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诡异刺杀

第六百一十七章 诡异刺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响箭是信号,是收网的命令。

    秦堪入朝堂多年,跟朝中的老狐狸们也明争暗斗了多年,在掌握了先机的前提下,若还连区区几个刺客杀手也摆不平,两世为人岂不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响箭在平地上空炸响的同时,怪石嶙峋的背后忽然冒出三十余名黑衣蒙面,手执利刃的刺客。

    宋易恩在朱厚照即将走进埋伏圈之前那一跪,隐藏在暗处的刺客们都看在眼里,深知情势生变,而秦堪抖手抛出的响箭,也愈发证实了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顾不得细想为何情势与原计划脱节,失了先机的刺客们只能提前现身,手举钢刀利刃杀气腾腾朝朱厚照和秦堪冲杀而来。

    然而,刺客们刚现出身形,平地四面八方忽然传出如山崩地裂般的喊杀声,刺客们一楞,抬头望去,却见山腰之上黑压压地冒出无数身影,粗略一扫,竟不下千人。

    为首一名将领身穿黑sè铠甲,阳光照得铠甲璨璨生光,浑若天神下凡般威武凛然。

    “大胆刺客,竟敢行刺圣君,罪当诛灭九族,还不速速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千余将士齐声暴喝:“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充满杀意的怒喝声惊飞了山林中的鸟雀,风景怡人的名山刹时间如寒雾罩顶,严霜覆面。

    这是正规的军阵,仅仅只是军阵中的杀气,便似乎能摧毁世上的一切。

    唯独刺客们仿佛并不害怕。身形顿了一下之后,仍然如飞蛾扑火般冲向朱厚照。

    他们是死士,这次行刺本来就是一件送死的事,只要能完成使命,怎样的死法他们并不在乎。

    将刺客仍冲向皇上,军阵中的将领大怒,拔剑在手猛地向前一扬:“放箭!”

    嗖嗖嗖!

    一阵漫天箭雨铺天盖地朝刺客们倾泄而去。

    一声声低沉的闷哼,十余名刺客刚迈出几步便中箭倒地。

    活着的刺客实可谓悍不畏死,仍旧朝朱厚照冲杀而来。

    朱厚照身边的侍卫们一齐上前,用身躯将朱厚照挡在身后。与此同时。平地外的军阵也发动起来。将剩下的十余名刺客首尾截断,扎扎实实堵在狭窄的山径中间。

    朱厚照大为兴奋,这可不是禁中演武,而是实实在在的厮杀。自幼尚武的朱厚照顿时来劲了。

    冷不丁劈手夺过身边一名侍卫的钢刀。朱厚照有模有样地当空挽了个刀花儿。仰天狂笑两声。

    “都给朕闪开!狗贼竟敢刺朕,不用你们护驾,朕一人便能撩倒他们!”

    这道旨意下得很没威严。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没动弹,反而将朱厚照挡得愈发严实了。

    朱厚照呆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用刀背死命敲着前面挡着他的侍卫:“你们都聋了吗?朕说了,朕武功高强,让朕来料理这些狗贼!闪开,闪开!”

    秦堪苦笑拽着朱厚照的袖子往后面退,一边退一边道:“陛下,此时瓮中捉鳖毫无悬念,这个时候你就别给将士们添乱了……”

    朱厚照被秦堪拽得趔趄不已,怒道:“朕很厉害的……”

    “这话你留着跟刘良女洞房时再说……”

    “朕的武功天下无敌!”

    “无敌就更要有宗师风范,陛下站远点儿,把脚跟掰到耳朵边吓唬吓唬他们足够了……”

    ********************************************************************

    朱厚照一番闹腾,场中肃杀之气被冲淡了不少,秦堪不由苦笑,小昏君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长为一位让人省心的大昏君?

    这头的朱厚照气得跳脚大骂秦堪,那头正在冲杀的刺客也出了状况。

    这个状况委实令人瞠目结舌。

    刺客们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双杀机毕露的眼睛,朝朱厚照所在的方向仅只冲了十几步,刺客们的身形纷纷再次顿住,杀意森森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一种极为错愕的目光,原本毫无生机的眸子里瞬间浮现尴尬,惊恐,难堪和痛苦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连举着刀剑的手也不知不觉垂下,有意无意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矫健的脚步也变得迟缓呆滞起来。

    将刺客们团团围住,正待将其歼灭的官兵们也楞了,他们搞不清刺客出了什么状况,以为刺客们要发大招了,原本准备刀矛齐上的官兵纷纷退后一步,惊疑不定地盯着刺客们,神情充满戒备。

    被秦堪拽住的朱厚照不吵也不闹了,见刺客们这般模样,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腾地一下又冒起老高。

    “喂,你们什么意思?朱宸濠要行刺朕,敲锣打鼓闹得天下人都知道,你们奉命来行刺,身手如此稀松敷衍,你们是在羞辱朕吗?杀个人都不肯专心杀,将来有什么出息?”

    刺客们没人说话,但露出的眼睛里的痛苦之sè却越来越深,勉强支撑着再走了几步,却连手脚都微微颤抖起来,每个人的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也不知他们此刻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这真是一场非常诡异的刺杀,可谓古今罕见。

    现在不仅是朱厚照,连秦堪都看呆了。

    刺客们浑然不顾四面楚歌的绝境,强咬着牙朝他们的刺杀目标一步一步慢慢地挪去,那种绝然赴死的慷慨目光里夹杂着少许的悲愤,看起来委实令旁人心酸不已。

    忽然,一名刺客夹紧的双腿使劲抖了几下,接着刺客下身的黑裤顿时被一种黄黄的,非常恶心的液体浸染,浸染的范围渐渐扩大,甚至一滴滴,最后一滩滩流在地上,随着脚步的艰难移动,身后留下了一串恶心的黄sè脚印……

    仿佛释放了信号似的,其余的刺客们也纷纷效法,每个人的下身都变了颜sè,步履移动间,十余串黄黄的脚印惊呆了所有人。

    紧接着,一股恶臭味道以刺客们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蔓延……而刺客们仍在不屈不挠地向朱厚照挥着刀,艰难挪动步履……

    “这……这是什么情况?”秦堪神情呆滞地喃喃道。

    朱厚照也是一副呆滞的表情,突然浑身一激灵,脸sè迅速充血,涨红。

    “太过分了!朱宸濠狗贼安敢如此羞辱朕!”朱厚照指着刺客们跳脚大骂:“你派武功高强的刺客来行刺朕,朕纵死也认了,派一群屎人来恶心朕是几个意思?啊?几个意思?!!”

    秦堪抿了抿嘴,叹道:“刺杀前连最基本的准备都不做好,确实太不敬业,太过分了,臣都看不下去了……”

    朱厚照眼中泪光隐现,抖着嘴唇幽幽道:“朕知道了,朱宸濠不是想刺死朕,他是想活活气死朕啊,朕现在真的快被气死了……”

    秦堪脑中迅速酝酿安慰朱厚照的措辞,酝酿许久,颓然一叹,放弃了。

    这事儿还真找不到理由来安慰,怎么说都是极其诡异且恶心的。

    右手往上一扬,秦堪神情冷峻地向外围的将领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将领眼中凶光一闪,厉声喝道:“全部拿下,要活口!”

    轰!

    一张张事先准备好的牛筋大网铺天盖地朝刺客们头上撒去。

    刺客们目光中的绝望和悲愤愈发浓郁,不甘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牙齿狠狠一咬,数个呼吸间,活着刺客们嘴角皆流出乌黑的血块,然后纷纷倒地而亡。

    这些人是真正的死士,他们绝不会活着被敌人拿下。

    刺杀从开始到结束,总共半柱香的时辰,刺客们却只走出了十几步。

    人算,天算,机关算尽,结局注定。

    宋易恩呆呆地跪在地上,看着这场如闹剧般的刺杀,神情变化万千,脸颊不住抽动,不知是哭是笑。

    朱厚照沉默地看了一会儿满地的刺客尸首,叹了口气,转过身看到宋易恩,朱厚照冷冷道:“宋易恩,你虽最后一刻幡然醒悟,但朕仍不能恕你,赐尔三尺白绫,你自尽,念你确有苦衷,朕再赐你九族不诛。”

    宋易恩泪如雨下,缓缓朝朱厚照磕了三个头,泣道:“罪臣谢恩。”

    …………

    …………

    回城的路上,队伍分外安静,朱厚照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

    丁顺不知何时窜了出来,压低了声音道:“公爷,今rì刺客们最后那一出是您的安排?”

    秦堪狠狠瞪他一眼:“胡说!我会这么无聊,没事恶心自己吗?”。

    丁顺愕然道:“这可怪了,若不是公爷暗中设计,谁会把刺客们坑成那副鬼德行,属下远远瞧着都怪不落忍的,恨不得上去被他们砍几刀才好……”

    秦堪喃喃道:“男人都是贱人,这话果然没错……”

    丁顺跟在秦堪身后默默走了一段,忽然身形一顿,一脸恍然失声道:“我知道了!一定是……”

    秦堪忽然扭头打断了他:“闭嘴!世上就你一个聪明人吗?”。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