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六百零五章 攻守各难

第六百零五章 攻守各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守住九江城已然很不容易了,现在朱厚照又给王守仁传了一道束手束脚的圣旨,实在太看得起王圣人了,王守仁最近的酒瘾都被朱厚照给刺激得更重了,都是愁的。

    人才同样是人才,但在昏君手下做事和在明君手下做事的感觉便很不一样,至少英明的弘治皇帝就绝对不会下这种昏庸之极的圣旨。

    城外反军旌旗招展,人声鼎沸,黑压压的像一群蚂蚁围住了一块腐肉,朱宸濠当然也不可能用全部的十万兵马去攻打一座城池,围住九江城的兵马最近已陆续分兵,兵分两支分别向湖广的武昌以及南直隶的徽州进发。

    在朝廷正式的平叛命令还没有传遍天下之前,眼下唯一能挡住朱宸濠的只有王守仁,王守仁肩上的担子不轻,他不仅要守住九江城不失,还要将朱宸濠分出去攻打武昌和徽州的两支兵马牵制住,不使这次叛乱祸延天下。

    这实在是个很难很麻烦的事情,老实说,王守仁守九江城已经守得颇为艰难了,再怎样智计百出坚守不移,手下毕竟只有一万人不到的乌合之众,更何况这个节骨眼上朱厚照还给他下了一道自缚手脚的圣旨……

    幸好朱厚照有个皇帝的身份,不然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用嘴跟张太后发生了不纯洁关系,包括王圣人在内。

    …………

    …………

    不论自己多不认同这道圣旨,既然接下来了。王守仁就不能不遵守,他不想此战过后又被发配到某个不知名的乡野荒地,一待就是几年甚至半辈子,那种地方除了寡妇,毫无爽点。

    千百年来,这片古老的大地上不知出了多少流芳百世的文人诗人,但真正被称为圣人的却只有那么几个,所以说圣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他们不仅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经历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苦难。而且还要有足够的学识,足够的智慧,用以解决一切自己的或别人的麻烦。

    面对宁王叛乱以及九江城目前的现状,王守仁坐在箭楼灌了大半坛子烈酒后。竟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带着微醺的眼睛瞟了一眼箭楼门外寸步不离的钱宁。王守仁打了个酒嗝儿。淡淡道:“钱宁……”

    “在。”钱宁按刀躬身。

    “你和你手下的人,潜出城给我做一件事……”

    “王大人有何吩咐?”钱宁有些兴奋,跟随王守仁这么久。他知道这位王大人有着通天的本事,他吩咐下来的事情一定对扭转目前胶着的敌我态势有着关键的作用,同时,这也意味着一份沉甸甸的军功。

    王守仁又打了个嗝儿,抬手遥指城外远处的反军营盘,以及营盘正中朱宸濠的白sè帅帐,笑道:“看见那座大帐了吗?”。

    “看见了。”

    “冲进去把朱宸濠的脑袋砍下来给我,应该很简单?”

    钱宁脸sè刷的一下惨白无比,凄然道:“王大人……”

    “哈哈……逗你的!”王守仁使劲拍了一下钱宁的肩,将手中的小半坛酒递到钱宁嘴边,钱宁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张开嘴灌了几口酒,白净的脸sè很快浮上一抹酡红。

    “从你手下选出数十人出来,我会命城中文吏抄数百份文告,你派人出城,将其散布到九江附近各大小城镇……”

    钱宁脸上的兴奋之sè消退:“就这样?”

    王守仁看了他一眼,慢吞吞道:“如果你意犹未尽,尚有余勇可贾……”

    指了指城外朱宸濠的帅帐,王守仁道:“看见那座大帐了吗?”。

    钱宁浑身一激灵,急忙抱拳躬身:“标下一定做到,否则提头来见。”

    抬头看了王守仁一眼,钱宁补充道:“而且做完就回,绝不多事。”

    王守仁不喜不悲点点头,显然他还是颇希望钱宁能多点事的。

    看着钱宁的背影急匆匆离去,王守仁叹了口气,不知为自己还是为钱宁。

    秦堪将钱宁派到他身边保护他,不是没有用意的,王守仁也看得出钱宁目光不正,品行邪xìng,在这座刀光剑影的九江城里,寻个机会把钱宁弄死其实很简单。

    然而圣人毕竟是圣人,不教而诛谓之虐,钱宁没做错事以前,王守仁终究下不了杀手。

    老友的未尽之意,只好辜负了。

    *********************************************************************

    成百上千份告示一夜之间在九江城附近蔓延,扩散。

    这些告示迅速在附近城镇被百姓转发,内容差不多算是安民告示,上面的大概意思是,京师朝廷已知宁逆朱宸濠起兵叛乱,但是反军只不过是一些盗匪山贼,乌合之众,朝廷的命令已到了九江,平叛王师也即将进入江西境内,其中都督许泰领五万大军从南路进发,都督刘晖领四万大军从东路进发,汀赣巡抚王守仁所部,湖广巡抚秦金所部,两广总督杨旦所部已同时收到朝廷命令,即rì起兵,共计十六万大军分进合击,是为平定叛军,请百姓们放心,朝廷马上将救你们于水火之中云云……

    九江城外的反军大营自然也截获了许多告示,这些告示很快传递到朱宸濠面前。

    朱宸濠在帅帐内跳脚大骂,别的内容且先不提,告示上“乌合之众”四个字深深触到了朱宸濠脆弱易碎的小心灵。

    谁是乌合之众?你王守仁才是乌合之众!你全家都乌合之众!

    守城的官兵连兵器铠甲都残缺不全,那些兵丁杀本王麾下勇士时站没站相。死在这群乌合之众手下,本王的勇士们都不知道有多屈辱,你居然好意思说我是乌合之众?

    要脸吗?羞不羞?

    朱宸濠在帅帐内滔滔不绝问候了王守仁半个时辰,这才开始正视告示的内容。

    这份内容却令他颇有些心惊胆颤。

    朱宸濠的脸sèyīn晴不定,眉梢不停跳动。

    其实这份告示若在局外人眼里看来很假,所谓朝廷的命令,所谓湖广巡抚,两广总督奉命进击平叛等等,仔细推敲的话漏洞颇多。

    然而朱宸濠不在局外,他正身处局中。这次起兵叛乱已将他和全家的xìng命押上了赌桌。得失如此重要,容不得他有丝毫大意,一个小小的判断失误都有可能身首异处。

    李士实和刘养正也坐在帅帐内,看着朱宸濠yīn晴不定的脸sè。二人沉默无语。

    本来一切都在按他们的计划慢慢实现。除了攻陷吉安府多花了几天时间。以及眼前这座九江城有点难啃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很顺利,李士实和刘养正甚至生出几许窃喜和憧憬。朝廷的军队如此不堪一击,说不定王爷真能夺了这座江山呢。

    然而在九江却碰到王守仁这样的对手,朱宸濠起兵之前什么都算到了,唯独忘记请一位算命先生来为他算算流年,遇到王守仁显然是朱宸濠流年不利。大家攻城守城打得多么愉悦,多么开心,你抽冷子玩这一出散布谣言算怎么回事?

    不讲道理嘛!

    “王爷,此必是王守仁疑兵之计,王爷不可理会,我军当速速攻陷九江方为上策!”李士实终于开口了。

    然而刘养正却喜欢跟李士实唱反调,李士实既是王爷的亲家,又有过当朝廷侍郎的资历,连个进士都考不上的刘养正若再不表现表现,待王爷取了江山,可就只能轮到他喝汤了。

    “王爷,疑兵所为何来?算算咱们起兵的rì子,在吉安府城下耽搁了十来天,又在九江城下耽搁了半个月,至今仍无法破城,说来也有一个来月了,按朝廷军驿快马的时间来算,朝廷传下命令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学生以为,王守仁散播的这些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朝廷也该有所动作了。”

    李士实气坏了,平rì里刘养正总是处处针对他,他气量大可以忍,但这是关乎身家xìng命的大事,这刘养正仍不知轻重,一味为了争宠和表现自己而盲目反对,这怎么能忍?

    “王爷不可听刘养正胡说!此确为王守仁疑兵之计,王爷别忘了,咱们已分出两支兵马分袭武昌和徽州,王守仁的目的正是要王爷惊慌失措,将派出去的兵马撤回来,然后朝廷聚而击之,这是王守仁之计,王爷万万不可上当!”

    朱宸濠犹疑不定,听到二人争辩,脸sè愈发泛起铁青。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说的就是他目前的处境。这一步迈左脚还是迈右脚,直接决定着他是生是死。

    朱宸濠此刻总算明白他的先祖,第一代宁王朱权为何直到死的那一天也不敢造永乐皇帝的反,这些rì子他才知道,造反简直不是人干的事,训练军队,制衡属下,攻守用计,最烦最痛苦的就是现在,情势逼得他不得不做出关乎自己生死判断的时候。

    朱宸濠心中甚至隐隐生出几分悔意。

    造什么反啊,继续当那个无权却有钱,王府妻妾如云的逍遥王爷有什么不好?为何脑子犯抽走上今天这条路?

    帅帐内,朱宸濠在李士实和刘养正二人面前来回踱步,沉思了半个时辰,这才神情凝重地开口。

    “传令,分袭武昌和徽州的两支兵马火速撤回!”

    李士实大急:“王爷!”

    “不要说了!”朱宸濠神情冷峻道:“不错,这很可能是王守仁的计,但是,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诚如刘先生所说,算算rì子,朝廷差不多也该有反应了,许泰,刘晖,湖广巡抚,两广总督这些人确实在任上,确实有可能挥兵来攻,但有这个万一,本王和你们便棋差一着,身家xìng命可就毁在这一步了!”

    *******************************************************************

    行军近十rì,朱厚照亲帅的二十万大军已接近安庆府。

    安庆。是南京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朱宸濠若破安庆,南京必是其囊中之物,若南京是个风姿妖娆的美女,那么安庆就是这位美女身上最后一件肚兜,朱宸濠扒光了这位美女的肚兜,就可以肆无忌惮对她耍流氓了。

    朱厚照和秦堪要做的事情,便是竭尽全力保住这位美女的肚兜,再给这位美女加一条铁打的贞cāo带。

    不论别人明里暗里骂朱厚照是怎样的昏君。但朱厚照有个优点却是如今二十万将士谁也不能否认的。

    身在军中的朱厚照一反在京师皇宫和豹房时的懒散好玩xìng子。一路行军不论是后军粮草,还是前军斥候,每rì的路程,扎营的地点等等。全是他下的令。每道命令可圈可点。而且雷厉风行,连保国公朱晖这等在军中待了一辈子的老将也啧啧称赞不已,至于称赞时有几分真心。那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恐怕只有朱厚照rì夜嘴里念叨着希望王守仁不要太早把朱宸濠灭掉的忧心之言,才略微看得出几分京师小昏君的神采。

    急行军不是件轻松的事,但是皇dì dū没说累,秦堪这些臣子们自然没有怨言。

    今rì扎营在离安庆还有八十余里的野外,营盘扎得很牢固,围栅,营帐,辕门,拒马……一切都布置得一丝不苟。

    扎下营后秦堪便躲进了自己的大帐中,丁顺和贴身侍卫们从皇帝仪仗里借来一个硕大的澡盆,丁顺等人烧了几锅滚烫的水倒进盆里,温度差不多时,秦堪脱光了衣服进了盆里,半躺在里面舒服地吁了口气。

    行军太苦了,饶是秦堪每rì无须步行,但每天骑在马上,大腿内侧也被马鞍磨得鲜血淋漓,被军中大夫上了药后,那种又痛又痒的滋味委实难受极了。

    丁顺掀开大帐帘子走了进来,走路的姿势鬼鬼祟祟,凑近时贼眉鼠眼的样子分外可憎。

    “公爷,您是尊贵体面人,让您独自洗浴实在令属下们羞惭无地……”

    秦堪眼皮一跳,上下打量了丁顺一眼,道:“你什么意思?离我远点,现在就滚出去,公爷我不好你这一口。”

    “是是,属下们原本犹豫着要不要给公爷在附近农家买两个清白的黄花闺女侍侯公爷,后来发现风险太大,只好放弃……”

    秦堪微怒:“你们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若真干了这事,现在你们的人头已挂在旗杆子上了,陛下治军之严莫非你没瞧见?军中是女眷可以进来的地方吗?”。

    “是是,属下知错,幸好属下悬崖勒马啊……”丁顺顿了顿,道:“公爷,刚才有锦衣卫探子传来消息,九江城有点悬了……”

    秦堪眉宇一冷:“怎么回事?”

    “朱宸濠兵围九江半月而不克,但九江终究兵少将寡,一rì不如一rì了,而且江西地面上各种传言漫天飞,朱宸濠和王守仁都有点昏头昏脑,不敢轻易出击……”

    “什么传言?”

    “朱宸濠南昌起兵,探子探明他的人马其实只有十万之数,但朱宸濠却对外宣称有四十万,王守仁那家伙不知是受了刺激还是存心想跟朱宸濠攀比,对外称九江城守军有三十五万,后来朱宸濠不甘示弱,又说新招募了二十万新军,王守仁也不甘示弱,说朝廷王师一百万就在九江城百里之外,朝发夕至……这牛皮吹得,啧啧,太不要脸了,属下都想给这二位跪了。公爷,您常说王守仁是千年难遇的圣人,这……是良心话吗?”。

    ******************************************************************

    PS:介绍一本好书,美女作者写的好书。书名《纯情与魅惑》,都市类的,看名字就很带感,本月刚上架,已经很肥了,各位有空不妨一阅。(未完待续……)亅