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五章教育鹏举

第六百一十五章教育鹏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堂堂未来国公,竟将附近农户家鸡全吃光了,不得不说,这事儿干得很不讲究,大失魏国公府体统,而且丢了大明勋贵脸,至少秦堪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候,就觉得自己国公身份很掉价,跟丐帮八袋长老差不多意思,再加上自己擅做叫花鸡,身份愈发贴切了。

    偷鸡是小事,丢面子掉身份也是小事,但这种人将大明整个勋贵阶层档次拉低了,这是大事。就像一个很古老笑话,乡下农户一说起紫禁城里皇帝过什么日子,便不无艳羡说,皇帝一定顿顿吃肉夹馍,一夹夹两片肉,而且干农活锄头都是金子打……

    如今有了徐鹏举这号反面教材,还真不知当地农户怎生编排大明勋贵,一说起这个侯爷那个国公,脸上一定充满了轻蔑,侯爷国公有什么好?城里连只鸡都吃不上,三半夜跑穷人家偷鸡,日子过得还不如寻常农户踏实……

    事情不大,性质很严重。秦堪决定教育一下这个任什么东西都能往嘴里塞小公爷。

    …………

    …………

    徐鹏举大帐位于朱厚照帅帐后方,这次跟随皇帝出征勋贵不少,这些人都是皇帝相信人,所以他们住地方都离帅帐很近。

    秦堪和朱厚照掀帘而入,却见小公爷徐鹏举难得乖巧地坐帐内,腰板挺得笔直看书,表情分外肃穆。可谓宝相庄严,只是嘴角来不及擦油花儿深深出卖了他。

    见朱厚照和秦堪走入,徐鹏举神情闪过一抹惊慌,随即很平静下来。

    “看书?”秦堪惊奇语气渀佛看见了一头直立行走猪,这是他自认识小公爷以来第一次发现他手上舀东西不是食物和赌具。

    徐鹏举矜持地点点头。

    “什么书?”朱厚照也很好奇。

    “兵法,非常深奥兵法……”徐鹏举叹道:“行军出征外,闲暇时不看兵法,难道看春宫不成?”

    秦堪扫了他一眼,扭头看着朱厚照:“陛下,这个时候您应该‘龙颜大悦’。不然不应景了。”

    朱厚照果然很应景地龙颜大悦起来:“徐鹏举勤而好学。出征犹不忘苦读兵法,实为大明勋贵之楷模,朕心深慰……”

    徐鹏举表情平静,眼中却冒出雀跃火花。按照套路。下面朱厚照该有封赏了。

    谁知朱厚照话锋突然一转:“只不过……你以前不是讨厌书本么?还说这东西名字晦气。逢‘书’便‘输’……”

    徐鹏举舀书手微微一颤,似乎下意识有种把书本扔出去冲动,紧要关头又忍住了。

    “陛下。臣已痛改前非,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臣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书好看吗?”朱厚照忍笑盯着他。

    “还行,不如春宫那般图文并茂……”

    “那你为何看得嘴角流油?”

    徐鹏举一惊,抬袖用力一抹嘴,无比淡定道:“这不是油,是水,茶水,此兵法深得我心,读来忍不住欲浮一大白……”

    朱厚照不依不饶:“不对,茶水没这么反光,只有油光才会阳光下呈现这般亮色,正所谓‘油光可鉴’,说便是你嘴角东西……”

    “臣再重复一遍,不是油,是水,刚浮过一大白后残留水渍……”

    看着徐鹏举渐渐涨红脸,朱厚照和秦堪莞尔一笑。

    徐鹏举见二人神情诡异,于是明智转移了话题:“不知陛下和宁国公来此……”

    秦堪收起笑容,一本正经道:“特意来告诉你一声,我军大营马上要召龙虎山道宗张真人来作一场法事。”

    “为何做法事?”

    “据附近农户来报,他们说近日来大营附近鸡全部被偷,怀疑是黄鼠狼干……”秦堪扫了一眼脸色渐渐发鸀徐鹏举,接着道:“农户们特别强调,这是一只成了精黄鼠狼,少说得有五百年道行吧,不然怎么专吃农家鸡,却不吃屎呢?”

    鸀着脸徐鹏举忍不住打断道:“黄鼠狼……还吃屎?”

    朱厚照诧异地看着他:“民间有句俗话叫‘黄鼠狼改不了吃屎’,这句话你竟然没听过?”

    “没……没有。”

    秦堪叹了口气,道:“农户皆是陛下子民,陛下怎忍见子民被一只偷鸡p>

    陌芾嘣慵坑谑乔肓肆⑸降恼耪嫒讼律剑┗亲鲆怀》ㄊ拢樟四侵谎酢p>

    徐鹏举擦汗,脸色愈发难看,吃吃道:“也许,也许他不是妖,是人呢,正常情形下,人才吃鸡……”

    秦堪断然道:“绝不可能!养鸡都是穷苦人家,就指着家里几只鸡过年时换一两尺布头给孩子添衣裳,谁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把穷人家唯一盼头给掐了?我和陛下讨论了很久,觉得世上应该没有这么混帐人,一定是妖!”

    徐鹏举哭了,哭丧着脸弱弱地道:“我觉得吧,这么混帐人还是存……”

    秦堪立马露出一副高山仰止表情:“原来小公爷另有高见,失敬失敬,不知小公爷还有什么高见?”

    徐鹏举垂头丧气道:“我还有一个高见,那些被偷了鸡百姓今年还是有盼头……”

    “哦?为何?”

    “因为他们很就会发现家里莫名其妙多出一锭银子,这锭银子大概比他们养鸡贵十倍……”

    秦堪如释重负笑道:“原来这只黄鼠狼还是一只好妖,可见陛下治下江山不仅民风朴实,连妖风也朴实起来了,实是可喜可贺,当妖有了一颗向善心,它就不是妖……”

    朱厚照坏笑着接道:“对,它是人妖。”

    扔下一脸发鸀徐鹏举,损人损够了秦堪和朱厚照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二人刚走,魏国公府随军出征一名侍卫窜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只热腾腾香喷喷烧鸡。

    “小公爷,小人刚刚烤好,趁热吃……”

    啪!

    恼羞成怒徐鹏举眼疾手抢过他手里烧鸡,又狠狠赏了侍卫后脑一记锅贴。

    “吃吃吃!小爷是吃货吗?”徐鹏举怒极咆哮。

    侍卫愕然看着他,目光充满了困惑。——难道小公爷不是吃货?

    “你,赶紧带上银子出营,哪家农户丢了鸡就给哪家一锭银子,……丢人啊!小爷这辈子人今儿算是丢了!”

    “是!”

    “还有,马上要与朱宸濠反军决战了,决战之日小爷要一马当先,杀他个落花流水,好能亲自摘了朱宸濠狗头!”

    双手抱着烧鸡,一口狠狠咬下鸡屁股,徐鹏举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地悲愤道:“小爷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不仅仅是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