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布置绸缪

第六百一十四章 布置绸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可否认王守仁是个天才,这个天才很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有妄自菲薄,很小的时候便一本正经告诉他的父亲王华,他要做个继绝学开太平的圣人,结果换来了王华狠狠一记耳刮子,毕竟这句话太不要脸了,一贯要脸的王华无法接受,甚至对儿子的智商产生了怀疑,觉得当年制造儿子的过程中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或是一声鸟叫,或是一声虫鸣,令他当时爽得不那么纯粹,于是生出个疯儿子。

    三十年后,事实证明王华错了。制造王守仁的过程是毫无瑕疵的,当然,生出的儿子也是毫无瑕疵的,他的儿子已迈上了一个千年来读书人无法企及的台阶,他看到了更亮丽的风景。

    王守仁是全才,读书厉害,已有开宗立派之势,兵法厉害,狡诈诡谲的用兵之道令朱宸濠焦头烂额,人见人怕,鬼见鬼愁。

    这些rì子王守仁领着收拢来的两万多将士肆意驰骋江西,百战百胜几如入无人之境,全军上下都对这位朝廷派来的汀赣巡抚佩服得五体投地,包括伍文定和戴德孺。

    然而此刻王守仁将下一步的目标定在南昌,却令二人由衷感到吃惊。

    南昌,六代宁王的封地,宁王一脉经营了一百多年,特别是朱宸濠悍然起兵谋反之后,南昌上下无论官府还是卫所,皆是朱宸濠的铁杆心腹所任,南昌是朱宸濠的老窝,是他的根,可以想象这座城池的防守会是多么固若金汤,江西地界那么大,何处不能攻之,为何偏偏要选南昌?眼下根本没到决战的时机啊。

    伍文定和戴德孺面面相觑,目光充满了担忧。

    此刻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认为连rì的胜仗冲昏了王守仁的头脑,心中已生骄气。

    一军主帅心生骄气,已然为全军覆没埋下了伏笔,自古无一例外。

    王守仁扫了一眼二人的表情,从容一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打了太多胜仗,所以昏了头,狂妄自大到视天下英雄如土鸡瓦狗了?”

    二人急忙拱手:“下官不敢。”

    王守仁哈哈笑道:“有什么不敢的,做人还是直率一点的好,若我有这么一个打胜仗就翘尾巴的上官,我早一耳光扇上去了,一军主帅滋生骄心,等于把全军将士带进了鬼门关,这样的败类不该扇么?”

    伍文定和戴德孺一齐点头,看着王守仁的目光有点怪异,仿佛真的在看一个败类,风格独特的是,这个败类很有自知之明。

    王守仁笑完忽然沉下脸,道:“我不是败类!攻打南昌是三思谋定的结果,饶州离南昌不过二百余里,我军出其不意,南昌必破!”

    伍文定道:“大人,南昌是朱宸濠的老窝,可以想象防守一定异常森严,咱们只有两万多拼凑起来的将士,而且队伍还是新近整编,委实是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如此战力去攻打南昌,何来胜算?”

    王守仁冷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必讳言,我们其实是一帮乌合之众,但是乌合之众亦能立不世奇功,战力再差,占一座空城总不用我教吧?”

    二人呆了一下,接着惊愕道:“空城?”

    “没错,如今南昌城虽戒备森严,固若金汤,但兵势如水,水无常形,南昌难道一直都是固若金汤吗?”

    “大人的意思……南昌守军莫非有变?”

    王守仁拍了拍城墙箭垛,目光投向遥远的北方。

    “不错,半月之内南昌必有变故,不论眼下南昌有多少守军,我敢断言,半月后南昌守军必然十撤其九,他们将会被朱宸濠全部征调到安庆,那里,才是朱宸濠决战的战场。”

    伍文定和戴德孺听懂了,神情渐渐兴奋起来。

    “如此一来,南昌守卫空虚,正可突袭攻城,据而占之,咱们与朝廷王师首尾呼应,令逆贼朱宸濠两头失顾,无路可进亦无路可退,朱宸濠败局定矣!”

    王守仁点头笑道:“不错,我正是如此打算,二位可速传下军令,我们马上退出饶州,远避深山,不可令反军发现咱们的踪迹,半月之后,咱们打进南昌!”

    ******************************************************************

    安庆城外大营。

    朱厚照张着嘴一动不动,嘴里塞满的糕点碎屑细雨般落在膝盖上,而他却浑然不觉,目光略显呆滞地看着秦堪。

    良久……

    “咳咳咳……”朱厚照一边捶胸一边呛咳:“水……拿水来!”

    帐内侍卫急忙递过水,朱厚照大灌了好几口,然后胡乱用袖子一抹嘴。

    “你说什么?朱宸濠yù派刺客行刺于朕?”朱厚照眼睛瞪得老大。

    秦堪笑道:“正是,朱宸濠颇得古人之风,以为派几个诸如荆轲,专诸,要离之类的刺客把陛下刺死,他的麻烦就解决了,如今他派出的死士恐怕正赶往安庆的路上……”

    感叹似的叹了口气,秦堪羡慕地道:“其实啊,做人像朱宸濠那样简简单单挺好的,一杆子横扫过去,打下几颗枣子都算自己的,没打下来的下次再说。”

    朱厚照脸颊抽搐了一下,似乎想笑,又觉得笑点不高,于是忍住,又问道:“如此机密大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堪正sè道:“陛下不可小觑臣麾下的锦衣卫,他们很厉害的,朱宸濠一天挖了几次鼻屎他们都清清楚楚……”

    朱厚照惊喜莫名:“锦衣卫有人潜伏在朱宸濠身边了?”

    “那倒没有,事实上这个消息是探子从一小股宿营的反军嚼舌头时获知的。”

    朱厚照眼睛又睁大了,神情充满了迷茫,不解。

    “刺杀朕这件事,应该算是机密大事吧?为何随便碰到一股反军都知道?”朱厚照说着忽然面现怒sè:“难道他以为取朕人头如砍瓜切菜那么轻松,于是刺杀朕这件事他不在乎闹到天下皆知么?狗贼安敢小觑朕!”

    “陛下息怒,事实并非如陛下所想,朱宸濠不是猪脑子,刺杀陛下如此大事,他肯定不会到处宣扬的……”

    朱厚照怒道:“他不宣扬难道是鬼宣扬出去的?事实上如今已天下皆知!”

    “能让一件事情闹到天下皆知,唯一的可能就是,朱宸濠把这事告诉了一个大嘴巴的女人……”

    朱厚照满面的怒sè顿时一缓,扭头瞪了秦堪一眼,道:“那你前面那句话还是说错了,朱宸濠那狗贼就是猪脑子。”

    秦堪笑着朝朱厚照拱手:“幸好陛下已令宗人府将宁王一脉除名,朱宸濠再是猪脑子也与陛下无关,否则很容易令天下人通过血缘而联想到陛下身上,陛下逃过一劫,实在是可喜可贺……”

    朱厚照下意识地拱手,打算谦虚几句诸如“哪里哪里”之类的客气话,手刚一抬又凝住,思来想去总觉得秦堪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于是抬手的动作迅速转化为拂袖,并且狠狠送了秦堪一记白眼儿。

    “陛下,刺杀的消息来源过程臣正在追查之中,但臣觉得,刺杀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朱厚照赞同地点头:“朕也觉得很有可能,朱宸濠的叛军行军如此缓慢的原因大抵便是如此了,他在等朕被刺身亡的消息,如此一来双方士气此消彼长,那时天下无主,对朱宸濠来说便是绝好的机会,嗯,这么一说便说得通了……”

    猛地一挺胸,朱厚照怒道:“他想要朕死,朕偏偏不死!”

    “陛下……这句是废话。”

    “秦堪,你说,咱们如何应对?”

    “臣以为,大营兵马不可妄动,朱宸濠派死士刺杀陛下必须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将陛下诱骗出营,否则陛下身处二十万大军营地zhōng yāng,死士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刺杀到陛下的……”

    “他会如何诱骗朕?”

    “宁王一脉六代经营南昌,江西之境不知有多少地方官府的官员被其买通,甘为驱使,臣建议陛下不妨稳坐帅帐,两三rì内必有官员主动觐见陛下,那时陛下且看是哪个家伙不知死活,用什么借口将陛下诓骗出营,臣会暗中做好一切布置……”

    朱厚照两眼发亮,神情隐隐有些兴奋,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好玩很刺激的事情,世上只要跟“好玩”二字搭上边,都是朱厚照感兴趣的菜。

    “就这么办!”朱厚照兴奋得直搓手:“你没事了吧?没事退下,朕得准备准备……”

    “陛下,臣还有事……”

    “什么事?”

    “自出征以来,陛下付臣监察大军军纪之责,臣不敢怠慢松懈,有件事臣不得不禀奏陛下……”

    “何事?”

    “魏国公之孙徐鹏举犯了军纪,臣实在不知该如何罚他……”

    “他所犯何事?”

    “驻军枯燥,嘴里没味,徐鹏举一月之内将附近农户家所有的鸡都吃光了,没人发现就偷,被人发现了就给银子,今rì附近农庄的里长保长和宗族乡绅向安庆知府告状,知府无法定夺,又向臣禀报此事……”

    朱厚照神情略显呆滞:“附近的鸡……全吃了?徐鹏举他,他是黄鼠狼么?”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