面的人胡乱更改,凌十一说都不说便中途将唐子禾拉进这件事,无疑深深触犯了朱宸濠的忌讳。

    朱宸濠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

    眼下正值与朝廷决战之时,委实不宜阵前斩杀大将,他仍需要凌十一这样的人为他卖命。

    “你能确定唐子禾有本事杀掉朱厚照?”朱宸濠沉声问道。

    凌十一犹豫了一下,方才重重点头,既然朱厚照已被骗出了大营,而且只带了十几名侍卫进了天柱山,唐子禾那一身神鬼莫测的使毒本事应该能要他的命。

    刘养正眼中露出喜色,急忙道:“既然连凌将军都能肯定,想必那小昏君一定被刺了,所以回营的时候他们才遮遮掩掩如临大敌,皇帝身死大营,秘不发丧很正常,想必此时营中那些勋贵和大臣们正急得满头汗商议对策,王爷大业可期矣!”

    朱宸濠一听“大业”二字,神情微动,似乎也有些相信刘养正和凌十一的话了。

    李士实愈发焦急:“王爷……”

    朱宸濠忽然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李先生,我们只能相信朱厚照已死!”

    靠在椅背上,朱宸濠疲倦的神色里带着几分苦涩。

    “事到如今,箭已在弦,不论朱厚照死或没死,我们……还有回头路吗?”

    李士实浑身一颤,脸色苍白地叹了口气。

    二十万朝廷平叛大军在安庆城外枕戈待旦,湖广,浙江,南直隶,福建……与江西相临的各省卫所大军也频繁调动,对江西蠢蠢欲动,隐隐形成包围之势。

    想要撼动一座江山,过程何其艰难,如今朱宸濠和所有反军的唯一希望,只能寄托于朱厚照已遇刺身亡,他们才能看到成功的曙光,此时此刻的形势正如朱宸濠所说,朱厚照死或没死,他们还有回头路吗?

    沉默中,朱宸濠咬了咬牙,大声道:“今晚杀猪宰牛犒赏三军将士,明日五更开灶造饭,卯时开拔安庆!”

    朱厚照,宁王一脉百多年的屈辱,就让我们来做个了断吧!

    正德三年九月初六,朱宸濠反军再次开拔,步军六万,水军四万余人浩浩荡荡朝安庆杀来。

    随着反军的启程,流言亦如瘟疫般在江西和南直隶蔓延,扩散。

    天不佑昏君,正德皇帝已在军中暴毙,安庆大营中的勋贵和大臣们秘不发丧,图谋不轨,大明江山摇摇欲坠,朱姓天下只能指望宁王朱宸濠力挽狂澜……

    江西,浙江和南直隶数十个州府县军心不安,民心动荡。

    反军开赴安庆时,流言亦随之而散播开来,九月十三,各地卫所指挥使奋而举起勤王旗帜,点齐帐下兵马杀往江西时,浙江衢州卫,严州卫,福建邵武卫,延平卫,湖广岳州卫等十余个卫所忽然偃旗息鼓,拥兵不发,惊疑不定地注视着江西战况。

    若朱厚照果然暴毙身死,如火如荼的叛乱和平叛的性质可就不好判断了,一个关键人物的生或死,直接决定着一场战争的正义或邪恶,譬如百多年前的永乐靖难,永乐皇帝举兵之时天下人谁会承认他是“奉天靖难”?然而反军攻入南京,烧了南京宫殿,建文皇帝不知所踪,明明是反贼身份,摇身一变成了王师正统,天下谁还敢说永乐皇帝是反贼?

    正义和邪恶的判定,是要靠拳头来说话的。

    …………

    …………

    反军日进,决战在即,安庆大营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

    本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情,但当今皇帝从天柱山回营后一直没露过面,可谓是生死不知,外面关于皇帝已遇刺身亡的消息沸沸扬扬喧嚣尘上,营中的气氛便渐渐变得诡异起来。

    连绵数十里的大营正中间,硕大的帅帐仍稳稳地矗立在营盘内,帅帐前的一杆“奉天御驾征讨平叛”大旗仍在迎风猎猎飘扬。

    帅帐内,保国公朱晖和宁国公秦堪非常无语地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昏君朱厚照。

    杀皇帝不犯法的话,二人此刻应该会对朱厚照痛下杀手了。

    “陛下,昨日南直隶又运来粮草三千石,后军督粮官员请陛下……”

    朱晖的话没说完,朱厚照摆摆手笑眯眯地打断了他:“别问朕,朕不知道什么粮草,从朕回营那天起,军中一切机务全部交给他,你问他去……”

    说着朱厚照将手指向秦堪。

    秦堪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陛下,臣虽勉强打过仗,但臣没有统领二十万大军的经验,所以……”

    “没有经验可以学嘛,朕也没有当过皇帝的经验,可你看朕登基这三年不是当得挺好的?风调雨顺国富民安老幼有依天下太平……”

    朱厚照的笑脸上,“恬不知耻”四字依稀闪烁着金光。

    秦堪和朱晖的脸色更黑了一层。

    二人互视一眼,按规矩来说,这个时候大臣应该出来说句附和捧场的话来应景了。

    朱晖毕竟年纪老些,羞耻心虽算不上强烈,但余额还是不少的,与秦堪对视一眼后,朱晖面无表情别过脸去。

    秦堪没关系,他还年轻。

    拱了拱手,秦堪张嘴片刻,憋出一句很完美的赞誉:“陛下……嗯,陛下的成语用得真好,臣深深佩服。”

    朱厚照挥了挥手:“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秦堪,这几日二十万大军朕就交给你了,你们别忘了,朕已经是个死人,嗯,遇刺而亡的死人……”

    秦堪和朱晖无话可说了。

    心情可以理解,试想决战时正值军心动荡,对皇帝生死猜疑不定之时,当今皇帝忽然活着在军阵中现身,己方将士的士气由低落瞬间变得高涨,对这场决战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当然,也不排除朱厚照小小的少年心性,期待自己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形下出现,身披金甲战衣,脚踩七色祥云,一个屁能把敌人崩出十丈外的英雄形象,哪个正常的少年郎不期待?

    秦堪挑了挑眉,躬身道:“君赋之权,臣敢不肝脑涂地,二十万大军臣愿暂时代陛下接管数日,但是这几日的大军调遣,排兵布阵,粮草督运等等事宜,还请陛下……”

    朱厚照笑眯眯地挥手:“这些也不是重点……”

    “陛下,这些,真是重点!”秦堪面孔有些扭曲,狰狞。

    朱厚照忽然两腿一偏,后背一挺,笔直地躺在华贵的软榻上,面容安详,形若挺尸。

    “朕是死人,朕是死人,朕是死人……”

    正德三年九月十八,朱宸濠反军距离安庆尚有两日路程,安庆城内和城外大营的气氛愈发紧张,这个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的长江下游城池再次战云密布,杀气盈野。

    一道道盖着“宁国公平叛副总兵官秦”大印的军令从大营向周边数省飞驰而去,号令各省各州府卫所指挥使举兵勤王,合诛叛逆。

    一切,似乎只在等待那场悬念已久的决战。

    临时接管了二十万朝廷大军的秦堪站在地图前,他的目光却越过了安庆,徐徐往西面移动。

    以正合,以奇胜,如今的正面战场已毫无疑问定在了安庆,那么,还有一支奇兵呢?

    看着地图中央篆体写的“南昌”二字,秦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

    …………

    奇兵仍在深山里,这支奇兵的老大姓王,名守仁,貌似圣人,实则妖孽。

    之所以称他为“老大”,当然不是因为王守仁放弃了前途光明的官场,转而安营立寨当起了山贼。

    这些日子王守仁领着两万四处拼凑起来的兵马躲进了饶州城附近的深山里,然后穿林打叶过上了四处流窜打游击的刺激生活。

    打游击是王守仁的正业,鉴于这个正业的内容稍嫌枯燥无聊,王大人果断又拓展了一项副业,那就是捡破烂。

    但凡被反军打散或逃窜的,仍旧忠心于皇帝和朝廷的卫所零散军队,都被王大人毫不嫌弃地捡回了碗里,将他们混乱的编制打散,再统一,短短一个月内,王守仁麾下的军队人数从两万人迅速飙升到近四万。

    当初十来个人七八杆枪混到如今拥兵四万,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生成就,若王守仁老年给自己写本回忆录的话,这本书简直可以归入“励志”一类,并且不知会成为多少心怀祸胎的造反头目们的教科书。

    收拢的残军很多,同时也夹杂着不少孤身逃亡的官员,比如某州某府的知府,推官,甚至挂着佥都御史,南京某部侍郎虚衔的大官儿,管理这些爱挑剔又矫情同时一个个还趾高气昂的所谓清流们,成了这些日子以来王守仁最头痛的问题。

    想把这些官儿组成敢死队,头绑红布条儿向山外敌营发起自杀式冲击,王圣人估计这些官儿怕是不大可能答应……

    ps:大家新年好,恭祝大家马年吉祥,万事如意!

    今日开始恢复更新,老贼姗姗来迟,向大家鞠躬拜个晚年。

    还有一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